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0章 熟悉

前方高能
     天外天最近沒有發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武道研究院也沒有追殺什么人,弄得腥風血雨。

    倒是帝國之中發生了一樁大事,但鬧出事件的,是一個據說才突破分神之境的少女,與眼前破境的人修為明顯不符,所以隱界之中的人對于此地破境的人也份外好奇。

    “雷劫已經成形了半個月,卻一直在醞釀,陣仗驚人,依夫人看來,這渡劫到底是什么人?”

    婦人聽了這話,倒是苦笑了一聲:

    “如果知道,我就不用親自來到這里。”

    儒雅的中年男人目光閃了閃,聽了這話只是笑了笑,沒有回應。

    事實上來到此地的幾大勢力心中都有數,打聽渡劫的人的身份只是其中目的之一。

    能引出這樣大陣仗的雷劫,渡劫的人必定實力非同一般,且躲在這個地方渡劫,必定在外面有強大的生死仇敵,無路可去。

    若是這人能成功渡劫,到時隱界的各大勢力必定會評估此人身份再進行拉籠亦或販賣此人的消息給他(她)的大敵。

    而若是此人渡劫艱難,對于眾人來說,那就是各憑本事拿取東西。

    敢在隱界渡劫,想必身家必定不菲,到時就看哪家來的人多,自然就可以多撈油水。

    “殺死蒼鶴家的兇手,至今找到了嗎?”

    婦人見這中年男人沉默不語,反倒主動開始找起了話題:

    “需不需要我們幫忙呢?”她說話的時候,一旁的少女似是想要說話,婦人卻以凌厲的眼神將她的舉動壓制了下去。

    “我們控制的蟲群,說不定能逮到那人的棲身之地,到時也好為蒼鶴家死去的弟子出一口氣。”

    中年男人打了個‘哈哈’,含糊道:

    “湘江氏的御獸之術自然是非同一般的,若有需要,我們自然不會客氣,畢竟大家也算老鄰居了……”

    他退回了本來的位置,女人的眼中先是閃過一絲寒芒,接著又化為疲憊:

    “你也看到了,蒼鶴家與我們擺出一副劃清關系的樣子,可能是不看好我們與藍家的爭執。”

    她傳音給一旁的少女:

    “他不止不準備與我們沾上關系,甚至很有可能會在關鍵時刻反咬一口,借我們壯大自身。”

    說完這話之后,女人見少女臉上的無奈,最終又轉了話題:

    “最近隱界之中,你上次說過在神獄合作的人,有沒有進入這里?”

    這次隱界有人渡劫的消息一傳開,雖說沒有打聽出渡劫人的身份,可對于湘江氏的人來說,倒是意外打聽出另一樁‘好’消息。

    帝國之中被追殺的那名少女,竟然是湘疏桐的‘熟人’。

    若非帝國公布了宋青小的大量四維影像,那上面熟悉的樣貌湘四是化成灰都不可能忘記,她看到宋青小影像的時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時聽到祖母的問話,

    湘四也是怔愣了片刻,久久才回神。

    “沒有……”

    “隱身在星空之海內,殺了裴家、楚家、范家的人,闖進了時家掌控的皇城,得罪了這么多人,在時秋吾已經出來的情況下,除了進入隱界,她還能再去哪里?”

    女人嘆了口氣,喃喃自語了一聲。

    隨著她的話一說出口,湘四更覺得神情恍惚了一些。

    祖母所說的話,樁樁件件聽起來都十分駭人,可湘四腦海中浮現出宋青小的身影時,又覺得這些事由她做來,好像也并不值得詫異。

    “你再跟我說一說她。”

    女人的吩咐聲傳進湘疏桐的耳中,少女定了定,壓下心中的驚駭,將當日玉侖虛境的試煉中的事再次一一說了出來。

    “她實力很強,心思縝密。”

    當日玉侖虛境的試煉,湘四幾乎靠她才能贏。

    “不過當時她的實力只是化嬰之境。”

    湘疏桐當時與她境界相當,又與她并肩作戰數次,所以對她實力也頗為了解。

    “但后面試煉之中,鎮魂一族的人好像給了她一些好處,又收服了一塊玄天級的靈寶,所以她離開神獄之后,應該借這些好處突破了分神之境。”

    其實在這一輪的試煉之中,她還有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中,對于宋青小的了解,其實早在她出了試煉之后就已經跟女人說了無數回。

    一些細節上面,甚至在女人引導之下,再配合她本命的妖獸黑蛇,女人對于宋青小的了解說不定比她還要深。

    原本她說這些,只是女人為她分析一些試煉者,再結合她本身力量弱點而讓長輩提點她修為的一種方式。

    可在打聽出帝國發生的事后,湘江一氏的打算就已經變了。

    “祖母是想要找到之后,收她歸順于我們湘江氏嗎?”

