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1章 認出

前方高能
     說時遲,那時快!

    只見那宛如游龍的閃電直劈而下的瞬間,無數分裂開來的雷電系靈力化為條條電弧,擊落大地!

    黃沙被拍中,令人頭皮發麻的‘嗞嗞’聲響中,條條臂膀粗的閃電在沙石之中往四周迅速游走開,頃刻之間便蔓延出二、三里!

    眾人原本以為已經躲得夠遠了,蒼鶴、藍家的領頭人見勢不妙的時候,已經紛紛下令族中眾人后退,卻哪知人類的速度壓根兒沒有辦法與雷電的力量相比。

    ‘嗞——’

    毛骨悚然的電流響聲中,那些躥地而來的電流瞬間擊打中走得慢的人群。

    這些隱界之中的修士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叫聲,在這些強大的天劫余威之下,瞬間被擊中。

    肌膚開裂,雷電的力量游走他們周身,令他們身體痙攣,破壞他們的筋脈,絞碎他們的神魂。

    先前還活蹦亂跳的人,眨眼功夫便化為枯黑的焦尸,冒著黑煙被飛揚的黃沙吞噬了下去。

    這一幕幕嚇得蒼鶴、藍家的人膽顫心驚,雙方為首的領頭人極力張開禁制,試圖將剩余的門人護進禁制之內。

    湘江一氏與心存僥幸,還想要分一杯羹的兩股勢力不一樣。

    婦人的心中早就已經做下了決定,放棄了原本想要分食好處的打算,從而盡量保存宗族的人的性命。

    前一刻的時候她還因此而萬般無奈,哪知下一刻她就開始慶幸自己這一舉動的先見之明。

    因為蒼鶴家幾位已經達到化嬰之境頂階巔峰的族中精銳,在中年男人吩咐下,手持陣旗,形成禁制,準備護住族中大部分的子弟安全后退的剎那——

    ‘嗞嗞——’

    地底流躥的電流狂猛涌出,瞬間將那才形成的如同半透明的保護膜般的禁制擊碎了。

    無情的電流如同兇悍無比的妖獸,在擊破禁制的剎那長驅直入,擊打到幾個精銳弟子的身上。

    已經半步分神之境的精銳在這些電流擊打之下,打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護身的靈力在天劫的威勢之下如同紙糊,輕易被撕開。

    肌膚好似干涸開裂的泥土,雷電的力量在他們的筋脈之中亂躥,將他們的血管高高頂出,好似條條長蛇,從破裂開的皮膚之中鉆出。

    股股青紫交加的電弧在他們身體內來回穿蕩,那凄厲異常的慘叫聲被電光雷鳴壓過,但從他們猙獰的臉龐以及充血通紅的眼珠可以看出他們此時的痛苦。

    電流躥過,一道道青煙從他們嘴中噴吐出,片刻之后神魂俱碎,化為一具具尸骨。

    只是電光石火之間,蒼鶴家、藍家的弟子性命便被大量收割,一瞬間精銳死傷慘重。

    婦人親眼目睹了這可怕的一幕,感覺頭皮都要炸了。

    這渡劫的人到底是誰!

    天劫的威勢竟然如此之大,僅只是雷電余威,卻能在相隔十里之外,

    將半步分神的修士絞殺了。

    可想而知,那此時渡劫的人所承受的天劫威勢有多可怖!

    蒼鶴家的人見到禁制一破,自己人死于雷劫的那一瞬,不少人就已經崩潰了。

    大家不用那中年男人再發號施令,都爭先恐后的往后方逃躥,深恐慢了一步便死于雷電絞殺之中。

    湘江氏的女人見到這一幕,當機立斷的下令:

    “我們走!”

    這里不能再留下去了。

    雷電劫的威勢遠比眾人一開始想像的要可怕得多,渡劫的人非同一般,所以引來的天劫也遠比一般的天劫更可怖。

    蒼鶴家、藍家的人死了不少,吃了這樣大的虧,對于在這里渡劫的人更是勢在必得,湘江一氏沒有必要這個時候死磕。

    她話音一落,卻恍然發現原本一直跟在自己身側的孫女不見了影宗。

    女人這一驚之下非同小可,甚至連冷靜的面具都破裂了。

    “疏桐……”

