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11章 動搖

前方高能
     “你閉嘴!”‘日’賢者陰鷙的聲音中,數條藤蘿瞬間化為尖銳無比的毒刺,密集的往宋青小射落。

    黑氣交織成奇大無比的網,無數怨靈隱藏其中,將每一個宋青小曾呆過的地方封阻,確保堵死她的所有后路。

    路西法拍著巨龍的腦袋,感應到他心意的巨龍仰頭沖著四周瘋狂吐火。

    ‘轟隆隆’的火焰照亮了整個被‘巨樹’藤條封鎖的密封空間,熱浪瘋狂翻滾,化為黑紅交織的火云鋪盈開來,只是下一刻卻很快被圣女所施放出來的藍色圣光所阻。

    “你看看你的身下——”

    宋青小的聲音好像并沒有受到這些外界的干擾所影響,依舊清晰而冷靜:

    “你看看你手中握住的這只手。”

    亡靈們舍不得放開他的原因,是因為來自于他身上所傳遞的溫暖,令這些曾被‘嫌棄’的能量找到一個可供棲身的庇護之所。

    如果連亡靈都向往溫暖,‘月’賢者向往光明又有什么錯?

    “原來,是這樣嗎?”‘月’賢者的語氣再次動搖。

    ‘呯呯!’

    ‘呯呯!’

    那半顆泛著光暈的心臟跳動更加激烈了,像是注入了新生的活力,令那心臟跳動的力量強了許多。

    隨著心臟的有力跳動,那半顆心臟上的光芒遠比之前更亮。

    光暈所照到的地方,黑氣開始退避,白芒以他心臟為中心處往四周環繞開來,形成一塊白凈無暇的凈土,將他的心臟四周牢牢護住。

    “我一直以來所做的一切,都是錯了嗎?”

    宋青小的話推翻了‘月’賢者以往的認知,帶給他心靈暴風驟雨般的沖擊,令他喃喃自語著:

    “向往光明——是的,每個人都向往光明,”他閉了閉眼睛,像是在確認一般,隨即露出一絲歡快的笑容:

    “我也是!”

    ‘日’賢者的臉色越發陰鷙,他沒有料到宋青小的話對于‘月’賢者影響如此之大。

    竟然令得已經準備束手就擒的‘月’賢者重新煥發新的斗志,不甘于被黑暗束縛。

    “你不是。”他大聲的開口。

    趁著宋青小被路西法及‘黑暗’系圣徒瘋狂的攻擊纏住的時機,他陰聲的道:

    “你只是想要得到眾人的關注,你嫉妒我受到別人的尊重——”

    “我不是……”‘月’賢者想要反駁,但他每說一個字,心臟跳動的速度便有些微弱。

    那吞噬黑暗的光明之力微微一滯,心臟處染開的純凈之色鋪延的速度又比先前慢了許多。

    “你是。”‘日’賢者仿佛可以看出他內心深處的慌亂與心虛,趁勝追擊:

    “所以你所說的一切只是借口。你的心臟不會撒謊的,看看,它心虛了!”

    “我不是——”‘月’賢者越是反駁,那先前還有力跳動的心臟便顯得越發微弱,他像是被‘日’賢者的話戳中了痛處,本能的御使黑氣欲將心臟再度包裹,想要躲回自己早就已經習慣的黑暗之中。

    黑氣重新蜂涌而來,像是要再度將好不容易殺出重圍的它包裹。

    就在這個時候,宋青小的身影從黑藤的包圍之中殺出:

    “是又如何?”

    路西法的瘋狂攻擊下,她承受的壓力遠比之前更多,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再像先前一樣氣定神閑,而帶了少許氣音喘息,可見其兇險之處。

    ‘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出現在她的身后,圣女的圣光源源不絕的化為對她的庇護。

    “做了好事,想要得到表揚有什么錯?”她揮劍將卷纏而來的數道黑藤斬斷,但又有更多的藤蘿往她纏了過來,悄無聲息的將她環繞住。

    她的話令‘月’賢者愣了一愣,眼里迸發出亮光。

    對啊!他想要得到表揚有什么錯?

    在成立神廷,立下宏偉愿望的初衷的時候,雖說他的本意并非為了表揚和關注,但在之后的歲月里,他也不是沒有羨慕過‘日’賢者。

    可是他所選的是一條注定孤寂的路,哪怕背負了所有,換來的卻是大家避如蛇蝎的舉動。

    他不愿意一直與黑暗為伍,如果求助‘日’賢者得不到解決,那么他就想要自己從黑暗之中殺出一條生路!