    湘四問了一聲。

    女人點了點頭,淡淡的‘嗯’了一聲。

    “可是她幾乎將帝國的世族都得罪了個徹底……”如果要收她進湘江氏,就意味著在隱界之中躲了許多代的湘江一氏可能要重新被卷入這些糾紛里。

    “她有玄天級的靈寶在手。”女人看了她一眼,耐心的解釋給孫女聽:

    “在玉侖虛境的時候,聽你說來,她的實力分明只達到化嬰之境中階,但從神獄一出來,卻能在極短時間內突破分神之境,可想而知,要么她天份驚人,要么就是她有奇遇。”

    她的目光一轉,神色變得有些凝重:

    “據說從她出現之后,星空之海的邊界之門就已經消失,至今除了她之外,沒有人知道星空之海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八階巔峰之境的獸王,無論是對帝國還是天外天,甚至隱界的人來說,都是一個異常值得關注的重點存在——既讓人害怕,又讓人覬覦。

    這個時候想要找到她的人很多,除了想從她口中得知星空之海發生的事外,也有想要從帝國的世族手中領賞的人群。

    她惹的禍太大,令時家丟了很大的臉,更險些讓時家皇室的子孫折命。

    甚至時秋吾曾親自放話,若是有誰可以提供出她的位置所在地,只要消息真實,時秋吾將欠他一個很大的人情!

    一個半步入圣境的強者的人情,這份重賞甚至比時家提供的材料物品更讓人瘋狂。

    “如你所說,這個時候若是招攬她,可能會讓我們湘工一氏卷進這些麻煩之中,”她停頓了片刻,接著又道:

    “可是付出的代價與所得的收獲相比,總要有個取舍。”

    女人有些憐愛的看了少女一眼:

    “照你所說,她的性格冷淡,可為人還算講信義,當日神獄試煉之中,并沒有因為蠅頭小利而害你性命。”

    “你對她還有贈功法的恩情。”在女人看來,這便相當于兩個女孩已經結下了‘友誼’。

    “這個時候她一定是走投無路,若是對她再施以恩惠,提供庇護,令她不再擔憂受到時家的追殺,她將來必定會對你死心踏地。”

    再結合宋青小所展現出來的綜合潛力,女人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做得值得。

    “我們湘江一氏本來在這里就生存十分艱難,你父母當年出事之后,更是令我們的力量大減。”

    女人淡淡的道:

    “藍家對我們虎視眈眈,蒼鶴家也表現出想要分一杯羹,”她有些憐愛的看了一眼在她看來還面露稚氣的孫女,“這一次有人渡劫,我懷疑失敗的幾率很高。”

    先不說此地環境的惡劣,靈力的稀薄,就看四周如豺狼虎豹般環伺的修士,就等著雷劫擊落,那渡劫的人力量微弱的時候,一擁而上將其分食。

    “我們要做好此行一無所獲的準備。”

    她的表情轉為堅毅:

    “不過就算這里一無所獲,但宋青小那里,我們是絕對不能放手的!”

    “……”

    湘四很感動于祖母對自己的教導,也不是不知道湘江氏的難處。

    女人提到她出事的父母的時候,也觸動了她的心靈。

    在祖母提及‘收服’宋三,將來為她所用的時候,那種神情恍惚的感覺又來了。

    少女不愿意對敬愛的祖母出言不遜,也不愿意戳破祖母的這些縝密的分析,更加不愿意相信以往在她心中算無遺策,無所不能的祖母所說的話只是一種空曠的假設——

    但是無論她怎么去幻想,也沒有辦法想像中,宋三對她感激零涕,俯首聽命的場景!

    她腦海里回想起宋青小的樣子,那雙淡然的眼睛映入她的識海,令她激靈靈的打了個顫栗。

    冷靜如水的她、料事如神的她、心狠手辣坑死了范五的她……

    最終化為一個在那魔魂心生反意時,眼露兇光,強行以武力鎮壓的她!