    她不顧此地靈力紊亂,放開神識搜尋,深恐湘江一氏唯一的傳人在這里出事了。

    此時情況混亂,又有兩大對頭不懷好恨,說不定會趁機沖著湘江一氏的嫡系傳人下手。

    女人又驚又怕,大聲呼喊湘疏桐的名字,轉頭往四周一看,很快就看到湘疏桐的影子了。

    在一群嚇破了膽的人群之中,湘四被黑蟒包裹的影子還是份外醒目。

    妖獸的防御強大,且對她忠心耿耿,這會兒哪怕被電得‘咝咝’慘叫,卻也并沒有退縮,將她牢牢護持在巨蟒的裹纏之中。

    “你這孩子……”女人一見孫女無恙,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氣得額頭青筋暴動。

    她還扭著頭,望著雷劫所在的方向,像是傻了一樣站立不動。

    女人又氣又怒,這個孫女向來乖巧懂事,從來沒有這樣不懂事過,她一個閃身出現在少女面前,將她手臂一揪,大聲怒吼:

    “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看熱鬧……”

    她的怒罵透過神識,穿破雷電的封鎖鉆入湘四腦海之中,終于將她渾渾噩噩的神識震醒過來了。

    不等女人拖著她走,她反手一把將女人扣住:

    “祖母,是她,是她啊!”

    “什么是她,是……”女人暴跳如雷,正欲喝斥,但話才說了一句,腦海里一下就像是被雷電劈過一般,瞬間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了:

    “是她?”

    她的聲音一下尖銳了許多,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似的。

    情況危急,慌著逃命的人并沒有留意到這一對祖孫之間的交流。

    不過就算是留意到了,恐怕也不會有人想到這一點的。

    因為就連這位掌控湘江氏的女主人,都沒有想到,自己意欲尋找的宋青小,會是此地渡劫的強者!

    這個消息所帶來的沖擊太大了,哪怕這位素來以鐵血女強人形象直面蒼鶴、藍家的女主人,在聽到孫女所說的話時,都不由怔愣住了。

    “是!”

    湘四略帶激動的重重點頭,此時在得知渡劫之人的身份后,她除了震驚之外,還隱隱夾雜著一種他鄉遇故知后的興奮,甚至還有一些曾經與宋青小攜手同盟后小自豪的感覺。

    “不可能吧……”

    雖說女人認為自己一手帶大的孫女不會口出妄言,她也愿意相信湘疏桐的判斷,可是在真正聽她確認之后,此婦人天性多疑的性格卻又發作了。

    “你沒有認錯人嗎?”

    從宋青小離開星空之海,闖入時家殺人,再受到世族追殺至今,并沒有過去多久。

    因為時秋吾的原因,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少女已經是隱界聞名了。

    大家猜測她會潛入隱界之中。

    畢竟天外天與帝國之間的通道把控在幾大宗族勢力之手,若她想要逃避帝國追殺,便唯有透過另外的一些渠道潛入天外天之中。

    在宋青小名動帝國之后,也有人仔細查探過她的生平,除了她父親下落不明之外,幾乎要將她的一生都扒出來了。

    從她進入神獄,到逃入星空之海,其進步速度異常可怖。

    她當初離開星空之海前,星空之海曾經雷電密布,當時有人推測她應該剛破入分神之境——這也與她殺入皇城時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是相吻合的。

    而現在湘四則說此地渡劫的人是她,那豈不是說,從她殺離帝都到現在,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剛突破分神境初階,又要進入合道之境了?

    這樣的修行速度實在太過逆天,哪怕當年天外天不世出的天才蘇五恐怕都完全不能與她相比。

    所以女人在聽到孫女的肯定時,雖說相信她的判斷,但仍覺得她可能是看錯了。

    “沒有!”

    湘四激動之下反手將祖母的胳膊握住,雷電打在她頭上的銀飾上‘噼里啪啦’作響,最終又被忠心耿耿的血契妖獸將傷害吸走。

    “是她。”

    此時情況危急,她長話短說:

    “當日我不是跟您說過嗎,同行的人中擁有九字秘令,最后死于她手中。”

    她傳音給祖母:

    “您看——”

    湘四說話的同時,一轉頭顱,目光望向那山峰處:

    “那里出現的羅漢之影,與當日那死去的女人所施秘術是一模一樣的!”

