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八章,能

從1994開始
     花了個把小時,兩輛本田一前一后來到了早稻田大學附近的巷子口。

    眾人一下車就見到了在此等候的米珈母女倆。

    由于上次見面,幾個女人就無比熟悉了,這次湊到一起就歡快的開始了家長里短。

    隔著兩米遠,林義和米珈安靜的對視一眼,然后默契的笑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次終于進到米珈的租房了,三室一廳,面積不大也不小。

    不過有一間房子是上了鎖,米珈解釋說那是原房東的東西在里面。

    但這話林義是不信的。聯想到上次自己在門外被拒的事情,他敏銳的察覺到米珈的秘密就鎖在這間房子里。

    把眾人招呼到屋里,熱情的給大家倒完茶水,米珈母親黃婷就奔向了廚房,幫著她老公米廣松做菜去了。

    黃婷一邊洗菜,一邊小聲說,“那個林義和艷霞看樣子是在一起了。”

    由于上次突然的闖入女兒租房,不小心洞悉了女兒暗戀林義的秘密,米廣松知道自己媳婦在擔心什么。不過他可沒這么想,反而心酸地說:

    “暗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也是人生很有意義的一個階段,隨著時間一切都會成為過眼煙云,我們不用過多擔心。”

    “你說的也是。”黃婷非常認同丈夫的想法。

    晚餐比較豐盛,也比較精致,味道也還可以。看得出來米珈父母還是很歡迎一伙人來做客的。

    不過飯才扒拉幾口,林義剛開機的手機就響了,掏出一看,竟然是書店一樓的座機號碼。

    這電話平時一般不聯系自己,一旦聯系自己基本有事。

    起身歉意的和眾人說一聲,林義拿著手機離開飯桌去了后面的陽臺。

    一接通。

    陽桂娥的聲音就來了,“小義,你電話終于開機了,到東京了嗎?”

    “到了,桂嫂子是不是有事?”

    陽桂娥瞄了眼外面的樓道口,低聲急促說,“小義,那禎來了。”

    那禎來了?林義心里一疙瘩,趕忙問,“來書店了嗎?你是說那禎來書店了?”

    “嗯,來書店了。”陽桂娥應一聲,就快速把之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掛完電話,林義憑欄望著黃昏里的東京,腦袋嗡嗡嗡做響,五味雜陳的心情一時間忐忑到了極點。

    該來的還是來了,只是比前生早來了好幾年。

    而略有不同的是,兩女人這次沒有直接碰面。

    但此刻的林義能想到書店三樓的那禎會是一副什么樣的光景。

    失望,痛心,大抵是如此了。

    ...

    就在林義想著那禎的時候,那禎也在想他的事情。

    從冰箱里找了一瓶啤酒和一瓶辣椒醬,那禎就那樣子蜷縮在沙發上默默地喝了起來。

    那禎現在的心情憋悶的難受。來之前她雖然做好了最壞的心里準備,可依然相信自己的小義的,相信有僥幸的。

    可在房間里走了一圈,她的僥幸無情的幻滅了,已經能大概猜出林義和鄒艷霞是什么關系了。

    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酒,又連續干喝了幾口,直到喝急了嗆到喉嚨,發出的咳嗽逼出了眼淚,她才緩過勁來。

    她想起了鄒艷霞的身影,想起了鄒艷霞這些年頻繁出入小義家里的樣子,也想起了鄒艷霞經常性給小義做菜夾菜的畫面,更想起了鄒艷霞和小義在邵市書店就已經開始住一起的場景。

    那禎突然發現,她自大了,她太盲目了,她發現自己對那個單薄的女人知之甚少。本以為掌控的一切,卻出現了偏差,讓人看不明白。

    又喝了幾口,一瓶很快就見底了,那瓶辣椒醬瓶蓋都沒掀開,

    在茶幾上一動不動。

    那禎現在好想林義在身邊,好想擰著他的耳朵問一問,這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借酒澆愁愁更愁,心亂如麻的那禎干完一瓶啤酒竟然有些醉了,迷糊著眼睛靠在沙發上就想入睡。

    不過就這時候,茶幾上的紅色電話響了。

    那禎驟然睜開眼,直覺告訴她,這是小義打來的電話,找自己的。

    心里不想接,但動作卻沒有猶豫的接了,因為她愛她的小義。

    “那禎姐。”

    “嗯。”

    “吃晚餐了沒?”

    “喝了點酒,還沒吃飯。”

    “你別光喝酒,先吃點飯啊。”

    “沒飯吃。”

    “去樓下,樓下有很多餐館。”

    “不想動。”

    聽著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聲音,林義卻感覺寒意一分分靠近,“那我讓袁軍夫妻給你送一份飯菜來。”

    那禎沒應,反而問,“你在東京。”

    “是啊,剛到的東京。你來羊城也不早說,不然我就在羊城陪你了。”

    “如果說了。這些東西我還看得到嗎?”

    林義沉默了。

    過了許久,那禎說,“姐姐明天想去步步高電子看看。”

    林義麻利回答,“好,我明天安排人來接你。”

    那禎聽完不再出聲,就把電話掛了。

    這突兀的一掛,差點把林義的心也給掐斷了。

    想了想又給關平打了電話,“關哥,你讓人買今晚飛羊城的機票,你回來接我。”

    關平不解,以為自己聽錯了,“小義你剛來,怎么就要走了?公司出事了?”

