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燒鵝(完)

美食從和面開始
     剛做好的酸梅醬整體呈現出一種紅褐色,略微粘稠,散發出好聞的酸甜味兒。

    用勺子攪動一下,就能看到里面那還未完全化開的大塊梅肉。

    不過這會兒還不能吃,因為要等酸梅醬徹底冷卻下來才行。

    等徹底冷卻下來之后,酸梅醬里的那些醋味會再次揮發出一些,使得味道更加內斂含蓄,同時醋味和玫瑰露酒的揮發,也會導致酸梅醬變得更加粘稠一些,這樣更容易掛到燒鵝上。

    最重要的一點,等徹底冷卻之后,酸梅醬的色澤也會變得更加好看,從現在的紅褐色轉為黃褐色,同時還稍稍帶一些紅色,和玫瑰金的顏色有些類似。

    這樣的色澤,更能增加酸梅醬的賣相。

    徐拙把酸梅醬盛到一個小盆里,然后蓋上一層紗布,放在院子里冷卻。

    外面空氣好,溫度低,加上還有小微風,最適合把熱的食材進行晾涼了。

    把酸梅醬晾上之后,徐拙看到郭興旺拿著一把復合弓,身上背著一個箭筒,垂頭喪氣的和老孟一塊兒從蘆葦蕩中鉆了出來。

    崔勇在這邊閑著沒事,買了一把復合弓鍛煉身體,郭興旺見到后興沖沖要去打獵,但是在蘆葦蕩里轉了一圈也沒見到獵物。

    唯一見到的就是一條紅尾鯉魚了,可惜沒等郭興旺把弓拉開,那條魚就沉入水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袁康和周雯于可可倒是有點收獲,三人挖了一些野菜。

    別看于可可五谷不分,袁康在這這方面也完全不懂,但是周雯從小在農村長大,對野菜什么的極為熟悉。

    這三人挖的野菜,甚至不遜于農家樂服務員找的那些。

    挖好的野菜往院子里一擺,于可可便洗洗手,拿著手機開始拍照。

    這丫頭現在已經完全懂得了裝逼的精髓,比如拍照的時候,“不經意”拍一下旁邊掛著的兩只大鵝,然后在文案中稍稍再提一句。

    比如“今天某大廚說要給我做烤鵝吃,這是逼我發胖的節奏喔。”

    反正這類既能凸顯被人寵愛,又能炫耀的動態,經常會在于可可朋友圈里出現,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

    甚至已經無視了于可可的文案,只關心今天徐拙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一小時后,廚房里的廚師已經開始做菜的時候,徐拙也拿著荔枝木的木炭,來到了農家樂的烤爐前。

    這烤爐是蔣大彪找人做的,是一個典型的坑爐,這種爐不僅適合做烤全羊,也可以做烤肉烤雞烤豬等菜品。

    今天徐拙用這個烤爐來做,多少有點廣東深井燒鵝的味道了。

    把木炭填進去,引燃后等待木炭徹底燃燒起來。

    這個時候不能著急下大鵝,得讓烤爐預熱好才行,這樣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這個時候木炭還沒燃燒充分,烤爐了全都是有害氣體,把大鵝放進去的話,會影響燒鵝的味道。

