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12章 開飯

前方高能
     而另一邊,藤蘿將道士五花大綁,掛吊著送往一朵張開的幽冥之花中。

    花苞內涌出大量腥臭的黑色黏液,緩緩將道士的身體吞沒。

    正與北斗七星陣對峙的紫發女見此情景,眼中飛快的閃過一道異色。

    她略帶著勝利者的微笑,眼帶嘲諷的從即將消失的道士身體上一掃而過,冷笑了一聲:

    “廢物。”

    路西法動手之后,紫發女的機會來了。

    兩位大圣賢不知為什么在這樣的關鍵時刻陷入了狂亂之中,仿佛被某種情緒困擾,導致力量極度失控。

    趁著這個時機,紫發女將手掌一舉,一個金色的手鐲從她腕中飛脫而出。

    那鐲子上帶著兩個金鈴,上面紫色的雷電流躥而過。

    雷系靈力經過法寶的強化,瞬間暴涌而出。

    ‘叮鈴鈴’的聲響下,法寶疾速擴大,化為一個直徑長達十來米的巨大圓環。

    雷電力量附著于那圓環之上,‘嗖’的飛往半空,所形成一個雷劫之陣,強悍至極的雷系靈力將下方的‘月’賢者籠罩在其中。

    那丑陋而危險的‘巨樹’與黑暗力量有關,而這些黑暗力量與‘月’賢者合而為一,相伴相生數百年的時間,彼此之間已經融為一體了。

    宋青小的一番花言巧語哄得‘月’賢者狠心與這丑陋的身軀相割離,遭到拋棄后的黑暗力量與掛滿了‘巨樹’的怨靈、亡魂們更加的生氣。

    一旦‘月’賢者脫離黑暗力量的掌控,這龐大的力量就會失去控制。

    這些黑暗的力量有多強,紫發女心知肚明。

    她不知道宋青小為什么要在這個關鍵時刻說動‘月’賢者,但‘月’賢者的舉動對紫發女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時機。

    趁著‘月’賢者分離的時候,應該是他轉變最虛弱的時候。

    若她在此時動手,將‘月’賢者斬殺,既避免了‘月’賢者再度與黑暗力量相結合的可能,并且可以讓這股力量徹底失控。

    到時這股力量沖擊深淵領地,她再與路西法聯手,殺死‘日’賢者。

    對于紫發女來說,她進入試煉空間的時候,修為是六名試煉者中最強大的,已經達到了分神境頂階巔峰之境。

    所以神獄在分配任務的時候,默認了她與其余兩組的人并非一個等階。

    宋青小說對了,其他的人分為兩派,一派獲得‘純潔之心’,一派獲得‘黑暗之心’。

    而她的任務難度則在兩派的人之上,需要殺死這兩位大圣賢,讓大陸重回黑暗紀時期,為其他人創造成神的機會。

    所以她與路西法的目標相同,兩人一拍即合,才一起闖進了這里。

    只是任務中途出現了變故,宋青小所展現出來的真實修為不僅遠超她的預估,甚至還力壓她一頭,令紫發女吃了個大虧。

    原本以為這一趟任務至此已經呈現敗相,卻沒料到宋青小一番操作之后,竟迎來了轉機。

    路西法已經準備動手,兩位大圣賢失控,‘黑暗’派系的六人變相與‘巨樹’相結合,實力暴漲的同時,卻又受‘巨樹’所掌控,難以分離。

    而其余的人中,‘光明’派系的人已經被擄,一號立場不明,但力量實在微弱。

    道士、四號已經被困,至于被他們視為救命稻草的女人,此時已經被‘日’賢者所召喚出來的幽冥之花包圍。

    “天助我也!”