    當初身懷秘令的二號死于她手,按照試煉的法則,對于這樣的逆天秘術,湘四感覺宋青小只要腦子沒問題,絕對不可能將其放過的。

    所以那九字秘令落入她的手中,那么此時施展秘令的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嘶!”

    女人倒吸了一口涼氣,聽到孫女說了這話之后,心中的那絲疑惑才被打消了。

    雖說這會兒她心中還有無數疑惑,可既然這里渡劫的人是宋青小,那么她就不能走了。

    瞬間功夫,女人腦海里已經轉過無數的打算——

    據湘四所說,宋青小收服了一件玄天級靈寶,又擁有一柄鋒利無匹的寶劍,同時還懷有不少異能秘術,簡直如同行走的寶窟。

    當初時秋吾之所以要下令征集她的位置,甚至不惜親自放話以欠人情為代價,婦人懷疑是他知道宋青小身懷至寶的緣故。

    這樣的寶物不能落于別人之手!同樣湘江氏拿到了,也掌控不住,消息敗露之后,是禍不是福。

    但她們可以選擇留下來,說不定在危急關頭,可以幫助宋青小一把。

    雪中送碳的舉動,再加上她現在走投無路,必定會將這樣一個絕世人才網羅進湘江氏的陣營之中,令她死心踏地為湘江氏賣命——

    “我可以哀求她!”

    與婦人精心打算的‘收服人才’計劃不同,她唯一的孫女這會兒想的不是怎么折服人才為自己所用,而是想著要怎么低頭示好,哀求宋青小為她們出頭。

    “只要好好哀求,說明情況,看在我們當日的情份上,再給她報酬,她說不定愿意幫助我們的。”

    “……”

    女人的臉上露出復雜至極的神色,看到孫女興奮的樣子,感覺人都有些窒息了。

    她恨鐵不成鋼的看了湘四一眼,周圍人很多,這會兒教育她不太適合,最終勉強開口:

    “我們先再退五里再說……”

    她謹慎的性格深恐祖孫兩人站立的情景被其他人看到,雖說二人是以神識交流,但難免會引起蒼鶴、藍家的人防備。

    女人說話的時候,還轉頭往四周看了一眼。

    只見蒼鶴家的中年男人正撐開了一把金黃色的大傘,準備親自斷后,意欲將剩余的弟子護住,以免損失慘重。

    沒有人留意到,隱界中人一直在猜的渡劫之人的身份,此時湘江氏的這對祖孫已經猜出來了。

    她心下一松,湘四猜出了宋青小的身份,處于興奮、激動之中,也沒有留意到祖母因為自己沒出息的話而流露出的難看臉色。

    兩祖孫疾速撤退,而此時遠處雷劫的正中,那一道驚雷所化的游龍,終于快擊落到山丘之上了!

    雷劫陣籠罩之下,山丘所在的方位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常年經受隱界的力量腐蝕之后,本該堅固無匹的山石,此時在這股恐怖的靈壓之下一一瓦解了。

    沙石碎裂坍塌,塵霧飛揚而上,迅速被靈壓擊塌、被勁風卷走。

    雷電的正中,一尊高約三丈的金剛之影,緩緩在這風暴之下,抬起了頭。

    那金剛之影微瞇著雙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看上去甚至看上去面帶笑容。

    “笑面彌勒?九字秘術!”

    正苦撐著一面金燦燦的黃傘,獨自抵御了大半雷劫的蒼鶴中的中年男人,在見到那金剛之影的剎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脫口而出。

    九字秘令之中的‘兵’字令所召喚出來的金剛最初形態是怒目,怒氣越重,其力量越弱。

    相反之下,隨著‘兵’字令之主實力的強大,那金剛之影則會變幻形態,戾氣盡去之后,會由怒改變為詳和。

    越是面帶笑容,其力量就越是超凡入圣,越是恐怖。

    銀色的游龍逕直落下,才剛抬頭的金剛緩緩睜開了雙目。

    宋青小的身影被金剛籠罩其中,她的雙手結印,大量靈力透過她的身體,被吸入金剛之中。

    “堅如磐石,固!”

    這個時候她已經感應到外在的危機,不敢有半點兒托大。

    除了以‘兵’字令召喚出佛影之外,同時以‘者’字令化為防御力,游走于那彌勒身周。

    靈力的來源她最不缺了,那第七枚內丹化為烏有之后,宋青小毫不猶豫將最后一枚七階妖獸內丹取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