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3章 見面

前方高能
     “我們也快些。”

    湘江氏的那婦人一見藍家、蒼鶴家的動了,不由轉頭沖著湘四吩咐了一聲。

    在見識過先前宋青小渡劫時的那一幕,令她更加堅定了要將此人收入湘江氏的一大決心。

    宋青小的年紀很輕,帝國含糊其詞,可是隨著時秋吾的出面,卻使得各方勢力都注意到了這個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少女。

    她的資料湘江氏的這個婦人早就熟記在心!

    不到百歲的年齡,卻順利的突破了合道之境,這在天外天之中,也是聞所未聞。

    蒼鶴、藍家的人看到了金龍化為長劍落入她手中的那一幕,可婦人卻透過湘四的嘴,‘看’到了她手中還有另一件玄天級的寶物。

    且據湘四所說,她還有一盞威力強大的燈、星辰大陣。

    也就是說,此次渡劫,她根本沒有傾其全力,而是仍有保留的樣子。

    年輕至極的合道境強者,擁有兩件以上玄天級的寶物,且身懷九字秘令。

    雖說湘四此前并沒有提到在玉侖虛境的試煉中,她曾身體化形的一幕。

    可先前的雷劫之下,她分明人身蛇尾,以肉身硬扛了第五道天雷。

    這足以證明,哪怕是在玉侖虛境的試煉里,自己的這個孫女也并沒有真正的摸透宋青小的實力。

    雖然還沒有真正的見過面,但婦人內心深處已經隱約認同了孫女的說法--

    這真是一個心思縝密到有些可怕的女人!

    蒼鶴、藍家的打算婦人心中也清楚,恐怕是想要借此時機討些便宜。

    她已經意識到了宋青小可能還留有手后,蒼鶴、藍家的人此去未必會如此順利,但這樣一個天大示恩的好時機,婦人自然絕不會放棄。

    就算與蒼鶴、藍家撕破臉,她也務必要在今日保住宋青小的命,將她拉入湘江氏的陣營!

    湘四的心中其實還有困惑,只是聽到祖母吩咐的時候,仍是重重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湘江氏的人一動之后,蒼鶴、藍家以及隱界之中一些零散的勢力便聽聞到了動靜。

    看樣子湘江氏也并沒有死心,先前一番舉動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只是這會兒大家都不愿意浪費時間,中年男人與藍家的那領頭的老頭兒相互交換了個眼神,都不約而同的加快了腳步。

    雷劫的威力眾人是親眼目睹的,甚至幾大勢力不少子弟都死于天雷的余波之內。

    地底還有一些散碎的雷電力量沒有完全散去,使得靠近雷劫中心的位置處,眾人都感應到了那股令人窒息的壓力。

    不過遠看與近觀是不同的。

    前進五、六里后,走在最前頭的蒼鶴瀾等人就已經發現了地面已經被雷電擊打成一片焦黑的黃沙之地。

    地底已經下陷數米,以那山丘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奇大無比的深坳之地。

    松軟的黃沙被雷電的力量捶成一餅,中間縱橫交錯許多深深的裂縫,散發著一股古怪的氣息。

    那深坑的正中間,沙塵所形成的風暴隨著激蕩的氣流而往上升起,掩住了最中心處的情景。

    雷劫過去之后,密集的烏云逐漸散開,煙塵慢慢的在往外散逸。

    趕在最前頭的蒼鶴、藍家的人之前深恐被湘江氏的人搶先了一步,可真正到達之后,又在這樣的肅殺之氣下,壓根兒不敢輕易前進。

    一股難以言狀的威壓克制著眾人,修士敏銳的靈覺讓他們感應到了那種瘮人的危機。

    ‘嗚嗚’的狂風之下,飛沙走石被吹散,露出下方朦朧的少女身影。

    渡劫的時候,宋青小施展的‘兵’、‘者’兩字令硬扛雷劫,幾乎將體內的靈力耗干。

    在隱界之中,靈力的枯竭幾乎能要了修士的命。

    可她擁有的妖丹卻給她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靈力,令她順利的渡過危機。

    大批人馬過來的時候,宋青小早就已經感應到了,甚至神識掃過的時候,感應到了這些人里有好幾位修為已經達到了合道之境的強者。

    但她并不在意。

    合道之境后,她的力量進入新的一層領域,令她有把握可以在這些人動手的時候,便斬殺領頭的數人——這是破境之后力量提升帶來的強大自信!

