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0章 打聽

前方高能
     那飛蟲本身力量微弱,血契之后勉強將這一滴血吸納,但血液中的力量還沒有辦法完全的消化。

    宋青小看它爬在自己掌中搖搖晃晃的樣子,竟然表現出即將進化的征兆了,以她之前養狼的經驗可以猜出這飛蟲應該是需要沉睡一段時間徹底將這些血液吸收。

    她原本準備契約了此蟲之后以它記熟從天罰鎮前往九天城的路徑,如今看這蟲子勉力支撐的情景,自然也知道這打算不行了,當即將這蟲子一抓,將其收起。

    ……

    天外天的九天城與宋青小預料之中的略有不同。

    與人煙稀少而破敗的天罰鎮相比,這里繁榮了許多。

    其建筑風偏古香古色,但卻又可以感應到隨處都有的天網鏡頭,有種仿古街的風格。

    與帝國之中普通民眾對于隱世家族、修行者所知不多不同,這里的人對于修煉者、世族的存在應該都十分了解,且相互融合。

    宋青小一進入城中,神識一掃之下,既能感應到修煉者的神識存在,也能感應到普通氣息,仿佛在此地,修煉者與普通人之間達成了一種特有的默契與平和。

    街上的行人衣著迥異,卻形成一種特殊卻又和諧的風格。

    她穿著湘四當時送給她的衣服,站在九天城內,既顯得與此城格格不入,卻又有種自己剛來卻已經融入了此城之中的感覺。

    “這里就是天外天。”

    神魂之內,蘇五的聲音響了起來。

    作為寄居在宋青小神魂之中的殘魂,蘇五似是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宋青小此時心中的感受,不等她開口發問,便主動解釋著:

    “天外天的資源都幾乎由九大世族把控,”當然,長離世家被摧毀之后,便成了由八大世族把控。

    “普通民眾對于世族頗為順服,每年會向世族交納上貢,以求得庇護。”

    而世族之所以分為內外宗族的原因,就在于此了。

    嫡系傳承的內宗是世族的真正力量所在,而外宗的弟子大多偏向與處理繁瑣的事務以及與民眾打交道了。

    在這里崇好武風,但與帝國的崇尚武力,卻又極力掩蓋世族的存在不同。

    這里的人們崇拜世族的強者,并以能加入世族為榮。

    若是有天份出眾之輩,也會說不定有由武入道的資格。

    “所以綜合而論,天外天的實力遠勝于帝國許多。”也正因為此地特殊的風氣,修煉者在這里不再需要隱隱藏藏的存在。

    “而許多像你一樣,”原本只是帝國的普通人,但因緣際會之下進入神獄,最終僥幸未死,卻又踏入修煉一途的人,“無一例外都會來到天外天。”

    蘇五說到這話時,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對于從普通人轉化而成的試煉者來說,這里包容度高,且無論資源、環境,都遠比帝國更加豐富。

    只要實力夠強大,

    在天外天可以過上奢華的生活。

    這里擁有龐大的修練資源,藥材、器物、丹藥、法寶等,只要有錢有勢,都可以獲得。

    普通人、修為實力低下的人渴望得到強者的指點,會甘愿歸附于強大的修者,為奴為仆。

    “也正因為如此,積分在這里成為了最基本的流通貨幣。”

    神獄界面之中所兌換的物品,都會成為這里一些市場最受歡迎的流通貨。

    “所以來到天外天的這些人,都會將天外天當成最終的歸宿。”

    “最終?”

    宋青小敏銳的捕捉到了蘇五話中的重點,她隱約感覺到蘇五說到這里時,帶著一種若隱似無的嘲諷。

    不過蘇五并沒有回答她的話:

    “不過這些人很快都會得到教訓的。”

    能不依靠家族的支持來到這里的試煉者,大多已經屬于佼佼者,甚至許多無論運氣、天份、實力,都并不在一些宗族子弟之下。

    身懷積分,神獄之中的成功,會令得他們來到此地之后,受到此地環境影響蠱惑,卻忘了此地遠比帝國更加殘酷。

    將帝國的那一層偽裝撕開后,這里將強者為尊的信念發揚到極致了。

    九大世族的把控,會給這些心懷野心的人當頭一擊,令他們難有真正出頭之日的時候。

    “總的來說,在這里如果沒有野心、追求,僅只是享樂生活,那就再適合不過。”

