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章,嫁豪門

從1994開始
     買了三個不同款式的手鐲,等到結完賬的時候,顧師姐一家三口就趕過來匯合了。

    林義心里松了一口氣,剛還想著怎么支開那禎問問邵愛荷關于紅鉆項鏈的進展。

    沒想到顧師姐就來了。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

    及時!

    特意盯著顧師姐一家三口看了眼,林義對那禎說,“我找這店的經理有點事,你先陪她們吧,我去去就來。”

    那禎笑瞇瞇地同意了。

    跟著邵愛荷進入辦公室,林義終于見到了她的客人。

    有點意外!

    竟然是周慧敏,此刻沒帶口罩,正端著紅鉆項鏈細細地看,有點入神。

    見到林義兩人進來,這大明星有點手忙腳亂地放下紅鉆,本能的想帶口罩,但來不及了。

    邵愛荷本來想介紹一番的,但林義笑著擺擺手說不用,自己認識,“前幾年,我還穿過印有她頭像的文化衫。”

    邵愛荷眼睛一亮,聲音大了幾分,順口就來,“林先生喜歡慧敏?”

    林義,“......”

    周慧敏,“......”

    邵愛荷知道自己的話有點讓人誤會了,連忙改正說,“林先生喜歡慧敏的歌。”

    “這沒辦法,我身邊的人都喜歡聽她的歌。”林義確實在宿舍里被動跟著李杰聽人家的歌,隨即又說實話,“當然了,我自己也經常聽她的歌。”

    花花轎子人人抬,這句話一下去,氣氛一下就開闊了。

    紅鉆項鏈老早就完成了初步加工,只是林義一直沒時間過來看貨,所以拖到現在也沒正式成品。

    林義認真查看了一番質量和盧款式,確實好看,心里有種直覺,蘇溫應該會喜歡。

    在辦公室呆了二十來分鐘,林義提出了三個覺得要改進的地方。最后問,“改進這三個地方,大概需要多久時間?”

    邵愛荷回答說,“半個月就夠。”

    林義點點頭,說“那行,你改好通知我”后,就起身走人。

    目送背影離開,邵愛荷嘴巴張了張,欲言又止。她本想借此機會拉近一下關系,沒想到林義這么干脆的直接開溜了。

    畢竟紅鉆交付后,邵愛荷和錢老頭就打算正式自立品牌了。要不是因為紅鉆項鏈的關系,她早就離開周六福了。

    把好友的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一旁的周慧敏就問,“你有求于他?”

    “哎...”

    邵愛荷嘆了口氣,于是把珠寶品牌的事情說了一遍,“除了超市,我還特意去看了他的歐尚shoppingmall,感覺有點類似于中環購物中心,非常宏大,招商的門檻也高,清一色的知名品牌。

    要是把新品牌鋪設到他的產業里,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周慧敏問,“他不開口,那你怎么辦?”

    邵愛荷沉吟了一下,就對好友無奈地說了實話,“我也沒好的辦法。但你也知道我最值錢的是胸口這幾兩肉,到時候想試試自己的身體行不行。”

    周慧敏小嘴頓時圓了,眼睛瞪瞪的,吃驚!

    因為兩人太熟悉了,也認識十多年了,所以邵愛荷也沒矯情,“你大驚小怪干什么?這種事情不只你們圈子里有,哪個圈子都一樣。”

    周慧敏特意打量了好友的身材一遍,確實有味道,于是說,“要是人家吃干凈了轉身不認怎么辦?”

    邵愛荷自信地說,“我不怕他不認,就怕他不吃。只要吃了我一次,就肯定想吃第二次。”

    周慧敏,“......”

    邵愛荷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圍著她轉了一圈,揶揄說,“他好像對你挺有好感。

    ”

    “聽過我的歌應該不假,但也僅限于此。”周慧敏闖蕩娛樂圈這么多年,對各類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還是能分辨出剛才這位林先生看自己的眼神沒那么多齷齪。

    “都一樣,有好感就行。”邵愛荷右手捏著自己下巴,然后來了個天馬行空的建議,“你不是打算息影么,不是打算退出娛樂圈么,這里是個好去處。”

    “......”

    “別不說話,你們圈子不是都流行嫁豪門么。你要是肯出馬,我可以幫你制造機會。”

    “少來,你自己都沒機會。”

    “我要是有你這資本,你覺得我會沒機會?”邵愛荷笑道,“我不開玩笑的,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這種商業奇才不比你那花心前男友好多了?”

    “......”周慧敏識趣地閉嘴了,要不是兩人從小玩的好,知道乖巧的她有時候愛抽風,都準備呸她一臉了。

    ...

    臨近傍晚,林義做東,請那禎一行人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吃了頓好的,接著送她們去機場。UU看書 .uukanshu

    登機前,那禎問,“今年寒假回家嗎?”

    林義點點頭,狗腿式的笑說,“我的那禎同志回家,我肯定也要回的啊。”

    討好完,林義又講了一遍家里修繕祖墳的事情,表示今年就算再忙,也要回去一趟的。

    晚上六點過,那禎走了。

    目送她們離去后,林義在差不多在機場等待了一個半小時,接著也登上了去日本的飛機。

    看著時間還算早,他本來想直接去米珈那邊的,沒想到走出機場的時候碰到了一個熟人,里宿原。

    里宿原見到林義有些意外,更多的是一種復雜表情。

    兩人像老朋友一般的問候一遍,才得知里宿原剛從美國參加完演出活動回來。

    “要不找個地方喝一杯?”里宿原發出邀請。

    “可以。”林義表示沒問題。

    “介不介意我再叫個朋友過來?”里宿原征求道。

    林義愣了一下,直覺告訴自己,里宿原要叫的朋友自己肯定認識,“沒關系,叫吧,多個人多分熱鬧。”

    趁對方打電話的時候,林義對不遠處來接機的關平說,“碰到個熟人,等會要一起喝一杯,你跟著他的車。”

    關平應了一聲,表示明白。

    里宿原找的飯店是一家中餐館,位置并不顯眼,但他說來過好多次,味道不錯。

    菜還沒上,兩人就已經就著送的醬菜喝上了。

    坐了大約十來分鐘,喝了大半瓶啤酒,一個帶著墨鏡、口罩的長發女人走進了包間。看人家這樣子,顯然也是熟悉這家飯店的。

    ps:祝大家節日快樂。

    票就不求了,大家憑心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