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16章 交易

前方高能
     “作為回報,”道士的目光落到那浮在宋青小面前的銅錢劍上,臉上露出不舍、牽掛的神情來。

    只是他為人果決,很快將這絲殘念掐斷,眼中閃過堅毅:

    “我將此劍贈你。”

    這枚銅錢劍乃是天一道門秘寶,經過道士長輩精心淬煉。

    里面除了有七名天一道門的長輩生魂封印在其中,威力無窮之外,同時還有鎮魂誅邪的效果,十分厲害。

    “我知道你有玄天級的靈寶在手——”

    不止是誅天,道士醒來的時候,恰好也看到了青冥令被宋青小收歸體內的那一幕。

    但興許是他已經做出了留下在試煉場景中的選擇,不再能回歸現實之內,對于宋青小擁有兩件已經化形級的玄天靈寶,道士在初時的羨慕之后,很快便已經釋懷。

    “不過我天一道門的傳承也在這銅錢劍內,只怪我修為不濟,丟了門派長輩的臉。”

    持劍人的威力,同樣也會影響到北斗七星陣的整體發揮。

    道士的境界剛達到分神之境初階,所以僅能將北斗七星陣的威力發揮至分神境頂階巔峰之境。

    若是以宋青小的修為、境界來使用此陣,那么此陣的威力自然會遠比在道士手中的時候更強數分,甚至能力壓合道之境。

    最重要的,北斗七星陣中封印的是七名道宗生魂,也就是說,只要這劍內魂息的主人還在,生魂不滅,隨著他們境界的增長,北斗七星陣的威力也會逐漸提升。

    所以此劍哪怕并非玄天級靈寶,卻也有不亞于靈寶之威,甚至對于一些修為境界稍弱的人來說,擁有這樣一件寶物,遠比法寶意義更重要一些,危急時刻可以用以救命。

    當然,道士贈送此劍的目的也不僅僅是這銅錢劍本身。

    道士心底光明,所以在決定與她合作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三心二意。

    同樣的,作為回報,在宋青小完成任務之后,也并沒有行小人之舉,反倒信守承諾,為他拿到了路西法的心,也算變相的保住了道士一條性命。

    他看出宋青小潛力無窮,年紀輕輕,卻已經達到分神之境頂階,手中握有兩件玄天級的靈寶,將來必定是個非凡的人。

    請她帶話,并以宗門至寶相贈,除了是還她人情之外,也是想要借此與她結下一個善緣,無論是對她還是對宗門,都不是什么壞事。

    “你放心,我道門的宗族長輩最是公正,且恩怨分明。”

    道士認真的道:

    “得知內情之后,絕對不會為難你的。”

    宋青小沉默了半晌,看了看浮在自己面前的那柄小劍,并沒有伸手去接:

    “這是天一道門的獨特秘法傳承,你確定送給我后,不會壞了門派規矩?”

    道士外表嚴肅,但為人性格卻并不迂腐拘謹,聽聞她這樣一說,便道:

    “確實是有這個規矩,可規矩也是人定。”

    他說完這話,停頓了許久:

    “我自小受長輩愛護,悉心教導才成長至如今。”

    道士說到這里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哀慟之色:

    “留在此地之后,神獄必定會抹去我的消息,對于宗族長輩來說,可能都會當我死在了神獄試煉里。”

    他深吸了一口氣:

    “長輩必定會異常痛心。”道士停頓了片刻,才又接著說道:

    “東西雖說十分珍貴,此舉也確實壞了宗門傳承,可如果能借此換來我仍平安的消息,長輩必定也會感到十分欣慰。”

    道士說話的語氣平靜而克制,但卻觸動了宋青小的內心。

    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母親唐云。

    不知是不是已經分隔多年的緣故,

    她行走于生死邊緣,與母親之間已經十分生疏,甚至覺得想起她的眉眼都十分陌生。

    從她有記憶開始起,唐云便已經沉醉于酒品,有人記掛的那種感覺,對她來說十分陌生。

    當年將唐云送進療養院,她離開帝都至今,兩母女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她離開星空之海后,也因為種種原因,錯失了見面的機會。