    到了這會兒,紫發女不由感覺自己占盡了天時地利與人和。

    她興奮得難以自抑,手掌轉動之間,一道道靈力隨著法訣被打入金鈴之中,那鈴聲更急。

    ‘轟隆’的悶雷聲響順著那雷劫陣開始打轉,

    絲絲電流甚至將靠近的黑暗力量清理得一干二凈。

    路西法的臉上也露出笑意,黑暗的力量與光明的力量一一轉入他的魔法陣中,使得他大為受益。

    被困在深淵之中的眾人要么如同四號、道士一樣自身難保,要么便像‘光明’派系六圣徒一樣險象環生。

    唯有這會兒被困在紫色的幽冥之花中的宋青小,隔著妖冶的暗紫色花瓣半透明的光芒,看到了路西法與紫發女的舉止。

    她掙扎的動作一頓,任由黑色的藤條將她的雙臂包圍。

    危險至極的黑色藤蘿‘嗖嗖’從紫色的魔法陣底鉆涌而出,一圈圈纏繞住她的長尾。

    一條細而柔軟的藤條帶著陰冷的氣息,緊貼著她的后背往上攀爬,直到貼近她細長的脖頸的時候,才緩緩順著那細白的長頸,繞到了她的前側。

    藤條的尖端分裂出無數細密尖銳的寒刺,一點點的想要扣進她的肉里。

    鱗甲從她脖頸之上浮了起來,擋住了這些尖刺,那藤條像是有些著急,勾拉著她的脖子,迫使她的腦袋以一個十分詭異的角度往后仰去。

    宋青小任由手臂被兩側的藤條吊起,卻死死的握住手里的誅天,仿佛等著時機再進行反擊。

    她以渾身的力量,與身后的藤條相抗衡,金黃色的眼睛卻緊盯著因為修士的話而面色大變的‘日’賢者。

    “這黑暗的力量有多強大,你已經嘗試過,應該知道的。”

    她的話透過幽冥之花的封鎖,清晰的傳入術法施展者的耳朵。

    怔忡中的‘日’賢者身體重重一顫,如同被人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有些惶恐不安的抬起了頭,往她的方向看了過來。

    “就算封印了‘月’,將這些力量交給路西法這樣一個擁有極大野心的人,你能放心嗎?”

    她放棄了掙扎,哪怕知道不反抗的后果可能會引發極為惡劣的變異,可是這會兒她卻破釜沉舟,決定放手一搏。

    因為她看到了‘日’賢者瞬間瞪大的雙眼,女媧之體展現之后,她的五感被放大到極致。

    哪怕有黑暗力量的封鎖,可憑借她那超乎修士的雙瞳,她依舊看到了‘日’賢者極力收縮的瞳孔——

    他露出了貪婪、不舍、猶豫的眼神。

    哪怕那一絲極為復雜的神色只是一閃而過,卻也無法瞞過宋青小的眼睛。

    品嘗過強大的力量之后,‘日’賢者應該是備受沖擊。

    “你當年封印‘月’賢者的過程中受到了黑暗力量的污染,實力大打了折扣吧?”宋青小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六圣徒已經脫離了你的信仰,你失去了一大助力。”

    “殺死‘月’賢者后,路西法會接收這些可怕的實力。”

    ‘光’與‘暗’之間在三百多年前本來維持了一定的平衡,‘日’與‘月’彼此的力量相互持平。

    若是‘月’賢者一死,“這種平衡被打破之后,強勢且充滿野心的路西法會留下一個可以制約他的你嗎?”

    ‘呯呯!’

    ‘呯呯!’

    ‘日’賢者的心臟傳來兩下劇烈的彈跳聲。

    隨著這心跳聲響起,他臉頰的肌肉微微抽搐,那些縈繞在他身側的黑暗力量竟然比之前更強了些。

    漆黑的法袍之上的黑漬圍往中心,向心臟的方向靠近。

    似是感應到了黑暗力量的侵襲,‘日’賢者的心臟已經預感到了危機,開始跳得更急。

    他的胸腔之處,逐漸出現了拳頭大小的光暈。

    光暈所照耀到的地方,黑氣如同遇到了天敵,自主避逸。

    一顆純潔無暇的心臟被包裹在那一團光暈之中,正瘋狂的跳動不止。

    這是一顆完整的心臟,約摸拳頭大小,被一團純正至極的能量包圍,散發著淡淡的琥珀色光澤,像是一塊遺世而獨立的蜜臘,不沾染半點兒黑氣,看上去干凈而又透明。

    “純潔之心!”