    等木炭完全變紅,烤爐里熱氣滾燙的時候,徐拙把兩只大鵝掛進烤爐中,然后蓋上蓋子,密封起來。

    接下來就是等待了。

    原本做燒鵝的時候,是需要時常觀察的,根據大鵝的實際情況及時調整烤爐中的溫度。

    但是今天用的是坑爐,不能經常打開看,所以只能祈求火會正常,不會出現烤糊或者烤不熟的現象。

    在烤制的時候,徐拙也沒閑著,他去廚房炒了倆菜。

    雖然大家一直吵著要吃素,但是經過一上午的活動之后,這些吃肉已經吃膩的人,覺得自己又行了。

    整天不咋動彈的時候,光吃肉確實不行,因為身體的消耗跟不上。

    但是經過劇烈運動之后,

    這會兒酒會覺得還是吃肉好。

    不過盡管吃肉,徐拙也沒準備過于油膩的菜品,比如燜肉肥腸什么的全都沒做,而是做了小炒肉和土匪豬肝這類比較下飯又不是很油膩的菜品。

    這些菜品,配上這邊廚師準備的老式燜燒黃河大鯉魚以及香辣鵝雜小野菜什么的,再加上油炸的野生小河蝦,妥妥的又是一頓豐盛的午餐。

    緊鄰中午的時候,胖哥開著出租車,和胡大寶以及馬志強也趕了過來。

    嗯,這都是于可可四處發動態招來的人。

    而孫盼盼和李浩因為遠在西安,這會兒捶胸頓足的后悔沒早點回來,畢竟把大鵝往烤爐里掛的畫面實在是太誘人,讓人非常眼饞。

    烤爐里的燒鵝烤了半小時的時候,徐拙打開蓋子,觀察了一下燒鵝的情況,準備轉動一下方向,讓燒鵝受熱更加均勻。

    重新蓋上蓋子之后,又悶了二十多分鐘,重新打開烤爐。

    紅潤油亮的燒鵝就正式出爐了。

    剛從烤爐里拿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掏出手機,開始拍照。

    這燒鵝實在是太漂亮了,外皮緊致紅潤,油亮亮的,特別是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哇,真的有會發光的食物誒,你別動,這個角度正好能反射陽光,讓我拍下來,哇哈哈,會發光耶!”

    于可可拿著手機樂不可支的拍了好幾張圖片,這才放過了徐拙。

    等大家全都拍完之后,徐拙提著兩只燒鵝,徑自往廚房走去。

    這會兒燒鵝雖然已經做好了,但還不能直接吃,得用刀把大鵝斬件擺拍,這樣才能上桌食用。

    在粵菜系中,菜品的斬件非常重要。

    比如白切雞、豉油雞等菜品都有這樣的要求,而燒鵝的斬件,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要求更是繁瑣。

    徐拙把燒鵝掛在架子上,拿來一個小盆放在燒鵝下面,然后將燒鵝針抽出來,再用菜刀將燒鵝的腹腔切開。

    頓時,一股散發著濃郁香味的湯汁就從燒鵝的腹部涌了出來,流入到了燒鵝下面的盆里。

    這些湯汁就是燒鵝的原湯,不喜歡吃酸梅醬的人,可以蘸著這個湯汁食用,味道也非常出眾。

    據說燒鵝的傳統吃法,就是蘸燒鵝的原湯吃。

    不過發展到現在,還是酸梅醬的擁躉更多一些。

    等原湯流完之后,徐拙把燒鵝放在案板上,先剁掉燒鵝的脖子,斬切成小段,和鵝頭擺在一起。

    然后將鵝身剖成兩半,再繼續斬件。

    在斬件的時候,大腿根以及翅根的部位會有湯汁流出,得提錢用盛有原湯的小盆接著,這肉汁加入到原湯中,會使得原湯的味道更加鮮美。

    另外在斬件的時候,要用菜刀剔除一些淋巴組織、血塊以及肥油過多的部位,一些烤糊的部位,也需要剔掉。

    在一些拍攝燒鵝的美食視頻中,很多人就會發現,里面的廚師會邊切邊扔,不懂的人還以為這是廚師在偷肉,其實這是吃燒鵝的正常現象。

    當然了,假如扔的太多,比如買半只燒鵝,結果讓廚師一斬居然少了三分之一,這絕對是遇到奸商了。

    正常情況下,扔掉的食材并沒多少。

    把燒鵝斬件之后,徐拙整齊的擺放進盤子里,再準備一小碟酸梅醬和一小碟原湯,一份正宗的燒鵝就可以上桌,供人享用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