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5章 邀請

前方高能
     宋青小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放過蒼鶴、藍家的人,放出星辰大陣的最初目的也并不僅只是為了阻住蒼鶴瀾施放出來的法寶而已,而是為了剿殺這些精銳做準備。

    星光環聚,被圍困在里面的十數名弟子橫沖直撞,試圖沖破陣法的阻擋。

    可是吸收了逆轉周天星辰大陣之后的陣法之厲害,遠超了他們的想像。

    再加上隨著宋青小的突破,星辰大陣進階,使得陣法進一步提升。

    星芒所到之處,密織成一張天網地羅,不給陣中的人留半分殺機。

    哪怕湘江氏的那婦人也并非心慈手軟之輩,可眼睜睜的看著陣內這十數人甚至來不及慘叫,頃刻之間便神魂俱滅,仍不由看得膽顫心驚。

    只見那陣內血霧繚繞,竟比蒼鶴瀾之前放出的那紅槍之中的鬼頭還要紅得嚇人。

    星辰大陣之內的人盡數死盡,七顆星辰這才將光芒一收,先后飛回宋青小身側,化為數團光點,將她牢牢包圍。

    被圍困的血腥味兒散逸開來,濃郁刺鼻,竟壓蓋過此地天劫之后的焦糊氣味。

    一些并不屬于蒼鶴、藍家的零散隱界中人,宋青小也并沒有放過,而是將其一一斬殺。

    敢來這里的人都并非善類,過來的時候便心存不良。

    若非她留有余力,否則此時任人魚肉的就是她,宋青小自然不會心慈手軟的。

    不到片刻功夫,趕來此地的人已經被她殺了十之七八,留下來的活口僅剩了以那婦人為首的湘江一氏族人而已。

    化形的龍魂將最后一個未能遁逃的人殺死之后盤旋而回,化為一條迷你小金龍,乖順的繞向宋青小的指側。

    她將混沌青燈一收,這才抬起頭,漫不經心的往婦人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雙眼瞳之中殺意還未全消,暗金與黑瞳相融合,形成一種攝人心魄的顏色,令那婦人被她一望之下,隨即心臟如同被人重重攫住,本能的微張開胳膊,身體帶著湘四等人退后了兩步。

    她才升入合道之境,可是給人的壓迫感卻極強,已經令婦人感覺到不安了。

    在她目光注視之下,甚至比先前被蒼鶴瀾與藍家那老頭兒聯手盯住時還要危險許多。

    婦人的嘴中微苦,直到這會兒,她才理解當日湘四從神獄之中出來之后,提到這個盟友時所說的‘極度危險’是什么樣的感覺。

    湘江氏的人如臨大敵,如果她要動手,有了蒼鶴家、藍家的前車之鑒,婦人并沒有在她手下將湘江氏的人全部平安帶走的把握。

    “宋三。”

    正在這個時候,被婦人護在身后的湘四突然探出了頭,向宋青小打著招呼:

    “我們沒有惡意。”

    她說話的時候,像是想要從婦人身后走出來。

    但那婦人對于宋青小極為防備,最初并沒有放手。

    湘四卻似是安撫般拍了拍她如老鷹護小雞一般的胳膊,

    深呼了一口氣,壯著膽子朝一側挪了一小步。

    這一小步就如同一個試探,宋青小的目光落在以迷你小爪抱著自己指尖的金龍上,并沒有開口。

    她不說話也是一種態度,是在給湘四機會,等著她解說。

    湘四好歹與她合作過,對她人品、性格都有所了解的。

    見她殺死了蒼鶴、藍家的人,卻唯獨沒有動湘江氏的人,也猜到她可能知道自己的族人對她并沒有惡意。

    一反應過來沒有性命之憂后,湘四的腦子頓時恢復了靈活。

    說不定她也有事需要湘江氏的幫忙,畢竟她進入隱界也是受帝國追殺的緣故。

    她的資料里,并非屬于哪個世族,而是因緣際會進入神獄,對于隱界的地盤并不怎么熟。

    應該是祖母先前強勢的態度惹了她不快,所以這會兒先殺了其他人,有意要殺雞儆猴,鎮住湘江氏的人,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想到此處,湘四的表情又緩和了許多。

    “上次玉侖虛境之中,我話還沒說完,就離開神獄了。”

