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29章 前往

前方高能
     湘四笑了一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忙也跟著追了兩步,喊道:

    “對了,藍家的領地之上最近出現了一個魔修,你要小心……”

    她以神識放聲大喊,可是在這轉瞬之間,宋青小的氣息已經遁離極遠了。

    “也不知道她聽到沒有。”湘四的臉上露出懊惱之色。

    昨日見面之后,因為要說的話太多,又涉及到雙方合作,湘四只顧著提醒宋青小關于蒼鶴、藍家的成員部署及勢力分布,竟然忘了這兩家除了家族成員、修為之外,最近還出了一個在藍家的地盤之上,已經殺了數位藍家族人的魔修。

    “別擔憂。”婦人上前幾步,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孫女,面露愛憐之色:

    “從傳回來的消息看,藍家死于那魔修手中的子弟修為最高不過分神之境。”

    至于合道之境以上的高等階成員,藍家與蒼鶴家也出不了幾個,至今還沒有聽說有這樣的人物折損的。

    而宋青小在昨日渡劫之后,還有余力斬殺蒼鶴、藍家兩位已經達到合道之境的高手,哪怕沒有聽到湘四的提醒,碰到了這魔修,誰死誰手還不好說。

    湘四生于湘江氏希望萌芽之時,卻又很快失去雙親,使得湘江一氏再度陷入困境之中。

    作為湘江一氏的繼承人,她自小表現出令婦人十分滿意的天賦。

    聰明、狡猾卻又不失果決、狠辣,過早的承擔了繼承人的責任,使她沒有享受過一些同年人的幸福。

    此時能看到她能交上一個朋友,并罕見的展露出為朋友擔憂的另一面,這令得婦人的目光更加溫柔:

    “放心吧。”

    她摸了摸孫女的后背,以示安撫,同時目光也順著宋青小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有結界的阻擋,湘寧小筑內的空氣清明,花團錦簇。

    可是不知是不是受隱界的靈壓影響,那云層之中似是包裹著陰影,婦人的眼睛里面隱含著一絲夾雜著擔憂的希冀——

    希望宋青小此次能將藍家、蒼鶴家的勢力掃蕩大半,令湘江氏可以暫時得以休養生息,給新生代的孩子們以成長的契機。

    那個魔修的存在也是一個極大的隱患。

    雖說目前死的是藍家的人,可其他的家族也因為此人的闖入而感到有些擔憂。

    最令婦人感覺不安的,是隱界之中的幾股勢力同時出手,但至今仍未查出此人身份來歷,甚至連蹤跡都難以捕捉。

    這樣一個不定時的炸彈實在令人不安,宋青小此去若是能夠碰到,對于湘江氏的人來說,也算是一樁好事了。

    不過看到湘四面上的擔憂之色,婦人將這句話藏在了心里,并沒有說出。

    數日之后,隱界之中發生了一件大事。

    在隱界盤踞多年,勢力根深蒂固的藍家、蒼鶴家數個臨時的據點被人掃蕩。

    數個合道之境以上的掌權者被人擊殺,

    據點之內的精銳弟子一個都沒能逃脫。

    直到兩日之后,兩家察覺到不對勁兒,派人前往幾個勢力點查看時,才發現這一事實,而兇手早就已經不知所蹤!

    這一件事情對于兩家來說打擊很大,幾個合道境以上的強者之死,令得原本強橫的兩家勢力頓時衰弱。

    隱界之中人心惶惶,眾人甚至壓根兒不知這里何時來了一個足以殺死如此多合道之境的超級強者,也擔憂這樣一個殺神的到來會在隱界大肆展開殺戒。

    畢竟躲進隱界的人,大多都是無路可去之輩,進入隱界本身就是為了躲避昔日恩怨,想要尋得一線生機罷了。

    好在兩日之后,并沒有再聽聞隱界中有隱匿的強者被人殺死,那名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的人如來時一般,又神秘的失蹤。

    因為死的都是蒼鶴、藍家的人,相反之下,與之相當的另一股勢力湘江氏則并沒有傳來有人傷亡的消息,不少人也懷疑兩家成員被屠,可能與湘江氏有關系。

    可一來眾人沒有證據,二來因為兩家死的人太多,實力受到了重創,再加上兩家又顧忌湘江氏新招攬了一名強大的外援,深恐找不成麻煩,最終還有可能反引來大禍,所以只能含恨罷手。

