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13章 吞噬

前方高能
     黑霧之中包裹著一團旋風,一只朦朧的魔影在旋風之中瘋狂轉動。

    “桀桀桀桀桀……”

    古怪而詭異的笑聲之下,將‘巨樹’之上擁擠的千千萬萬亡靈及黑暗生物的鬼哭哀嚎盡數壓過。

    詭秘、陰冷、兇戮之氣從魔魂現身之處向被‘巨樹’包圍住的深淵領地渲染開來,瞬間令這些黑暗生物禁若寒蟬。

    隨著那笑聲入耳,所有人的心中都重重一顫,后背像是有一股寒栗攀爬而上,刺激得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

    煞氣之下,那些舒展的藤條都蜷縮起來,朵朵盛開的暗紫色幽冥之花閉合成團。

    一股令人窒息的陰寒氣息籠罩在這片詭異的空間中,如同森然可怖的鬼域一般。

    亡靈不敢再妄動,那埋葬著‘巨樹’根須的汪洋都逐漸平靜了下來。

    這里變成了青冥令的主宰,它的笑聲化為重重魔音,沖擊著所有人的識海。

    ‘嗞……’

    紫發女召喚出來的雷劫陣也受到了影響,雷電的力量原本應該是屬于魔魂克星,可此時在極度濃郁的黑暗之力的影響下,自帶克制陰暗鬼物的雷電系力量竟反被此地氛圍克制。

    金鈴之上浮現出大團大團的黑色水霧,一張張詭異的恐怖小臉從上面浮了出來,使得那晃動的金鈴速度減緩,如同被無形的力量所控制了般。

    這是宋青小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魔魂的影響力,內心不由十分駭然。

    她知道青冥令的存在對于陰煞、鬼氣有極大的克制作用,只是從她得到這令牌之時,青冥令本身嚴重受損,哪怕后面修補之后,所展現出的最強大的實力也是在克制黑暗力量的面前。

    宋青小從來沒有想到,青冥令的力量發揮到極致時,不僅是對鬼物有作用,甚至會對修為境界不弱的試煉者也有一定的輾壓作用,這簡直出乎了她的預料之外!

    “桀桀桀桀桀——”

    那陰冷的笑聲還源源不絕的從魔魂口中發出來,每笑一聲,此地的黑暗力量便重重一顫。

    ‘巨樹’的根須被撕裂,陰寒蝕骨的靈壓擴散,壓制著試煉者的魂魄、血脈。

    黑暗的力量隨著笑聲無孔不入,侵入人的神魂、識海。

    ‘呯!’

    ‘呯!呯!’

    一朵朵‘日’賢者召喚出來的幽冥之花在笑聲之中爆裂,化為黑氣飄散。

    藤蘿密織之中,形成一片森然的鬼域,一張張面無表情的亡魂的面龐浮現。

    無數個范五的臉清晰的出現在宋青小的眼前。

    有目光陰鷙,年約三旬的范五;也有在玉侖虛境的圣廟之中,被吸干了精氣之后,形同枯槁的范五……

    一個個范五閃現,面目不同,神態也不相同,但唯獨那雙眼睛卻充斥著這人世間最危險、最冷漠的睨視。

    “……”

    宋青小的嘴角抽搐了起來。

    她在看到這些范五出現的剎那,整個人就從極度的震驚里回過了神來。

    到了此時,她已經意識到青冥令的非同凡響。

    當初鑄造它的不知道是哪位強者,也不知道它最終怎么會受到重創落到范家里面。

    可她能肯定的,是這青冥令絕對來歷不凡!

    之前她一直以為這魔魂出現發出怪笑的方式,是源于它萌生意識之后所養成的狂妄自大又好出風頭的性格。

    但現在看來,應該是她誤會了。

    這家伙一出現就發出邪魅狂娟的笑聲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在它實力強悍時期,笑聲也是屬于它的攻擊手段。

    只是隨著它實力瘋狂跌落之后,它的笑聲不再具有這樣勾魂攝魄的強大威力,所以才顯得像個傻子一般。

    此地黑暗力量充沛,‘月’賢者所背負的整個大陸的人的負面情緒,形成一股遠勝于玉侖虛境中的強大魔煞之力。

    再加上深淵領地獨特的空間,‘巨樹’的出現將此地營造成一個獨特的黑暗空間。

    這些天時、地利,使得魔魂終于發揮出了它一直未能發揮出的真正水準來。

    “桀桀桀——”

