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2章 渡劫

前方高能
     這一枚內丹,是屬于那一頭傷了獸王的五頭妖獸所有。

    此妖已經是屬于七階巔峰之境的妖獸,僅差臨門一腳便能突破八階了。

    在當時一群妖獸之中,它的實力最強,所以這枚妖丹也要比先前那七枚妖丹個頭足足大了一圈,靈力異常深厚。

    妖丹呈褐紅色,表面泛著鱗紋,一被宋青小握入手中,內丹之內的土系靈力便化為強大的防御力,盈滿宋青小周身各處!

    那五頭妖獸是土系,防御厚、力量強,此時正合宋青小的需求。

    她心中一喜,那‘者’字令一施展開來,再配合妖丹力量,只見那笑面彌勒迅速轉化為暗金之色,整個身影已經恍若實際了。

    無盡的蒼穹之下,黑暗肆意彌漫。

    一條銀色的長龍直落而下,成為這方圓百里唯一的刺目光束。

    銀龍氣勢籠罩之下,一尊微笑的彌勒抬起了在胸前合十的雙手。

    “嚤——”

    一道似是如同梵音般的長吟從那彌勒的口中發出,那金燦燦的雙手緩緩舉向天際,向閃電所化的游龍抓握而去。

    它的速度看似緩慢異常,可實則帶起陣陣殘影,快得恐怖。

    掌印直沖天際,與那奔騰而下的銀龍相接觸!

    兩股力量相碰撞的瞬間,金芒與銀光相融合,如同瞬間迸開的煙火,光芒奪目。

    力量化為肉眼可見的波紋,往四周疾速震蕩擴散,天地瞬間為之失色!

    所有的聲音、感官像是一下都消失了,處于天劫雷電威懾之下的退出十里開外的圍觀者,在這一刻甚至神識都如同被麻痹住。

    ‘嗡——’

    約半晌之后,意識逐漸回爐。

    驚雷的咆哮與冗長而醇厚的梵音相融合,形成巨大的音波沖擊,震得一些修為低弱的人神魂瞬間碎裂,還未反應過來,便已經命喪地府。

    靈力風暴形成巨大的氣流,直透進黃沙之地的地心深處,使得地面動蕩不堪,震恍間發出的聲響如同萬千犯獸咆哮似的。

    雷劫所化的閃電長龍被笑面彌勒巨大的雙掌合住,憤怒的雷電力量剎時化為密織的天羅地網,將整個高達數丈的笑面彌勒網羅其中!

    大團大團的閃電如同爆開的花火,擊打著山丘四處。

    紫色的雷電鋪蓋開來,瞬時之間就將方圓數里鋪蓋成紫色的雷電之海。

    ‘噼里啪啦’的電流擊打聲響里,將醇厚的梵音壓蓋而過。

    笑面彌勒凝實的身體表面那層厚實的防甲被擊裂撕開,露出里面那層金黃色的保護膜。

    再配擊‘轟隆’的雷鳴聲響,那層護甲再次被電流撕裂,約支撐了兩三秒后,那笑面彌勒的臉從開始的微笑到怒目——

    它的身影逐漸由凝實化為虛影,最終在驚雷聲響下被撕裂,化為點點靈力消融。

    而被消耗了大半的殘余雷電之力至此才長驅直入,

    ‘轟隆’擊打到宋青小的身上。

    這股雷劫的力量依然很強,可經過‘兵’字令的消耗之后,對于宋青小如今肉身的強悍程度來說,已經完全可以承受了。

    ‘滋滋’的電流游走她的周身,所到之處留下密集的烙印傷痕,但隨著她的靈力轉動之間,肉身的血肉之力發揮到極致,將這些傷痕從她體內剝離開來,化為一層淡灰色的薄膜。

    電流順著她的身體鉆入地底,強大的余韻沖擊開來,將她所處山丘夷為平地,并往下陷落十來米之多。

    宋青小感受著身體經歷疼痛、傷痕以及血肉的潛能被激發之后迅速的修復過程,有些享受似的瞇起了雙目。

    疼痛刺激得她的心神前所未有的專注,她能聽到被撕裂的筋脈飛快的重新續接、生長、愈合。

    被擊打開的鱗甲化為淡淡的皮膜,底下有新生的、遭受雷劫之后更加堅韌的鱗甲在重新的長出。

    這是天雷劫的第一道雷劫,也是所有雷劫之中最為強大的一道劫,已經被她接了下來。

    新生的身體蘊含了無窮的力量,使得她在面對之后的雷劫時,自信十足,并不畏縮!

    ‘轟!’

