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七章,門票

從1994開始
     忙碌了一夜,天微微亮的時候,林義是徹底睡死過去了。

    又一次喂完母乳的工藤靜香從外面進來,沒有急著上床睡覺,而是半坐在床頭,趁此機會細細打量了會他。

    五官還算可以,氣質也是自己青睞的類型。就是年紀輕輕的,眉宇間好像藏著一股化不去的憂愁。

    面對這個必須要熟悉的“陌生男人”,工藤靜香的心里也是有些復雜,對未來充滿了忐忑和不確定。

    不知道自己走的這條路會通向哪里,她現在倒希望這個男人簡單一點就好,對自己無賴一點就好。

    ...

    臨近中午的時候,林義醒了,是被餓醒的。

    睜開眼睛,發現這女人似乎也剛起來不久,此刻正端坐在梳妝臺前打理妝容。

    通過梳妝鏡看到他的動作,工藤靜香及時側過身子問,“醒來了,餓不餓?”

    “有些餓。”

    “那你先起來洗漱吧,我讓姐把做好的菜再熱一下。”說著,女人就出了臥室。

    佐和子正在主臥唱兒歌逗小孩玩,一大一小嘻咯嘻咯的聲音充滿了整間屋子。

    見到工藤靜香推門進來,佐和子望一眼門口就小聲問,“你們昨晚折騰了一宿,有采取安全措施沒?”

    這么直白的發問,工藤靜香就權當沒聽到,彎腰抱過女兒,歡喜地親一口,就開始了親子互動。

    佐和子盯著她瞧了片刻,什么都明白了。出門買藥前還語重心長地說,“靜香,你得注意個分寸。剛開始不要太慣著他,不然時間長了,他容易對你生膩。”

    工藤靜香微微有些窘迫,但還是沒搭話。

    ...

    “唔...”

    岔個腳丫子無病呻吟一陣,感覺身子還是有些乏力,像是掏空了一樣。

    昨晚用力過猛,確實已經到了囊中羞澀的地步。

    不情不愿的起床,拾掇拾掇一番就去了淋浴間,晃晃悠悠洗澡,刷牙...

    午餐的樣式比較豐盛。就是怎么說呢,有些可惜,不對胃口。但林義還是硬著頭皮就著紫菜飯團吃了個七分飽。

    對他這種生無所戀的樣子,工藤靜香同佐和子對視一眼,都沒好意思出聲,只是默默記在心里,下次得換菜譜。

    ...

    吃完飯,林義走了。

    本田雅閣在大雨中平平穩穩地行駛了一段,安靜聽了會雨落的林義突然問:

    “關哥,吳景秀和吉崗的事,你知情么?”

    “知道。”關平目視前方,對這消息一點也不意外。

    “你曉得個我就放心了。不過還是要多花些時間關注著點,別讓他們生出什么幺蛾子。”這事干系太大,林義也是非常慎重。

    “有我在,不會出事,小義你放心吧。”關平罕見的做出了承諾,“如果到了非不得已的情況,我會讓吉崗知難而退的。”

    知難而退?怎么個知難而退?何種方式知難而退?林義識趣地不再追問。

    于是轉移話題說,“還有件事要拜托你。”

    “你說。”

    “幫我物色兩個人品可靠、專業技能強的女保鏢,要互相不認識的那種。

    一個貼身做工藤靜香的助理,定時向我匯報情況。

    另一個安排在暗處,這個人只能天知地知道、你知我知,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對林義安排的雙保險,關平有點小驚訝,錯愕之后卻也能理解。

    為了防止貼身助理被人收買,或時間久了被友誼感化,暗處安排一個無疑是最好的。

    這樣也能最大程度上避免意外發生,絕對保障工藤靜香的人身安全。一舉兩得。

    關平想了想建議說,“其實優質退伍女兵方面,林旋比我的渠道更廣。”

    睡眠不足,林義現在有些偏頭疼,瞇著眼睛輕揉太陽穴,“你覺得這事我能向旋姐開口么,一個蘇溫都已經夠嗆了,再來一個工藤靜香,我形象就全毀了。你去聯系她吧。”

    聽到“形象”二字,關平臉抖地厲害,一抽一抽地最終還是露出了僵尸笑。

    雖然笑容很輕微,但還是讓林義背過了視線。心里在想,一個人怎么能笑的這么丑,自己和他相處這么久了竟然還不習慣。

    回到米珈租房的時候,一眾人正在吃午飯,熱熱鬧鬧的,氣氛挺好。

    架不住一言我一語的碎嘴巴子邀請,林義坐在一邊陪著吃了點。

    末了問她們,“你們這幾天有什么安排沒?”

    米珈說昨天滑了雪,目前因為天氣原因沒法遠足旅行,只能逛逛東京,品嘗美食了。

    吃好喝足,日子愜意。

    沒事干的幾人打起了撲克,看起了電視。人多熱鬧,感覺干什么都得勁,時間在愉悅中過的很快。

    期間,電視里傳來一則關于日本紅白歌會的新聞報道。當聽到新聞主持人有念工藤靜香和坂井泉水這名字時,黃婷下意識抬起頭觀看,連帶出牌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米珈見狀,就笑著對大家說,“你們別見怪,我媽是工藤靜香和坂井泉水的歌迷。”

    黃婷也不避諱,說她非常喜歡聽工藤靜香和坂井泉水的歌。還遺憾這次沒能買到工藤靜香演唱會的門票。

    米廣松苦笑著搖了搖頭,安慰說,“你喜歡的明星都太出名了,一票難求,下次我早點幫你排隊。”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同米珈父親正在喝茶、下象棋的林義想了想,為了討好這未來的丈母娘,最后還是決定冒點風險,于是搭了句嘴:

    “演唱會都有自留票的,我可以試著找找關系。”

    黃婷眼睛一亮,隨即又有些擔心,“明天晚上就開演唱會了,現在怕也沒有了吧。”

    “我問問。”林義起身,拿著手機去了陽臺。

    看來是真的歌迷啊,不然以黃婷這精致主義的性子是不會輕易求人的。

    電話接通。

    林義就問,“我需要9張門票,你手里有這么多嗎?”

    工藤靜香回答說,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手里只有4張,不過我想想辦法,應該不難。”

    “那我等你消息。”

    “好。”

    工藤靜香的辦事效率很快,或者說是佐和子的人脈比較廣,主辦方聽說她要幾張票,人家很爽快的答應了,表示愿意從別處勻出幾張。

    當林義把這消息告訴客廳的一大伙時,黃婷和米廣松面面相覷,兩口子敏銳地從這里聞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這林義本事有點大。

    先是有關平的專車接送,現在幾下幾下就弄到了演唱會門票。年紀輕輕的,竟然在日本還能這么吃得開。有點出乎兩人的意料了。

    心有靈犀,兩口子第一次不約而同的認真看了眼正在思考怎么出牌的女兒,隨即又默契地把視線投放到了小聲說著話的林義和鄒艷霞身上。

    ...

    ps:有人嗎?需要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