    林義懶得繞彎,直接告訴他,“那禎在書店三樓。”

    一直死人臉的關平聽到這話,眼睛立時瞪開了,不用解釋,什么都懂了,干脆地開口,“我馬上安排。”

    “好。”

    握著掛斷的手機回到客廳,林義跟大家說了一遍要趕回羊城的事情。

    大長腿關心問,“出事了?”

    林義點點頭,說有點緊急事情要回去一趟。

    冷秀口直心快的問,“書店能出什么事啊?起火了嗎?”

    金妍看林義臉色不對,急急忙忙拉了下冷秀。

    同米珈以及其父母笑了笑,林義趕緊扒完一口飯就出了門。

    在過道里遇見龔敏了,兩人互相點點頭,交叉而過。

    關平的車回來的很快。

    一上車,關平就一聲不吭地發動車子上路,只是眼珠子不時瞄了一眼副駕駛的那男人。

    林義被看的無語了,直接問,“關哥,有這么好看嗎?”

    關平吶吶的做聲,“票已經有人去機場買了,應該很快。”

    林義沒好氣道,“行了行了,想問就問吧,別用票做幌子,你天生就不會撒謊。”

    關平空出右手情不自禁摸了摸刀削的臉頰,半晌出聲,“小義,你想過以后怎么辦嗎?”

    “怎么辦?能怎么辦?都要。”

    “要是打架呢?”

    “還打架?我看上的女人會這么低俗?”

    關平被懟的一時語噎,想了半天才又開口道,“我沒記錯的話,蘇溫還有三個月就要生了吧。”

    林義偏頭細細瞧了他眼,白了一眼,“好好開你的車行不行,不要這么八卦。”

    關平咧著個僵尸臉一笑,這么多年下來,終于找回一次場子了。

    趕到機場,兩人在門口碰到了關平手下。

    關平問,“買到票了沒?”

    那人慌忙把票遞過來,“買到了,花點錢托關系買到的。”

    ...

    晚上十點左右,當藍月娥載著林義回到書店三樓的時候,客廳是黑的,沒開燈。

    聽到開門聲,沙發上的那禎及時問,“小義嗎?”

    “嗯,是我。”林義抹黑換個鞋子,熟門熟路的把燈打開。

    兩人對視一會,那禎起身來到林義跟前,伸個手挽著他笑瞇瞇地說,“我就知道我的小義會回來的。”

    林義暈了,“我要是沒買到機票呢?”

    “那我今晚不吃飯。”

    “......”林義知道,這鄰家是想看自己的態度,要是不回來,估計以后得使用八匹馬才能把她拉回自己身邊了。

    兩人來到烤肉店,無視袁軍夫妻一臉懵逼的面面相覷,要了一個包間。

    袁軍悄悄問他老婆,“這又是誰?”

    “不知道。”

    “那你去張羅。”

    “廢話,小義對這女的小心翼翼,我還怕你笨手笨腳誤了事。”

    袁軍老婆很會來事,漂亮話句句動聽,各種好菜使勁上。

    等到她出去了,那禎若有所思地問,“這飯店你占有股?”

    “我的那禎姐真聰明。”

    那禎只是看了他眼,就安靜吃飯。對林義狗腿式的不停給她夾菜也不拒絕。

    吃飽喝足,那禎說想去中大逛一圈,消消食。

    林義依了。同時心里在想,怎么情況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啊,以自己對這笑面虎的了解,估計后面再憋著大招吧。

    逛了有二十分鐘,等到校園里閑逛的人影在快速減少時,兩人也回到了書店三樓。

    一到家,那禎伸個右手取下紅色格子頭箍就懶懶地開口,“你去洗澡吧,我在臥室等你。”

    平時聽到這話,林義肯定會打趣一番,但現在卻強顏歡笑地進了淋浴間。

    又花了五分鐘把澡洗完,擦干身子,披個浴巾回到主臥的時候,那禎已經在床上了,閉著眼睛平躺著,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義頓了頓,接著也是利索的上了床,和她肩并肩躺好。

    一時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兩人都沒做聲。

    許久,那禎突然問,“小義,你想吻姐姐嗎?”

    林義嗯了一聲,翻身而上。

    兩人玩了會貪吃蛇。

    末了,那禎又問,“小義,你想要姐姐嗎?”

    聽著這話,林義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怔怔地望了會身下的人。

    隨即伸出雙手,把那禎緊緊地擁在了懷里。

    一夜再無話,兩人相擁睡到天亮。

    次日凌晨4點左右,外面下雨了。

    雨下的很大,劇烈地打在玻璃上砰砰作響,把兩人都給驚醒了。

    那禎聽了會雨,忽的問,“小義,你喜歡姐姐嗎?”

    “喜歡。”

    “你愛姐姐嗎?”

    “嗯。”林義應了一聲,低頭在黑夜里找到女人的嘴唇,親吻了一番,“我愛。”

    那禎依偎在懷里懶得動,又被動地享受了一番親吻后,問,“小義,你還記得姐姐小時候的心愿嗎?”

    林義心里一緊,緩緩說,“知道。”

    “說給姐姐聽。”

    “長大后做我的新娘。”

    那禎猛的掀開眼皮,盯著林義問,“那你告訴姐姐,這心愿能實現嗎?”

    果然,就知道...

    聽到這話,林義終于明白這位鄰家的大招在哪了。

    林義不急著回答,而是雙手慢慢穿過那禎脖頸,把她拉近,當兩人面對面只有零點零幾公分時,認真說:

    “能。”

    ps:兩天一夜掉了5000多收藏,現在都還不敢想象。

    三月都不明白,人物走向都握在三月手里,你們玻璃心什么。

    不過也沒關系,反正以前2萬3的收藏也只有200不到的均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