    而若是有志向,意欲干出一番大事業的,卻難以在世族的把控之下出頭。

    稍微表現出眾的,最終都會被武道研究院發現,并順利‘網羅’,若沒有絕對強橫的實力,壓根兒無法從這一張鋪設的天羅地網之中逃脫。

    蘇五冷冷的笑了一聲,隨即又將話題一轉:

    “云錦寶衣坊在九天城中頗有名氣,你隨意一打聽,很容易就能找到了。”

    她已經達到了合道之境,就算稍放出一分威壓,也多的是人愿意爭搶著為她指路。

    可能是回到了曾經的故土,他的心情有些糟糕,并沒有回答宋青小的話,而是說完這話之后,十分任性的再度隱匿了。

    宋青小也有些無奈,索性自己隨意在街上先逛一逛,熟悉一下再說。

    從蘇五話中聽來,天外天的環境雖說相比起帝都,對于修煉更加包容,但同時危機也更多。

    她初來乍到,身上麻煩也不少,并不準備在此地展露頭角。

    但正如蘇五所言,此地普通人與修煉者并存,有眼力見的也多。

    從蘇五隱匿不到五分鐘的功夫,宋青小就感覺有幾道氣息跟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才從隱界出來不久,莫非帝國的事情以及隱界中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此處?

    宋青小想到這里,眉頭微微一皺。

    只是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應該是想多了,跟蹤自己的這幾道氣息都十分微弱,大多都才踏入了悟道境的大門罷了。

    其中一個靈力稍強的,已經有凝神鏡的修為,這樣的修煉者在她面前無所遁形,不太像與世族、武道研究院沾染上關系的。

    果不其然,約數分鐘后,一個身穿黑色武士袍的年輕男人便已經壯著膽子出現在了宋青小身后不遠處。

    從外表看來,他年約二十多歲,身材瘦高。

    一條編織的絲繩勾勒出他纖細的腰,腰側掛了一柄短刃,七分袖的設計露出他結實的小臂。

    此人一閃身出現之后,便似是知道自己已經曝露,加快了腳步跟在了宋青小的身后。

    “大人剛來九天城的?”

    他的語氣恭敬,興許是見多了從各個地方趕來天外天的‘外來者’,他在問起這話的時候,不止沒有好奇,反倒帶著一絲殷切及熱絡——

    仿佛逮到了一只‘嗷嗷’的肥羊似的。

    “不錯。”

    在他一出現的剎那,其余幾道氣息都逐漸散去了。

    宋青小微微勾了勾嘴角,隱約明白這些人的來路——這應該就是蘇五所說自己要想找云錦寶衣坊,隨意一打聽很容易找到的原因了。

    甚至不需要她放出靈壓,便已經有識趣的人上前來引路。

    “我在這城中呆了多年,對此地的各行各業都了解得十分清楚,販賣的材料、丹藥,法寶、符咒都一清二楚,如果大人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很愿意向您效勞。”

    “這里由誰主管,有沒有什么禁忌呢?”

    蘇五不肯現身,這會兒正巧有人湊了上來,宋青小心念一轉,并沒有拒絕此人獻的殷勤,開口發問。

    她的態度并不親近隨和,但那青年的表情顯得更加恭敬了,忙跟在她身后,一面為她講說。

    天外天的制度與帝國某些方面相似,九天城名義上受議院掌控,實則背地里掌控的是九大世族。

    與帝國一樣,此地的居民、商戶都交納稅收,受議院保護。

    武道研究院會在天外天各處設立分院,派議會之中的武士駐守。

    當地明面上禁止殺人、搶掠,禁止一切違法事宜,但實際這樣的條例能約束的僅只是一部分可以約束的人罷了。

    對于已經逆天改命的修行者、試煉者來說,一切都以實力說話。

    強者自然不需要受到這些條款的約束,甚至若是足夠強大,更是可以額外獲得許多的特殊權限。

    “若您才來此地,可以找個地方先臨時租住。”青年將九天城的情況大概一說之后,又接著道:

    “都議院里設有此地最大的各地別院,條件舒適,可供外來者暫時落足。”

    他彎著腰,恭聲道:

    “那里靈力充沛,離各地市場也很近,每當一些拍賣行、玄都世家有什么好東西拿出來時,都議院內的人還會提前打招呼。”