    宋青小在看到那顆透明的心臟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狂喜。

    這顆心臟被保存在‘日’賢者胸腔的深處,三百多年前,他封印‘月’賢者的過程中受到了黑暗力量的影響,也因為‘月’賢者產生的蛻變,而生出一股害怕被同伴搶奪了地位的危機。

    這種‘危機’令他對于昔日親密的同伴生出了防備之心,使得那些黑暗的力量伺機而動,侵入他的身體。

    興許是感應到自己的異變,‘日’賢者為了防止自己繼續受黑暗力量的玷污,所以在當年封印了‘月’賢者后,也選擇了自我封印,陷入沉睡里。

    但是黑暗的侵襲并沒有因為他的自我封印就被徹底隔離。

    失去掌控神廷的機會后,興許正如疑心極重的四號所說,這引發了‘日’賢者的不安。

    黑暗的力量中,多疑、善嫉也是墮落的根源。

    他擔憂‘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在失去了他的約束之后背棄,正如‘月’賢者背棄了原本的信仰似的。

    同時他也擔憂十三圣徒不能按照當年他臨‘睡’時的吩咐一樣行事,所以在徹底封印之前,他仍留了一絲意識,與十三圣徒的徽章相連接,監控著修士等人的舉止。

    宋青小對于魔法的力量了解不深,但信仰之力帶來的強大精神力她卻從圣女當時可以輕易窺探自己與四號的神識交流中便可以得知。

    興許神廷所創立的關于‘日’賢者的雕像、教堂、禱告等,都可以成為他神識的寄托體。

    她想到了奧格村中遇到的那一尊‘日’賢者的雕像,那時她分明感應到雕像之上傳來的一道窺探的氣息。

    懷疑如同一粒陰暗的種子,種入他的身體,令他再也回不到過去。

    尤其是修士等人信仰的叛變,對于‘日’賢者來說更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他擁有純潔之心這樣一件事,宋青小原本也只是猜測。

    畢竟‘日’賢者一直以來代表的是美好、希望與新生,他的心符合任務所需要的一切條件。

    只是她以為在這樣的情形下,‘日’賢者的心臟經受黑暗力量常年累月的腐蝕,本該已經腐朽才對。

    卻沒有料到,他的身體在受到黑暗力量附著之時,他仍在竭力保持著自己的心靈保持純潔。

    沒有人愿意與黑暗為伍,渴望得到人的親近、崇敬那是天性。

    也有可能是‘月’賢者與黑暗力量合二為一之后的丑陋身形令他感到畏懼,所以他還渴望著想要驅除黑暗力量,回復當初神廷的主宰者。

    所以這么多年來,‘日’賢者哪怕身體受到侵染,卻還保持著這力量不侵襲到自己的內心。

    因此修士的話才能令他動容,因為他的舉止與他的內心相違背。

    “‘光’與‘暗’的輪轉,本來就符合天地規律。‘日’與‘月’的交替,是天經地義。”

    她的聲音變得很輕,那清冷的嗓音帶上了一絲蠱惑之意:

    “你跟‘月’之間,本來就彼此熟悉,何必還要以一個背棄曾經誓言的小人,來替換曾經同伴的位置?”

    ‘日’賢者的臉上露出掙扎、猶豫之色,那黑氣已經開始大口吞咽白光,那顆心臟跳動得更加急促,純凈的空間越發縮得更小了些,在朦朧的霧氣中若隱若現的。

    成敗在此一舉,宋青小忍下了心中的焦慮:

    “‘月’心向光明,已經完成了蛻變,他留下來的這些力量,與其便宜路西法,何不由你全部接手呢?”

    她這話音一落,‘日’賢者的眼中露出一絲貪婪、意動的神情,顯然已經被宋青小的這話說中了他極力隱藏的野心。

    “由一人承擔,并不是長久之計。神廷創立之初,并沒有指定誰是‘日’,誰是‘月’。”

    “你們本來同伴,相伴相生,形同一體,才是穩固神廷的基石。”她將聲音放得更輕,藤條緊緊纏繞著她脖子,將她身體拉成一張向后彎弓的架勢:

    “如果‘月’支撐不下去,你有沒有考慮過,由他繼承你的意志,而你則獲取他的能力?”

    ‘日’賢者的臉上掙扎之色更濃了些,隨著宋青小所說的話,他的心臟‘呯呯’跳動了兩下。

    黑色的霧氣被這心臟的彈跳所撞擊,向四周彌散開來。

    包裹著心臟的白光淡了些許,那些黑暗的力量險些沾染到那完整的純潔心臟。

    宋青小的心也隨著這心臟的彈跳而重重一顫:

    “……同時,你可以得到‘黑暗’派系的六位圣徒,對你來說并沒有任何損失。”

    ‘日’賢者的臉上,露出更加意動的神情。

    “等到有一天,你支撐不住的時候,再彼此交換位置,豈不也是一件好事?”

