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1章 過去

前方高能
     “三股?”宋青小臉上的笑意逐漸收住,眼中露出一絲凌厲之色。

    她原本打賞這青年也只是隨意為之,本來也沒指望他能說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秘密,卻沒料到這青年倒真是出口驚人,令她愣住了。

    “嗯。”

    可能是才收了五行符的緣故,青年并沒有含糊,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隱界之中有不少分散的勢力,”他眼中顯出一絲猶豫之色,像是有些害怕,但摸了摸自己才剛收到手的錦囊,又一咬牙:

    “據說與天外天也有些合作。”

    他這話說得含糊不清的,但宋青小神識驚人,依舊將他的話聽進了耳中。

    在隱界中的時候,通過湘四的述說,她可以明白這青年模棱兩可的話中的含義,無非就是隱界中的力量也有天外天的人插手。

    雖說按照俗成的規定,隱界應該作為一個變相被流放的地帶,應該是三不管的。

    可是天外天的世族、武道研究院的人又怎么可能真正放過這樣一個地方不受自己掌控?所以各方勢力的滲透自然是必然的。

    “一個月以前,隱界之中有兩個不大不小的宗族遭人剿滅了,據說可能是得罪了某個強者。”

    青年并沒有注意到宋青小的表情,不過就算是他注意到了,也根本沒有辦法將眼前出手闊綽的大人與隱界之中的殺神聯系到一處。

    “此人可能是武道研究院中的高手,”他抬起頭,警惕的轉頭往四周看了一眼,接著飛快的說道:

    “興許是要教訓這兩個不聽話的宗族。”

    從青年的表現看,在天外天中,武道研究院也屬于不討喜的背黑鍋的對象,反正有什么無法解釋的事情,統統推給武道研究院就對了。

    “而十天前,另一個世族也被圍剿了,不過原因是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他畢竟實力低微,能打聽到這些,可能也與他善于逢迎有關。

    “對了。”他說到這里,像是想起了一件事:

    “也有可能是那里面出現的一個魔修所為。”

    湘四當日提醒的時候,宋青小已經施展‘行’字令遁得很遠了,沒有聽到她后面說的話。

    因此這會兒聽到青年提及,不由皺了皺眉頭:

    “魔修?”

    青年應了一聲,說道:“據說十分厲害,在隱界之中殺了不少人了,引起了武道研究院的關注。”

    除此之外,他便再也說不出所以然了,后面提到的一些關于魔修的身份,一聽就是坊間添油加醋的傳說。

    宋青小壓下眼里的思緒,露出笑容,似是漫不經心的問:

    “那隱界之中被剿殺的這三宗勢力是哪些呢?”

    “不知道……”青年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

    隱界之中的勢力分布錯宗復雜,他能打聽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三股被圍剿的勢力中,藍家、蒼鶴是她按照與湘四的約定親自搗毀的,至于另外一家,未必是湘江一族——湘四在提出交易的時候,就應該考慮過后果。

    畢竟湘江氏在隱界生存了兩百年的時間,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不至于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被人剿滅了。

    與湘江氏相鼎立的是藍家、蒼鶴,這兩家隨著子弟被殺,已經不成氣候,恐怕難以復仇。

    至于所謂的魔修,宋青小不大了解,倒不好下定論。

    不過從青年表現看來,他也只是一知半解,消息的準確性也未必能保證。

    更何況隱界中大小勢力無數,出事的未必是湘江一氏。

    她現在才剛從隱界出來,隱界的變故都已經傳到了九天城,她自然不可能在此時卷入風暴之中。

    但無論怎么樣,就沖著當日湘四曾提到過的‘朋友’二字,宋青小也準備在風頭過后再回一次隱界,確認此事真偽及湘江氏有沒有受到波及了。

    想到這里,宋青小的眼神又平靜了許多。

    “這九天城內有不少有趣之處,大人可有想逛的地方,或是由我給您推薦……”

    那青年回答不上宋青小的問題,也覺得有些尷尬,深恐惹她不快,連忙轉移了話題。

    宋青小也配合著他的意圖,笑著說道:

