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7章 誠意

前方高能
     宋青小的這個承諾對于蘇五來說意義重大,兩人神魂同體,他了解宋青小為人性格,知道她言出必行,所以這一聲道謝便多了幾分真心。

    正在兩人以神識交流的這一段時間里,湘四終于洋洋灑灑的將混沌珠的來歷、作用解釋完了。

    她說得口干舌燥,全然沒注意到宋青小的分神,端了一旁的靈茶喝了一口:

    “武道研究院所研制出來的混沌珠自然沒有辦法與千機一族所制造的混沌珠相比,但卻據說找到了克制混沌珠致命弱點的特性!”

    湘四說到這里的時候,臉上露出嚴肅之色:

    “當年據說使用了混沌珠的人,都相繼離奇出事,應該是遭受了混沌珠力量的反噬。”

    她對于當年武道研究院人為制造出來的禍患了解不如蘇五深,可湘江氏的祖輩憑借過人的直覺,仍猜出了幾分端倪。

    宋青小聽到此處,已經隱隱明白湘江氏當年遭受武道研究院追殺,最終逃至隱界的原因。

    “針對這一特點,議會認為可以利用‘外物’將反噬之力過濾。”

    湘四的話驗證了宋青小的猜測。

    “湘江氏的傳承秘術恰好是御使靈獸,與其血契。”

    她苦笑了一聲,“血契之術,可以與妖獸共生,所以議會當時提出建議,以混沌珠吸納靈力,透過妖獸的身體,將其‘凈化’一遍之后,再利用與妖獸血契的特性,將這一股力量轉移進修士的身體。”

    也就是說,將妖獸的存在當成一個‘過濾器’,去蕪存菁之后,人類再吸收最精純的力量用以進階。

    這個特點,不免讓宋青小想到了時秋吾的舉動。

    他的做法與湘四口中所說的武道研究院的理念幾乎如出一轍。

    以出自千機一族之手的真正混沌珠吸納星空之海的力量,助獸王進階,最終再謀算受到反噬之后的獸王身軀。

    這樣的猜測,令宋青小不由得開始思索,帝國皇室當年與天外天的合作到底有沒有真正的終結。

    雖然照蘇五所說,當年時家與天外天的合作隨著‘實驗’的相繼失敗,最終不了了之。

    但從湘四口中意外得知的消息,卻令宋青小開始懷疑這雙方極有可能仍有某種聯系。

    蘇五不知道內幕的原因,也算變相的驗證了太康氏已經被天外天武道研究院隔離。

    “那時我們以為是湘江氏的機會已經來臨。”湘四平靜的道:“這樣的條件,簡直像是為我們族人量身定制。”

    湘江氏雖說豢養妖獸作戰乃是天外天的獨門秘術,但因為依賴妖獸過深,便形成一種極為尷尬的困境。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若是沒有強大的妖獸血脈現世,對于族人來說,也無異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數百年來,宗族之中并沒有實力強橫到足以名動天外天的長輩。

    一直以來,

    湘江一氏依賴武道研究院而生,宗族實力無法提升,也沒有辦法與九大世族相比。

    因此在得知武道研究院當時的決定時,湘江氏認為是自己的機會來了,對于這項實驗從始至終都很積極的參與。

    “不可能。”宋青小聽到這里,淡淡笑了一聲。

    “是啊。”湘四聽到她這話,也跟著搖了搖頭,苦笑道:

    “確實不可能。”

    武道研究院經歷了數百年的鉆研,并沒有放棄混沌珠的計劃,自然不是為了便宜湘江氏,為他人做嫁衣。

    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可是當局者迷。

    “我的祖輩自認為對武道研究院忠心耿耿,絕無二心,這樣的計劃若能使得湘江氏壯大,將來會成為武道研究院的一把鋒利的刃。”

    可是在武道研究院看來,壯大了湘江氏后,極有可能親手養出另一個世族,瓜分天外天九大世族把持的格局。

    “因此當時武道研究院召開議會,最終做出決定,要求我們交出這項秘法傳承。”

    湘四說到這里,眼中難以自抑的閃過一絲怨恨:

    “將別人的東西從別人手中強行拿走,竟然連主人的意愿都不問了。”她聲音極輕,帶著顫抖,顯然心情十分激動:

    “憑什么?”她咬牙切齒:“就因為依仗著強大的力量么?”