    雷電散開,頭頂的天劫陣中發出一道驚天動地的雷鳴聲響。

    仿佛第一道天雷被頂住之后,令得天地法則大為震怒。

    密集的轟鳴雷音之下,粗大的電流再次聚合。

    這一次從聲勢看來,并不輸第一道天雷,甚至像是比之第一道雷劫還要浩大許多!

    股股粗如碗口的雷電直泄而下,在半空之中匯聚為一,咆哮著再次往宋青小的方向擊落。

    天地化為白晝!

    雷電的光亮籠罩了下方彌漫的塵煙,其雷霆萬鈞之勢,足以將下方的人輾為碎沫。

    已經一退再退的蒼鶴家的那位中年男人,此時手舉著已經破損的金黃色大傘,一臉震駭的望著遠處。

    他手中的這件寶物在雷電的力量下已經損毀,雷鳴聲震得那碎散的大傘骨架晃動之間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

    可是這會兒他卻顧不得心疼自己手中的這件寶貝,今日親眼目睹的這一次渡劫實在遠超出他的認知,令他一口氣憋在胸間,至今不敢眨一下眼睛。

    “不行了嗎?”

    ‘噼里啪啦’的雷電聲里,他輕輕的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不知是帶著幾分希冀,還是帶著幾分貪婪的輕喃了一聲。

    第一道雷劫之下,那笑面彌勒最終不敵雷劫之威,轟然碎裂。

    雖說這樣的秘法令得中年男人震撼不已,可在他看來,那恐怕是渡劫之人最后的抵抗而已。

    破境之后,靈力沖擊破梏桎,會有一個疲憊期。

    隱界之中靈力不足,這個疲憊期在這樣的情況下會異常致命。

    在他看來,渡劫的人能在危急關頭召喚出那樣一個強大的笑面彌勒擋住這雷霆之力最初的威勢,堅持了數秒,已經是一個十分了不起的人物。

    可惜這種力量一旦耗盡之后,人類的身軀在沒有了靈力的防御之下,很難與天劫這樣的法則相抗衡。

    哪怕他(她)還未死,但照這男人估計,先前召喚的‘兵’字令恐怕就已經消耗了渡劫之人至少六成以上的靈力。

    就算剩余的雷劫僅有兩道,可是憑借四成左右的靈力,壓根兒不可能再抵抗剩余的雷劫。

    而此時第二道天雷劫已經落下,那笑面彌勒卻再沒有出現,可見那渡劫之人要么靈力不足,要么沒有其他辦法,準備以肉身之力硬扛。

    先不說這雷電力量的可怕之處已經遠超一般渡劫的雷電之力,僅憑此地是隱界,中年男人就覺得渡劫的人太過激進,對這里恐怕不太了解。

    不過對方越是心浮氣躁,對他來說機會就更多。

    “準備。”

    他強忍雷電擊打在自己身上的麻痹,有些警惕的看了藍家的方向一眼,以神識吩咐蒼鶴家的族人:

    “我預估這第二道雷劫之后,那渡劫的人未必扛得過去。”

    若僥幸不死,最后一道雷劫威力會大幅減弱。

    “我們等這道雷劫過去,便前進半里,絕不能讓人搶在前面,壞了大事!”

    湘江氏已經后退,雖然仍沒有離去,但擺明已經不準備再摻合此事,估計此時留下來只是因為面子過不去。

    事到如今,準備合作的蒼鶴、藍家才成為了競爭的對手,需要相互防備。

    男人話音一落,一道清冽的長吟便劃破天際。

    那聲音似金玉交擊之聲,高亢清澈,帶著一種蓋世之氣,震壓進眾人心里。

    說話的男人只感覺那長吟烙入自己神識之中,不絕于耳,血脈受到壓制之間,心悸的感覺涌上心頭,靈力沸騰之下都似是受到裁制,險些一頭從半空之中栽落下地。

    “這是什么……”

    他話音未落,就見那被夷為平地的山丘底部,一道金龍之影突飛而起,迎著那擊落的銀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直撞而去!

    ‘卬——轟!’

    一聲聲高亢的長吟聲中,金龍撞上銀龍,剎時令人膽顫心驚的電流聲響起。

    ‘嗞——嗞嗞——’

    宋青小不惜靈力,雙手結印:

    “畫地為牢,困!”

