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4章 斬殺

前方高能
     玉侖虛境的合作之中,湘四對于宋青小的性格已經有了個大概的了解。

    祖母自認為施恩的舉止,恐怕已經被她看在眼里,但她未必會領情。

    “嘿嘿……”藍家的那老頭兒聽到宋青小的話后,發出一聲怪笑,斜眼睨了湘江氏的女人一眼,面露譏諷之色:

    “聽到了嗎?人家要去哪里,不用你這老婆子替人家做決定!”

    他的話陰聲怪氣,帶著幾分挑撥之意。

    湘江氏的那婦人就算知道藍家的老頭兒話中的意思,但在聽到這話的時候,心中依舊忍不住生出一股怒意來。

    雖說藍家的老頭兒不懷好意,可婦人內心深處難免也會覺得宋青小不識好歹。

    婦人是有意想要收服宋青小為她所用,所以才不顧危險強行出面。

    哪知宋青小如此不領情,還讓她下不來臺。

    不過婦人心機極深,雖說她心中不滿,但卻并沒有放棄了完全招攬宋青小的打算,只是準備先讓宋青小吃些苦頭,到時自己再出面也不晚。

    想到這里,她笑了一聲:

    “確實是我莽撞了,還沒有問過客人意見。既然這樣,那我暫且等你們先行商議,再作表決。”

    她這樣的話擺明了是要作壁上觀,湘四一聽她說完,臉上不由露出急色:

    “祖母……”

    “疏桐,回來。”

    女人卻并不為所動,只是沉著臉將孫女召喚了回來。

    她是想要將宋青小拉攏到湘江氏,卻又并不愿意請一尊大神回來,也有意想要借藍家、蒼鶴家的人殺殺年輕人銳氣。

    藍家的老頭兒眼中閃過一絲喜色,與蒼鶴家的中年男人相互對望了一眼,雙方嘴唇微動,飛快以神識交流了數句之后,那中年男人的臉上露出幾分猶豫之色,看了湘江氏的婦人一眼。

    顯然他也有些顧慮,擔憂這一切只是宋青小與湘江氏的人演的一出好戲,到時雙方鷸蚌相爭,最終便宜湘江氏。

    只是不知道藍家的老頭兒說了什么,那中年男人很快露出意動之色,最終化為堅定,站到了那老頭兒的身側。

    “宋小姐。”那藍家的老頭兒看著宋青小,笑瞇瞇的喚出她的身份來。

    宋青小并不意外。

    她殺了裴紅茵后,鬧的事情太大,帝國不會饒她,正如蘇五所說,以前隱姓埋名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涉及到了帝國的世族,隱界中的人要知道她的身份不難,再加上先前湘四的那一聲稱呼,無疑是坐實了眾人猜測。

    “既然已經來了隱界,不如前往我藍家作客。”老頭兒的話并不是在跟宋青小商量,而是帶著極為強勢的態度,像是吃準了她才剛渡劫成功,此時內里靈力空虛一般。

    他手指一彈,一個淡綠小瓶就已經從他掌中向宋青小的方向疾彈而來:

    “這是我藍氏特有的藥丸,

    服下此藥之后,對于破境之后的靈力鞏固有極大好處,算是我藍家招攬你的見面禮物。”

    那藥丸落在距離宋青小半尺左右,就像是闖入了一層領域之中,一下停了下來。

    宋青小伸手去拿那綠瓶,老頭兒的臉上露出一絲隱隱的自得之色。

    但下一瞬,只見寒霜密布于瓶身,頃刻之間便將那綠瓶凍成了冰雕一般。

    隨著宋青小伸手一點,那瓶身悄無聲息碎裂,化為霜霧散逸開來。

    “你大膽!”

    那老頭兒的笑意一僵,見到自己的禮物被毀,剎時表情一寒。

    說話的時候,中年男人雙掌一合,一支約摸半尺來長的影子從他雙掌之間飛躥了出來。

    那影子遇風就漲,眨眼化為一支長約兩米的紅槍,大量血霧從槍中散逸而出,那長槍帶著煞氣,以雷霆之勢往宋青小凌空射去。

    “祖母……”

    湘四一見中年男人動手,不由轉頭急喚了一聲。

    女人不為所動,只當沒聽見。

    那老頭兒扔出的藥丸屬于藍氏的某種蠱毒,先前他一番腥腥作態,不過是準備動手前的試探罷了。

    無論她吞不吞服,藍家顯然都對她以及她手中的秘寶勢在必得。

    近幾年藍家借這樣的手法,收服了不少零散進入隱界的試煉者,以蠱毒控人,其勢力增長的速度一下便快了許多。

    婦人對此早有耳聞,這會兒見到藍家、蒼鶴家一出手,雖然沒有動,但卻已經提高注意力,準備隨時出手。

    不過那老頭兒顯然也在防她,蒼鶴瀾出手的剎那,藍家的幾名精銳已經往湘江氏不懷好意的靠了過來,顯然準備將她纏住一時片刻。

    在兩家看來,宋青小剛渡過合道之境,靈力耗盡,她又不識趣,正是殺她的好時機。

    那中年男人一出手便是殺招,顯然意在速戰速決。

    只見那槍尖在半空之中如同盛開的花朵,槍尖‘咔喀’打開,里面鉆出一股毒針,‘嗖’的破空而出,釘往宋青小丹田之處!