    直到半個月后,蒼鶴瀾等人的尸體在黃沙之地被發現,眾人找到了當日雷劫過后的痕跡,蒼鶴、藍家的人才對外宣稱,說是隱界進入了一名破境的強者。

    有人猜測,興許是兩家人在此人渡劫之時所做的一些舉動惹怒了這破境之人,所以最終引來了殺身之禍。

    經此一事之后,兩家為數不多的合道之境強者被一再屠殺,從隱界之中原本強橫的勢力一下跌落到幾乎沒有強者撐大局的地步。

    湘江、藍家、蒼鶴之間本來實力旗鼓相當,甚至湘江一氏實力最弱,但這一番風波后,情況一下逆轉了。

    藍家、蒼鶴不僅是要面臨來自湘江氏的協迫,同時還有一些其他微小的勢力也開始蠢蠢欲動。

    昔日一些受兩家不光彩手段招攬而來的門徒也趁此時機心生反意,兩家自顧不暇,自然無力報仇。

    隱界之中穩固的格局被打亂,陷入一輪重新劃分地盤、新勢力的爭斗之中。

    對于這些傳言,宋青小沒有再關注。

    半個月的時間,她在六翅飛甲的帶領下,已經順利的走出隱界,悄無聲息的潛入了天外天中。

    從隱界之中一出來,剎時靈識受限的感覺就已經減緩了大半,她伸手一抓,將抓著自己一小縷頭發的六翅飛蟲放進了盒子裝進了乾坤囊中。

    接著宋青小往四周一看,竟恍惚之間有種仿佛回到了京都西郊時的熟悉感覺。

    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略顯破敗的小鎮,窄巷長街,其建筑風格竟與西郊頗為相似。

    興許是臨近隱界的緣故,這里帶著一種令人感到極度壓抑的頹廢之氣。

    宋青小開始還以為是某種禁制觸發,導致自己眼前出現了幻覺,直到神識一掃,發現了有人的氣息,且自己的神識并沒有受到影響,才松了口氣。

    說來也奇怪,這里的人并不多,但彼此之間都帶著一種不隨意窺探別人的默契。

    她的身影一出現,明明遠處街角的一間店鋪之中有人轉頭來看到了她,卻又面色如常的將頭別了開去。

    這并不像是偽裝,反倒像是已經習以為常似的。

    “這里名叫天罰鎮,是天外天與隱界交軌之地。”

    神魂之內,蘇五緩緩出聲:

    “呆在這個地方的,很多都是屬于不受天外天待見,或是惹了些麻煩的亡命之輩。”

    能出現在這里,意味著他們要么是準備潛入隱界,要么就是像宋青小一樣剛從隱界之中回來的。

    無論是哪一種,都代表著這些人并不好惹,甚至麻煩纏身。

    所以多年下來,來到這里的人都形成了一種默契,平時絕不管別人的閑事,哪怕有什么恩怨,也各自另找地方私下解決。

    蘇五如同識途的老馬,將這里的一些情況大概與宋青小做了一番介紹。

    “此地離九天城不算很遠,這里房舍很多,都是無主之物,你可以選擇一處無人之地,暫時歇息,其他人不會來打擾你。”

    “九天城?”宋青小聽到這個熟悉的地名,不由愣了一愣:“你當初提到的云錦寶衣坊,就是在那里吧?”

    “……”蘇五沉默了許久,宋青小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才說道:

    “是。”

    天外天之中有他許多的回憶,有些他以為已經忘了,但隨著宋青小一踏入這里,過往發生的一切又浮現在他心里。

    只是那會兒他身為太康氏出身的天之驕子,風光無比,哪會知道如今再回來,卻是這樣的光景。

    他正惆悵之間,就聽到宋青小出聲:

    “那我要去看看。”

    她的乾坤囊內其實裝載了不少的衣物,都是之前回帝都的時候,托周野買的普通衣裙。

    這樣的衣物對如今的她來說自然是不大方便的,稍有動靜便會損毀。

    她對于蘇五提到過有一定防御力且又可以隨身形異變的云錦寶衣早就垂涎已久,既然來了這里,不去看看自然可惜。

    蘇五的思緒迅速被她打斷,本能的就冷哼出聲:

    “看看?你有錢嗎?你知道天外天流行的通用貨幣是什么嗎?”