    “我曾聽一個朋友提過,九天城內有一個云錦寶衣坊,里面的衣物大多品質不凡。”

    她提到云錦寶衣坊,這下青年答得上話了。

    他松了一大口氣,識趣的開始介紹起云錦寶衣坊的傳說。

    相比較起蘇五的寥寥數語,此人講的無疑要詳細許多。

    有些制衣秘法也從他口中信手拈來,仿佛他親眼目睹過。

    宋青小明知他說的話不著邊際,卻并不打斷,兩人一路談話間,那青年很快一抬頭,笑著道:

    “云錦寶衣坊到了。”

    與店名相呼應的,是寶衣坊的裝修也帶著古香古色。

    門口一道垂墜的珠簾將街外的視線擋住,珠簾上的石頭似是某種稀罕的礦石,竟有一定的防御神識的作用。

    不過這點兒防御力自然是沒有辦法將宋青小擋住的,但初來乍到,她并不愿太過張揚,因此僅以神識粗略掃視了一番,并沒有再細細探究。

    里面的人可能感應到了客人的到來,宋青小的神識感應到有人正在向這邊靠攏。

    不多時,一個二十左右的少女撩開珠簾,出現在兩人視線之中。

    那少女長相姣好,神情有些冷漠,在看到青年的時候,眼神并沒有波動,但轉而看向宋青小時,她似是感應到了什么,當即將那冷淡的表情一收,神色變得熱情了許多。

    “貴客里面請。”

    她將簾子打了起來,青年識趣的站在外頭,畢恭畢敬道:

    “我在外面等候。”

    宋青小還有用得著他的地方,聽了這話就點了點頭。

    她跟著少女進了寶衣坊內,那門簾垂落下來,將外面的喧囂一并阻隔。

    從外面看來,云錦寶衣坊的招牌不大,但內里卻另有乾坤。

    店鋪之內安靜無比,帶著若隱似無的檀香之氣。

    四周窗明幾凈,靈力異常充沛,有種讓人放松的舒適感覺。

    一進屋內之后,宋青小就感應到了此地的數種禁制,但并不是很強,應該是為了聚靈所用。

    墻壁上各自擺放了數種衣物款式,除了花色面料的介紹之外,還有一些特點解說。

    少女比了個請的姿勢,領著宋青小一路往里走。

    “客人第一次來九天城吧?”少女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眼睛如同一對彎月般:

    “我們家的衣物面料特殊,水火不侵,靈力難以撕破。”

    她好像并不急于問宋青小的需求,而是解釋了一番衣物面料來源,以及各色款式花色。

    末了說了半晌,往內走了許久之后,又進了一個小間之內,才有人端了靈茶出來,少女才偏頭問道:

    “不知道客人是想要哪種樣式,哪種花色?在面料的選擇上,又有什么要求?”

    屋內有一套可供休息的桌椅,少女比了個手勢請宋青小坐,末了又以手往桌面上一掃,那桌面頓時又化為光幕,投影出數種布料的款式花色。

    “只要您提出的要求,云錦寶衣坊都可以做。”少女說到這里,有些驕傲的道:

    “我們與九天城藏寶閣、都議院等都有合作,小到衣服上的佩飾鈕扣,大到陣法禁制,您想要的,都可以想辦法為您加入衣物之中,不過就是時間上所需多一些罷了。”

    從那青年的身份,少女就可以推斷出宋青小是初來九天城。

    這種情況并不罕見,許多才剛到天外天的人,尤其是女性,購買衣物、首飾也是尋常之舉。

    “不需要。”

    對于款式、顏色,宋青小并沒有什么異議,她就想要買一套適合自己現出女媧后不被輕易損毀的衣裙。

    “我想要可以立即帶走的,能穿就行。”

    她的要求令那少女愣了一愣。

    云錦寶衣坊的衣裙一般是量體裁衣,根據顧客需求額外訂制。

    初次來到天外天的人,往后的余生有大半的時間都會呆在這里,踏上修行一途后,便意味著其壽命遠勝一般的人,所以很多人并不介意為了拿到心儀的衣服暫時等。

    這會兒見到宋青小急著要,那少女先是有些意外,但很快回過了神。

    她們在九天城多年,遇到過形形色色的客人,像宋青小這樣的例外偶爾也會發生。

    “您稍等。”

