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2章 量身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可能是提到了已經逝世的長輩,少女出神了片刻,很快又似是回過了神來一般,眨了眨眼睛,恢復了原本的清明:

    “我的這位姨祖母在養蠶裁衣方面可是一絕,”她露出一絲有些遺憾的表情:

    “不過她的絕作,并非女衣。”

    她說話的功夫間,墻壁之上的靈力轉動,女子的身影逐漸淡去,化為一件衣袍。

    那黑袍領襟交衽,黑得如同至真至純的夜空,不帶半分雜質。

    外罩一件輕薄白紗袍,與黑袍相融,兩種極致簡約的顏色卻呈現出一種沖擊人視野的張揚之氣。

    從款式看來,衣袍屬于男性,不知為什么,宋青小腦海里卻想起了蘇五的曾經提到過的那件自己擁有的戰衣。

    說來也是奇妙。

    蘇五寄居在她神魂之中多年,伴隨著她從踏入修行大門一直到如今,兩人已經十分熟悉,但她卻從未看到過蘇五的樣子。

    可哪怕不知蘇五長相,憑其性格、氣息,宋青小卻也能大概勾勒出蘇五的影子。

    曾經的他必定也是張揚、驕傲,與這衣服給人的感覺如出一轍。

    她伸手去碰觸那衣袍影子,超前科技的投影厲害之處在于她可以真實的去‘感受’。

    指尖在碰到那層輕紗的時候,將曾經撫摸過這衣袍的人的感受毫無保留的傳遞進她的神識之內。

    強大的神識令她加深了這種感應,甚至衣袍之中蘊含的強大靈力波動,都被科技完好的保存了下來,讓她仍能有所感覺。

    “這是我的姨祖母,取心頭血精心喂養的天蠶,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才織出來的云錦。”

    提到過往的長輩,少女的聲音輕了一些:

    “最終由她自己親手裁成了獨一無二的寶衣,贈送給了她想要送的人。”

    她的話中帶著幾分強行克制的淡淡傷感,只是片刻之間又被她強行按捺下去。

    宋青小沒有理她,事實上在她碰到這件衣服的剎那,一股無法克制的哀傷便從神魂之中透出,那種受人影響的感覺又來了。

    蘇五的氣息此時異常的激烈,幾乎難以克制。

    一種無言的渴望涌上她的心頭,宋青小幾乎猶豫了片刻,便放任了這種感覺。

    她下意識的任由蘇五的意識主導,將手在這云錦之間穿梭。

    溫柔、期待、歡喜的情緒從當年親自觸摸過這衣服的主人的手中,經過影像的保留,在許多年后清晰的傳進了她的心里。

    “……”

    少女本來有些難過的表情,下一瞬間在看到宋青小的舉動時,不由化為呆滯。

    她看到這個神態冷清的少女,此時面露一種令她有些看不懂的神情,將臉貼到了那衣袍之上,那雙眼中像是蘊含著一種濃得化不開的哀傷之意。

    “客人……”

    少女呆呆的喚了一聲,像是瞬時將這位特殊的‘客人’驚醒。

    ‘她’以一種極為凌厲的目光看了少女一眼,那目光清冷凜冽,如兩抹懾人的劍氣,令她不寒而栗。

    一種巨大的恐懼感將少女攫住,她‘噔噔噔’的后退。

    腳步聲像是打破了這種恐怖的魔咒,那前一秒眼神還有些可怕的少女很快眨了眨眼睛。

    她眼中的孤傲逐漸褪去,不再像先前那樣銳利。

    “怎么了?”

    宋青小問了一聲,感覺到掌控著身體的蘇五的氣息在迅速褪去,但那種觸碰到衣服時的情感她也與蘇五同時感受到過,此時仍殘留在她心里。

    她緩過神后轉頭去看向面色微白的少女,看樣子這小姑娘被嚇得不輕。

    “沒,沒事。

    ”

    少女搖了搖頭,眼神還有些驚魂未定。

    但細細一看,宋青小神色如常,先前的那一幕仿佛只是她自己出現的幻覺而已。

    想到這里,少女定了定神,假借整理衣物的契機低了下頭,等她重新抬起頭時,又恢復了最初接待宋青小時的水準。

    “如果客人看上的是這樣級別的寶衣的話,我們云錦坊可能很難拿出這樣的成品。”