    宋青小沉默。

    湘四說這些話,也不是要她安慰自己的。

    事實上弱肉強食的道理她都懂,湘江一族最初之所以積極響應武道研究院的實驗,為的也不過是提升家族的實力,改變被人欺凌的命運罷了。

    之所以湘四此時說這些話,不過是因為作為家族的繼承人,壓力在她心中堆積太久的緣故。

    她也很快意識到自己失了態,抿了抿嘴角,又伸手理了理自己發梢,平撫了一番自己的心情后,才接著開口:

    “御獸之術是我們家族安身立命的根本,長輩自然是不可能答應的。”

    隨后的事情,她不說宋青小也知道了。

    拒絕了武道研究院的提議之后,湘江一氏很快遭到了武道研究院的驅除。

    雖說明面上基于道義,武道研究院不能將其斬草除根。

    但參與過混沌珠的研究,湘江一氏知道的太多,武道研究院自然不能留他們在這世間的。

    “不過最終因為御獸之術的緣故,武道研究院的人還沒有真正得到這樣的秘術,再加上長輩做出了承諾,發誓絕不將混沌珠及相關的秘密外露,所以武道研究院的人始終沒有真正斬草除根。”

    不過就算是這樣,在那一場劫難之中,家族長輩拼死的保護,最終才有一部分殘余的族人遁逃進隱界之中,艱難生存。

    “你也看到我們如今的景況了。”

    湘四扯了扯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在隱界之內,我們的環境比許多人雖說好些,可這也算是祖輩花費了兩百多年的時間經營所得。”

    而在幾百年前,被武道研究院追殺的過程中,湘江氏一些擁有強大契約妖獸的祖輩先后折損。

    最終留下來的,不過是一些力量、血脈都遠不如前者的妖獸。

    宗族幾乎被滅絕,傳承也險些斷落。

    事到如今,過去了數百年的時間,湘江氏也沒能緩過氣來。

    隱界惡劣的環境使得他們發展異常的艱難,子嗣的傳承、妖獸的繁衍,都大不如當年了。

    “三十多年前,我的父母相繼死于神獄之中。”

    從那以后,湘江氏失了兩大嫡系力量,其實力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如今湘江氏掌權的是湘四的祖母,已經達到了合道之境的修為。

    湘四的父母兩人天份不錯,契約的妖獸力量也不弱,年紀輕輕,也達到了分神之境,婦人對他們本來抱了很大希望。

    一旦夫婦兩人都同時進入合道之境,湘江一氏的實力便能更加穩固。

    等到湘四成長起來,家族說不定還能思謀著離開隱界,重覓去處。

    但人算不如天算,沒有等到湘四的突破,她的父母便隕落于神獄。

    斷了傳承之后,只有婦人一人獨撐大梁,而嫡系的傳人至今不過才化嬰之境,距離進階到獨擋一面,還不知要到什么時候。

    實力大減之后,原本與湘江氏力量相當的蒼鶴、藍家逐漸不太安份了,有想要將湘江氏的勢力、資源吞并的念頭。

    原本湘江氏謀劃著想要走出隱界,若是這樣下去,不止沒有辦法走出隱界,恐怕到時連隱界這一畝三分地也沒有辦法保住。

    “我的祖母確實行事急躁了些,可她不是有意的。”

    湘四將自己的底和盤托出,真誠的看著宋青小:

    “她想要招攬你留下來,是真心實意的。”

    前因后果湘四都沒有隱瞞,想要挽留宋青小的心意也是十分誠懇了。

    宋青小露出淡淡的笑容,這一抹微笑并沒有將她清冷疏離的氣質沖淡,反倒使她顯得更加令人難以觸摸。

    湘四已經預料到她的決定,心中暗嘆,卻并沒有徹底的絕望。

    她還留有后手!

    “不瞞你說,你如果留下來,湘江氏的資源會以為你主。”

    湘四自信的道:

    “雖說我們遭到武道研究院的驅逐,但幾百年下來,我們仍積攢了一些東西,足以令你在隱界之中也可以安枕無憂的修煉。”

    她試圖說服宋青小:

    “帝國的人放出了通緝令在追殺你。”

    因為她身懷異寶的緣故,時秋吾這樣一個半步入圣之境的強者甚至親自放話要搜尋她的下落。

    天下之大,除了隱界,她還能再去哪里呢?