    興許在唐云的心里,可能認為自己早就已經死了。

    她沒有朋友,也沒有家人。

    與道士一樣,也是參與試煉的任務者。

    也許有一天,她也會遇到道士這樣的情況,可能會死在試煉之中,那時可能不會有人替她傳遞這個消息。

    她有些羨慕道士。

    四號曾說過,天一道門的人都十分護短。

    這句話的背后,可能是天一道門的人彼此之間感情牽絆極深,所以道士才有如此底氣,說出以宗門秘寶換她捎帶一句平安的話語。

    “我答應你。”

    宋青小壓下心中的思緒,說完這話之后,才伸手去握那銅錢劍:

    “你的劍對我來說有很大助益,我暫時收下了,作為我答應你后可能惹出一番麻煩的報酬。”

    她神色淡淡,語氣十分坦然:

    “但既然是你天一道門的不傳秘法,我便暫時借用。”

    那劍落入她的掌心,劍上的魂神已經被道士盡數抹去,落入她手中的時候,沒有半分的抗拒:

    “等我有一天可以不再需要它的時候,我會還給天一道門。”

    道士的那雙異瞳之中露出幾分光芒,那張略顯嚴厲的面龐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軟化了他整個人給人極其硬朗不近人情般的感覺。

    “嗯。”

    他重重的一點頭,彼此雙方經過這幾句簡短的對話,都給大家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可惜我不能再回去,否則你這個朋友,我一定要交的。”

    不過他的遺憾并沒有停留太久,很快又變成了堅毅:

    “不過我還活著,就一切都有可能。”

    神獄的世界法則眾多,但也未必是一成不變的。

    只要他還活著,說不定某一天還能找到脫離這個世界,回到現實的機會。

    “你如果有困難,也可以請我道門的人幫忙。”道士提到宗門的時候,臉上露出幾分驕傲之色:

    “我的宗門在天外天也算有幾分能力,你是我的朋友,若是你有事相求,我的長輩一定會盡力而為的。”

    道士說完這話,像是還有些許多的話想說。

    興許曾經同樣身為試煉者的宋青小已經是他與外界之間唯一的聯系,所以他拼命的想要抓住過去的一些東西,以安撫自己。

    但說了幾句之后,道士的嘴唇動了動,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保重了。”

    他沒有說‘再見’,可能存了這樣的希望,但他自己也知道此舉是異常渺茫的,因此最終又吞咽了回去。

    宋青小點了點頭,倒是說道:

    “將來說不定還有再見之時。”

    道士露出一絲勉強的笑意,沒有再說話。

    送過了寶物,交待完了話語,他整個人顯得悵然若失。

    完成了轉換之后的‘日’、‘月’以及‘黑暗’派系的六圣徒已經準備著要離開此地,迫不及待的想要帶著信徒們回到神廷,重振神廷昔日聲威。

    “路西法。”

    轉換之后的‘日’賢者高聲喚了道士一句,他深深看了宋青小一眼,接著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希望借你的吉言。”

