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五十章,布局

從1994開始
     一一翻閱三份檢測文件,望著那三個相同的結果,林義有點兒木。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臨了臨了還是有點兒心亂。

    杵在原地好一會兒,林義把檢測報告遞給關平說,“這東西你先幫我保管一段時間,千萬不要任何人知道。”

    “小義你放心。”關平一臉嚴肅的點點頭。

    想了想,林義又給龔敏掛了個電話,要她來馬路對面的咖啡館集合。

    點了一杯藍山,可能是錯覺,林義總覺得日本的藍山要比現如今國內的口感好,更加醇香。

    沒多久,龔敏到了。

    林義示意她坐下就對兩人說,“你們從現在開始幫我留意東京的股市金融、房地產、動漫和影視傳媒這些市場的變化,隨時向我匯報。”

    龔敏有些詫異,問:“林總,你這是打算在東京布置產業?”

    林義瞄了不做聲的關平一眼,不動聲色的小抿了一口咖啡道:

    “嗯,有這個想法。日本現在受經濟危機影響嚴重,比國內還嚴重,很多產業都等著被“白撿”,所以我也想落幾子閑棋玩玩。”

    落閑棋玩玩這話龔敏是不信的。她不由想到了米珈,以為這是給米珈的未來鋪路。

    一時間里,龔敏有點羨慕這人的好命了。同時也是心潮澎湃,在日本等候半年,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提前出了“冷宮”。

    她心想以自己對林總的了解,在東京不動則已,一動肯定就是大手筆,只要自己打理得當,也許同國內相比,是另一番不一樣的天地。

    當然了,她知道這里有個前提,那就是自己一定要保護好米珈,巴結好米珈。龔敏隱隱覺得,自己的未來跟米珈是綁在一塊的。

    米珈在林總這里越受寵,在林總心里的地位越牢固,自己也能愈發跟著水漲船高。

    至于米珈會不會失寵?龔敏沒想過,因為作為女人的自己都對米珈這樣的人兒羨慕不已,向往不已,卻怎么也生不出一絲妒忌。

    原因無它,

    米珈身形俱佳的模樣,簡直是上天的寵兒,千里挑一,不,應該說一句萬里挑一也不為過。自己和人家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連嫉妒的心氣兒都生不起來。

    她甚至還在心里想當然地認為,自己見過那禎,也見過鄒艷霞。要是米珈能早幾年出現在林總的世界里,壓根就沒其她女人什么事了。

    其實她猜的對,也不對。

    在東京布置產業,動漫確實是為了米珈,而影視傳媒也確實是為了工藤靜香母女。至于股市和房地產,兼而有之。

    不過,林義更多的還是想趁經濟危機在日韓肆虐之際,狠狠地撈一筆。

    只見林義輕輕敲了敲桌子,說,“我在香江的個人賬戶里,大約有2400萬元。我會托付何惠盡快轉到日本,這作為你們的第一筆啟動資金。

    后續資金視情況而定,你們從這里離開后,就可以著手招兵買馬了,記住人不要多而在精。”

    龔敏笑著應聲好,還說,“招兵買馬不難。在經濟危機下,現如今東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才。肄業的高端人才滿大街都是,只要能提供薪水可觀的就業崗位,根本不愁沒人。”

    林義對此深表贊同,不過也慎重囑咐道,“你招人時一定要注意品性的篩選。有才有德者最好,沒才有德者可以看情況培養,有才無德者萬萬不能要。”

    龔敏看了關平一眼,后者馬上酷酷地表態,“你只管選人就是,背后的調查工作交給我和吉崗。”

    有關平這句話兜底,林義立時心安了。離開前還交代龔敏把她現在住的租房和米珈的租房都買下來,作為一個在東京正式的家。

    東京的這一場雪下得很大很厚,到6日清晨,早稻田大學附近街道的積雪是21厘米。

    按照電視新聞的報道:成田機場和羽田機場已經有200多個航班取消,東京高速公路深夜關閉。而山手隧道,因為汽車拋錨,導致漫長車隊一個小時才挪動50米。

    鐵路公司稱,昨5日單東京車站就有35多萬乘客受阻。

    一眾人白天除了看書看電視,就是打牌吃飯堆雪人。

    8日中午,龔敏趁吃飯的空擋找到林義,“林總,這個樓道的三套房間都買下來了。”

    林義看了眼樓道里的另一戶人家,“他們什么時候搬走?”

    “按照協議,一個禮拜之內。”

    “那就好,等人家搬走后,你找人重新裝修下,以后作為我在這片地區的一個臨時窩點。”

    “家具也要換新的嗎?”

    林義望了眼外邊的白皚皚,理所當然地說,“肯定換,別說家具了,連馬桶都給我換掉。”

    講到這,他又強調說,“你在關注房地產市場的時候,幫我物色一套全新的高檔庭院,等到米珈畢業了,我帶她搬過去住。”

    “好。”

    雪來的快,來的猛,卻去的也不含糊。

    11日上午,晚起,日暖泥融雪半銷,外面已經開始融雪了,簌簌的水滴聲不絕于耳。

    當林義迷糊著醒來的時候,大長腿正側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發呆。

    林義探頭問,“你在干嘛?”

    大長腿第一時間沒搭話,過了許久,才翻過身來鉆到他懷里輕柔地問,“我們這輩子,會不會像這場雪一樣,UU看書.uukanshu.com 一起飄,一起落,一起走到最后?”

    林義有點暈,低頭細細地看了看這里女人,得,今天人家難得地發感慨了。

    伸手指順理順理女人的頭發,隨即抱緊說,“傻瓜,我們兩是一體的,上輩子是,這輩子是,下輩子還是。”

    “嗯。”懷里女人披著亂發拱了拱,應了一聲,薄薄的嘴皮子片起老高老高。

    隨著時間距離年關越發臨近,隨著米珈又要忙著上課,林義一行人回國的歸程也是提上了日程。

    走之前,林義在關平的陪伴下去銀座花39萬美金拍賣了梵克雅寶出品的頂級珠寶,作為見面禮送給這個意外的女兒。

    把禮物遞給工藤靜香,林義問,“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ps:今天又在出差,這一章在車用手機寫的...

    晚上不知道有沒有,不敢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