    那針影快得驚人,又夾雜在紅霧之中,化嬰境的修士幾乎肉眼都難以捕捉。

    眼見那毒針即將刺中她的丹田,宋青小不知是不是并沒有察覺,站著沒動。

    婦人一見此景,眉頭一皺,正欲出手之際——

    只見宋青小身上數點冷芒一閃,數團星芒出現在她的身側。

    “星辰大陣!”

    雖說沒有親眼見識過所謂的星辰大陣,但婦人卻從自己的孫女口中聽到過此陣的存在。

    也知道無論是湘四,還是玉侖虛境的試煉中,那范氏一族的人都曾在此陣之中吃過大虧的。

    可是與湘四當時訴說的略有不同,湘四提及此陣的時候,曾說那星芒約有拳頭大小,共有六顆,可守可逆轉,其能力簡直近乎逆天了。

    但此時圍繞在宋青小身側的,分明一共有七顆星辰,各個約有碗口般大,閃爍著銀色的光澤。

    如果不是湘四記錯,那也就是說,要么當時玉侖虛境中宋青小留了后手,要么就是在那一次試煉之后,這件寶貝再一次隨著宋青小實力的進階而晉升了!

    婦人隱隱感覺可能是后者。

    能夠隨實力而晉升的寶物,其潛力無窮!

    事實上不止是婦人吃驚,就連宋青小都有些驚訝了。

    突破合道之境后帶來的變化太大了,星辰大陣的晉階也在她意料之外。

    可惜此時并不是她探究的時候,得先將眼前的麻煩解決了再說。

    七顆星辰一現,隨即化為大陣,在她面前聚合。

    星光匯聚成環,將她牢牢護在其后。

    那毒針悄然而至,‘轟’的一聲擊中大陣,卻被七顆星辰牢牢攔住。

    星辰大陣晉階之后,多出了一顆星辰,使得陣法的力量更加穩固。

    中年男人至少已經達到合道之境,他又意在疾速斬殺宋青小,這一擊之下是施展了十成力量,并沒有留后手。

    但那毒針一入陣中,并沒有激起星光閃動。

    陣法牢牢將這毒針吞噬,其靈力將那長槍彈射而出的毒針控制得紋絲不動。

    不過對中年男人來說,這毒針只是一道開胃小菜,真正的殺招還是在那長槍之中。

    轉瞬之間,那長槍已經裹挾著萬鈞之力斬至。

    星辰剎時光芒大作,形成一圈光束,主動往那呼嘯而至的長槍迎了上去,‘呯’的一聲將其罩入陣中!

    兩股力量相沖擊之間,陣法竟然也異常穩固,將這來勢洶洶的長槍接住。

    這一下中年男人的面色微微有些變了,長槍被阻出乎了他意料之外。

    他手勢一變,只見長槍之上那些縈繞的紅霧瞬間化為一只血光滿面的猙獰鬼頭,張開血盆大口——

    尖厲刺耳的鬼嘯聲里,那血口之中由無數血絲組成的舌頭往宋青小舔纏而來。

    ‘嗚嗚——’

    陰風大作,腥臭之中夾雜著狼嚎鬼哭。

    正在這個時候,元神結印,‘臨’字術化為領域,將那探過來的舌頭一下困入其中。

    ‘嗚!’

    紅色鬼頭的口中發出一聲尖厲至極的長嘯,那舌頭似是被無形的禁制‘粘’住,任它如何掙扎也無法掙脫。

    宋青小手腕一轉,誅天被她握在手中。

    她揮劍成河,鬼頭凄慘的叫聲里,長舌被切割開來。

    那劍氣去勢不止,將被星辰大陣制住的長槍掃中。

    槍身之上映射的銀光化為一條淡金色的龍影,從槍身環繞而過。

    ‘吭!’