    心臟的光芒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亮,刺得那些纏繞‘月’賢者身體的密實黑色藤蘿不住退縮。

    萬千絲觸手從他的血肉之內抽離出來,令他萬分痛楚。

    藤條一點點褪開,露出他血跡斑駁的胳膊。

    與這些相纏數百年的黑暗力量相分離,總是格外的痛苦。

    但是這種痛苦在‘月’賢者越來越堅定的力量下,都一一被壓制了。

    皮肉分剝的聲響不住傳來,‘月’賢者的大半個身體已經脫離了‘巨樹’的掌控。

    失去了主心骨后,興許是感應到了他的離意,那原本已經平靜的黑暗力量再次暴涌。

    ‘日’賢者的目光沉了下去,他暫時放棄了封印‘月’賢者的舉動,決定專心殺了宋青小再說。

    “幽冥之花,聽從我的命令,開滿每一個角落,將罪惡的靈魂收入其中。”

    他嘴中念念有詞,同時兩手往身側一攤,大量黑氣受他操控,化為一個個暗紫色的魔法陣,層層疊疊的出現在這密籠的每一個角落。

    鑒于她之前所表現出來的神出鬼沒的步伐,‘日’賢者一來便開了大招,令她再無法利用鬼魅般的身形逃脫。

    魔法陣的下方,黑色的藤條大股大股的抽出,將密境之內上百個暗紫色的魔法陣相串連,形成密布了整個空間的可怖藤蘿。

    每個魔法陣的上空,一朵朵詭異而又妖冶的紫色花朵盛放開來。

    成百上千朵紫色的花朵中心都如同一個個深不見底的深淵,花瓣一張一闔之間如同等待著捕捉獵物的致命食人花。

    散逸開來的藤條像是萬千靈活的觸手,往四周掃蕩轉動,試圖卷住生物,塞入那紫色的巨花之中。

    如此一來,宋青小的活動范圍一下受限。

    遍地的黑暗力量如同這些被‘日’賢者召喚出來的來自幽冥之花的耳目,她所現之處,便有藤蘿迅速趕至,形成新的魔法陣,再開出到了足以致命的花朵。

    “你逃不掉了。”

    ‘日’賢者的聲音已經失去了先前的清朗,變得陰暗了許多。

    ‘月’賢者致力于擺脫‘巨樹’,根本無法給予宋青小幫助。

    充盈的黑暗力量使得此地成為了‘日’賢者的主場,哪怕是有‘前’字令相助,宋青小也數次險象環生,差點兒被藤蘿卷中。

    “道士,看來你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

    情勢一下對宋青小極為不利,相反,選擇站在了路西法一方的紫發女此時面露得意之色。

    偏幫宋青小的六圣徒在這樣的黑暗魔法的威力下很快失去了戰斗力,一一被黑色的藤蘿包裹。

    “你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現在是你們得到懲罰的時候。”

    一條條蔓藤將六圣徒卷住,高高垂掛而起。

    ‘日’賢者陰沉的聲音里,無數怨靈順著藤蘿往垂掛六圣徒的方向爬動,一面發出即將飽餐之后興奮的大吼。

    宋青小的退路一再被縮減,就連道士、四號也在這樣近乎無敵的魔法面前很快被俘。

    “宋!”

    四號一被捆住,那藤條便將他抓著移往一朵盛放的花瓣之中。

    他曾經歷過險些被魔法吞噬的危機,只是當時有宋青小救他,此時他大聲呼喊宋青小的名字,但宋青小這一次卻無法及時給他幫助。

    紫色的花苞一將他吞入之后,花瓣慢慢合攏。

    這會兒被四號呼喚的宋青小,也在出現之后被一朵盛開的幽冥之花‘吞’入其中。

    “我心如禪,成圣成佛!”