    話說到這里,宋青小的提議仿佛為‘日’賢者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明顯已經意動,但卻像是還殘留有一絲顧慮,遲遲沒有松口。

    時間已經不多了,黑暗的力量在增強,紫發女所施展的雷劫陣成形,雷鳴轟響聲中,眼見道道驚雷即將擊中‘月’賢者半脫離‘巨樹’的身體。

    她身下的深淵引力越來越大,包纏住她的黑藤越收越緊。

    黑藤上的細刺扎入她的肉中,已經在開始吸收她體內的靈力。

    ……

    情況越來越危急,若是‘日’賢者的心臟一旦受到黑暗力量的玷污,她這一趟任務便已經相當于失敗。

    哪怕沒有死于這深淵之力,也必會遭到神獄的裁制。

    到底還有哪里不對勁呢?

    宋青小心急如焚。

    但越是著急,她則越是冷靜。

    她微微閉了下眼睛,極力沉淀自己的思緒。

    半晌之后,她再度睜開了眼睛,目光落到了‘月’賢者的身上。

    他的下半身與‘巨樹’相連,黑暗的力量牢牢鉆入他骨髓之中,與他的血肉、心臟相連,密不可分。

    這種形態,使得‘月’賢者成了一個極為可怕的龐大怪物,散發著陣陣惡臭的黑暗氣息。

    她恍惚之間像是明白了‘日’賢者的猶豫。

    他渴望獲得力量,純潔的心臟也讓他愿意承擔同伴的意志。

    可是他在渴望得到這股力量的同時,也害怕這股力量的反噬。

    他不愿意像‘月’賢者一樣,受到這些亡靈的擺布,與它們同居一體,變成這樣不人不鬼的可怕怪物,使得人人避逸。

    找到了問題的癥結,宋青小的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意。

    “如果你是擔憂這股力量太過龐大,可能會腐蝕你的靈魂與意志,也不愿意承擔這些過往,變成這樣可怖的身軀——”

    她的眼里露出一絲相當明顯的自信,語氣也一下變得十分篤定:

    “那么我有辦法可以將這些黑暗的力量解決!”

    “真的?”

    她這話音一落之后,一直默默聽她說話的‘日’賢者,終于按捺不住,發出聲音。

    “當然。”宋青小自信的一笑,目光從他心臟處一掃而過,他心臟處的白光已經極為薄弱,UU看書 .uukanshu 眼見用不了多久,便會被黑暗的力量吞噬殆盡。

    “我從不跟人開玩笑。”

    她說到這里,迅速吩咐:

    “出來吧!”

    神魂的深處,青冥令早就已經感應到此地濃郁的黑暗力量,數次發出急不可耐的想要進食的訊息。

    它曾經是叱咤風云的玄天級靈寶,只是一朝被毀落入范氏族人手里。

    直到當初在玉侖虛境之中吸納了魔氣,才修復了當年的損傷,恢復了幾分昔日的光輝。

    深淵領地中的魔煞之氣乃是集此次試煉空間中整個大陸數十年時間的黑暗之力匯聚而成,其魔煞之氣相比起玉侖虛境中的魔氣來說,更加醇厚百倍不止。

    這些對于眾人來說人人畏懼、厭棄的黑暗力量,對于青冥令來說,卻是上佳的滋補之物,早就令它聞到味的時候便心癢無比。

    只是宋青小一直沒有確定‘純潔之心’的存在,一直壓制著它不準它現世。

    這也是宋青小被困入幽冥之花中后,表現如此鎮定的原因。

    直到這會兒,‘純潔之心’已經現世,‘日’賢者答應她的交易,這一樁‘買賣’對三方來說都是皆大歡喜。

    此時正是派得上青冥令用武之地之時!

    “開飯了!”

    隨著宋青小的話音一落,她的眉心之中‘嗖’的鉆出一點漆黑的光暈。

    那光暈破開幽冥之花的封鎖,化為一股黑氣。

    黑氣之中一塊漆黑的小令瘋狂的轉動中,魔魂迅速現出真身。

    “桀桀桀桀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