    笑聲之中,魔魂之體瘋狂的疾轉。

    與在奧格村中出現時化為一個龐然大物相反。

    此時的魔魂再度出現的時候,體形縮小了大半,僅有兩米高左右。

    黑暗的力量將它牢牢托住,它頭頂飄揚的黑色絲縷長達數米,如同濃密的海藻般,往四周鋪散。

    但它的形體雖說縮小,可是體形卻近乎凝實,不再像先前一樣虛幻。

    那張被黑氣所蒙住的臉,已經可以窺探到五官的雛形,雙眼的位置不再是兩團黑暗,而是化為眼瞳,那瞳孔之中蘊藏著這世間最陰邪、要命的力量,令人望之悚然。

    它額頭的上方,‘青’字被黑氣所包裹,呈現出一種妖冶至極的色澤,夾藏在無盡的黑暗中,若隱若現。

    下一秒——

    它將額頭的黑氣收斂了起來,那隱匿的‘青’字浮現。

    笑聲停止,它的眼珠中的暗光流轉,仿佛深淵領地中的每一個角落都已經被它收入進視線里面。

    黑色的汪洋大海蕩了一蕩,掀起微微的波浪,鋪天蓋地的藤蘿枝條偷偷收縮,像是對它頗為畏懼一般。

    魔魂的目光最后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眼睛閃了閃,偏了一下頭,像是在觀察著她一般。

    宋青小的身體被黑藤牢牢束縛住,雙臂被束縛大大撐開。

    數條長藤緊緊的將她脖子纏住,將她腦袋往后拽。

    長發垂落下來,她整個人以往后彎腰的姿勢被暗紫色的花朵吞入其中,黑暗的萬千觸手扎入她的鱗甲之內,貪婪的吸納著她的血肉、靈力。

    “……”

    她的情況不太妙,黑暗力量的吸納之下,哪怕她實力強悍,可未必也能堅持多長時間。

    宋青小與魔魂心神相連,魔魂的窺探被她第一時間感應到,令她心中一沉,生出一絲不妙的預感。

    這令牌本身屬于至陰至邪之物,意識又有反骨,玉侖虛境中的時候,一吸納了魔煞之氣,隨即便反。

    可那會兒她力量充沛,又得到意昌一族相助,以強悍至極的力量將它的反叛彈壓。

    但此時她已經被困,力量受束。

    這里的黑暗力量勝過玉侖虛境萬千,更加助長了魔魂氣焰。

    它的傷勢已經得到修復,此地的力量對它來說如虎添翼般,自己無法強行打壓它后,恐怕它要造反!

    只是這個念頭剛一浮出,緊接著魔魂便抬起了手來。

    它微微一招,便已經奪過了‘日’賢者對于黑暗魔法陣的掌控權。

    實力達到一定程度之后,所謂的魔法、修為便不再分邊界。

    纏束住宋青小雙臂的藤條如同得到了全新的指令般,‘嗖嗖’松散開,它們像是遇到了天然的克星,瘋狂的縮進花苞深處的那汪小小的深淵。

    宋青小的雙手一得自由,隨即便握緊了誅天。

    脖子上的藤條松開,彎折的身體急速落下,那暗紫色的幽冥之花搖曳了數下,化為精純至極的力量,往魔魂的方向流轉。

    “先把人救出來。”

    宋青小高高提起的心,直到魔魂率先將她放開之后,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不知為何,青冥令竟然并沒有造反。

    興許是自己之前給它的教訓,以及在它額頭打下的烙印,使它表現比以前老實了許多。

    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總之它并沒有做出令宋青小擔憂的選擇。

    不過宋青小看了它一眼,見到它額頭上的那‘青’字后,決定任務完成,離開試煉場景了,得想個辦法將這烙印加深,讓它更順從一點。

    “……”

    魔魂不知道她此時內心深處的邪惡念頭,但憑借著它過人的捕捉陰暗氣息的天賦,它仍感受到了宋青小看它的那一眼中蘊含的強大惡意,讓它的身體顫了顫,那雙眼之中露出人性化的可憐、無助之色。

    宋青小打定主意之后,將念頭一轉,她雖說脫困,但此地可受黑暗力量的影響,對她來說十分不利,她仍要發出指令,以確認這青冥令中狡猾怕死的魔魂仍聽從她的命令。

    她冷聲的吩咐后,魔魂便如條件反射般。

    它的雙手一招,整棵‘巨樹’的身體都開始輕顫。

    藤條瑟瑟發抖,摩挲之間發出‘沙沙’的聲響來。

    無數黑藤疾速退縮,閉合的幽冥之花被迫再度盛開。

    花苞層層盛放,露出被包裹在其中已經神魂嚴重受損后意識混沌不清的四號、道士來。

    修士的頭頂上方,憤怒的亡靈已經將抱住修士頭顱的骷髏的后背啃空。

    亡靈的頭顱埋了下去,伸出一條垂吊著濃稠唾液的漆黑舌頭。

    那舌頭在即將舔到修士頭頂的剎那,它的身體化為黑霧,不受控般往魔魂的方向飛涌。

    ‘啊——’