    一被魔法陣困住之后,宋青小就隨即效仿先前被遁龍幡困住的時候。

    ‘兵’字令的秘訣從她口中念出,一尊巨大的羅漢之影出現在她身體上空。

    只是‘日’賢者對她實力早有認知,此時施展的終極魔法竟然與遁龍幡相較也完全不遜色。

    甚至因為此地積累了大陸數十年黑暗力量所形成的強大魔氣的緣故,占盡了天時、地利與人和,使得‘日’賢者的終極魔法威力在此地近乎無敵的存在了。

    只見魔法陣的底部散發出幽幽紫光,那花瓣之底吞吐出大量的黑霧,使得花瓣瞬間變大數十倍,將那羅漢之影牢牢鎖住。

    她用力拍出的拳頭擊打到那光影之上,花瓣的靈光震散開來,如同散落出大量的粉塵似的。

    魔法陣微微撼動,但更多的花瓣卻開始閉攏。

    一條條黑色的觸手從花瓣之底探了出來,將她的長尾一圈一圈的牢牢束縛,令她失去反抗之力,只能被拉入幽冥之中。

    見到這樣的情景,‘日’賢者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后悔嗎?”

    他的眼里閃過一絲嘲弄,問話的對象并非宋青小,而是轉向了幾位即將被亡靈分食的六圣徒。

    “你們新追隨的信仰,即將死去,沒有辦法再給你們強大的庇護。”

    ‘呯呯’的撞擊聲不絕于耳,宋青小顯然并沒有放棄掙扎,捶擊得那花體不住震動。

    這朵幽冥之花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吞噬下這樣強大的‘獵物’,便唯有求救于其他的花朵。

    一條條藤蘿化為最純粹的力量,吸納了其他魔法陣,借陣這些藤條輸入進這朵幽冥之花中,使得這朵紫色的花力量更濃。

    隨著它力量的增強,顫動的花體逐漸變得穩固。

    哪怕它還不能完全的吞噬宋青小,可它已經將人困住,完成吞噬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直到這會兒,‘日’賢者才終于有心思去看六圣徒。

    他以一種勝利者欣賞作品般的眼光看著修士等人,藤條上方爬得最快的亡靈流出的黑涎已經滴落到這個老頭的頭皮上了,順著他的臉頰往下流。

    “這就是背叛了我的代價,如果你們好好懺悔,獲得我的諒解,我可以寬恕你們的罪過。”

    修士拼命掙扎,拉扯著那黑藤發出‘悉索’的聲響。

    黑藤感應到他的抵抗,越收越緊,勒得他的骨骼發出‘咔咔’的聲響。

    “我心向……光明……”

    骨骼斷裂,巨大的痛楚之下,修士說話的聲音都已經斷斷續續,但他聽到了‘日’賢者的話,卻仍是堅持道:

    “你已經,不再是光明……之主……”

    這樣的話將‘日’賢者激怒,黑漬從他的衣袍再度包圍他的胸腔,一點點縮緊。

    在他的心臟處,僅剩了巴掌大的一塊白色的凈土。

    他的臉上露出憤怒、惶恐而又不甘之色,仿佛自己一直以來極力想要隱瞞的一個秘密此時被修士當眾點破,有些惱羞成怒,也有一絲猶豫不忍夾雜其中。

    藤條收緊,修士臉色更加慘白,他的手再維持不住抓緊魔法書的動作,那厚厚的書本向下方跌落,很快掉入深淵之中不見影蹤。

    失去了魔法書的修士沒有了最后的依仗,如同砧板上的魚肉。

    亡靈尖叫著順著藤蘿爬下,探出的腐爛之手即將在碰觸到修士頭皮的剎那——被一只干枯的骨臂一掌握住。

    “啊!”

    亡靈一被攔住,嘴里發出一聲尖厲至極的怒喝。

    修士后背背著的那個包裹內,裝著他從奧格村的教堂內找到的那具牧師的骸骨。

    那骸骨的主人被黑暗的力量玷污,化為黑暗生物,卻被宋青小制服。

    修士憐憫他臨死前虔誠的意志,想要回歸光明懷抱的心愿,所以一時不忍將他背負在身上,原本是打算前往深淵領地,封印了‘月’賢者后,將骸骨帶回神廷安葬的。

    可沒有想到,這具已經失去了生命力的骨架,此時卻再度‘復活’。

    “帕拉?”

