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五章,吳景秀的明天

從1994開始
     五室一廳的別墅夠大,里面的裝飾也夠現代化。

    好在林義有著豐富的經歷,并不怯生,淋浴間里的各種新潮小開關也是信手拈來。

    細致的洗完澡,林義披個浴巾出來就犯愁了。

    不知道睡哪一間。

    三個臥室的布置都很女人化,分不清哪一間是空出來的。

    而佐和子進了主臥到現在都還沒出來,林義悄悄透過門縫往里瞧了瞧,人家竟然和嬰兒并排躺著,睡著了。

    這,自己睡哪?

    么法子,想了想,林義只得打道回府。

    重新來到書房的時候,那女人正在練字。

    站在邊上看了會,書法白癡的他感覺不出字的好壞,只是覺著還能看,還可以,有點神韻,像那么一回事。

    這一等就是十來分鐘,林義最后忍不住了,“我睡哪?”

    裝著沒聽到,女人抿個嘴繼續寫。

    “能不能大氣點?”林義知道這女人是在這種方式抗議自己今晚的無情。

    聞言,工藤靜香直起了身子,看著他說,“孩子滿月后一直是和我姐睡的,其它兩間臥室你可以隨便選一間。”

    林義知道她口中的“我姐”就是指經紀人佐和子。

    同時也能理解,這女人平時工作比較忙,愛好也多,時間都恨不得掰開來用,晚上帶孩子自然是沒那個精力了。

    讓他隨便選一間,林義就真的隨便選了一間。

    晃晃悠悠走進去,鞋子一蹬,就千愁萬緒的躺在那,望著天花板干瞪眼。

    睡不著,林義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有未接電話,那禎的。

    回了一個過去,那禎笑瞇瞇說到家了,京城的天氣太冷,準備早點睡覺。然后就不客氣的掛了。

    對著掛斷的手機哩了個眼神,

    接著又給米珈租房的座機打了個。

    接電話的是米珈母親,黃婷。

    對方告訴他,米珈和大長腿三女一起在酒店休息,讓他明天早上打過去。末了還關心的問,書店的事情處理好了沒,什么時候過來日本?

    林義告訴她,明天會趕過去。

    電話都不太長,林義又閑著沒事做了。好在沒過多久,它又響了。

    拿起一看,林義問,“這么晚,找我有事?”

    吳景秀咯咯一笑道,“是不是打擾你的好事了?”

    “說重點。”

    “你要的手機SMT貼裝技術有著落了。”

    林義瞅了一眼門口,低聲問,“能見陽光嗎?”

    “這次能。”

    “嗯,干的不錯,辛苦了。”林義左手拿累了,把手機換到右手說,“生產線呢?”

    “有好幾個備選方案。但我建議采用日立全自動貼片機或索尼系列全自動貼片機。”

    林義沉吟一陣,問,“日立和索尼的哪個更有優勢?”

    “技術上各有千秋。但日立我可以拿到更優惠的價格。”

    “好,我會安排王欣跟進的,你不要露面太多。”

    “知道。”聊到這,吳景秀沉默了,過一會兒突然說,“我有個事情需要向你備報一下。”

    “你說。”

    “我給自己找了個性伴侶。”

    “什么?”林義一驚,整個人立馬坐了起來,蹙眉道,“這是取死之道,你這么聰明的人不知道嗎?”

    “我都30了,我也是女人。這么美妙的年紀,我也空曠。”

    這女人是真敢講,林義非常不滿,“你回國吧,我這就讓關哥安排你回國。到了內地,你想怎么瘋都隨你,沒人會管。”

    “哎喲,你好絕情。其實我也就是和你說一說,回國內肯定是不會回的。”

    “你這是幾個意思?”說這話的林義聲音又大了幾分,就差發飆了。

    “我找的吉崗。按道理我姐夫應該知道,只是裝著不揭破吧。”

    “吉崗?怎么會是他?你怎么找的他?”

    “有兩次差點暴露,都是吉崗代我受的過。他兩次都受了重傷,我感動了,也剛好身子需要填滿,就是這么簡單。”

    “......”

    林義第一時間沉默了,隨后語氣也緩和了幾分,“你們,會結婚嗎?”

    “我這輩子都不想結婚了,這點我明確跟他說了。”

    他松了一口氣,再次建議道,“你還是回國內吧,準許你把吉崗移民到香江或澳門。”

    “我回國內還有位置嗎?王欣怎么辦?你會把她捋下來給我讓位?”說著這話的吳景秀又恢復到了放蕩不羈。

    這令人發指的三段式發問,林義也是心一緊。說實話,他也為這事糾結。

    自私的說,他肯定不會捋下王欣的,這可是自己的頭號鐵桿心腹,能力又強,又聽話。

    不過他決定賭一把,于是開始以退為進的說漂亮話,“你要是回去,自然不會委屈你的。王欣以前本來就是你的副手,不存在讓位不讓位的問題。”

    吳景秀哈哈大笑,追問,“林總,你是真心話嗎?”

    “好好說話。”

    “嗨,你能這么說我還是開心。雖然我知道這不可能,而且我目前也不能大張旗鼓的露面,所以,你別擔心了。”

    接著,她不等林義開口,又油膩地調戲道,“其實呢,我是相中了你的,可琢磨著吧,你這人只愛大美女,不會上我的床。

    后來我寂寞的時候,竟然又看中了姐夫,但我不能對不起我姐,不能讓我唯一的親人傷心,所以放棄了。

    好了,說了這么多,我最后想告訴你,我患癌了。”

    “什么?”前半段林義還聽的想罵人,后半段卻是聽的大驚失色。

    “我得絕癥了,晚期,UU看書 www.uukanshu.com醫生說我保養好的話,還有一年半左右好活。所以你不要勸我了,我以后也不想折騰了,就讓我在日本發揮最后一段余熱吧。”

    “你現在在哪?”林義趕忙追問道。

    “我不想見你。不然你肯定羅里吧嗦勸我治療的,我也想治療,可這病他媽的沒辦法治療,找誰說理去?所以,你就不別問了。”

    “林總,我們相識一場,謝謝你一直包容我的沒大沒小。所以你好人做到底,最后再包容我一次,癌癥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我姐和我姐夫。”

    吳景秀掛電話了,掛斷前還說了句:醫生讓我時刻保持著一顆積極的心,說不定能出現奇跡。我覺得這胡說八道很對,于是給自己找了個伴侶,及時行樂。保持心態很重要啊。

    ps:只要臉皮夠厚,我一樣可以繼續求求求...

    求打賞呀,求訂閱呀,求推薦票呀,求月票呀。

    成績忒不好了,給點動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