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框

從1994開始
     在這一刻,陽桂娥有點后悔下樓來了,更后悔剛才說還記得那禎了。

    要是自己剛才揣著明白裝糊涂該多好,裝著不認識那禎該多好,無知者無罪。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拒絕了。

    面對著笑瞇瞇卻又盯著人生寒的那禎,只一會兒功夫,陽桂娥就撐不住了。

    她心里有種感覺,得罪那禎的后果比得罪林義和艷霞加起來都大。

    嘆口氣,權衡一翻,就有了決定。同時也自我安慰道:林總你可別怪我,不好辦。艷霞你也別怪我,我是真心為難。

    “哎喲,瞧我這榆木腦袋,那禎你奔波了一天,是應該先泡個熱水澡。應該的,我馬上給你開門。”陽桂娥用手一拍腦袋,就擠滿了笑容。

    為了一家子以后緊抱林義這根大粗腿,陽桂娥此刻化為了熱情洋溢的中年少女,“搶”過那禎的行李箱,就丫著小短腿去了樓道口。

    開鐵門,上樓,拐彎,上樓。

    到得三樓,開最后的大門時,陽桂娥還是猶豫了下,但這猶豫最終也是不了了之。

    門開了。那禎道過一聲謝謝,就拉著行李箱在陽桂娥的復雜“祝福”下,進了客廳。

    客廳很干凈,一塵不染,毫無雜質,空氣也非常新鮮。

    應該是經常有人打掃。

    看到這,那禎眉頭緊了一下,自己的小義最不喜歡洗碗、洗衣服和掃地了,什么時候肯花這種心思了?

    屋內的布置很簡約,也很溫馨。是他喜歡的風格。

    簡單的瀏覽了一遍客廳,那禎就被墻壁上的相框給吸引力。

    相框數目不多,只有四個。

    湊近一看,一個是林義的單照,一個是鄒艷霞的單照。

    第三個相框是合照,里面鑲嵌著林義和大長腿在中大惺亭的合影,雖然沒有顯得很黏糊,卻和諧的像一幅畫。

    眼神在第三幅相框上停留了一幾秒,那禎又看向了第四副相框,里面是四個人。一個林義,一個艷霞,還有兩個不認識的女生。

    可能是金妍生的特別好看的緣故,那禎還情不自禁的多瞄了幾眼她。

    一口氣看完四個相框,那禎靜了靜,遂又把視線放在了第三個相框上。簡簡單單的一個相框已經說明了很多。

    我的小義騙我了,那禎心里有個聲音如此告訴她。

    盡管南下之前,心里就有這個準備,也隱隱猜到自己的小義和那個尾巴肯定不清不楚。

    但此刻殘酷照進現實,戳破夢幻,那禎也是生了那么一絲恍惚。

    不過也好在心里有準備,那禎原地怔了會后,又回恢復到了波瀾不驚。

    放好行李箱,那禎把所有的房間都細細地走了一遍。尤其是大長腿住的房間,還特意停了會。

    洗了把臉,洗了個熱水澡,換上衣服的那禎來到主臥。抓起被褥聞了聞,還有一股太陽光和樟腦丸的味道,應該是剛換不久。

    一身疲倦的那禎到床上躺了會,卻怎么也睡不著。

    其實那禎并不羨慕那些山盟海誓的愛情,反而更喜歡細水長流的生活。從小到大就只生出過一個念頭,陪伴小義,搭一個能遮風擋雨的窩,清晨守著太陽升起,傍晚坐看夕陽落下,白頭偕老,安靜的走完這一生。

    至于那些壯志凌云的夢想,開窗見海的錦簇繁花,那禎從不執念,一切隨緣。

    ...

    東京。

    知道林義要來,關平早就安排了兩個車子來接。

    “關哥。”許久不見,但大長腿還是同林義一道,熟稔的叫著。

    關平還是不善言辭,扯了一個讓難看的笑容,頓時把冷秀驚了一呆,頓時捂著嘴偷笑不已。

    林義說,“我和關哥有點事要談,你們三坐后面那輛車吧。”

    上車,林義問,“最近怎么樣?”

    關平通過后視鏡看了眼后面的車,點火啟動車子上路,言簡意賅地說,“還好,老樣子。”

    老樣子好,林義喜歡老樣子,一直生怕吳景秀鬧出什么幺蛾子了。

    東京的冬天比羊城冷,凍的骨頭都起冰碴子了。

    透過車窗瞄一眼低矮的天際線,林義呼吸一口白氣問,“東京是不是又要下雪了?”

    關平也跟著望了望暮靄沉沉的城市上空,“天氣預報說未來三天會有大雪。”

    “嗯,”林義鐘情下雪的天氣,把空調打到最大,等車內暖和了點才說,“由于公司不斷發展擴大,安保力量現在顯得有些捉襟見肘,力不從心。關哥你要不回國算了吧,我需要你幫著培養一批人出來。”

    “刀疤不是在國內嗎?”關平不解。

    “他現在忙不過來,小隊伍還可以,但天生不是管理的料,應付不了大場面。”林義把刀疤和郭青手下交鋒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話關平認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刀疤以前在部隊里的定位是沖鋒突擊,個人能力還好,但帶隊組織能力一般。

    想了想,關平就說,“小義,我現在不能回國內,有點放心不下景秀。要不這樣吧,我試著給你聯系一個人。”

    “誰?”

    “廖排骨,我曾經的一個老搭檔。”

    林義眼睛一睜,“關哥你是認真的嗎?廖排骨?怎么還有這名字?”

    關平咧嘴一笑,解釋說,“他是湘西鳳凰的,生下來的時候由于家里窮,大半年沒見肉的他父親就給起了這個名字。”

    “......”林義樂呵了一下就問,“他人現在在哪?能力怎么樣?”

    “剛轉業不久,在懷化當一個武警支隊長,前不久聯系說,他膩了一板一眼的生活,想換種活法。”關平說這人以前是特種連隊做思想政治工作的,能力沒得說。

    這個信息量好大,林義敏銳的追問他和陽華曾經守口如瓶的事,“你以前是連長?”

    關平憋的內傷,但還是點點頭承認了。

    林義緊著又問,“那華哥呢?”

    “華子退伍的早,干到排長就離開了部隊。不過我和廖排骨以前都是華子手下的兵。”

    終于撬開了他們以前打死也不說的秘密,林義滿足了一下下,也是識趣的點到為止,當即就說,“你聯系他吧,要他去步步高電子報道。

    現在公司的商業機密多,需要他迅速拉起一支隊伍,最好都是你們這樣的兵種退下來的。”

    ps:大家是不是不愿意看王見王的場面?怎么上一章更完后,收藏一天一夜掉了2000多。

    三月都嚇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