    對于初來者來說,實在是再方便不過。

    “登記居住的條件也簡單,只要展現出相應的實力,修為越高,租金便越低廉,甚至達到一定程度,不止不需要租金,都議院還會給予倒貼補助。”

    宋青小聽他說到這里,毫不猶豫就已經在心中否決了這個提議了。

    初時聽來這樣的條件確實豐厚,可卻像是武道研究院變相摸清此地試煉者的一種套路,對她來說這種方法自然是十分不適合。

    “還有一種方法。”那青年腦子極為靈活,一看宋青小的表情不變,就知道她對于自己的這個提議不大滿意了,當即又壓低了聲音說道:

    “也可以通過一些不起眼的人為您在靈域之中額外租住房舍。”

    宋青小不由微微一笑:

    “比如說你?”

    那青年被她點破之后也不羞澀,很是坦然的點了點頭:

    “若是有幸為您辦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他解釋道:“只是相比起都議院提供的別院,靈域的房舍就沒那么‘方便’了。”但無論是隱秘性還是僻靜,都勝過都議院提供的別院許多。

    “辦理了租賃之后,靈域才會給一個令牌,這個令牌需要居住者的神魂激活才能看到所租住處。”

    也就是說,哪怕請人幫忙租下了臨時棲息地,但在令牌被激活之前,就連幫忙的人也不知道這租住的房舍在何處。

    從私密性來說,確實比都議院提供的房舍要好了許多,也適合一些初來乍到之后財大氣粗的試煉者。

    “靈域的房舍之中都設有特殊禁制,有強者把守。院中鋪設靈石,有聚靈陣,無論修行打坐,效果都比一般地方要好很多。”

    它的位置也不錯,占據了此地靈氣最為充沛的地方。

    青年頓了頓:

    “除了貴之外,就沒有其他的缺點了。”

    提到錢的事,宋青小的笑意就頓了頓,但隨即想到自己的6萬多積分,又覺得底氣足了許多。

    青年也會察言觀色,見自己提到價格昂貴的時候,她卻面色鎮定,當即就覺得自己遇到了富婆,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他又說了一些九天城內的事,宋青小也不出聲,由得他說。

    此人修為不高,但可能常年混跡于城中,一些小道消息信手拈來,真不真不好說,但總的來說也足以讓宋青小對于天外天的認知除了來自于蘇五那些簡短的話語以及充滿了對武道研究院的偏見之外,也多了一些額外的了解了。

    “除了九天城之外,最近還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大事發生么?”

    在武道研究院以及世族把控之下,九天城內最近并沒有什么大事發生,就算是有,以此人修為地位,估計也不敢說。

    宋青小耐著性子,任由他天馬行空說了半晌,才終于漫不經心的問了他一句。

    青年的精神一振,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好像有些猶豫。

    見他這個樣子,宋青小不由笑了笑,從自己的乾坤囊內拿出了一個錦囊,向那青年拋了過去。

    青年忙不迭伸手一接,顧不得道謝,先將袋口打開,一股靈力便從袋中透出。

    那袋內裝的是五行符,是來自于當初宋青小斬殺的范江河之手。

    她殺范江河的時候,范江河已經達到了丹境以上的修為,UU看書www.uukanshu.com 拿出的五行符更是厲害非凡,令她吃了大虧。

    此符被她收了之后一直放在乾坤袋中,沒有派上大用。

    而隨著她修為的增加,試煉越來越兇險,這圍困丹境修為的五行符咒對她來說更是失去了作用,便積壓在她的乾坤囊內了。

    這東西對宋青小來說已經沒有作用,可對于那青年來說,卻無異于天大的好東西了。

    他的修為比之前那幾道氣息略強,勉強進入凝神之境,可離丹境之間還有一大段距離。

    而范江河當日身為范氏嫡系子弟,又有一個已經化嬰之境的父親撐腰,身上所帶的東西也不是一般之物。

    這五行符咒雖然已經被宋青小毀了一張,但依舊能圍住丹境以下的修行者。

    青年忍耐不住眼中的驚喜,他雖然已經猜到宋青小身家不菲,卻沒料到她出手如此大方,當即小心翼翼的將東西一收,再看宋青小的時候,神情都要比先前真誠許多:

    “不瞞您說,最近確實發生了一件大事,不過不是在九天城內,而是在隱界之中。”

    他說完這話,又補充了一句:

    “據說隱界之中有三股盤踞的勢力,都被人剿滅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