    道士的聲音傳入宋青小的識海,她仰頭看了一眼天空,露出淡淡的笑意。

    四號還在昏迷之中,渾然未覺危機已經過去。

    這個曾經說著遺言,以為必死無疑的人,倒是極為好運的逃過了一場死劫。

    在‘日’、‘月’等人施展魔法,準備打開深淵領地的時空之門的剎那,宋青小與四號的身影被神獄帶離了這個任務場景。

    下一瞬間,宋青小回到了現實之中自己在隱界內的臨時棲息之地。

    按照神獄法則,她進入試煉的時間無論多長,在現實之中依舊只有一瞬間的功夫而已。

    但宋青小的性格謹慎,一出來之后仍是先以神識掃視了一番周圍的情況,確認并沒有其他人或妖獸的存在之后,才放下了心。

    這一趟試煉的時間不長,但卻頗費了一番波折,令宋青小也覺得消耗了不少心神。

    她并沒有急著去沖擊合道之境,而是準備先查看自己這一次試煉的收獲。

    除了積分的獎勵之外,她這次額外獲得了從紫發女處奪來的遁龍幡、銅錢劍以及純潔之心。

    任務完成之后,神獄并沒有將它回收,而是默認此物成為了她個人的獎勵。

    這也使得宋青小對于神獄的一些法則的底線摸得更清,只要不違反法則,她能獲得的報酬,可能遠大于任務的積分獎勵。

    她將手掌一攤,一顆心臟便出現在了她手心里。

    那心臟通體呈琥珀色,如同蜂蜜。

    外層的光環被黑暗的力量吞噬之后,露出了心臟真正的本體,約摸雞蛋大小,看上去極為小巧可愛。

    哪怕已經脫離了其主人的心臟,卻并沒有‘死’去,而是‘呯呯’的在宋青小手掌心里跳動著,帶著勃勃生機。

    這顆心臟帶著極為純潔的力量,仿佛不沾染半分陰暗之氣。

    除此之外,心臟并沒有任何的能量,除了它漂亮的外形以及脫離了本體還在跳動之外,心臟看上去平平無奇。

    宋青小試了好幾次,發現自己既不能從它身上得到什么,也沒有辦法將其損毀。

    就連她以滅龍之力擊打其中,對這顆心臟也像是不能造成任務損傷的樣子——這應該跟心臟屬于任務物品有很大關系。

    只是如此一來,她就完全不知道此物到底有什么作用。

    莫非除了留著作紀念之外,沒有其他的任何意義?

    想到這里,宋青小試著以神念碰觸此心,接著就收到來自試煉空間的提示:純潔之心,任務物品,出自拜日神廷‘日’賢者,可兌換積分100,是否進行兌換?

    收到提示的剎那,宋青小眼皮一跳,當即選擇了‘否’。

    神獄的系統真的小氣!

    她如今積分不多,也算是較為貧困,可再窮也不至于僅以100積分就將這辛苦得來的東西便宜賣給神獄。

    這心臟沒有靈力,沒有能量,法寶無法觸動,好像一塊沒有多大作用的頑石。

    “前輩。”

    她思來想去,將隱匿在神魂之中的蘇五喚了出來:

    “你能不能認出這是什么東西?”

    蘇五見多識廣,出身世族的緣故,使他對于各方面都略有涉獵,說不定能看出一些端倪。

    只可惜這一次蘇五也沒有幫上什么忙,他借著宋青小的手感應了一番,也沒有認出這個心臟。

    兩人合力研究了半晌,最終蘇五態度略帶保守的道:

    “看樣子應該只是神獄的任務給你的一個紀念品。”

    它不屬于煉器用的東西,至少蘇五對此聞所未聞。

    宋青小召喚出了混沌青燈,也試著想要以紫焰將其融化。

    哪怕是補天的五彩石、逆天法寶青冥令這樣的寶物在來自天劫之火的紫焰面前都會融解,可偏偏這臟在紫焰面前毫無變化,仿佛并不受其傷害似的。

    “我不相信。UU看書www.uukanshu.com ”宋青小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了那團紫焰一眼,焰息與她心魄相連,像是感應到她的責備,有些委屈般的爆了個火花。

    宋青小想了一會兒,在自己的乾坤囊內翻找了半晌,最終掏出了一塊東西。

    那是一小塊碧綠色的碎玉,上面殘留了一點小小的牙印,像是從某件寶物之上啃咬下來的。

    這些年參與試煉以來,宋青小也不是沒有從一些試煉者身上奪得一些東西。

    可早前奪得的一些普通之物,如今的紫焰未必是看得上的。

    而像遁龍幡這樣的好東西,宋青小又不舍得用來喂這燈焰。

    思來想去,唯有當日小龍從魏芝身上咬下的那一小塊法寶的一角用來喂食燈焰是再適合不過的。

    這寶物極為不凡,哪怕只是一塊碎角,本身已經受損,可卻依舊靈性驚人。

    她將這一小塊兒碧綠色的碎玉往燈焰喂了過去,紫芒頓時大作,將這一小塊碎玉吞噬。

    只見那一塊碎玉飛快融化,變為精純至極的能量,被燈焰吸收進去。

    吞食了這一小塊碎玉之后,燈焰的色澤變得更加的艷麗,而混沌青燈的燈體之上,那一枚原本新長出的細小花瓣,竟像是舒展了幾分。

    這一小枚法寶邊角,對于燈焰來說竟然有這么大的助益。

    宋青小先是一驚,接著又是一喜。

    可惜當日讓那魏芝逃過,否則若是奪到此寶,喂食給紫焰,說不定能完全催生出混沌青燈上這片長出的花瓣,到時青燈的威力自然也就更上臺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