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09章 決擇

前方高能
     在聽到‘日’賢者的那一番話后,‘月’賢者怔了片刻,他的臉上露出激烈的掙扎、猶豫之色,最終像是認了命一般,再次垂下了頭,不再像先前一樣劇烈的反抗了。

    黑色的藤蔓重新悄悄的纏住了他好不容易掙脫的胳膊,密密實實的將他捆縛住。

    他像是有所察覺,指尖動了動,但不知為何,卻并沒有再像先前一樣的激烈反抗,如同陷入了自我的猶豫中。

    “別聽他的!”

    宋青小的話傳入他耳朵里的時候,這話像是在說給‘光明’派系的圣徒們聽,但在‘月’賢者的心里,卻又覺得她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他顫顫巍巍的抬頭,那雙眼珠里再次出現了黑霧,盯著宋青小看,像是在等她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復。

    “為什么不聽?”

    ‘日’賢者恨聲開口,“你想想我們當年創立神廷,你立下誓言,說要背負起使命的時候!”

    ‘日’賢者的話令得‘月’賢者的臉上掙扎之色更濃,黑色的藤蘿順著他垂落的胳膊,一圈一圈的繞了上去,將他的身體重新與‘巨樹’相融合。

    他的眼睛里的黑氣更濃,將那清澈蔚藍的色澤玷污,染為淡紫的顏色。

    “你曾說要背負起所有人的黑暗面,令得大陸的人永生快樂。”‘日’賢者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傾,他半瞇起了眼睛:

    “你都忘了么?”

    “看看你的身下!”

    ‘月’賢者如同受到了蠱惑,隨著‘日’賢者的話音一落,下意識的低頭。

    他的身下是丑陋而可怖的黑暗之力所生成的參天巨樹,上面掛滿了憤怒的亡靈與骷髏。

    黑暗之力如同一個無盡的深淵,一直連接至地獄的盡頭。

    伴著‘月’賢者的低頭,樹底之下的黑暗生物興奮的尖聲厲喝,樹底龐大的根須開始顫動。

    “你背叛了你最初的誓言,想要扔掉這樣的包袱。”‘日’賢者說道,“可是,它們應該由誰來接手?”

    數百年的時間中,這些黑暗力量早就已經與‘月’賢者合二為一了。

    若是他一旦放手,黑暗的力量勢必蔓延至大陸的每一個角落,會為大陸的人們帶來無法估量的后果。

    ‘月’賢者好似想到了那種可能,他眼里的光亮一下暗淡下去了。

    黑氣肆無忌憚的爬滿他整個眼珠,無數黑色的觸手鉆入他的頸脖,躥進他的臉頰,將他的頭顱重重的拉成一個彎折的弧度。

    有了他的妥協態度,那些憤怒的亡靈似是得到了安撫。

    復活的‘巨樹’落定了下來,暴涌的黑暗之力開始變得緩和。

    洶涌澎湃的黑色汪洋不再像先前一樣狂暴,就連天空交織的藤條也緩緩回收。

    路西法的臉上露出一絲欣喜之色,他的手掌之中一個魔法陣成形,一條墨綠色的長尾從紫色的陣法之中躥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月’賢者。

    ‘月’賢者好像陷入猶豫之中,一半意志還在想著反抗,但另一半意志卻已經讓他臣服于‘日’賢者的話語威脅之中。

    眼見那長尾即將拍中他的身體的剎那,一道劍光閃過。

    宋青小將誅天擲出,長劍半路化為一尾金龍,發出一聲清吟,將那長尾卷中。

    金光流轉過處,那魔法陣中拍出的長尾被絞碎,凜冽的劍氣直透魔法陣,瞬間將那陣法攪得稀碎。

    殘余的力量破開魔法陣的殘余魔力,撞擊路西法的身體,把他連同惡龍一并向下壓落數十米之多。

    “你……”

    路西法大怒,雙手一拍惡龍后背。

    那紅色的巨龍發出一聲咆哮,扇動兩側羽翼再次飛身而起,

    轉頭沖著宋青小的方向吐出大股龍息。

    它先前受到黑暗力量的玷污,這會兒噴吐出來的焰息之中一半是通紅的火焰,一半夾雜著腥臭的黑霧。

    這一下不需要宋青小再多開口,修士本能的動了動手指——

    魔法書的書頁被翻動,純凈的魔力直透天空,一只龍影從魔法陣中拍著翅膀閃現,沖著紅色巨龍發出怒吼!

