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二章,伸頭1刀,縮頭1刀

從1994開始
     有孩子了?

    頭蒙蒙的,有點昏沉。林義都不知道怎么走出的包間,怎么走出的餐館。

    此時他心里在思考短信的可靠性。工藤靜香是因為有怨氣耍自己玩呢?還是真的有了孩子?

    要是真的有了孩子,現在才告訴自己,心思也夠可以的。

    還有一個。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假設也是自己的。

    那自己該怎么辦?

    認?還是不認?

    從理智出發,林義是不傾向相認的。因為畢竟是一時貪歡帶來的意外,沒有承載自己的感情。

    但是從感性上來說,要真的是自己的骨肉,不認就顯得自己有點不近人情了。

    從小到大,自己是深切體會過“孤單”的,知道其中的苦楚,要是自己無緣無故把這種不負責任嫁接給無辜的小孩。那自己和那不靠譜的父親又有什么區別?

    問題是,工藤靜香這時候告訴自己是什么目的?純粹的出于愛護孩子?還是別有所求?

    不可否認,這女人的身體自己蠻喜歡,也時常懷念。但這并不能讓他生出惻隱之心,也不足以讓他生出惻隱之心。

    因為他一直覺得,能混娛樂圈的,且混得風生水起的。基本沒有一個是善茬,也沒有一個是心思單純的。

    不論在觀眾眼里的人設賣得多漂亮,但能上位者肯定和“天真”二字相去甚遠,不搭邊,甚至南轅北轍。

    這讓他很警惕!

    不過好在自己帶有后世的記憶,讓人欣慰一點的是:

    雖然這女人結婚前,比較叛逆,也交往過男朋友。

    但這女人結婚后就完全變樣了。不傳緋聞,安心相夫教子,也算得上是一個賢妻良母類型的。

    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中能做到這樣子,也算難能可貴。

    哎,說一千道一萬,自己可是真真不想有這一出意外。

    這樣一弄,自己以后還哪敢到外面吃野食了啊。

    都快弄出心里陰影了。

    提著給關平打包的飯菜,林義朝本田車走去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旁邊的那輛黑色雷克薩斯。

    都說日本的有錢人、有身份的人都比較排斥寶馬奔馳,愛開其國內的謳歌、雷克薩斯和英菲尼迪。

    沒想到工藤靜香也是這種觀念,算是見識到了。

    一個車里,一個車外,兩人隔空對視一陣,林義選擇進了關平開的本田。

    把飯菜遞給過去,林義就說,“今晚可能不急著回去,所以給你帶了點飯菜墊墊肚子。”

    關平沒做聲,只是透過后視鏡掃了一眼后面的雷克薩斯,就點點頭。

    解鎖紅色手機,林義回了一個短信,就冷冷的兩個字:帶路。

    雷克薩斯車內,此時又全副武裝的工藤靜香對著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帶路”二字,盯著看了足足有一分鐘,才放下手機,啟動車子。

    “跟著它。”看到黑色的雷克薩斯走到了前邊,林義有點憂愁的說。

    直行,拐彎,直行,拐彎...

    當到一個紅綠燈路口等候的時候,關平望著前方建筑上的巨大廣告牌有點發怔,感覺這身影好熟悉。

    又細細地張望了一番廣告牌,關平突然偏頭不敢置信地問,“小義,那個是工藤靜香?”

    “嗯,”林義搭了一眼,雙手用力地揉著太陽穴,“有什么直接問吧,別跟我打馬虎眼。”

    “你們什么時候搞到一起的?”

    “請注意用詞。”

    關平僵個臉,咧嘴一笑,幾年下來,他發現自己說話的語氣和方式還是受了小義的影響,“我就是疑惑,工藤靜香在日本名氣很大,你才來過一次日本,哪里來的作案條件和時間?”

    “名氣有多大?”

    “很大。

    ”

    “很大是多大?”

    “......”

    “你是不是想說,我何德何能,一次就把人家搞定了?”

    關平默認了。

    林義白了一眼,下巴對著某處帳篷示意了下,就悠悠地嘆了口氣說:

    “這種事情你別問我。有作案動機的是它,親自作案的也是它,我現在自己都暈誒,稀里糊涂的,無緣無故的背負了一身債。”

    關平嘴角抽了抽,第一次生出一個念頭,想買塊豆腐拍死他。

    紅綠燈眨眼而過,車子重新啟動,林義這時候望了前邊的車子一眼說,“關哥,我這有件事需要麻煩你。”

    “你說。”

    “你對日本熟悉,我有可能需要做一份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車子突的滯了一下,隨即又恢復正常,顯然關平也被這個消息驚到了。

    關平看了前面的人車子一眼,看了林義一眼,又看了前面的車子一眼,又看了林義一眼,嘴巴張了張,最后什么也沒說。

    此刻關平心里不由地想:華子也好,林凱也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甚至小義他爸,他們在女人方面的造詣都不及小義的萬分之一。

    此時,他深刻地體會了一把什么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

    來來回回在各個路口兜轉,前后大概花了20來分鐘。

    最后兩輛車子一前一后進入了東京世田谷區。

    關平對這里很熟悉,解釋說,“這是東京有名的富人區,里面住著的大多是政要、企業家、藝術家和頂級明星。”

    “你經常來這?”林義打量了外面一棟棟的別墅,感覺不那么艷麗的色彩,很符合他的性子。

    “我偶爾偷偷來,景秀來的多。”

    林義蹙眉,“在這種打眼的地方,你們還是少露面的好。”

    “不用擔心,我們有采取措施的。”

    ...

    鉆了幾個林蔭道,車子最終在一棟銀灰色的5室1廳別墅前停下。

    瞅著前面的女人下車后就望向這邊。不知為什么,一下子,林義的心突突地猛跳了起來。

    他腦海里反復閃著一個念頭:不是吧,真的不是為了騙我上床?孩子難道是真的?

    這個思緒一起,他有點不淡定了。

    沉個臉在副駕駛呆了會,林義最后下定決心還是去看看。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避不了。

    于是咬個牙花招呼說,“關哥,陪我進去一趟。”

    關平掃了眼前邊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女人,也是慎重地道了聲“好”。

    ps:我要飛的更高,飛得更高噢~~

    有打賞嗎?

    有推薦票嗎?

    有月票嗎?

    有的話下一章好好寫。

    沒有的話,就是天黑了,吃飯了,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