    身無分文的宋青小果然被他一連數句問話問得一愣一愣的。

    她這些年受到世族追殺,躲進了星空之海內,對于金錢她早就沒有概念了——畢竟神獄之中缺少什么,試煉者幾乎都有。

    這會兒經蘇五一提醒,宋青小倒有些后悔自己離開湘江氏的時候,沒能從湘四手中要些錢了。

    “拿東西換呢?”她摸了摸掛在自己脖子上的乾坤囊,又覺得底氣足了許多。

    “也要看是什么東西了。”蘇五有些嫌棄。

    她已經達到合道之境了,上兩次試煉除了從范五手中搶到了青冥令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收獲。

    以前殺死一些試煉者所收繳的乾坤囊,里面的東西如今看來自然不值什么錢了。

    “到時去看看再說。”宋青小嘆了一口氣,結束了這個話題。

    而蘇五則是發現與她聊完之后,被她一打茬,再也找不回先前惆悵的心境,索性也跟著隱匿。

    宋青小找了個無人的房舍,在天罰鎮呆了兩天調養自己的靈息,順便也想觀察自己進入天外天的事有沒有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但興許是她在帝國之中聲名不顯,雖說大鬧了一場時家,但因為她當時在闖入皇城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不過才突破分神之境。

    雖說有時秋吾發話,但在許多人看來,時秋吾的舉動可能只是因為時家被冒犯之后的一時之氣。

    隱界之中的事情因為涉及了合道境的強者被殺,所以無論是渡劫一事,還是蒼鶴、藍家的人被清除,都暫時沒人將這兩件事情聯系在一起。

    就像蘇五所說,在天罰鎮的人也并不愿意惹麻煩,因此宋青小在這里停留了幾天,也并沒有引起別人注意。

    十天之后,宋青小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個臨時棲息之地。

    照著蘇五的指引,宋青小往九天城的方向趕了過去。

    她在趕路的過程中,還拿出了當日湘四送自己的那只六翅飛蟲,準備以此蟲記熟路徑。

    這種蟲子是湘江一氏培育出來記路的,除此之外靈力極低,并沒有作戰能力。

    宋青小按照當日湘氏送自己血契妖獸的方法,將指尖刺破,流出了一滴血液。

    她將手指一彈,那滴血液便往飛蟲的方向直落而去,迅速將蟲子包裹在內。

    原本透明的蟲子在感應到宋青小的精血氣息接近的剎那,順從的停住不動,任由那滴血將它包裹在內。

    宋青小血液的力量強大無比,在接觸到蟲子的剎那,飛蟲的氣息剎時被完全壓制。

    “浪費!”蘇五見她在這樣一只沒用的蟲子身上也浪費了一滴血,不由輕哼了一聲。UU看書 www.uukanshu

    飛蟲貪婪的吸收著血液,原本透明的身體隨著血液中的力量被它吸收,逐漸變異。

    宋青小的神魂之中多了一道弱小的氣息,與她心神牢牢相系。

    半晌之后,那滴血液被它完全吸收,飛蟲搖搖晃晃的飛進宋青小攤開的掌心之內。

    只見此時的那六翼飛蟲與之前已經截然不同,它背甲之上的翅膀竟然由原本的三對化為四對!

    甲殼上竟然出現了形同密布的鱗甲一般的凸印,一條淡藍的細線出現在它透明的肚腹處,使它不能再像先前一樣徹底隱匿。

    數條探出的腿也變得比之前有力了許多,細看之下可以看到那肢足像是被覆蓋了一層細密的薄膜似的。

    最重要的,是它的氣息不再像先前一樣無害,反倒帶著幾分凌厲。

    宋青小看著這無論是外形還是氣息都與之前截然不同的甲蟲,不由心中一動,就見那甲蟲張開嘴,沖著她掌心噴出一股寒氣。

    寒氣吹到她指甲蓋上,迅速凝結為一團冰晶。

    這點兒力量對她來說自然是微不足道的,但沒想到她一小滴血液竟然會令這原本弱小不堪的甲蟲出現這樣的變異,倒令宋青小有些吃驚。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