    湘四說話的同時,又伸手去推祖母張開的胳膊。

    這一次那婦人似是感應到她的心意,猶豫了一下,并沒有再堅持把她護住,而是順著湘四的力道,讓開到了一側——

    反正以宋青小的實力,如果真的要殺湘四,哪怕有自己擋著,她未必殺不了的。

    “沒想到這么快竟然又見面了。”

    湘四并沒有問宋青小這一段時間以來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她的實力一下就能連升兩個境界,如此迅速。

    兩人雖說合作過,但交情畢竟并不深厚,因此她只挑了些無關緊要的話來試圖將僵局打破。

    那跟在她身后的護主黑色巨蟒在隨著湘四靠近宋青小的剎那,像是感應到了什么可怕的氣息一般,那張黑色的猙獰大臉上,竟然露出人性化的瑟瑟發抖之色。

    它像是認出了宋青小身上熟悉的靈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憶,在湘四往宋青小走過去的時候,這頭先前在雷劫擊打之下都沒有放棄護主的黑色巨蟒,竟然在沒有湘四命令的情況下,‘嗖’的一下原地消失,自主鉆回了她的神魂之中。

    “……”

    這一下出乎了眾人意料之外,就連湘四怔了一下之后,臉上露出青白交錯之色,心中暗罵這頭膽小的妖獸。

    她卻不知道,宋青小在星空之海時斬殺過不少妖獸,再加上身上有藍血的血脈力量壓制,對于黑色巨蟒來說,她身上的煞氣比天雷劫還要可怕得多。

    而且妖類感知力量遠勝于人類,它在宋青小的身上并沒有感應到殺氣,再加上這兩人又是‘熟人’了,在它看來自然也是‘信’得過。

    反正它在玉侖虛境的時候也曾拋棄過湘四一次,一回生二回熟,只不過那一次湘四失去了意識,記不得這件事罷了。

    “我們并沒有惡意,我跟祖母過來的目的和蒼鶴、藍家的人都不同,我們是準備過來幫你的。”

    湘四沒了妖蟒的護持,一開始還感到有些不自在。

    但隨即一想,以宋青小的實力,如果想要殺她,那頭膽小的黑蟒也未必護她得住。

    更何況如果她真要殺自己,早就已經動手,留了湘江一氏的人下來,應該就是要給她一個機會解釋的。

    她說到這里,目光緊盯著宋青小的臉,像是想要從她臉上看出一些端倪。

    可惜湘四最終失望了。

    宋青小的神色平靜,對她的話壓根兒沒有半點兒反應,她眼中閃過一絲失望,接著又道:

    “這里是隱界中的黃沙之地,靈力枯竭,你渡劫之后我的祖母擔憂你靈力不繼,又知道其他人對你不懷好意,才想過來搭一把手。”

    她強調著:

    “我們沒有惡意,雷劫開始的時候,如果不是我認出了渡劫的人是你,我跟祖母及族人都準備離開此處了。”

    雖說湘江一氏決定離開的原因,是因為婦人看出了蒼鶴家與藍家聯手,離開也只是為了保存實力,以避免沒必要的犧牲罷了,不過此時的湘四自然不會這么說。

    宋青小對此也心知肚明,卻也并沒有點破。

    “認出了我?”

    她終于開口。

    湘四一聽她說話,頓時像是受到了鼓勵一般,精神一振,點了點頭:

    “九字秘令,‘兵’字令,”她深知宋青小的性格,再加上危機也沒有完全的解除,因此這會兒不敢有所隱瞞,老老實實的說:

    “清露回門當日,二號施展過。”

    當時的二號死在了宋青小的手上,按照神獄的法則,宋青小有極大機率是此令下一任擁有者。

    聽到這里,宋青小緩緩點了點頭。

    隨著她這一點頭,那股壓制在湘江氏族人心中的緊繃感剎時一松。

    湘四也陡然松了一大口氣,露出笑容: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當日在玉侖虛境中承蒙你多有照顧,才能將性命保住。如今你來了隱界,于情于理不敢不請你到家一趟作客的。”

    她的意思與之前的婦人一樣,但態度卻截然不同:

    “如果你暫時沒有其他的計劃,不如去我家,我再好好跟你說一說隱界中的情況。”湘四說到這里,吞了口唾沫,提心吊膽的問了一聲:

    “如何?”