    ‘臨’字術形成領域,擋在了沖擊的小龍身體上方,但下一刻隨即被強大的電流擊碎。

    密織的雷電如瓢潑般的水般泄落到金龍身上,將它身上鍍上一層銀亮之色。

    受藍血孕育而生的古老大妖之魂與堅硬無匹的劍體相結合,形成獨一無二的絕世之體。

    金龍頭頂的一對角上‘滋滋’冒著電弧,將通身雷電吸附于它身軀之上。

    興許是宋青小手持兩件玄天級的異寶,破境的速度又快得驚人,再加上她特殊的女媧之體力量驚人,不容于天地法則。

    所以她破境之時的雷劫威力,遠超出普通合道之境的修士數倍有余。

    這天雷劫的力量比之分神時,不知厲害了多少。

    哪怕是對于雷電力量有極大抵抗力的小龍,在被這第二道雷劫擊中的剎那,依舊發出受到重創之下的長鳴。

    它上沖的速度一頓,雷霆重擊之下,幾乎要硬生生將它的力量打入塵埃之內。

    但它對于宋青小與生俱來的忠誠與親近,使得它哪怕替代宋青小承受了第二道雷劫之苦,卻依舊并不輕易放棄。

    身上以金芒所化的鱗甲在雷光之中飛速瓦解,只是隨即這些附著于它身上的銀虹被它引入體內,彌補了金鱗的缺失。

    半晌之后,它逆著電流的速度,頭頂雙角的靈光一閃,長尾一擺之間,將所有電流橫掃引入自己的體內。

    緊接著,它腦袋一昂,‘轟’的沖上半空,飛轉進云霄之內,遨游于天際之間,帶著霹靂閃動的雷電穿梭在黃沙之地的上空之中。

    所到之處,殘余的電弧‘滋滋’落下,速度快得驚人。

    “……”

    前一刻還下令想要往前進的蒼鶴一族的中年男人,沒料到下一瞬就見到一條長龍從渡劫的方向凌空飛起。

    大部分的雷電力量被它盡數承受并帶走,隨著它飛落之處,那雷電四處散逸。

    這些蒼鶴、藍家的人瞬間就倒了大霉,雷電的力量擊落下來,這是真正的天雷劫,遠勝先前的那些散碎電弧不知道多少倍。

    哪怕最初的威力已經被誅天承受,可殘存的天劫之威也足以令這些人吃盡苦頭。

    男人慌亂之下舉傘自保,令他頭皮發麻的‘嗞嗞’聲響中,一道道雷電擊落到已經破損的金黃大傘之上。

    法寶顫抖得厲害無比,傘面裂開條條縫隙,紫色的電光從傘面透過長柄直落而下,擊入中年男人身體,打得他口吐鮮血。

    這會兒他自顧不暇,更別提去庇護族人。

    只聽哀嚎遍野,大家瘋狂閃避。

    可是人類的速度哪能與這金龍相比,無論怎么躲閃,根本無法躲避來自天空的襲擊。

    等到中年男人將已經破損的黃傘移開的時候,就見到蒼鶴家的族人已經又有一小半死于這一場雷劫。

    剩余的人哪怕還能站立,卻也帶著嚴重的傷勢。

    不遠處的藍家也差不多,甚至令中年男人略感欣慰的,是已經退出數里遠的湘江一氏也受了一番波及,未能幸免于難。

    無論是湘江氏的婦人,還是藍家的人、中年男人,幾人的臉上都帶著不敢置信。

    這一場飛來橫禍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令僥幸存活的人既恨且懼。

    眾人既為雷劫的力量膽顫心驚,又為金龍的出現感到駭然無比。

    從混沌靈力的時代結束之后,龍這種上古的大妖,早就已經消聲匿跡,滅絕于這個世間,成為傳說之中的大妖。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會在隱界之中,出現一頭金龍之影。

    那氣息之懾人,帶著的血脈壓制,并不像是偽龍,而是真的帶著洪荒上古之力!

    難怪這里的雷劫如此之大、之恐怖,想必他最初的猜測是錯的,極有可能是因為有真龍再度現世。

    今日之后,隱界之中出現渡劫之龍的消息恐怕瞞不下去,不多時便會名動星域。

    眾人來不及交流意見,只見雷云陣中,黑云推擠著閃電,第三道雷劫再度匯聚。

    “還有?”

    中年男人的聲音都變了。

    他原本以為雷劫是伴衍大妖而生,隨著金龍的騰空而起,兩道雷霆之后應該威力盡散大半才對。

    卻沒料到那雷云陣半點兒散逸的架勢都沒有,反倒在黑云推搡之中,閃電重新合攏,看起來威勢依舊嚇人。

    他怔愕之際,只見那先前在雷劫擊打之下散去的彌勒之影再度出現。

    高達十幾米的笑面彌勒重新抬起了頭,手掌握拳,身影重重躍起,往頭頂的雷電迎接而去:

    “嚤——”

    ‘轟!’

    拳頭與雷電相接,銀芒與金光匯聚,掩飾住了那彌勒金芒籠罩之下的蛇尾少女身影。

    “喃!”

    “喻!”

