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242章 縣長何軍

工程大佬
     張老爺子過八十三歲的生日并沒有大操大辦,而是簡單的在小區外的一家酒店里辦了幾桌,陳陽猜想這是張文雪為了照顧小區里的這些爺爺奶奶些吃飯方便才在在這附近辦的吧。

    十一點半的時候張文龍終于出現,陳陽算是明白了張文龍今天下來完全就是因為自己爸爸過生才來的,不然平時恐怕都來不到。

    張文龍的到來并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劉宏和陳陽上前給張文龍打了個招呼,張文龍見了兩人后說過一會兒才找他們,現在他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忙,所以陳陽和劉宏識趣的沒有去打擾張文龍,吃過飯后就乖乖的等待著。

    兩人吃完飯在酒店里的一間包間中休息,大概半個小時后劉宏急忙搖了一下陳陽的肩膀,正在玩著手機的陳陽立刻抬頭問道:“怎么了,劉大哥?”

    “快看,他們來了!”

    陳陽往門外看去,發現門外并沒有什么人。

    “走過去了!”

    劉宏快速的站起來走到門外,陳陽見狀也跟了上去。

    兩人走出房間站在廊道里,陳陽往前看去只見十幾米外的地方站著兩道身影。

    “前面那個中年人就是我們寧會縣的縣長何軍,后面年輕人想必就是他兒子何子謙。”劉宏看著那兩道身影說道,“原來張大哥喊了縣長何軍來啊!”

    陳陽那晚見過何子謙一面,被劉宏這么一說在聯想那一晚何子謙的容貌來,雖然現在看到的只是一個測臉,但是陳陽可以判斷出那人就是何子謙。

    就在此時,遠處的何子謙突然扭頭看向陳陽和劉宏,當他看見陳陽的時候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很快臉上的表情換成了吃驚。

    這小子怎么在這里!

    此時縣長何軍推門而入,何子謙雖然存在疑惑但是現在他沒有其他想管的,見父親走進包間里后立刻就跟了進去。

    何子謙應該認出我來了!

    陳陽和劉宏返回自己的包間中,就在劉宏向陳陽說縣長何軍的一些事情的時候,張文龍給劉宏打來了電話,叫他們兩人到他那兒去一趟。

    try{mad1;} catch{}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張文龍的包間外,劉宏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穿的西裝,然后推門緩緩的走了進去,陳勇立刻跟上。

    包間中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張文龍和張文雪的丈夫外,其他的人陳陽都不認識,當然何子謙是一個例外。

    “你們兩個隨便找個座位坐。”張文龍開口說道,“來,何縣長,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大學同學劉宏,這位是陳陽小兄弟,他們兩個都是做工程的。”

    “何縣長,您好!”陳陽和劉宏立刻給何軍打招呼。

    “張書記的大學同學,這兄弟情維持時間的夠長!哈哈哈,你們好!”何軍禮貌的回復道。

    此時坐在何軍一旁的何子謙詫異的看著陳陽,從剛才的介紹來看,何子謙已經認識到陳陽居然和張書記認識,這和自己調查的情況安全不一樣啊!

    何子謙突然感覺事情有點不妙,往常自己的父親從來不帶自己來這種場合,然而今天父親居然特意把自己叫上,難道自己對陳陽做的事情被父親知道了。

    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張文龍繼續說道:“何縣長,他們兩個都在為建設寧會縣做貢獻,

    你作為他們的衣食父母官今后還希望你多多支持一下。”

    “哦,他們兩個在寧會縣做工程。”何軍看著陳陽和劉宏,“既然張書記都這么說了,下來你們遇到什么麻煩可以直接來找我,我盡量給你們解決。”

    陳陽聽到這話后頓時大喜,那自己現在遇到的麻煩是不是就可以找何縣長解決一下?

    就在陳陽在想這個事情的時候,張文龍繼續說道:“何縣長,我這位陳陽小兄弟現在就遇到一點小問題,我希望你能夠幫他解決一下。”

    張文龍開始說自己的事情了!

    “哦,不知道這位小兄弟遇到什么事情需要我解決?”何軍好奇的看著陳陽。

    此時何軍非常的好奇陳陽的身份,居然讓張書記親切的稱呼為“小兄弟”,可見張書記和這位年輕人之間的關系。

    try{mad1;} catch{}  相比何軍的好奇,旁邊的何子謙心里暗叫一聲不好,張書記說的事情恐怕就是自己對陳陽所做的事情,這要是讓父親知道這件事情肯定要被狠批一頓。

    此時張文龍看著何子謙,何子謙頓時有些心虛了,不敢直視張文龍的目光。

    “最近陳陽的幾筆工程款被無故的扣壓下來,UU看書 www..com 一打聽得知是有人特意打了招呼扣的,所以我希望何縣長能夠幫陳陽一下,把陳陽這幾筆工程款給撥下去。”

    “何縣長你也清楚工程款的重要性,如果沒有工程款這筆資金,那么工地上將出現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甚至導致工程無法推動停工。一般的工程還好說,如果說是重點工程因為工程款的原因拖延工期那后果將更大。”

    “如果只是被單獨的扣一處的工程款陳陽還能應付過來,現在他的工程款被扣了兩三處,使得他資金方面嚴重的不足。而由于資金的不足恐怕就只能停工。”

    張文龍并沒有提幕后主事是何子謙這事,但是張文龍在說事情的時候目光時不時的看向何子謙,其目的性可想而知。

    何子謙此刻的心也是懸著的,但聽到張書記并沒有把他說出來,他心里頓時微微松了一口氣,但是懸著的心始終沒有掉下去。

    “哦,還有這種事情!不知道小兄弟那些工程的工程款被扣了下來,我回去叫人查一查?”何軍詢問道陳陽。

    張文龍都這樣說明了,何軍心里還不重視那就有些不把張文龍看在眼里,再說張文龍可是他的頂頭上司,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得罪了頂頭上司,那他的后果恐怕將更加的眼中。

    “太平鎮太平水庫整治工程,矮子溝村附近的國道搶險工程,還有就是一中教學樓修建工程這三個工程。”陳陽緩緩的說道。

    “不知...這三個工程的工程款被扣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