    龍影閃沒,脆響聲中,那中年儒雅男人施放出的槍身被那劍氣所化的長龍一絞,如同麻繩一般一扭——

    寶物靈光一暗,頓時嚴重受損。

    那紅色鬼頭被斬落的舌頭并沒有因為與本體斷開而消失,反倒斷裂開來之后,‘嗒’的一聲甩落過來,粘落到了宋青小的手臂之上。

    舌尖的斷裂處涌出大量黏稠的血絲,形同活物般順著她的手臂攀爬上她的肩頭、后背處。

    猩紅舌頭上分泌出的黏液將她才換上不久的衣物腐蝕,露出下面的無暇肌膚。

    只見那舌尖之上鉆出層層尖而細密的刺,即將刺入她身體的剎那,卻像是被一層無形的盔甲擋住。

    宋青小的肌膚之上浮出一層鱗甲,將這條舌頭上的細刺以及腐蝕性極強的黏液牢牢擋住,令得那舌頭蠕動之間卻并沒有辦法鉆入她的肌膚之中。

    她面無表情的伸手抓住長舌用力一扯——

    “啊!”

    鬼頭口中發出一聲厲嘯,那被她攥在掌中的斷舌如同一條垂死掙扎的蛇。

    不多時,寒意從她掌心之中涌出,將那舌尖牢牢凍住。

    鬼頭的尖叫聲哀弱了下去,片刻功夫,那舌尖被凍為冰柱,隨著宋青小掌心一握,‘哐鐺’的脆響聲里,那冰柱應聲而裂,化為殘渣從她掌心滑落。

    而那鬼頭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同一時刻,長槍也被劍氣絞斷,徹底損毀了。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中年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最大殺招就已經被化解了。

    法寶被毀的瞬間,他毫不猶豫轉身往后疾退,整個人如同流星一般往外飛劃而出。

    他與藍家的那老頭兒估算錯誤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從宋青小擊毀他的寶物,就可以看出她的靈力并沒有如兩人最初估算一般枯竭。

    渡過雷劫之后,她還有余力,且力量遠比兩人預估的還要強得多。

    這會兒中年男人恨死藍家的那老頭兒,他如同捅了馬蜂窩,甚至顧不得蒼鶴家的那群弟子了。

    此人還盤算著回去之后如何以宋青小的消息向家主將功折罪,再想個辦法將所有罪名推到藍家的身上。

    他一口氣遁出了數里開外,原本以為可以松一口氣了。

    但下一刻,宋青小將手里的長劍一丟——

    清悠的龍吟響起,劍光飛騰上半空的時候化為一尾金色游龍,長尾一擺鉆入云中,沖著那已經化為一個黑點的中年男人方向追了過去。

    “啊——”

    一聲慘叫在黃沙之地上空響了起來,金龍之影將那那黑影穿透。

    強大的劍氣瞬間將中年男人斬得神魂俱滅,尸身‘呯’的一頭栽落進飛揚起來的沙塵之中。

    藍家的那老頭兒在蒼鶴瀾逃走的剎那,也察覺到了不對頭。

    此時他顧不得怨怪此人不講信義,宋青小已經突破合道之境了,她的靈力充沛,且有玄天級靈寶在手。

    中年男人一逃走之后,憑他個人的力量,壓根兒不是宋青小的對手。

    他心中暗罵了一聲,也毫不猶豫的想逃。

    但他腳步才剛邁出的那一剎,宋青小手掌一翻,一盞青色的古燈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那燈芯之中紫光一閃,一朵妖冶的紫色光蓮便憑空出現。

    光影所到之處,朵朵蓮荷盛放開來,老頭兒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手背、胸口處。

    一點紫光照耀著他的雙眼,將他眼珠染上紫焰的顏色。

    “糟了……”

    他心里才剛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緊接著識海之中像是傳來一道細微至極的‘撲’的輕響。

    如同燈花爆開時的響聲一般,UU看書 .uukanshu.com他的腦袋化為灰焚,胸口處被灼燒出一個巨大的空洞,一朵紫色的蓮花從那破開的內臟間盛放開來,緩緩與他頭上、斷掌間的蓮荷相并合,重新匯聚為一點紫色的燈焰,‘嗖’的飛回那青燈之中。

    藍家的那老頭兒的尸身慢慢栽落下去,發出的聲響將震驚得無以復加的眾人驚醒了。

    直到這會兒,兩家的弟子才反應過來只片刻功夫,兩位領頭的合道境強者就被眼前渡劫的少女輕而易舉的斬殺了。

    慌了神的眾人自然生不出報仇之心,大家一轟而散,各自祭出身法想要飛遁逃躲。

    可是眾人才剛一動,那最初從宋青小身體之中逸出的七顆星辰也跟著動了。

    七顆星辰化為一個大陣,將此次圍趕過來的隱界中的以蒼鶴、藍家為主的弟子全部困在了其中。

    湘江氏因為坐壁上觀的緣故,先前并沒有動手,甚至在婦人示意之下,湘江氏的弟子站得略遠,僅準備在宋青小撐不住時施以援手,所以這會兒僥幸未被星辰大陣困住。

    接下來的一幕,再度將那婦人震住。

    那七顆星辰之上星芒大作,靈力化為無上殺機,星光交織之間,將陣內困成一片人間地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