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流沙包突然不香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欣賞完鄭光耀做的流沙包之后,徐拙便將撕下的那塊送到了嘴里品嘗。

    在美食的范疇中,不管賣相多好,香味兒多濃,名氣多大,最終決定這道美食是否合格的標準,依然是好吃。

    好吃,不僅是美食的第一要素,也是一道美食的基礎。

    其他諸位香味、賣相、名氣、典故等等,都是在這個基礎上產生的附加值。

    要是基礎不牢靠,其他方面的因素再好,最終也都會是空中樓閣,終究會被人所摒棄。

    徐拙送進嘴里的這塊面皮,嚼起來暄軟好吃,麥香味兒十足,而且還有股甜絲絲的味道,讓人越吃越滿意。

    這是南方面點的典型特征,不管流沙包還是叉燒包,單吃面皮的話都會有這種口感和味道。

    差不多吃完了面皮之后,徐拙拿著流沙包咬了一口。

    這一口主要是吃里面的餡料,粘稠香滑的餡料剛入口,徐拙就感受到了里面那沙沙的口感。

    所謂的流沙包,就是把咸鴨蛋黃碾碎后形成的一種那種沙軟的口感。

    這種口感不僅好吃,而且配上咸鴨蛋那咸香的味道,更是讓人回味無窮。

    而咸鴨蛋的味道再加上那股誘人的奶香味兒,以及黃油的香氣和白砂糖融化后的那股子甜味兒……

    融合在一起之后,讓人的口腔瞬間高潮。

    這種味道,這種口感,真是太美味了。

    吃著這好吃的美味,腦子里不自覺就會浮現出人生的種種美好,整個世界都變得多姿多彩起來。

    單吃餡料的話,會覺得有點膩,畢竟里面放了那么多黃油和奶粉以及白砂糖,這些都是吃多了都會膩的食材。

    但是配上暄軟的面皮,那股子麥香味兒正好把餡料甜膩給徹底中和,使得整個流沙包越吃越好吃,怎么都吃不夠。

    徐拙三兩口把手中的流沙包吃完,這才沖鄭光耀豎起了大拇指:“鄭爺爺的手藝真是沒得說,太棒了,我今晚啥都不吃了,單吃這流沙包。”

    這夸獎讓鄭光耀很高興,他也不跟老爺子拌嘴了,得意的說道:“小拙,這種點心你有時間的話可以研究一下,南方的面點跟北方的不一樣,南方的面點更加精致,用料也比較大膽,這點都是北方面點所不具備的。”

    老爺子張了張嘴,原本想要反駁兩句的,但是想想北方的那些點心,確實跟鄭光耀說的那樣。

    既沒有南方的精致,用料上也沒南方人富有創造精神。

    這自然不是北方人懶惰造成的,而是物質基礎決定的。

    近兩百年來,北方飽經戰火,民不聊生,甚至光大饑荒都發生了好幾次,而南方富足,物產豐富,很少會發生餓肚子的事情。

    這種基礎,就決定了南北雙方的人,對食物的不同態度。

    徐拙又吃了一個流沙包,剛準備趁著這會兒大家都在興頭上,聊聊這個流沙包,想辦法觸發一下那個觸類旁通的技能。

    結果還沒開始說,于長江和徐文海就抬著一條差不多有一米長的黑魚走進了廚房。

    “今天有家水產的供應商送來的,估計擔心明年不采購他們的水產,所以抓到這么一條野生大黑魚就給我送來了。你們都是大廚,說說怎么安排這條魚吧?”

    別看于長江在第一樓說一不二,但是在這種場合中,他卻說不出什么,因為在場的廚藝都比他高。

    哪怕徐拙呢,也比于長江高一截。

    所以他把魚送來之后,就抱著膀子看大家忙活,整條魚做成什么菜,用什么做,完全不插一句嘴。

    黑魚的肉質鮮明,營養豐富,不管過去還是現在,

    都是餐桌上的佳品。

    而在黑魚的范疇中,野生黑魚因為生長比較緩慢,所以更是受到無數人的追捧。

    第一樓的那個供應商抓到野生黑魚后不是自己吃,而是第一時間送過來,就足以看出這條魚的珍貴之處。

    因為就于長江的見識和眼光,你拿一般的水產來送禮,真有點拿不出手。

    徐拙徐文海于培庸鄭光耀老爺子五個廚師,這會兒圍著這條大黑魚,開始根據不同的部位進行安排。

    于培庸首先給魚頭定了調子:“這魚頭直接蒸就算了,魚頭挺大的,和剁椒一起蒸一下,味道應該會很不錯。”

    鄭光耀順手劃拉著黑魚的肚子:“魚腩一半用來清蒸,一半跟腐竹做個魚腩支竹煲,大冷天吃這個非常暖和舒服。”

    老爺子指著黑魚的那寬大的魚尾說道:“魚尾巴可以做個燒魚尾,魚鰭可以做燒魚劃水。”

    魚頭魚肚子以及魚尾巴都有人做了,徐文海想了想,把目光對準了黑魚的魚骨:“魚骨頭就和豆腐做成湯,魚骨豆腐湯,不僅好喝,營養也會很豐富。”

    所有的部位都已經安排妥當,只剩下黑魚脊背上的肉還沒安排,這當然是給徐拙留的,在場的人都清楚,徐拙自己也很清楚。UU看書www.uukanshu

    不過徐拙做魚的本事很一般,而且魚脊背上的肉局限性也比較大,想來想去他就想到了一道水煮魚片和糖醋魚片。

    這條黑魚低于三十斤,魚脊背上的肉少說也有七八斤,光做這兩道菜肯定是不行的,因為太多了,做出來估計得用盆盛著才行。

    徐拙把自己的顧慮說出來之后,鄭光耀擺手說道:“簡單,我可以教你做魚丸,粵菜的魚丸你是知道的,絕對好吃,做法也非常簡單。”

    魚丸的出現,讓徐拙瞬間覺得流沙包不香了。

    他原本想要找個話題跟幾位老人聊聊流沙包,觸發一下觸類旁通的技能,然后把流沙包的技能拿到手。

    大過年的學到這么一道點心的技能,這還不是美滋滋嘛。

    然而既然現在有魚丸可以學,流沙包就可以往后稍稍了,畢竟相對于流沙包,魚丸不管從味道口感以及經濟價值上來說,都是非常突出的。

    最關鍵點一點就是,成品魚丸還可以作為食材來加工成其他菜品,而且能做的還不少。

    可以說一旦學會了做魚丸,就相當于至少會了十來道菜品,非常劃算。

    所以,本著不學白不學的原則,徐拙對鄭光耀說道:“那就麻煩鄭爺爺指點了,我很早就對魚丸感興趣了,一直都想學一下魚丸的做法,今天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可不能錯過……”

    ——————

    新電腦寄回去了,舊電腦徹底開不了機,今天是用筆記本湊合的,大家稍安勿躁,新電腦來了再爆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