    少女說完這話,很快撥弄了一下腕間的手鐲,嘴唇動了動,像是與人交流了幾句。

    半晌之后,她放下手腕抬起了頭:

    “店里確實有一些成品,只是質量不一,我親自去取來,供您選擇。”

    宋青小微微頷首,那少女起身離去。

    她一走后,宋青小也開始打量起這間內閣。

    閣內的四壁上掛了衣物圖紙投影,上面都寫著布料出自何人,以及衣服裁剪師的生平。

    隨著宋青小走動之間,那些圖紙竟然開始變幻,上面出現了不同的圖形。

    宋青小伸手去碰觸,指尖在碰到那光影的剎那,竟然發現那光影之中竟然蘊含靈力,隨著她一碰,便緩緩顯出一個女子身影。

    所有衣物的圖形都變成一個個的女子,上面出現她們的生平。

    “這是云氏的傳人。”

    原本進入了九天城后已經隱匿的蘇五,不知為什么這會兒又再度出聲:

    “她們每個人曾經制造出最杰出的作品,都會當成功勛,被安置在寶衣坊中,被后代子孫所銘記。”

    可能是重回故土,他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像是帶著若隱似無的哀傷之意。

    “云氏的每一個弟子,越是知名的,就越短命。”

    喂養天蠶的方法傷身,天外天曾有一種說法,就是云家的女人以命織衣。

    宋青小的手碰觸在墻壁之上,慢慢順著屋子前行,每走一步都會從一個女人的影像面前走過。

    直到走到屋子轉角的角落處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意念從神魂之中傳來。

    這股意念之強,幾乎影響到了她,令她不由自主的將雙手都捂到了那墻壁之上。

    “客人。”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少女清甜的嗓音傳來,緊接著是一陣腳步聲。

    這聲音一現,剎時將這股魔咒打碎。

    宋青小的意識瞬間恢復清明,眼神變得平靜,轉過頭的時候就看到少女身影。

    “這是我們上一代的繼承人,也是個很有天份的長輩呢。”

    少女見到宋青小轉頭,不由露出了笑意。

    她的話令宋青小再度將頭轉了回來,把目光落到了那光影之上。

    投影之中的女子年約二十來歲,長得絕代風華,眉眼之間卻帶著溫婉與堅毅并存之色。

    女子的資料透過倒影傳進宋青小神識之內,她輕輕出聲:“云蘇蘇。”

    少女看她像是對云氏的這位長輩十分好奇的樣子,不由嫣然一笑:

    “她是我的姨祖母,曾經也是云家的繼承人。”

    宋青小聽到這里,隱約明白了此人身份,也了解了自己先前那一瞬間意識恍惚的原因。

    蘇五影響了她,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應該就是蘇五口中那個曾經對他有影響的女人。

    這種感覺真是奇妙,這里本來對她來說應該是極為陌生,可此時卻因為蘇五的存在,她卻又與此地像是產生了某種特殊的聯系。

    就好像一個曾經籠罩在她心里的謎團,即將要被揭開那層朦朧的外衣。

    “她還在嗎?”

    蘇五這會兒已經再度隱匿,但宋青小的心中已經有了七八成的篤定。

    她這話一問出口,就見少女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

    她搖了搖頭:

    “一百一十年前,她已經嫁了出去,”少女語氣一頓,眼里閃過一絲哀傷之意:“不過早就已經亡故了。”

    宋青小的腦海之中卻想到了在暗河之森底下的迷窟之中,蘇五曾提到過云家那位嫁進了長離世家的繼承人。

    “一百一十年前,長離氏族核心的嫡系傳承長離引章娶了云氏寶衣坊的傳人。”

    蘇五的話與此時少女的說法相重疊,無疑更加肯定了宋青小的猜測。

    她自己都沒有料到,有天會站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透過這道女子曾經留下的身影,看到蘇五曾經逃避的過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