    愛德華舉起的魔杖之上電流涌動,化為一個奇大無比的魔法陣,出現在路西法的上空。

    密集的電流如同疾風驟雨向著巨龍瘋狂擊落,‘嗞嗞’的雷電聲響下,黑氣都在避躲。

    圣女后背的翅膀一扇,身體高高飛了起來,雙手一挽間,化為祝福往宋青小的方向罩落。

    ……

    直到這會兒,‘光明’派系的圣徒在下意識之間,已經做出了選擇。

    三百多年的時間,‘日’賢者的失蹤意味著信仰的失落。

    他出現之后,其實早就已經有了預感,可在看到這群曾經堅貞的信徒們做出這樣的選擇之后,他的臉上依舊露出一絲被背叛之后的痛楚。

    “為什么……”

    ‘日’賢者厲聲大喝,暴怒之中無數黑氣往他的身體聚攏。

    黑氣圍聚在他的身側,將他滿頭漆黑的長發托了起來,宛如萬千長長的觸手飄浮在他的身周。

    “你們背叛了曾經的諾言,不可饒恕!”

    隨著‘日’賢者的話一說出口,幾個圣徒的臉上或多或少露出心虛而內疚的神色。

    “不要慌。”

    宋青小沉聲開口:

    “正如路西法所說,沒有什么是永恒的。”

    她的話令坐倒在巨龍后背上的路西法面色一變,正要陰沉著臉憤而開口反駁,但不等他說話,宋青小接著就道:

    “信仰也可以改變,‘光’與‘暗’也不是永恒的。”

    說完這話,她轉頭去看已經露出認命一般神色的‘月’賢者:

    “心向光明沒有錯。”

    尤其是常年行走于黑暗之中,總會有渴望光明的時候。

    深淵領地之中的那一只漆黑的巨鵬,就是‘月’賢者內心深處渴望蛻變的化身了。

    而那只汪洋之中死咬著巨鵬不變的大魚,應該就是黑暗的負累了。

    三百多年前,‘日’與‘月’驅逐了巨龍,建立了大陸聯邦,成立了神廷,使得剛經歷過惡龍統治的人們心靈有所依歸。

    兩人在當時發誓,‘日’帶給人光明、信仰與希望,傳播愛與溫暖;而‘月’則游走于黑暗之中,承擔人們內心深處的絕望、痛苦。

    一人承受,一人傳播。

    ‘光’與‘暗’相合作,才有了神廷后來短暫的穩固。

    在此之后短短二十多年的時間里,接納了過多負面力量的‘月’賢者,超過了他所承受的負荷。

    背負了過多的黑暗之力后的‘月’賢者,開始向往光明處。

    常年身處黑暗中的人,對于光明、溫暖的渴求,會比一般人更多。

    所有人已經習慣了將他當成黑暗的信仰之主,卻沒有想到,這個曾經替所有人背負起黑暗能量的大圣賢,卻也同樣渴望得到救贖。

    日積月累的黑暗力量與他融為一體,使他的身體化為丑陋而可怕的怪物。

    當信仰的力量化為一種無窮的詛咒,當年曾經發下的誓約變成了如今擺脫不了的拖累的時候,‘月’賢者的心里恐怕是經歷過艱難的決擇的。

    “是的——”

    宋青小的話像是一下戳中了‘月’賢者內心深處的軟肋,他略帶崩潰的點頭:

    “我曾向‘日’求救。”

    作為當年并肩作戰的親密戰友,兩人曾經攜手歷經生死,此后各司其職,雙方缺一不可。

    所以發現自己的情況之后,‘月’賢者第一時間找到了自己的老友。

    “可是,行走于黑暗中的人,卻向往光明,這對于信仰來說,已經是一個背叛了。”

    光明的布施者已經有了,這個世界不能擁有兩個太陽,總要有一個人承受。

    因此,在發現‘月’賢者的念頭的剎那,‘日’賢者已經感應到他身上黑暗力量的可怕之處。

    這些失控的黑暗能量甚至影響到了大賢者,一旦徹底暴發,可能會帶來無法估量的后果。

    經過兩人商議之后,二人都決定將這些黑暗的力量消除。

    可是這些黑暗力量的強大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期,長年累月的積攢,使得它們與‘月’賢者已經牢牢相結合,化為一個無法撼動的龐然大物。

    甚至因為‘月’賢者的心臟不再愿意完全背負這些產物,使得這些負面的力量生出一股被拋棄后的憤怒。

    力量徹底失控!