    那枚七階妖獸的內丹中剩余大部分的力量源源不絕的被她吸入體內,填補筋脈的干涸,穩固她的境界。

    不多時,那枚褐紅色的內丹便失去了光澤,靈力被吸空之后,化為一團粉沫落于她的掌心。

    七階巔峰之境的妖丹遠比一般的七階妖丹的力量還要強了十倍不止,不僅令她渡過了雷劫,同時還余有三成的力量,使她可以安撫受傷的筋脈,穩固才剛破境之后的根基。

    甚至宋青小一開始預備使用的那枚獸王妖丹都沒派上用場,可以留到將來更有用的時候,作為自己的底牌之一。

    可惜這樣的好東西已經不可再得,星空之海消失之后,已經失去了蘊養妖獸的大本營。

    她心中生出一絲遺憾,不過宋青小也清楚,能得到如此多的妖丹,可以借此渡過合道之境,她本身已經比其他人更幸運。

    再加上星空之海被吞噬,最終與銀狼合二為一,始終是她得利。

    因此那一絲遺憾才剛生起,很快又淡了去。

    靈力涌入丹田的時候,她的神識感應到了沉睡之中的那枚封印了銀狼的紅色丹珠。

    不知是不是因為她破境的原因,那枚丹珠的色澤比破境之前顯得更加艷麗。

    上面神秘的條紋增多,銀狼的影像較之前顯得鮮明了一些。

    雖說它的神魂仍沒有回應,但宋青小卻感應得到它的氣息好像強了不少,看樣子她實力的提升對血契之后的銀狼也有很大助益。

    “恭喜你。”

    神魂之中,蘇五的聲音傳了過來。

    從上一次宋青小嚼咬‘純凈之心’令他遁隱之后,這是數月時間以來,蘇五第一次再度出現。

    “也要多謝前輩的指點。”

    “虛偽。”蘇五不客氣的冷笑了一聲:“你自己能破境,是你的本事,跟我又有什么關系?”

    他的心情似是并不太美妙,說完這話之后,又哼道:

    “不過從今日之后,你想要藏頭隱姓的活下去,恐怕不太可能。”

    今日渡劫她大放異彩,無論是駭人聽聞的六道天雷劫,還是誅天劍的存在,以及她最終現出女媧之體硬扛天雷的舉動,都會隨著她破境的成功,而天下聞名。

    不僅止是在帝國之中,就連天外天的人也會注意到她的存在,各大世族、武道研究院的人都會盯上她,從此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自在如意。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既有些冷眼旁觀的漠然,又帶著一種微妙的心境——

    仿佛透過她,可以看到當年的自己。

    萬眾矚目之下成長的人,未必會事事如意,很有可能最終會復制他當年的遭遇。

    “那只是遲早的事。”宋青小對于這樣的結果早有預料。

    離開星空之海后,無論她在哪里,天劫的出現都會引起眾人注意,這也是天地法則變相的一種裁制。

    她像是感應到了蘇五說此話時復雜的心思,但她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不過還不是在此時。”

    神識感應到前來的一撥人中,有一道熟悉的氣息,宋青小的心里就已經生出了主意。

    她睜開了眼睛,并沒有看那些圍過來的隱界中人,而是低頭巡視自己的身體。

    只見她身體表面覆蓋了一層薄薄的青色鱗膜,如同在雷劫之中蛻下的一層外皮,包裹著新生而強韌的身體。

    宋青小以手將胳膊、臉上以及身上的薄膜撕去,露出的肌膚雪白如玉。

    長尾化為雙腿,僅留下一條柔軟卻又帶著淡淡光澤的尾部蛻皮落在地上。

    她以神識將窺探的神識輾殺,借著沙塵的遮蔽,從乾坤囊中拿出一條新的衣裙重新穿戴好了,理了理自己的頭發,才從地上站起了身。

    風沙散去之后,露出了數十米開外的隱界中人。

    “好久不見了。”

    宋青小將地上的那蛻下來的軟皮裝入自己的乾坤囊中,做完這一切之后,才緩緩抬起了頭,似是漫不經心般對著人群中的方向打了聲招呼。

    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她的視線看去,落到了湘江氏的陣營中,那個站在婦人身側的身著銀色露臍裝的少女。

    蒼鶴家的中年男人神色陰晴不定,他認出了湘四的身份。

    畢竟湘四是湘江氏目前唯一的嫡系傳人,很受那婦人看中。

    不過那丫頭畢竟年輕,如今的修為不過才化嬰之境中階,自然不被他看在眼里。

    但宋青小一打招呼之后,中年男人的表情頓時就變了,他甚至有些驚疑的盯著湘四,仿佛想要從她臉上查探出她與宋青小之間的關系。

    “……”