    這兩個字一說出口,湘四便屏息凝神等待著宋青小的回答。

    “可以。”

    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對于湘四來說,卻像是過了許久。

    直到宋青小的回答傳入她的耳中,她才下意識的轉頭,與祖母相對望了一眼,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這里才經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雷劫,靈力、天象的異變,必定會引來更多隱界中的修練者。

    “蒼鶴、藍家的人都死在了這里,我想很快有人會趕來此處的,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湘四獲得了宋青小的首懇之后,婦人的表情又變得緩和了許多。

    宋青小將七顆星辰收入體內,再以指尖點了點小龍嬌小的頭顱,小龍隨即化為一道金芒,悄無聲息的鉆入她眉心之中。

    見此情景,湘四眼中的笑意更深,眾人不再多作停留,都相繼御使靈力,很快消失在黃沙之地中。

    她們剛走約半刻鐘左右,一道黑影飛掠而來,再度將黃沙之地的平靜打破。

    “青燈……青燈……”

    鬼氣森然,一團被包裹在黑氣之中的人影以一種詭異而病態的聲音嘶啞的呼喊著,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將此地還沒有完全消失的血腥味兒盡數吸入他(她)張開的嘴中。

    此人頭發垂面,黑氣幾乎將他(她)的身體全部覆裹,令人難以分辨出他(她)的性別。

    隨著他(她)將這里的氣息吸入口中,此人像是感應到了某種熟悉的氣息一般,發出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驚呼。

    其聲音伴隨著一種陰測測的喘息,像是妖魔厲鬼的嚎哭。

    ——“又找到你了!”

    ……

    湘江氏在隱界之中的棲身之所名為湘寧小筑,位于黃沙之地以東的某個角落。

    湘寧小筑之外布下了結界,將外面的黃沙濁氣以及蛇蟲毒獸等盡數隔離在外。

    宋青小一進湘寧小筑,竟然罕見的發現此地有靈力的存在,雖說這里的靈力相比起外界微弱了許多,但在隱界之中已經算是頗為稀罕的事了。

    可能是因為先前一番‘誤會’,婦人并沒有出現。

    湘四作為昔日宋青小的舊識,親自令人準備了熱水等物,以供宋青小梳洗。

    她捧了一套全新的衣物,老老實實的等在房門外頭。

    這樣侍候人的事兒,以湘四的身份,以往她從來不做,可這會兒她做起這樣的事兒,卻半點兒不耐煩之色也沒有。

    宋青小洗漱完出來的時候,她甚至親自拿了帕子上前,不假他人之手。

    湘四看她換了新的衣裙,那濕漉漉的頭發被她伸手一抹,隨即冒出寒霧,不多時便已經干透,只是屋內的溫度一下又降了許多。

    她的力量遠比先前在黃沙之地展現中的還要強得多!

    湘四對她有所了解,見識過她施展冰系靈力的時候,她殺蒼鶴家、藍家的兩位合道之境的強者,并沒有將真正的實力完全展現出。

    她嘴中有些發苦,兩人昔日同為試煉者,修為境界相當,但此時不過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其力量差距卻已經出現了難以跨越的鴻溝。

    “你破境之前,黃沙之地出現了雷云劫,UU看書 www.uukanshu.com祖母令我查詢天外天、帝國有沒有被追殺的人……”

    湘四開門見山,從當日自己的長輩察覺出雷云劫的出現,因而推測出有人渡劫,再到讓她查詢渡劫之人的身份,繼而意外認出宋青小的事說了一遍。

    “從你闖入時家之后,帝國就發布了通輯令……”湘四含蓄的看了她一眼,特意提到了時秋吾:

    “我猜應該是你身上的寶物的緣故。”

    有些話兩人心知肚明,她并沒有說破。

    宋青小自然也知道這一點,點了點頭。

    時秋吾對她的誅天劍感興趣,卻并不知道她的青冥令。

    而湘四現在雖然知道這兩者的存在,可青冥令在經歷過上一輪純潔之心的任務之后,吸納了‘月’賢者身上的黑暗之氣,力量似是大幅覺醒,其殺傷力比起玉侖虛境時湘四看到過的還要強大不知多少倍。

    不過這一點,宋青小自然不會說。

    “你想要求我什么?”

    她話了個話題,直接將湘四心目中的渴求點破。

    事實上這一次逃入隱界,雖然表面看來是被迫無奈之下的舉動,但宋青小在進入隱界之前,其實也是經歷過一番思濾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