    這里是她最好的庇護。

    對于天外天、帝國的人來說,隱界就如一個三不管的地帶。

    隱界之中靈力的匱乏,惡劣的環境,已經相當于一個巨大的牢籠。

    進入這里,以往的一切恩怨情仇,都應該被一筆抹消了——這是這個領域之上,對于每一個修行者來說不成文的潛規則。

    只要她不離開隱界,憑她的實力再加上湘江氏的勢力,足以安然無憂。

    “我們可以幫助你突破至合道之境巔峰。”湘四做出承諾。

    一旦宋青小達到半步虛空之境,哪怕是在隱界之內,憑她的兩件玄天級靈寶,也足以讓她難有對手。

    “你還年輕,而時秋吾已經年歲不小了。”

    他雖然已經半步入圣,可畢竟沒有真正進入入圣之境,年歲的限制對他來說是人類無法避免的。

    對時秋吾來說,玄天級的靈寶雖說重要,可畢竟不如自己的修為、性命。

    “他不可能時時盯著你,到時我們可以派人盯著時家,等時秋吾閉關破境之時,你仍可以外出。”

    湘四的話語帶著一定的誘惑,但宋青小聽她說完這番話,仍是含著笑意搖了搖頭。

    湘四說的方法雖說保守,卻又十分穩妥。

    可這樣的生活對于宋青小來說,卻無異于徹底與湘江氏捆綁,多添了無數束縛。

    至于結果,從湘江氏的人呆在這里兩百多年時間,不止沒有半點兒進益,如今還需要謀求外援就可以看出他們的境況窘迫。

    從進入神獄之后,她的心態早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不再像當初一樣一味的避躲。

    湘四似是早就已經料到了宋青小的回應,但她仍沒有完全死心,臉上露出躊躇之色。

    猶豫了半晌之后,她如同下了決心一般,再度開口:

    “你記得我之前給你的御獸術嗎?”

    她這樣一說,宋青小猜測湘江氏可能還有什么秘密在手,因此點了點頭。

    “不瞞你說,我給你的御獸之術,只是最基本的術法。”她牙齒一咬,狠了狠心,將真正的秘密抖出:

    “我們還有一套只傳嫡系血脈的秘術,可以吸收妖獸天賦血脈之力,甚至壽數!”

    武道研究院想要的,正是這樣的東西。

    “只要學會這一項秘術,可以吸納妖獸力量、血脈天賦,增強自身修為。”湘四為了挽留宋青小,也算是下血本了:

    “三百年前,我的祖輩在神獄之中,得到了一枚妖獸蛋!”

    既然已經開了口,湘四也不再保留:

    “經過祖輩的測試,UU看書 www.uukanshu 這枚蛋中還有靈息存在,能回應我們的探測。”

    “從蛋內靈息的回應看來,這枚蛋至少出自上古時期,很有可能是有已經斷了傳承的大妖血統。”

    因為這枚蛋來之不易,且又異常珍貴,在當時的情況下,湘江氏的祖輩并沒有將這一枚妖獸蛋孵化出,而是將這一枚珍貴的妖獸蛋封印之后存留下來,準備等待將來有天姿卓著的晚輩出現時,再將其孵化、血契。

    這枚蛋是湘江一族的希望,他們寄望于這枚可能出自遠古大妖的蛋,將來可以成為他們一大助力,帶領他們走出隱界,走出困境之中。

    只是誰都沒有料到,越是往后,湘江氏的情況便越是危急,直到如今,甚至傳承到湘四這一代時,已經出現斷絕傳承的危機了。

    “我的祖母本來是想要留著此蛋,等我達到合道之境的時候再親自將其孵化。”

    湘江氏的血脈力量、神識、意志越強,孵化靈獸之后,靈獸所受到的影響也越大。

    “但是只要你愿意加入我們,”湘四目光堅定,與宋青小對望:

    “宋三,我愿意將這一枚有大妖血脈的蛋,以及湘江氏的秘術全部都讓給你,只要你能帶我們走出此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