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一章,有孩子了?

從1994開始
     格子大風衣,黑色條褲,長發。老男人的直覺告訴他,看著像工藤靜香,但沒敢第一時間認,因為整張臉都被口罩和墨鏡遮住了。

    對著里宿原微微點了點頭,女人在林義對面坐下,然后就把視線投放到了他身上。

    一時間里,空氣有點寂靜,包間里的氛圍有點詭異,里宿原用復雜的眼神看了兩人一眼,然后就自顧自的喝著小酒,根本沒想著招呼人。

    被人直直地看了會,林義有點確認了,這女人就是工藤靜香,于是用英語說,“好久不見。”

    工藤靜香適時摘下墨鏡和口罩,說,“我還以為你不會和我打招呼。”

    她這話一出,林義和里宿原不由自主的對視了一眼,都愣了愣,這還是日本傳奇歌姬工藤靜香說的話么?

    女人仿佛沒看見兩人表情似的,問林義,“很久沒來日本了?”

    “嗯,有段時間了。”林義如實說。

    工藤靜香又問,“這次打算呆多久?”

    林義瞥了一眼里宿遷,回答說,“這次來有點事,過兩天就走。”

    工藤靜香點點頭,不再問,抄起筷子開始吃東西,說是最近在為演唱會做排練,消耗很大,有點餓了。

    里宿原很熟悉這家餐館,菜叫的比較多。只是有一點可惜,說是中餐館卻沒有一個正宗的內地菜,都為了適應日本市場而改良了。

    林義吃起來有點不是特別得勁。

    雖然開頭有點虎,但中間三人都聊的比較來。話題從演藝圈聊著聊著就到了經濟危機。

    里宿原說,由于經濟危機的影響,他去年在東京購買的房產貶值嚴重,都愁壞了。

    林義問,“花了很多錢?”

    里宿原說,“院子在東京的新宿區,位于繁華地帶,去年買的時候花了6.5億日元,到現在一億都無人問津。”

    林義有點驚訝,“你打算賣?”

    里宿原很糾結,“我也在猶豫,這樣賤賣了非常可惜,可是我的工作室最近很吃緊。”

    這個林義能理解,現在的日本受經濟危機影響非常嚴重,各行各業都不好過,尤其是銀行業和地產行業,簡直用哀鴻遍野來形容也不為過。

    就算稍微好點的演藝圈,也都是勒緊褲帶過日子,沒辦法,大環境如此,誰也別想例外。

    見林義不說話,里宿原就說,“你是搞企業的,對經濟比我在行,你幫我分析分析,這房子該不該賣?”

    問我?你一個日本人不該問日本的經濟人士么?

    但隨即又想到,這年頭不比后世娛樂至死的年代,演藝圈的明星地位還沒那么高。

    更何況日韓不像內地,演藝圈的人士在那些企業家眼里不過爾爾。

    里宿原很可能壓根就沒有認識什么搞經濟的大拿。

    林義想了想說,“沒必要急著賣。雖然現在不好過,但經濟危機也是暫時的,只要咬牙挺過去,像東京這樣的國際大都市,房市很快就會回暖。”

    工藤靜香這時插了一句,“那你估計,這場經濟危機會持續多久?”

    林義看了她眼,一下子就識破了她的想法,“你不會是想趁此機會買房吧?”

    “我想給爸媽在東京買套帶庭院的院落。”女人很是直接,說以前覺得太貴了,而且好的院落以前人家都捂著不賣。

    現在人家賣了,她卻猶豫了。理由無它,因為身邊的人都在勸她,現在買房子就是賠錢。

    問,“你真覺得現在買合適?”

    回憶了一遍這次經濟危機的大致經歷,年后會全面波及日韓,林義就說,“觀這情形,你可以再緩幾個月,估計更便宜。

    ”

    可能是得了林義這個安慰的信息,幾人吃飯的氣氛又比之前濃郁了幾分。

    飯到尾聲的時候,里宿原突然重重咳嗽一聲,假裝接電話,直接出了包間。

    兩人望著里宿原離開的背影,好無語。

    隨著木門再次合攏,包間里的兩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你看我,我看著你,尷尬了。

    沉默了會,工藤靜香率先有了動靜,只見她從包包里掏出一款大紅色手機,在手里短暫擺弄一番,就安靜著把手機推到了林義跟前。

    有點不解,但林義還是拿起了手機查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

    小小的屏幕中出現了一組熟悉的數字,掃一眼就知道是自己的手機號碼。

    “存很久了?”林義問。

    “很久了。”工藤靜香說,“在你處心積慮的接近我、用完我、甩了我之后就有保存。”

    尼瑪,說話要不要這么直接,能不能裝傻?

    林義心里郁悶,看來當初自己和滾圓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沒瞞得住人家。

    林義看著眼前的酒杯說,“你這是記仇呢?”

    工藤靜香笑了,“當初滾圓跟我提你年紀輕輕就掙了一億美元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

    講到這,她頓了頓,補充道,“具體來說,應該是在打我身子的主意。”

    “既然知道了,你還不好好防范,還讓我得逞,不應該。”林義臉皮厚實的緊,壓根就沒想著去否定這些,畢竟確確實實饞過人家的身子。

    “我...”

    本來掌握主動權的工藤靜香一下就弄得沒脾氣了。

    同時她心里在想: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這么厚顏無恥的。當初要不是偶然,當初要不是你那么直接,動作那么干凈利落,我能一下子讓你給睡了?

    直直地盯著林義瞅了一陣,工藤靜香換個話題說,“你在日本有產業嗎?”

    “沒有,但和很多大公司一直有業務往來。”

    女人又開了一瓶啤酒,給兩人添滿,干完一杯就說,“我一直在等這個電話響,可是它一直沒響。”

    接著不等林義回話,又說,“好在它一直沒響,證明你這個玩家還有點良知。”

    “......”

    兩人又喝了一杯,UU看書 .uukanshu.com看這女人想另外再開新的啤酒時,林義阻止道,“行了,今天到這吧,我等會還得回去。”

    工藤靜香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我都來了,今晚你還想著回去?”

    林義眼珠子滴溜溜轉了一圈,悠悠地說,“我這人有個原則,從來不吃回頭草。”

    “你怕我糾纏?”

    “不是怕你糾纏,而是怕你們糾纏。”林義特意把這個“們”字咬的很重。

    工藤靜香不說話了,拿起包就走人。

    門開,門攏。女人走了。

    兩分鐘后...

    門開,門攏。里宿原進來了。

    里宿原一進來就問,“談的不愉快。”

    林義張嘴想說話,但這時候放在桌上的紅色手機響了。進來了一個短信。

    好有錢,手機說不要就不要了。心里這么想著,林義拿起手機閱讀短信:你孩子滿月了,你不來看看?

    孩子?

    滿月?

    我的?

    林義腦子立時一片空白,死機了。

    望著里宿原好奇的眼神,林義本著不想浪費時間的精神,試探著問,“工藤靜香有孩子了?”

    這話讓里宿原很是詫異,靜香什么時候有孩子的?我怎么不知道?

    疑惑,不解...

    但是當眼神閃過工藤靜香經常用的紅色手機時,腦子馬力運轉一番,一下子就知道該怎么回答了。

    只見里宿原笑著說,“有了,我還要恭喜你呢,這么年輕就做了爸爸。”

    ps:最近事多,一直忙。

    抱歉呀。今天起,努力努力再努力的更新

    求支持,求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