    亡靈的口中發出憤怒的尖叫,緊接著猙獰的臉龐扭曲,一并被吸入魔魂的身體之中。

    ……

    整個深淵領地之內,黑氣往魔魂的身體蜂涌。

    那千絲萬縷的黑氣飛揚而起,如同長長的頭發,將每一縷黑暗力量吸入它的身體中。

    ‘巨樹’瘋狂顫抖,樹上匍匐的亡靈發出驚恐交加的尖叫。

    幽冥之花迅速枯萎,藤條急速往‘巨樹’的方向回收。

    魔魂的身體形成了新的無盡的深淵,這些被魔法大陸、‘月’賢者厭惡的黑暗力量,卻是它最為渴求的力量來源處。

    它的那張漆黑的臉上,露出人性化的享受之色。

    黑暗的力量滋養著它的身體,令它的氣息一點一點變得危險、深厚。

    與‘月’賢者呈半分離狀態的‘巨樹’直到此時終于像是怕了,不再像先前一樣試圖將‘月’賢者牢牢束縛住。

    半路殺出的魔魂使得這些已經存在了幾百年的黑暗力量感受到了危機,急于想要躲匿進深淵之中。

    汪洋大海的波濤開始起伏,化為黑暗的力量被‘巨樹’回收。

    那些交織得密密麻麻的藤條往‘巨樹’的方向回縮,爬出來的亡靈則拼命的往樹桿的方向爬回、閃躲。

    但此時在半空之中出現的無數青年、中年、老年的范五也開始了狩獵行動,他們將抓到的亡靈捏碎,使得它們化為最精純的力量,被吞入這些范五的嘴中。

    幽冥之花迅速枯萎,花瓣化為力量被吸入魔魂的身體中。

    宋青小的身體恢復自由,往下沉了兩米之后,迅速穩住。

    她的目光落到了‘日’賢者的身體上,‘前’字令發動,瞬間她便出現在‘日’賢者的身側。

    “我的承諾做到了,報酬我自己拿了。”

    女性清冷的嗓音在‘日’賢者的耳側響起,下一瞬,銀芒將‘日’賢者穿透。

    劍氣的鋒芒籠罩他的周身,速度快得‘日’賢者甚至還沒有感應到疼痛。

    胸腔被鋒利無匹的誅天切開,寒氣伴隨著暗芒涌入空蕩的胸腔處。

    沒有了心臟處的光芒阻撓,‘日’賢者的圣袍之上的黑漬迅速吞沒了那胸膛處唯一的凈土。

    他后知后覺的伸手捂住自己空蕩蕩的胸口,那里已經失去了跳動的知覺。

    先前被幽冥之花困鎖的宋青小出現在他身側不遠處,UU看書 .uukanshu.com 手上握住了一顆拳頭大小的心臟,散發著柔和的光澤。

    “純凈的心,沒有被污染過。”

    那心臟還在微微的跳動,如最甜蜜的蜂蜜色澤,上面蒙了一層淡金色的膜,散發著微光,正如宋青小所說,沒有被半點兒黑氣污染過。

    不知為何,‘日’賢者被剜去了心臟,卻也并沒有感覺到痛。

    他在聽到宋青小的話的剎那,露出一絲松快、欣慰的笑容。

    無盡的寒意、孤獨、絕望將他包裹,他的頭發已經化為漆黑的色澤,眼睛變為暗紫色。

    “這個我拿走了,它代表著你面對黑暗,曾經堅守的本心。”

    隨著這顆心臟一到手,宋青小的識海之內的任務提示變為了:

    獲得純潔之心(已完成)。

    任務獎勵:獲得積分15000.

    除了已死的三號之外,現場一共還有五名試煉者活著,可是神獄規則之下,還有一個試煉者沒死,卻已經出局了。

    宋青小說話的同時抬起了頭,她看到了半空之中因為驚恐到極致而面色扭曲的紫發女。

    她的雷劫陣已經成形,大量受到克制后的雷光電弧如同暴風驟雨般往‘月’賢者的方向擊落。

    但在宋青小任務完成的那瞬間,她的身體竟然晃了一晃。

    “不——”

    同樣作為試煉者,紫發女可能已經看到任務的提示了。

    她嘴里發出一聲絕望而又憤怒的尖叫,那聲音還未撥高到極致,她的身影便如虛擬的投影受到了電流的干擾般,剎時被搗碎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