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五十三章,大結局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小說酷筆記()”查找最新章節!

    為了一個星期能好好交五次高質量的作業,次日一大早,林義又像往常一樣開始起床運動。

    今天是大長腿考試的最后一天,早餐吃過魚粉就去了學校。

    林義拾掇拾掇一番,也是匯合眾人去了馬平彥的蛋糕店。

    兩個宿舍的人除了唐靜避閑沒到,其他的都來了。

    蛋糕店不小,面積超過50平米。這年頭的人愛圖熱鬧,帶著好奇心來捧場的鄰居和路人特別多,不過大多數只是看看,嘗嘗,并不買。

    林義對奶油味的東西天然無感,倒是對這些不同款式的各類蛋糕多看了會,瞧這情形,左曼應該是花了很大心思。

    一手木制刀叉,一手白瓷碟,品嘗了一番各種蛋糕的孫念逮著機會就湊了過來,慢條斯理勸說,“馬平彥媳婦的手藝很好,你應該嘗嘗。”

    伸手推開這女人送到嘴邊的蛋糕,林義由衷開心,“你這么挑嘴的人都喜歡,看來這店鋪生意要火了。”

    “火是必然的。拋開附近沒幾家蛋糕店不談,光這口味,我可以變著花樣吃一年都不膩。”孫念肯定一番,隨后問:

    “你回家的票買了嗎?”

    “買了。”

    “什么時候的?”

    “明天下午的飛機票。”

    孫念想了想,抬頭期待般問,“我可以自費去你老家旅游嗎?”

    “還是別了。我們老家位置偏僻,窮山惡水出刁民這話可不是說說的,你這樣漂亮的人去了,我可擔保不了你的安全。”

    “你終于承認我漂亮了。”孫念偏頭微笑著,“我這樣漂亮的去了,有多不安全?”

    “多不安全?”林義瞥了眼女人全身上下的起伏,慢慢悠悠說,“可能在白菜地里吧,也可能在油菜田里,雜草叢生的河灘也不排除,茂密樹林更有可能。”

    “這么野蠻?”

    “嗯。

    ”

    孫念笑道,“那正好,我去了可以便宜你,你就把拖到河灘的草叢里處理了吧。”

    林義,“......”

    見他不搭話,孫念走進一步,貼身慫恿道:“其實女人和這店里的蛋糕一樣,要學著換換口味,才有新鮮勁。你天天吃你的青梅竹馬,難道不膩嗎?”

    林義退開一步,蹙眉說,“按照你這個邏輯,就算吃了你也有膩的一天吧,到時候還不是得拋棄你?

    既然如此,何必這么麻煩,我還是不碰你的好。”

    孫念跟進一步,甩甩頭發不以為然地說,“我從小就練柔道,也經常做瑜伽,不是別人能比的,身子骨猶如一個寶藏,你開發個幾十年都不一定開發的完,怎么會膩?”

    林義又打量一番這個不比自己矮多少的女人,“喲,你這么自信的?還保準我不會膩?”

    “那是自然。你要是不信,我們現在可以去找個酒店試試。”

    林義嫣兒吧唧揮揮手說,“算了吧。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為了多活幾年,我還是離你遠點的好。”

    孫念伸手隱晦的比劃了下自己胸前,“你是怕沾上我的身子就戒不掉了?”

    林義翻個白眼,沒好氣道,“你這可是小看天下人了不是,我也可是品嘗過人間殊色的。”

    “你嘗了米珈?”不知怎地,孫念腦子里忽然浮現出了米珈的影子,瞬間脫口而出。讀書祠小說網

    林義想了想,覺得這也許是一個機會,一個可能讓這女人知難而退的機會,于是點了點頭。

    孫念沉默了,立在原地定定看著白瓷碟里的蛋糕,有些意興闌珊。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不急不慢的威脅道,“你就不怕把這事捅破,離間你和你的青梅竹馬?”

    林義盯著她眼睛看了一陣,搖搖頭說,“你不會的,不是嗎。”

    四目對視一會,孫念走了。

    望著回歸到曠藝林身邊的背影,林義也是沒了繼續呆下去的興致。

    ...

    下午三點過,大長腿三人也是考完了最后一科。

    等在書店門口的林義問,“你們考的怎么樣,能拿獎學金么?”

    大長腿一如既往的說還好。

    金妍也是非常自信。

    只有冷秀喲喝幾聲,高興地揮拳說,“看林大財主問的這白癡問題。本小姐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左邊是我的霞霞,右邊是我的妍妍,怎么可能考不好呢。”

    寒暄幾句,由刀疤保駕護航,一行人當即趕往白云機場,乘飛機去廈門。

    在高崎機場出來時,冷秀父親開車接的機。

    不愧是搞藝術的,一頭披肩卷發、一副大黑框眼鏡,這是冷秀父親留給眾人的深刻印象。

    冷秀見刀疤坐著黃剛的車走了,當即有點疑惑,“刀疤怎么不跟我們一起?”

    “他還有事,別管他了。”林義瞟一眼離去的奧迪車,如是說。

    車子比較開闊,林義本來打算擠后面的,但冷秀以他身子高大為由,給推到了副駕駛。

    車子兜兜轉轉開了大約一個小時才來到冷秀家。

    吃過晚餐,幾人圍著藝術氣息十分濃郁的庭院閣樓轉悠了一圈,在一條竹子構筑的小道觀賞了會,林義忍不住發問,“這真的是你家?”

    冷秀背個小手,一副理所當然的說,“對啊,來我家做客不帶你來我家,難道還去別個家啊?你傻啊?還是我傻啊?”

    林義瞬間不樂意了,“不是,你以前不是經常當我的面哭窮么,說你父親搞藝術只能勉強糊口,你母親也只是個小護士。

    還有你父母經常打架罵架,不管你死活。

    那我問你,UU看書 www.uukanshu 能開得起畫廊的人真只能糊口?有哪家醫院的小護士都能當主治醫生?父母經常打架卻還如此和諧的?”

    冷秀立時“竊竊竊”地賤笑著狡辯,“本姑娘經常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誰叫你傻子一樣的相信了。”

    林義臉一黑,“為了蹭口吃蹭口喝,就這樣非議自己父母的,也是少見,有些人的臉皮是真不要了。”

    “臉皮算什么東東,有吃喝重要嗎?只要你給錢,我都可以叫你爸爸。”說著說著,嬉皮笑臉的冷秀頓時探個頭,伸個手,“爸爸,給點零錢花花唄。”

    林義,“......”

    一邊看戲的兩只貨色也是跟著無語。

    ps:幾天沒寫,突然不會寫了。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40章 ,大結局)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