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49章 似水流年

間之蠹
     “間之蠹 小說酷筆記()”查找最新章節!

    神特喵的沈衛軍和沈木蘭,我爺爺的,不帶這么坑孫子的吧?沈冰整個人都懵逼了。

    “額……爸,這個名字不太好吧?”秦紅豆有些郁悶,真要讓孩子起這個名字還得了?以后進學校怕不是得被同學們笑死。這都九二年了,還想著這些古老的名字呢?

    沈祖義雙眼一瞪,頓時不樂意了。名字是你們讓我取的,我取了你們又要反對,這不是出爾反爾么?

    “怎么不行?我覺得就挺好的。就這個了,誰都不許改!”

    秦紅豆抬了抬頭,還想張嘴據理力爭,卻被沈建國扯了一下。頓時泄了氣。

    沈冰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臥槽,這好像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難不成我要改名叫做沈衛軍?不能吧?

    散場后,沈建國和秦紅豆回到房間里,說著悄悄話。

    “你剛剛干嘛攔著我,你真準備讓咱們寶寶叫沈衛軍,沈木蘭?”秦紅豆不敢跟公公吹鼻子瞪眼睛的,在沈建國面前氣勢確是不弱。

    “別生氣別生氣,我沒那個意思。只是,你這么著急逆著咱爸的意思干什么呀,寶寶出生還要大半年呢,現在爭這個,沒有意義,除了弄得大家都不開心之外,還能有什么好處?”沈建國勸解道。

    秦紅豆一想,也是,沈建國說的有道理啊。

    “那你說,咱們寶寶取什么名字比較好一點?”

    “管他取什么名字呢,反正肯定不能叫沈衛軍,到時候咱們自己去登記,絕對不能讓咱爸知道了……”

    ……

    沈冰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來了。沒想到自己出生前還有這檔子事?往后三十年,沈冰從來都沒有聽爹媽提起過。

    春夏冬秋,黑夜白晝,伴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秦紅豆的肚子也越來越大。終于在九三年的六月二十七日,誕下了沈冰……的一縷真氣。

    掉包掉包……

    九四年,

    江江與范敏出現在了南江市。

    九五年,范敏出生。江江穿梭前往二十年后……

    ……

    “小冰,起床了,去上學了。”

    沈冰最終還是叫沈冰,沒有變成沈衛軍,也沒有變成沈木蘭。關于這點,沈冰覺得要感謝自己機智的爸媽。沈祖義在生過一波悶氣之后,也就遂了年輕人的愿,絕口不提沈衛軍這個名字了。

    在沈建國和秦紅豆眼里,沈冰是有些奇怪的。自打出生那天起在醫院里哭過兩聲之外,沈冰就再也沒有哭過。兩人眼睜睜看著他一點一點的長大,一點一點的學會說話和走路。確是感慨萬千。

    這智商應該沒問題啊,怎么就從來都不哭呢?沈冰平日里沒事的時候,就愛坐在椅子上,看著門前的風景發呆。

    變成嬰兒已經很有挑戰性了,要讓他這個前前后后活了快一百年的老怪物撒嬌賣萌,沈冰還真做不出來。

    為此,夫妻兩個甚至帶沈冰去測過智商……

    打了個呵欠,沈冰從床上爬起身,自己順暢的穿上衣服,洗臉刷牙。

    “媽,我爸呢?上班去了么?”

    “嗯,早飯做好了,快吃吧,等會兒我也要去上班了。你自己去學校,路上小心。在學校里要乖乖的,聽老師的話,知道么?”

    沈冰端起米粥,喝了一口。米粥的溫度剛好,不燙也不涼,對自己這個寶貝兒子,秦紅豆還是非常上心的。

    囑咐完沈冰后,秦紅豆便也上班去了。

    家還是以前那個家,一層樓,兩室一廳。在這村子里顯得有些寒酸。

    沈冰從小家里條件便不太好,關于這點,他并不想做太多改變。夠活就行了,原汁原味的過去,原汁原味的將來。改變的越多,他就越無法保證時間線改寫的走向。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自私。

    獨自背上書包,關上門,沈冰踏上了上學的路途。

    那個年代的大門是不用鎖的,村子里從來也沒聽說過有哪家遭賊了這種說法。而且大家相互串門,好不熱鬧,不像多年以后的小區,永遠都是鐵門緊鎖人情冷漠。

    “身上有錢么?借我幾塊錢。”巴特爾小說

    一張臭臉出現在沈冰面前,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是太陽曬的還是常年不洗臉的原因。斗大的眼屎在眼角明顯至極。

    這張臉,沈冰永遠也忘不了。沈冰再度回憶起當年被幻獸食夢統治的恐懼,頓時一股殺意涌上心頭,不過,現在的沈冰,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沈冰了。