    在這一段時期,‘日’、‘月’不再肩負曾經的職責,不止是信徒失去了信仰的依托,就連亡靈也沒有了自己的寄托之主。

    黑暗的力量席卷大陸,也就是修士曾說過的,亡靈復蘇,黑暗席卷大地。

    本該安息的亡靈開始游走于大陸之上,為人們帶來恐懼與災厄。

    在發現問題無法解決之后,‘日’賢者的心中開始生出了憤怒。

    他視‘月’為神廷的背叛者,認為他不該有的妄念,為大陸帶來了陰影。

    兩位曾經親密的戰友生出嫌隙之心,‘日’賢者帶著十三圣徒,決定將‘月’連同黑暗的力量一起消滅。

    “我們到達了深淵領地。”

    傳言之中,這里是大陸的盡頭。

    它位于迷霧森林的極端,與迷霧森林相隔著一條長長的暗河。

    這里曾經是魔王的安息地,如果‘月’賢者死在這里,興許黑暗的力量會一并被埋葬在深淵之中,不會流往大陸。

    “這是最初的時候,我們的打算。”

    說到曾經自己的生死,‘月’賢者的語氣平和,不見一絲波動。

    他的表現,令得宋青小更加肯定自己內心的猜測。

    三百多年前的他一定是一心求死的,所以在‘日’賢者與十三圣徒聯手追擊之后,并沒有心生反抗——

    這也就解釋了路西法為什么滿臉的自信,在見到‘巨樹’顯露出真面目的那一瞬間,所表現出來的震撼之色。

    正因為當年的路西法并沒有見識過真正的黑暗之力,因此他才以為自己吸納了‘日’、‘月’一部分的力量后,足以輾壓這兩位曾經號稱半神的賢者。

    “可是你是不能死的。”宋青小接了一句他的話。

    可能是‘月’賢者所表現出來的順服,使得‘巨樹’停止了之前的瘋狂行為。

    樹上依附的亡靈及黑暗的力量暫時因為與他相結合,表現出順服。

    大家難得獲得片刻的喘息時間,并沒有誰因此而貿然出手,留給了兩人談話的功夫。

    修士等人三百多年來,是第一次得知這樣的內幕。

    當年‘月’賢者背叛的真相,在多年之后被揭開在他們面前,對于已經將封印‘月’賢者的信念深處骨髓深處的‘光明’派系六圣徒來說,無異于一場巨大的沖擊風暴了。

    大家都在各自消化著內心的情緒,UU看書 .uukanshu 路西法的眼中卻有光暈在轉動。

    “是的。”‘月’賢者點了點頭,“我是不能死的。”

    ‘月’賢者說話的同時,他身上的亡靈出現,大量亡靈擠壓、交疊,形成參天‘巨樹’。

    無數黑色的黏液順著樹身往下滴落,惡臭的味道隨之飄逸開來,令人既害怕又厭惡。

    他是黑暗力量的寄托者,身上承載了全大陸人歷經巨龍肆虐時期的各種負面能量,后神廷成立之后的二十多年時間內,又再度承擔了許多。

    這些力量匯聚為這個世間最為可怕的魔物,如果他一死,便勢必會失控。

    “可是,如果我活著,我的心已經不再受我控制了。”

    他本該安于黑暗的心,已經心向光明。

    一半的理智告訴他,應該維持現狀,讓這些黑暗的力量有所依托。

    可是另一半的心卻已經受夠了這種負累,尖叫著想要擺脫。

    雖然同樣作為神廷的創始人,也曾為大陸立下大功,可是人們在看向兩位圣賢的時候,目光永遠都是不同的。

    大家看‘日’賢者時,帶著敬仰與崇拜,狂熱的追隨他,想要得到他的關注。

    而‘月’賢者出現的地方,則代表著黑暗的氣息,這令人感到厭惡而恐怖。

    人心都向往美好,‘月’賢者也不例外,所以他的心臟一分為二,一半向往光明,一半則留在了黑暗之中。

    不能死,也無法活。

    最終兩人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將‘月’賢者埋葬在了深淵的盡頭。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