    宋青小這會兒不惜靈力,以女媧之體與‘兵’字令召喚出的笑面彌勒合二為一,與那第三道雷劫相抗擊。

    滅龍之力已經施展到極致,超越萬鈞的力量劈打而下,撕裂她的肉身,激發她血脈更多的能力。

    新鮮的皮肉將受創的鱗甲頂開,形成薄膜罩住她的身體。

    ‘轟!’

    ‘轟!’

    ‘轟!’

    第三道雷劫!

    第四道雷劫!

    第五道雷劫!

    疼痛入骨,卻將她肉身的力量激活到極致,傷勢被迅速復蘇,死去的舊皮化為一層淡青色的膜,掛在她的身上。

    肉身經歷雷電的淬擊,越發堅厲。

    數道雷擊之后,那‘兵’字令再度瓦解,彌勒消失,露出宋青小的本體。

    將禍水東引之后,把剩余雷電力量吸納了的小龍長吟著重新飛回宋青小的身側,化為長劍,一把被她抓握在掌心。

    ‘轟轟——’

    雷劫陣中的烏云已經散了大半,強大的雷電之力大部分已經在先前五道天雷劫下被擊打下來,殘余的力量仍不甘心,醞釀出第六道雷劫落下——

    宋青小手握長劍,用力揮斬而出!

    ‘嗖——’

    這一次劍氣壓蓋過雷鳴,銀虹將電光斬裂。

    兩道雷電直落而下,擊中她的身體,卻已經無法再對她經過數次雷擊淬煉之后的身軀造成重擊。

    但宋青小順著這股力量往下墜落,直到落進那已經被雷電力量淬擊為一片焦硬土地的深坳里。

    “……”

    遠處的蒼鶴家、藍家以及湘江氏的人目睹了先前的那一幕,久久無法言語。

    無論是第一道雷霆的威勢,還是第二道金龍的現世,卻都沒有辦法與后來那笑面彌勒直扛天雷時的沖擊相比。

    那種以力量與法則之間的對抗,帶著舍我其誰的氣勢,仿佛不輸法則、不輸制裁、不輸天地。

    直到彌勒碎散開來之后,露出的那個蛇尾少女之影,以一劍之力,劈開了天雷。

    蒼鶴家的中年男人此時已經生不出再想占便宜的心,他已經預感得到,這一次自己有可能只是白走了一趟而已。

    六道天雷劫!

    這樣的事他前所未見,也聞所未聞。

    能在這樣六道天雷劫下活下來的人,無論是誰,有沒有身懷異寶,他覺得蒼鶴家的人都不應該再去招惹。

    “蒼鶴瀾,我們不如聯手去看看?”

    正當中年男人呆滯之間,藍家負責此次帶隊的人傳音過來。

    藍家的人貪心不足,此次也死傷慘重,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們活下來的精銳不足先前的五分之一。

    說話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老頭兒,他可能有些不大甘心,到了這樣的地步,仍不愿意再放棄。

    中年男人沒有出聲,他看了湘江氏的方向一眼,又開口道:

    “可以化形的玄天級的靈寶。”那金龍化劍的一幕,被所有人都清晰的看進了眼里。

    玄天級的靈寶,且在天外天的神榜之上都沒有記載有名的寶貝。

    “人身蛇尾的少女,蒼鶴,你就不好奇這是誰?”

    老頭兒的話里帶著急切,敏銳的捕捉到了中年男人的意動之心,UU看書.uukanshu.com 又接著加了把油:

    “連接了六道威力如此強大的天雷,她未必還有余力。”

    他笑了一聲,這個動作像是牽動了他體內的傷勢,令他露出一絲痛意:

    “我們各憑本事,到時招攬她為我們所用,誰若成功,對方不得干涉。”

    而若是她不識趣,雙方聯手,面對一個才剛成功渡劫卻又力竭后的強者,這對于眾人來說,簡直是一個天大的好時機!

    蒼鶴家的中年男人只略思索了片刻,就毫不猶豫的點頭同意了。

    正如老頭兒所說,這是一個天大的好時機,若能為家族招攬人才,今日哪怕折損的弟子很多,也算是將功補過。

    若是不能招攬,說不定也可以按照原定計劃,分上一杯羹。

    湘江氏的人也速度的往這邊靠了過來,看樣子也打著和他們一樣的主意。

    中年男人與老頭兒相互看了一眼,大家這個時候都死傷慘重,又不愿在這個時候浪費多余人力去阻攔湘江氏的人,自然不能讓她們祖孫搶了先機。

    大家極有默契的收拾了東西,吞服傷藥鎮壓傷勢,御起靈力往被夷為平地的山丘方向疾趕而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