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五十一章,華純

從1994開始
     39萬美金對林義來講算不上什么大錢,但換算成日元也有4100萬之多。這對工藤靜香來說也是一筆不能忽視的數目。

    一向追求時髦的工藤靜香在娛樂圈摸爬打滾十多年,對頂級珠寶的基礎辨識能力還是有的。

    接過美倫美倫的鉆石珠寶細細看了幾眼,表面顯得一如既往般平靜的女人,此刻內心其實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開心。

    珠寶再貴都有價,但它代表的意義是無價的。工藤靜香很愿意看到這一幕,很愿意看到期待的憧憬變成了現實,孩子父親認自己的女兒了。

    這一刻,女人一直惴惴不安的心腔瞬間恢復到了平靜,提著的心落地了。兩人血脈相容的孩子得到認可,從今以后彼此就是至親之人。

    把裝珠寶的盒子蓋好,放下。工藤靜香就望著林義眼睛說,“你是孩子父親,名字當然是你來取。”

    林義有點小詫異,“都生下這么久了,你還沒起名的?”

    “我有給寶寶起了個小名。”

    “叫什么?”

    “櫻桃。”

    “為什么叫櫻桃?”

    女人看著她自己腳尖,手把發梢挽到耳后笑說,“我喜歡吃櫻桃。”

    “......”

    老男人無言以對,好像日本人起名字都喜歡按照動植物來搬套。

    立在原地想了想,林義就說,“孩子大名就叫華純吧。”

    華純,工藤靜香默默念叨了這個名字幾遍,覺得甚好。

    這名字不僅地地道道的貼合了日本風土人情,也蘊含著濃濃的華夏文化。

    名字就這么定了。

    聽到林義明天要走了,女人沉悶著不做聲,只是留他一起吃晚飯。

    吃飯前,工藤靜香從抽屜里找出一本相冊給他,“昨天我回了趟老家,這里有我小時候的照片,

    你看看。”

    林義不動聲色的翻著照片,不看不知道,看完就郁悶了,這母女倆小時候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不死心的又往后面多翻了許多頁,林義哀嘆一口聲道,“照這個情形,孩子是完全隨你,沒我一點影子?”

    認真品味了一番吃醋的孩子父親,工藤靜香忍著笑,“長相隨我沒關系,聰明才智隨你就行。”

    “會說話。”林義夸贊一句,就招手吩咐,“把門關上,反鎖。”

    聽到這話,工藤靜香有點兒呆,下意識看了眼窗外,現在天都還沒黑。門外的車里有關平,廚房里有佐和子,這...

    不過女人也只是傻眼了片刻,隨即掙扎著把門給關上,接著就立在門旁有點不知所措。

    林義瞇著眼睛說,“過來給我按摩。”

    僅僅是按摩?工藤靜香有點懷疑,打量了一番那男人的表情,好像又不是作假,想了想走了過去,“你哪里不舒服嗎?”

    “腰。”

    “腰不好?”她有點吃驚,年紀輕輕就腰不好?

    “沒,只是它馬上要工作了,先給它松松筋骨,免得它等會發酸。”

    “......”

    工藤靜香是徹底不會了,也明白他打的什么主意,但還是裝作沒聽懂,專心的給他揉了起來。

    林義半瞇著眼睛塌在沙發上,感受一番女人的輕柔力道,覺得技術還行,能湊合。

    “我以后會不定時過來的。”

    “嗯。”

    “我不在日本期間,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要是趕趟了,就聯系關平或龔敏。”說著,林義把之前準備好的名片遞給她。

    “龔敏是?”關平她認識,但龔敏是投一次聽說。

    “她是我在東京布置產業的臨時負責人,有緊急事,如果我和關哥都臨時聯系不到時,你可以打她電話。”

    “好。”聽到是產業負責人,龔敏的名片在女人眼里,一下子就珍貴了。

    收好名片,女人傾著身子邊按摩邊說,“過段日子我要去灣灣開演唱會,你安排的助理什么時候能來?”

    “正在辦理護照,差不多一個禮拜的樣子,時間夠嗎?”

    “夠。”

    “嗯,夠就好。”林義側了側身子,盯著跟前的工藤靜香看了會,突然伸手扒弄人家的外套,過關闖將。

    不一會兒,女人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冬天里的一把火。

    望著貴重的羊毛衫領口被大手撐得變樣了,工藤靜香有點欲哭無淚。但也沒做聲,繼續按著摩,只是節湊有點紊亂。

    ...

    許久后,洗漱一番,穿戴整齊的兩人從臥室里出來了。

    此刻的客廳里,佐和子正在耐心的給孩子喂瘦肉粥,見兩個沒羞沒臊的人終于舍得出來了,還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外邊天色。

    白天變成了黑夜。

    心里有點郁悶,靜香這樣子遷就她男人,林義會不會容易膩?

    佐和子實在是沒譜,她總是覺得林義太年輕了,怕他做事全憑一時喜好而辜負了靜香。

    同佐和子打個招呼,林義出了門外,敲了敲本田雅閣車窗,對著正打盹的關平沒好氣道,“你怎么還是一根筋吶,我要是像華哥那樣一晚上不出來,你是不是在外邊呆一晚上?”

    晚餐吃的是西餐,牛排管夠。

    佐和子的西餐廚藝出人意料的可以,吃的林義和關平胃口大開。

    飯后,林義把華純用一種正兒八經的方式介紹給了關平。

    關平知道這是小義對孩子認真了,也是知道小義是在囑咐自己平日里多關照這孩子。

    當即咧嘴一笑,關平親切的抱過孩子,利索的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黃金鎖給華純。

    這個晚上林義本來是打算回酒店休息的,但看到工藤靜香那隱含期待的眼神,心想著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時候才能抽空過來,有點過意不去,于是又留了下來。

    上半夜林義和工藤靜香并排躺著,磕磕碰碰從陌生到熟悉,講了很多話,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女人對他述說了一路走來的艱辛和榮耀。

    中間,林義問,“歌星開演唱會是不是很掙錢?”

    工藤靜香想了想說,“歌星是穩賺不賠,但承包商就不一定了。”

    “此話怎講?”

    “這和明星的受歡迎程度有關。一般明星開演唱會,演出商很多都是虧本的,盈利的不多。但也有一些頂級歌星不屬于此列。”

    林義又問,“那承接你的演出商是不是很掙錢?”

    “因為我在每一個大城市的歌迷可以連續撐起三到四場演唱會,舞臺設備能循環利用,這樣節省了很多開支,應該是很掙錢的。”

    “你明年有開演唱會的計劃嗎?”

    “明年下半年有,但還沒最終確定。”

    “這樣子啊,那你先別急著確定,等過了明年夏天再說。”

    “為什么是明年夏天?”工藤靜香有些好奇。

    “我的人正在調查市場,看到時候能不能插一手。”林義心想著看能不能在經濟危機中撿漏一次,走捷徑打入日本娛樂圈。

    “你想涉及娛樂產業?”

    “想試試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是不是預測經濟危機到明年夏天就會過去?”女人又一次發揮了她的聰明。

    林義瞥了她一眼,“你上來。”

    工藤靜香有點懵,剛才還開心的聊天,突然來了這么一句,但心里忽的明悟了,自己可能是猜對了。

    于是說,“涉及到你的事業,我肯定會保密的。”

    “和保密沒關系,很多財經專家都是這么預測的。只是我不想動了,你利索點。”

    “......”

    “不愿意?”

    “我沒經驗。”

    “凡事都有第一次,不試試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ps:百忙之中抽時間匆匆寫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