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261章 道路整改

工程大佬
     陳陽二爹家的院壩里。

    “陽子來了啊,趕緊來坐!”陳陽的二爹陳富云給陳陽拿了一根木凳子放在他的面前,“你家修房子沒有地方擺桌子來我家就行了,二爹家的這個院壩大得很,十幾二十桌完全沒有問題。”

    陳陽根本就不知道這事,見到自己老爹的時候說今天一早二爹來家里找到他們商量這事,拗不過二爹的邀請所以就在二爹家來擺幾桌。

    “二爹,這就太麻煩你家啦!”

    “哪里麻煩!”陳富云笑道,“你弟弟在你工地上讓你那么操心,你還給他找了一個師傅帶著他,二爹真的感謝你。”

    “如果這樣他小子都還不求上進,那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他了,這輩子就讓他自生自滅吧,二爹老了也管不起那么多。”

    陳陽笑道:“二爹,你哪里老了。在說這也是我應該做的。”

    “哈哈哈,你爹今天都滿五十八,二爹在過兩年也滿五十八,這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陳富云嘆了一口氣說道,“陽子,你弟弟最近老是給我提買車的事情,你二爹身上的存款又不夠,你借點錢給二爹給你弟弟買個車,怎么樣?”

    二爹向自己借錢?

    “二爹,這買車的事情先緩一緩,我之前開的那輛越野車我已經答應拿給陳軍開了,所以這買車的事先不忙。”陳陽說道。

    陳富云頓時一愣:“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剛剛的事情啊!”

    “你把你的車拿給他小子開,你開什么?”陳富云問道。

    “我自己買了一輛車。”

    陳陽來到二爹家廚房看見媽媽正在和二媽一起在煮飯,陳陽和他們聊了一會兒天后便離開了廚房里。

    在二爹家待了一會兒后陳陽返回自己家修房子的地方看著他們修房子,沒一會兒陳陽接到了劉凱的電話。

    “劉哥,是不是那件事情有著落了?”陳陽急忙問道。

    從劉凱告訴他那件事情后他心里可是一直惦記著這事,現在劉凱給他打電話那必定就是因為這事有了著落,而結果正如陳陽所料。

    try{mad1;} catch{}  “已經聯系我那朋友了,幸好他還沒有找到人做那個工程,不然都不知道怎么給你說。好了,明天早上八點來接我,我們去市里找他。”

    “好的,劉哥!”

    陳陽父親過生擺了三桌,吃完飯沒多久陳陽就離開陳家灣前往縣城,陳陽沒有把車停在沙灣小區里,而是停在了一中工地上,隨后打了一個出租車回去。

    4月14日,天氣陰。

    早上八點陳陽接到劉凱后直奔市里而去,到市里的時候已經十點半,而在來市里的途中劉凱聯系到對方在公司里相談。

    對方的公司并沒有在市里,和陳陽辦公室的位置一樣在城邊的一幢小樓里,辦公室的人員也不是很多,只有七八個人而已。

    “陳陽,這位就是浩遠公司的老板鄧鴻飛。”劉凱介紹道,“鴻飛,這就是陳陽小兄弟,昨天在電話里給你說的就是他,非常的能干一位小伙子。”

    “您好,陳陽小兄弟!”

    “您好,鄧大哥!”

    兩人互相認識后鄧鴻飛把一份資料遞給陳陽說道:“這就是這個工程的清單,每一項的單價都在里面,陳兄弟先看一看。

    ”

    陳陽一邊看一邊聽鄧鴻飛說:“這條老路總長是七公里八,雙向四車道,十年前由三家礦老板出資投資修建的水泥路,十年后的今天這條路已經爛得不成樣的,下雨天小車根本無法通行,甚至下雨天連礦都無法拉出去,這三家礦老爸見此決定在投資出錢整改這條路。”

    “本來之前設計把原先的水泥路面全部清理干凈,然后在鋪三十公分厚的混凝土,在搞一層瀝青在上面,但是后來想想這條路基本上跑的都是重型拉礦的貨車,少者拉三四十噸,多者拉七八十噸,所以決定取消瀝青鋪成四十公分厚的混凝土路面。”

    就在此時陳陽打斷了鄧鴻飛的話說道:“鄧老板,你這上面這破碎路面的價錢有點低啊?還有這個排水溝,我在其他地方做都是一百八,而你這才一百四,這也太低了。”

    try{mad1;} catch{}  “這些單價確實有點低,但是這個重在量有點大,接近八公里的路面基本上有六公里需要破碎,你算一算這個破碎的面積有多大。還有這些排水溝已經荒廢幾年基本上都要從新做,這量也不小。”

    陳陽看了看這個工程,其實這個工程的技術含量也不是很大,無非就是把以前的路面破碎,UU看書 www.uukanshu 把破碎的水泥塊拉走,然后把排水溝做好,路面碾壓,混凝土一澆筑等等,程序非常的簡單。

    當然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混凝土這一塊的量,想想鋪四十公分厚的混凝土,又是雙向四車道這需要的混凝土量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而陳陽看看混凝土的單價,之前做的工程混凝土單價都在四百五一方以上,然而這里給的混凝土單價卻低于四百五以下,只給了四百三,但是這單價可以做不虧,但也掙不到多少利潤。

    當然還是那句話,這混凝土的量非常的大,量大可能就是導致這單價低的原因。

    “我之前本來是找好合伙人的,想讓他出錢幫忙墊點前期資金,但是當我中標之后他又覺得這個工程利潤不是很大,加上說不好拿錢,所以就放棄合伙,弄得我現在是騎虎難下。”

    “合同都簽了,履約保證金也交了,如果我不做那交的那筆錢就退不回來,花費了那么多的精力卻還賠錢,心里有點不甘,所以這才打算出手讓別人來做。”

    陳陽想想覺得也是,違約可是要扣除投標之前交的履約保證金,這兩千多萬的工程履約保證金可不是一筆小費用。

    “鄧老板,我有心想接手這個工程做,就是不知道鄧老板打算以什么形式承包給我?”陳陽詢問道。

    陳陽害怕鄧鴻飛像之前那個合伙人一樣叫別人出一筆資金,那陳陽顯然不干。

    要干就要自己干,不能讓別人來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