    興許是沈冰在學校里太乖了,沉默寡言,成績中游,一點特色都沒有。吳勇覺得覺得沈冰好欺負。

    村子里的小學一共就八個班級,大小學前班加上六個年級各一個。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和當初一模一樣的開始,卻在沈冰的話語中跑偏。

    “草,你個小蘿卜頭耳朵聾么?我問你有沒有帶錢!”吳勇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拍沈冰的臉。

    當年在夢境之中,沈冰忘記了魔法,忘記了自己的實力,被欺負的那叫一個慘啊。最后夢醒時分那一刀最終也沒捅下去,這仇,沈冰一直都記在心里。

    沈冰心里清清楚楚,這次不是做夢。

    沒有后退,沈冰反而欺身向前,猛地提膝便頂在了吳勇小腹下面。吳勇口中的慘叫并沒有制止沈冰手中的動作,捏緊的拳頭一個上勾拳,而后立刻接上一個直踹。

    吳勇蹭蹭蹭后退了幾步之后摔倒在地,頭還在水泥地上磕了一下。小孩子打架哪曾見過這個陣仗,就算再怎么無賴,打架也還是拉拉扯扯推推搡搡,頂多互搏著摔個跤而已。沈冰這一套組合拳,直接就把吳勇給打哭了,賴在地上,嗷嗷的直叫喚。

    兩個小孩子打架,人高馬大的那個坐在地上哭,而小個子的那個,背著書包,雙手插在口袋里,就這么冷冷的看著,也不慌,也不跑。路過的人看到這一幕,卻沒有一個上前勸阻的。吳勇的壞脾氣,這十里八鄉的全都清楚,大家都只好勸自己家孩子躲著走,如果被他纏上了,那可真叫一個頭疼。

    沈冰就站在吳勇身旁看著他哭。

    不多時,吳勇終于哭累了。

    “你剛剛說什么?來,再說一遍。”沈冰一句話,吳勇又被嚇哭了。

    小毛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但吳勇幾時見過這樣打架的?沈冰出了三招,招招直擊要害,他是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他倒是不怕打架,但他怕挨揍啊!擺明了一動手就要挨揍的,肯定會怕。哪能怎么辦?哭唄,只要我哭的夠大聲,你就不敢打我。

    小孩子打架,一方被打哭了,另一方就會慌,就會想要跑。但沈冰偏偏就是一個奇葩,你要哭我就看著你哭,等你哭累了再說。

    也不知道吳勇干嚎了多久,反正喉嚨都啞了,哭不出聲音來了,這才停下。

    “你剛剛說什么?來,再說一遍,或者你繼續哭!”

    跟一個小孩子一般見識不是大丈夫所為,但如果這小屁孩是個校霸,那就又不一樣了,沈冰愿意花這個時間來跟他掰扯掰扯。

    吳勇也不哭了,第一是哭累了,第二是沈冰似乎沒有要繼續揍自己的樣子。

    “我啥也沒說。”吳勇委屈巴巴的,像是一個受了欺負的小媳婦一樣。

    見他這幅樣子,沈冰心里大致是明白了,這家伙也知道怕。

    “從今天起,這學校我罩了,別再讓我聽見你敲詐勒索的事情,要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明白么?”沈冰惡狠狠的說道。心中卻有些哭笑不得,我跟一個小屁孩認真啥子?

    “明白!明白!”吳勇慌忙點頭。

    此間事了,沈冰繼續朝著學校走去。吳勇也要上學,背著書包遠遠的綴在沈冰后面,生怕沈冰回頭再把他打一頓。

    路上耽誤了很久,這個點都已經開始上課了,早就沒了來往的學生。這還是沈冰第一次遲到。以往在學校里沈冰非常低調,從來沒做過違反規定的事情,不過今天,算是避免不了了。

    “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晨讀的聲音在這座小麻雀大小的學校里回響。

    “報告!”站在教室門口,沈冰站在教室門口,而老師就站在講臺上。

    “進來吧,下次記得早點起,別再遲到了。”

    在學校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沈冰一向是老師最省心的那個。教的都會,回答題目都對,考試成績永遠在班級中上,還不惹事不鬧事。很好。

    也正因為這個,即使沈冰這次遲到了,老師也沒多問。大概是因為知道他不是故意違反校規的吧。

    流年似水,佳期如夢。這個以村子命名的小學,因為沈冰的存在,治安好了一大截。至少那些欺負人的事情少了很多,敲詐勒索這種事情就更別說了。連吳勇都被沈冰打的服服帖帖的,誰敢去碰沈冰的虎須?這個不顯山不裸睡的小孩,成了這座學校里的無冕之王。

    歷史的發展一如沈冰當初的記憶,三年級畢業的時候,這座以村子命名的小學,拆遷了。而學校里所有學生,都轉入了鎮子里面新建的學校,沈冰四年級了。

    范敏二年級了……

    (未完待續……)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48章 似水流年)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間之蠹》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