    帝國的世族得罪了她,她闖進皇城殺人,惹怒了時秋吾這樣的大人,甚至不惜以人情追逐她的下落。

    強悍、冷淡、心思深沉,這是湘四對于宋青小的評語。

    這樣一個心志極其堅定的人,不太像是會被這種利益所打動的樣子。

    她軟硬不吃,湘四送她玉牌的情景,根本不太像女人所說,結下了什么深厚的‘友誼’。

    對于宋青小來說,她更像是理所當然在向湘四索取報酬,湘四甚至此時懷疑,自己當時如果不給,未必能活著走出神獄。

    “我覺得……”

    雖然祖母在湘四的心中仍是無所不能的高高在上的形象,可是湘四卻覺得自己不能再任由祖母幻想下去了,她有必要將宋青小的真實性格再強調一些。

    “嗯?”

    她話音未落,女人像是已經感應到了什么一般,急速的轉過了頭:

    “雷劫開始了!”

    “……”

    她這話剛一說完,頭頂的巨大雷劫陣果然便已經發動。

    ‘轟隆隆’奔雷的雷電聲響壓過了湘四后面所說的話,女人沒有聽到她說了什么,但此時已經不是她詢問的好時機。

    雷電的力量開始四溢,電弧從強大的雷劫陣中散逸開來,‘嗞嗞’的電弧將此地的黃沙驅逐得一干二凈。

    紫色的電流密布于方圓十里,使得雷劫陣下不敢有一個冒險進入的生靈。

    黑夜瞬間降臨,茫茫天地之間,四周被烏云所籠罩,僅有頭頂上方形成的巨大雷劫陣。

    交織的電流形成條條穿梭的巨龍之影,在雷劫陣中來回奔波,發出令人震耳欲聾的嘶鳴。

    雷光閃電撕裂天際,哪怕眾人已經退出相距雷劫陣至少十幾里的地界,可當雷聲響起的時候,卻依舊震得他們神魂麻痹。

    電弧在四周穿流,隔著靈力防御擊打著眾人的身體。

    湘四身上的那些多余的裝飾此時吸引了不少的電弧,打在她身上‘噼里啪啦’的,疼得她呲牙咧嘴的。

    簇擁的人群中實力修為低的,根本承受不住這股合道境強者破境時的雷劫之威,電弧擊打著皮肉,一股股灼燒皮肉的焦糊味隨之傳揚開來,還夾雜著陣陣悶哼聲。

    不少人在這樣的壓力下,哪怕有貪婪之心作祟,卻仍不得不后退。

    ‘轟隆!’

    一道響遏行云的震雷聲傳遍黃沙之地,震得整個隱界都像是在重重的顫抖。

    地底的黃沙飛揚而上,緊接著被大量電弧裹挾著擊落在地。

    ‘噼里啪啦’的聲響中,哪怕隱界幾大族群勢力的一些族人也承受不住。

    湘四也撐不住了,召喚出本命的妖獸護體,電流落到那頭黑色的巨蟒身上,在它厚實的鱗甲上來回轉動,直電得它發出‘咝咝’的吐信聲。

    “布開結界,再退半里!”

    蒼鶴家的那中年儒雅男人見到家族中一些人受到雷電的影響,不由面色一變,發出指令。

    大餐還未上,若是這會兒雷劫之下就消耗了一部分家族的力量,稍后的爭奪之中,蒼鶴家族可能要吃大虧。

    他一發言之后,其他人紛紛響應。

    藍家也跟著行動,雙方明顯有了合作,連撤退都像是同氣連枝,防備著湘江氏的人偷襲。

    女人雖說在這樣的雷劫之威下感到心驚,雷劫越大,證明渡劫的人越厲害,這會兒放棄,她自然也不甘心。

    可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女,UU看書 .uukanshu.com 還有許多苦力支撐的族人,最終嘆了口氣,吩咐道:

    “我們退出兩里。”

    她這樣的吩咐一傳下去,便證明湘江一氏退出了此次爭奪寶物的機會。

    蒼鶴、藍家的人聽到她的話,相互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正在這個時候,頭頂的雷劫陣終于靈力匯聚。

    無數條閃電龍相交纏,形成一條足以將天地劈裂的銀龍,重重往其中一道山峰張牙舞爪的劈落了下去!

    ‘嗞——’

    令人毛骨悚然的電流聲響擊裂空氣,銀亮的光芒將黑暗撕裂,壓蓋過人類的大喝、驚呼,只剩那股來自于天地懲戒的威壓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里。

    湘四感應得到與自己心靈相通的靈蛇的畏懼,它發出哀嚎,卻因為對于她的忠誠而不敢縮回神魂。

    這樣的力量,真的有人類可以憑借自身的力量去抵抗嗎?湘四強忍內心的恐懼,在任由黑色巨蟒裹著她撤退的時候,她本能的轉過了頭,往那雷電擊落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里有一道金光亮起,緩緩化為一道金身羅漢之影,竟是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看到過的樣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