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279章 資金不夠

工程大佬
     由于陳陽要帶徐夢羽一路游玩回昌西市,所以回去的路上就要耽誤很多的時間,基本上就是好玩的地方多玩一會兒,不好玩的地方就看一眼就往前走。

    當兩人回到昌西市的時候已經是5月4日晚上九點過,陳陽把徐夢羽送回辦公室附近所租的房子,然后開車回到了辦公室里。

    辦公室二樓居住的客廳中,陳陽看見中級材料員、初級施工員和初級材料員正再看著電視里面放著的電影。

    “老板,您回來了!”

    初級施工員立刻上前接過陳陽手中提著的兩個袋子,陳陽也不客氣直接松手讓他提。

    “口袋里買了一些特產,你們拿出來吃吧。”陳陽也不吝嗇叫他們拿來吃。

    其實這些特產是徐夢羽覺得不符合胃口才拿給陳陽帶回來的,不然陳陽可能都是空手而歸。

    陳陽坐在沙發上休息了一兩分鐘后問道中級預算員:“今天綠化工程的合同簽了嗎?”

    “早上十點左右就把合同簽了。”

    “我交代你們兩個的事情弄得怎么樣?”陳陽問道初級材料員和初級施工員。

    初級材料員說道:“招標文件中昌西市內有幾樣植被市場上并沒有找到,我們需要從外地采購過來,所以這方面的價格我們并沒有收集到。”

    “由于缺資金所以前期需要采購的材料我們也沒有全部準備好,現在就得老板那里拿出資金來,不然我們前期的工作很難推進。”

    陳陽聞言一陣汗顏,昨天他就接到初級會計員的電話,說橋梁工程的初級材料員把賬上的資金全部拿去購買鋼筋了,現在賬戶上只有幾千塊錢。

    現在唯一有點錢的就屬理達縣道路整改工程上的初級會計員那兒有點錢,其他工程上大部分都已經見底了,而且陳陽這里也快要見底了。

    “這假也放完了,不知道這幾個工程的工程款什么時候撥下來!”

    陳陽目前就是在等工程款撥下來,只要幾個工地上的工程款撥下來他身上就有幾百萬,到時候陳陽腰桿又可以挺起來了。

    try{mad1;} catch{}  “先緩一緩,老板現在身上的資金有點緊張,等有資金了再說這事。”

    “開了一天的車也累了,老板我先休息了!晚安!”

    哎,沒錢這話題都聊不下去!

    5月5日,由于昨晚休息得早所以今天陳陽起了一個大早。

    吃過早餐陳陽就在自己辦公室里坐著看昨天簽的綠化合同,當徐夢羽進來的時候陳陽才把手中的合同放下。

    “這是和那些一級建造師些簽的合同,周姐讓我拿給你看一看!”徐夢羽把合同放在陳陽面前的茶幾上,“合同大部分都一樣,不一樣的就是后面的補充內容。對了,你這是原件,周姐說把原件放在你這里,我們那里留復印件就行了。”

    陳陽說道:“放這兒吧,我等一下看一看!”

    徐夢羽離開后陳陽繼續看著手中的合同,半個小時后他便放下了手中的合同拿起一份徐夢羽送進來的合同。

    “沒想到都十點過了,呆在這辦公室里感覺有點悶,還是去工地上看一看情況吧!”

    陳陽向辦公室的人打了一聲招呼就出門,當他坐在車上的時候透明面板彈了出來:

    “你尾號xxxx卡5月5日10:26xx銀行收入1185000.00元,

    余額1342841.29元”

    盼星星盼月亮,終于把你給盼來了!

    陳陽總算是盼來了一筆系統的獎勵,而且還是他最期待的那個工程所給的獎勵。

    當即陳陽也不去工地上而是回到辦公室叫徐夢羽在電腦上幫忙把自己賬戶上的錢給轉給市里的初級會計員賬戶上,不過陳陽只轉五十萬過去。

    接下來陳陽又轉了三十萬給縣城的初級會計員,最后轉了二十萬給理達縣道路整改的初級會計員,短短半個小時陳陽就轉出去了一百萬元。

    工程越多開銷就越大,這錢也是越不夠用!

    唉,手中的資金還是不夠啊!

    要是能夠再來一波獎勵該有多好!

    try{mad1;} catch{}  資金轉過去后陳陽就挨著給會計員些打電話告知了一聲,做完這一切后陳陽也沒有出門的打算了,而是坐在辦公室里繼續看著合同。

    下午兩點陳陽來到了白水大溝橋梁工地上,此刻大橋的幾個橋墩已經做起來有一段長度,至于做到設計的高度沒有就得問一問現場的初級施工員。

    “那一批抽檢不合格的鋼筋放在哪兒的?”陳陽來到初級施工員面前詢問道。UU看書 .uukanshu.com

    “老板,監理和與業主要求我們三日后必須把這批不合格的鋼筋清理出現場,后來我們和監理、業主商量后他們同意暫時可以把這批不合格的鋼筋就堆放在原地,但是不能夠使用。”

    “一旦他們發現我們使用了這批不合格的鋼筋,他們將對我們做出嚴重的懲罰,而且還說了哪些部分使用了不合格的鋼筋都要拆除重做,絕不姑息。”

    陳陽聞言說道:“就按照他們的意思去做,堅決不用這批鋼筋,我們不能讓他們抓住我們的小辮子。對了,工程款的事情你知道嗎?”

    “工程款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老板您得問資料員!”

    陳陽來到搭建的板房辦公室里找到了初級資料員,經過一番詢問得知計量資料都已經簽完字了,至于工程款什么時候撥下來就不得而知。

    橋梁工程的業主和監理陳陽都沒有和他們溝通過,這段時間一直是初級管理員在和他們打交道,這就導致了陳陽和他們沒有什么聯系。

    而了解具體情況的初級管理員開車出去了,陳陽立刻撥通了他的電話。

    “聽說你去業主那里去了?”陳陽詢問道。

    “是的,老板!我過來問一下工程款的問題!”初級管理員說道,“老板昨天不是叫我來業主這里詢問一下工程款的問題嗎?所以我今天有時間就親自來業主這兒問一問。”

    “那…工程款在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