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四十九章,是我的嗎?

從1994開始
     不知道為什么,每次和米珈在一起,林義的心靈除了欲望就是純凈。說起來都覺得矛盾,可這就是他實實在在的感覺。很立體。

    而且兩輩子加起來,他也是經過許多女人的老男人了。可氣質如蘭的米珈總給他一種難以言說的心靈暴擊。

    好像...

    不論米珈是動若脫兔也好,亦或是靜若處子也罷,林義都會心甘情愿的寵著她一樣。

    她的一顰一笑,她的眉毛、眼睛、瓊鼻、嘴唇、耳朵、臉型、青絲、氣質和身形,都是林義最沒有免疫力的那一款。

    牽著她的手心,老男人林義在這一刻確實有種牽著整個世界的心動。

    也在這一瞬間,他突然覺得自己以前有點太過放浪形骸了,有些委屈了這樣的可人兒。

    米珈似乎感覺到了他的心情波動,沒有說話,只是溫暖一笑,被牽著的手心也是輕輕用力,反向十指相扣,和男人緊握在了一起。

    ...

    回到住處,米珈還真的在書房找到了一些遺落的膠卷。

    膠卷拿到手的時候,林義有點兒怔。心里有些不確定,這是金妍的無心之舉呢?還是因為知道自己和米珈的關系,故意的?

    如果這是金妍故意的話,那這女人的心思比自己想的還要恐怖。

    當天晚上,林義說話算話,當著冷秀和金妍的面,硬是把大長腿帶回了自己的臥室。

    這一夜出乎鄒艷霞的意料,原以為會被折騰個死的,也做好這種心里準備了。卻意外的發現很平靜,這讓她非常驚喜,在他懷里找了個舒舒服服的位置,兩人相擁到天亮。

    演唱會如期而至,不愧是頂級明星,偌大的現場,人潮人涌,座無虛席,熱鬧非凡。各種熒光棒、海報、哨聲、吶喊聲和掌聲不絕于耳。

    有點大雜燴的意味,卻也真的讓人熱血沸騰。

    黃婷果然是真正的歌迷。一進演唱會現場就感覺變了個人似的,雖然外表還是那副端莊的模樣,可一系列的小表情還是出賣了她的激動和興奮。

    米廣松似乎有些愛屋及烏,

    自己老婆喜歡的,他也跟著喜歡,一個大老爺們時不時揮著熒光棒,笑容滿面。像極了春天蘇醒的動物,到了交配的季節。

    幾個女人也是被氣氛感染到了,看的很認真。

    坐在下面,望著工藤靜香在萬眾矚目中載歌載舞,林義的思想開小差了。他沒在意歌聲有多動聽,也沒在意舞蹈有多好看。

    他腦子里,現在滿是那個突如其來的女兒。還有,心里有些變態的小得意,看吧看吧,讓現場上萬人為之狂熱的頂級明星,昨晚卻在自己身下婉轉了足足大半夜。

    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他現在有點回過味了,為什么前生那么多大款總想著和名氣大的女明星搭上關系。根底就在這,并不是有多愛,而是那股子征服欲在作祟。

    演唱會原定130分鐘,但卻被這些不愿離去的歌迷硬生生往后拖延了十五分種,氣氛太熱烈了。

    可能是出于職業原因,關平和龔敏全場都顯得有些冷靜,大多數時間都在觀察周邊人的言行舉止了。

    期間有個混不吝男生一直想“擁擠”坐在最邊沿的金妍,關平二話不說,過去就是悄悄摸摸兩拳打在那人腰腹,瞬間,那混子像開水中的蝦米一樣痛的彎了腰,面帶驚恐的、慌慌張張地提前離場。

    關平一動,林義就注意到了,走過去小聲問金妍,“你沒事吧?”

    金妍掃了眼專心致志看演唱會的大長腿和冷秀等人,心里松了口氣,麻麻利利一笑,對關平說了聲謝謝就講,“我不能在最外邊了。”

    林義認可她的話,“那行,你和關哥換個位置。”

    金妍搖了搖頭,“我還是和你換個位置吧。”

    林義軸個臉,有點郁悶,“這么不給面子?還是我像老虎?這么怕我?”

    “不,你比老虎可怕多了。到現在我都沒想清楚,米珈怎么栽你手里的。”

    “瞧你這話說的,太傷感情了,我很差勁?”

    “你不差勁,甚至還很優秀。在一定程度上,你這樣多才多金的男人對女人吸引力很大。”

    “em...,相處這么久了,你還是第一次說話這么好聽。”

    “我話沒說完,像你這樣的男人,也是女人的災難。”

    “......”

    “可我還是不懂,米珈在得知大長腿的存在情況下,怎么還愿意如此的遷就你。”

    “你這是抱不平?”

    金妍看了會米珈的側影,甩了甩披肩長發說,“換個其他女人我都能理解,可米珈,配誰都綽綽有余,怎會委屈在你身邊的。”

    “金妍同志,你這話有點過了,可不像你能說出來的話!你的外圓內方呢?這么不怕得罪人?”

    金妍歉意地笑了笑,“我的錯,我也是有感而發。”

    林義捏著下巴幽幽地感嘆,“沒事,我能理解。畢竟你也實歲21了,單身到現在也是不容易,憤世嫉俗、見不得人好是很正常的心里現象。”

    金妍被噎的夠嗆,說一句“希望你真的好好對待艷霞”后,轉身走了。

    娘希匹的...,跟我斗。

    林義心里這般想著的時候,把眼神放在了眼觀鼻、鼻觀心的關平臉上。

    演唱會快要結束的時候,可能是門票出自于工藤靜香手里的緣故,這女人一下子就找到了林義的落腳點,面帶微笑的有意無意的看向這邊。

    回到酒店,鄒艷霞看著林義說,“工藤靜香蠻好看的。”

    知道大長腿還對曾經發生在中大草坪上的糟心話耿耿于懷,林義也是沒想到自己會陰錯陽差的真跟工藤靜香有了糾纏,暗暗嘆口氣就湊上去打趣說,“你不應該吃這種醋吧,我可是你男人,你想用就隨時可以用的自家男人。”

    “臭德性~”

    ...

    下雪了,東京的雪比想象中的大。按某個名人的大白話說,雪之大,江南容不下。

    上午一起復習功課,下午一伙人穿的結結實實的,像個企鵝一樣敦厚的在東京銀座到處游玩。

    如此充實地過了兩天。

    第三天黃昏,UU看書 www.uukanshu關平找來了。

    林義若有所思,接通電話就問,“你在哪?”

    “樓下。”

    “好,我馬上下來。”

    和一大家子說一聲有事,林義也是怕冷的攏個手,蹭蹭蹭的出了米珈租房。

    兩人相視一眼,心領神會的走了一段,找了個拐角才停下來。

    林義嚴肅地問,“是我的嗎?”

    “是你的。”

    關平從包里掏出三份文件袋,遞過來就解釋說,“先后跑了三家非常有名氣的檢測機構,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工藤靜香沒有撒謊。”

    ps:昨天工作出差,抱歉。

    最近票票好少,老同志們多投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