    修士預期中頭顱被亡靈打開的劇痛并沒有到來,后背上一直沉寂的包裹則發出‘悉悉索索’的響動。

    骨架碰撞之間,像是蹣跚學步的孩童,極力想要站起來的動作。

    一只猙獰詭異的骷髏頭從包裹之中鉆了出來,將那倒垂著落下的亡靈頂住。

    亡靈憤怒的將它的腦袋抱住,啃噬之間發出‘喀喀’的聲響,那骷髏頭一動不動,趴在修士的頭頂,將他牢牢的護住。

    “大光明……”修士怔愣了片刻,很快反應了過來自己的頭上發生了什么。

    他聽到頭頂上‘喀喀’的啃噬聲,那骨架被啃食之間不住抖動,發出劇烈的撞擊聲響,亡靈的陰暗氣息越離越近了。

    “這是你虔誠的追隨者,他在臨死之前,受到黑暗力量的影響,化為黑暗生物……”

    劇烈的痛楚之下,修士的聲音沙啞了許多,不住的顫抖:

    “可是他的意識被污染,身心卻永遠向往光明,渴望得到你的救贖……”

    “三百多年的時間,你忘了你曾經給我們帶來的希望了嗎?”修士吃力的開口:

    “你到底怎么了?”

    他的話不知道哪一句將‘日’賢者觸動,原本滿臉猙獰的‘日’賢者聽了他的這一番話,愣了一愣,修士身上一再收緊的黑藤瞬間頓住。

    ‘日’賢者的臉上露出一絲猶豫之色,他的眼中像是閃過一絲清明,將彌漫的黑霧驅散了。

    那瘋狂向他心臟處浸蝕的黑氣隨著他的動作一頓而一止,所有暴涌的黑暗力量受到克制,如同瞬間被按了個暫停鍵似的。

    正在此時,‘月’賢者的大半個身體已經與‘巨樹’完全分離了。

    他的雙臂已經從黑藤的纏繞中掙脫,身上的衣袍從原本的漆黑凈化為灰白色。

    隨著這些束縛一被他掙脫,他臉上露出輕松愉悅的神色,一別之前的沉重。

    只是這一抹松快的神情,在看到被束縛住的宋青小時,又一下僵住。

    他本能的想要抬手,似是試圖控制這些黑色的藤蘿。

    可是他與‘巨樹’已經剝離大半,這些黑暗的力量已經不再像之前一樣聽他的掌控。

    “回來吧,‘月’。”

    一道帶著誘惑力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鉆入他的腦海深處:

    “回來之后,平息這一切,與我們永遠在一起……”

    這個意念如同魔鬼,好像來自于深淵深處,也像是來自于他的內心,知曉他心底的軟弱處:

    “只要你不再試圖拋棄我們,我們可以放過你的朋友、你的信徒。”

    “我們可以繼續沉睡在深淵之內,不為大陸帶去災厄。”

    “一切可以回到原本的軌道,大家不會受痛苦、絕望的折磨,這是你最初的愿望,不是么?”

    “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分開太痛了……”

    “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是的。”‘月’賢者的眼中閃過一絲忐忑,瘋狂的搖了搖頭,像是否認這絲鉆入自己腦海中的意念:

    “她說過,人類不需要我負重前行,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嗤。”那道意念聽聞他的話時,發出一聲嘲弄的冷笑:

    “她說過?可是她這會兒自身難保,也要死了。”

    “沒有了我們的承載,這些黑暗的力量歸于何處?”

    “路西法嗎?”那聲音逐漸變得陰戾:

    “他的心靈可不純潔,得到了這樣強大的力量,誰知道他會做些什么?”

    “我們本來是一體的,當年因為你的愿望,我承載了許多,與這些黑暗的力量相融合,如今為什么你要拋棄我?”

    ‘月’賢者的臉駭然變色,他低垂下頭——

    只見那半顆明亮的心臟下,另一半腐朽的心臟顯得格外的丑陋。

    數百年的時間,它幾乎與黑暗的力量融為一體,無數細如絲發的觸手鉆入那半顆黑色的心臟中,與它牢牢相結合。

    此時的它散發出強大的惡念,責問著曾經甘愿與黑暗為伍的‘月’賢者!

    兩位大圣賢已經陷入迷茫之中,路西法的眼中閃過一絲暗芒,覺得自己的機會即將來臨了。

    他的雙手之中,緩緩出現一紫一藍兩個巨大的魔法陣,悄無聲息的映往兩位大圣賢的方向。

    一側是光,一側是暗,相繼被他的魔法陣無聲的吸入其中。

    可是兩位大圣賢的表情狂亂,壓根兒沒有注意到他的舉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