    這一刻現場數十人的目光全落到了湘四的身上,就連她身旁的祖母都像以一種驚喜交加的表情盯著她看,好似因為宋青小的這一聲招呼,令得一向沉穩的婦人都難得露出真實的心情。

    一開始湘四說渡劫的人是宋青小的時候,婦人表面雖說相信孫女的判斷,但其實難免有些忐忑。

    直到這會兒見到兩人表現,她的心才終于真正落回原地。

    湘四舔了舔嘴角,說不出內心深處是什么感覺。

    但是先前那些心中想說的話此時都忘了個一干二凈,一股緊張之中夾雜著驕傲的感覺油然而生。

    她壓了壓心中的念頭,在眾人矚目之中,往前邁了一步,打了聲招呼: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

    湘四邁出一步之后,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各自心中飛快的打著主意。

    婦人一見這情景,當機立斷也跟著孫女往前邁了一步,‘呵呵’的笑了一聲:

    “這里不是敘舊的好地方,不如我們先回去,梳洗一番之后再好好聊一聊。”

    她的話說得動聽,但蒼鶴、藍家的眾人都聽出了她話中的意思,分明是想要搶人。

    到了這樣的地步,除了一些幸存下來看了熱鬧的隱界中人外,兩大族群為了這一次討得便宜,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先前的雷劫陣中,小龍將第二道天雷引走后,甚至使得蒼鶴、藍家的精銳弟子死了數成,損失難以估計。

    現在湘江氏卻半路出來搶人,這自然引起了蒼鶴、藍家人的不滿之意。

    雙方站到了一起,看著女人的神色有些不善。

    而那身穿藏藍色裙子的婦人一見這些人的表情,也毫不退讓,表現得極為強勢:

    “怎么,你們有意見?”

    “在隱界之中渡劫的人是誰,身份來歷都沒說清楚,夫人一出現就要將人帶走,是不是太看不起我們了一些?”

    中年男人說話的同時,已經將靈壓施放開來。

    藍家的那老頭兒一閃身站到了他的身側,同時擺出了防御的架勢。

    面對這兩人聯手,湘江夫人不退反進,將孫女牢牢護持在自己的氣息之下,冷笑了一聲:

    “這說的什么話?我們家的孩子遇到了朋友,請到舍下作客,怎么就看不起兩位了?”

    她目光與兩人對視:

    “當然,若是兩位也愿意隨同前往,湘寧小筑也有薄茶招呼兩位。”

    那老頭兒的表情變得極為陰森,他沒想到湘江氏的這老婆子會在此時表現得如此強勢,竟然擺明了寧愿得罪聯手的兩家,也要拉攏此人。

    “能不能走人,也要問問我們同不同意。”他大為惱怒,本來以為十拿九穩,卻沒料到這會兒竟然橫生波折。

    看樣子這人的來歷底細湘江氏的人應該清楚,極有可能她的身上還有什么東西,所以值得這老謀深算的女人擺出了寧愿拼命的架勢。

    氣氛一下劍撥弩張,似是一觸即發——

    湘四之前說出宋青小身份,知道祖母準備拉攏宋青小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這種情形。

    可是真的等到蒼鶴家、藍家的人開始發難的時候,兩位合道之境的人同時向婦人施壓,UU看書 .uukanshu.com準備聯手壓她的時候,湘四依舊感到了膽顫心驚。

    “宋三——”

    她對于祖母的實力自然也有所了解,相比起這兩人,祖母修為略深一些。

    可是二人聯手之后,婦人未必是他們之敵。

    再加上藍家、蒼鶴家活下來的都是一些精銳,若是硬拼起來,湘江氏恐怕要吃大虧。

    宋青小已經升入了合道之境,雖說按照祖母推測,此時正值她靈力空虛,實力最為微弱,需要旁人護持之時——

    但不知為何,湘四看她的時候,卻總覺得她看起來并不像是祖母口中所說的虛弱無比的樣子。

    她的身影與當日玉侖虛境中,最后暴捶魔魂的身影相重疊……

    不,應該是說此時的宋青小比當時湘四眼中的她看起來更危險了一些,仿佛隨時可以撥劍殺人于無形,半點兒看不出來需要人庇護的情景。

    宋青小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到了正與婦人對峙的那中年男人以及老頭兒的身上,隨后瞇了瞇眼睛,掩住了目光之中的危險之意。

    “我要去哪里,可由不得你們來決定。”

    她的話音一落,湘四提起的心剎時掉進了谷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