    她不愿再在這個問題上打轉,又強行將話題轉回到買賣之上:

    “這件寶衣本身是屬于孤品,是血脈天賦格外出眾的長輩耗費了不少時間、心血才大成的作品,萬中無一。”

    少女有些歉疚似的嘆了一聲:

    “目前店內有的成衣,達不到這樣的品階,但也有幾件不錯的。”

    她擔憂宋青小看了云蘇蘇親自紡織的衣服后,目光一下變得不切實際,從而看不上其他的衣服,語里行間已經透露出對這樁生意可能不抱希望的氣息。

    “沒關系。”宋青小露出一絲笑意,她也有自知之明,這樣的衣服從織錦、剪裁到成品,都包含了云氏傳人極大心血,不可能輕易獲得。

    這樣品階的寶衣可望而不易得,就算是有,恐怕也不是如今的她能買得起的。

    “其他幾件我看看。”

    她沒有再問那寶衣的下落,透過蘇五的共情,有些東西已經不言而喻。

    宋青小很快將其他的情緒收起,問起了云錦寶衣坊其他的成品。

    少女怔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回過了神。

    她快步上前,手臂一揮之間,數套疊好的衣物便相繼被擺放到了宋青小的面前。

    “這幾套衣物都是店里的成品。”

    有了宋青小先前對云蘇蘇作品的推崇,還有幾套略次的衣服少女并沒有從乾坤囊內取出。

    她介紹了一番這幾套衣物,作為臨時搜集出來的成衣,無論從款式、顏色上看,自然沒有辦法與定制相比。

    不過云錦寶衣坊的名聲在,這幾套衣服做工都不差,且具有基本的水火不侵,能抵御靈力及身懷妖系血脈的變異。

    “……雖說缺少了一些花色、款式,但這幾套衣服都有可以擋住化嬰境下修士全力一擊的防御。”

    少女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宋青小,以為她對這幾套衣服都不是很滿意。

    “不知道客人對于衣服的要求有哪些?”她露出笑容:“就算我們家沒有,也可以幫您留意。”

    宋青小其實對衣服的要求都不高,這幾件衣服基本都滿足了她的需求,之所以沒有開口說話的原因,在于她第一次來到天外天,不知道以什么樣的方式‘付錢’而已。

    少女顯然誤會了她,她在糾結怎么開口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

    只見那少女猶豫了一下,接著將這幾套衣服推到一側,接著掌心一捧,又從乾坤囊內拿出了一個玉匣,匣子上帶著靈力,她伸手打開之后,露出里面擺著的一套淡青色的紗裙。

    那衣裙呈淡淡的青藍之色,外罩淡色細紗,看上去清雅宜人。

    裙子一拿出來,一股冰霜雪氣便剎時盈滿了整間小閣。

    “這一套裙子,是我的姑母所飼養的雪蠶所織。”

    她看了看那衣裙,露出有些遺憾的樣子:

    “不瞞您說,原本是東秦世家的人親自點名需要的。”她看了宋青小一眼,解釋道:

    “東秦世家的大小姐生來與火有緣,手背有青焰印記,三十年前,東秦世族的人有意想要為她訂購一件衣物。”

    因為這位大小姐天生印記,踏上修行一途后,也偏火系靈力,最愛青藍之色,所以東秦世族訂購衣物的時候,提到的諸多要求之中,要青藍之色,且最好是能與她靈力屬性相一致,對她有助益的衣服。

    顏色的選擇并不難,靈力屬性也很容易。

    云氏喂養天蠶多年,能在天外天立足,對于天蠶的把控已經登峰造極。

    偏偏東秦世家的大小姐所要的顏色特殊,經過一番確認之后,能吐出達到她要求的天蠶唯有一種雪蠶。

    這種雪蠶身體通透,呈冰藍色,與冰雪相似。

    當初最先得到這種蠶的品種,本身就是云氏的祖先從寒冰之中取得。

    雪蠶所吐的絲色澤清麗,且上佳的絲帛自帶微弱的冰系靈力屬性,更是難得。

    不過如此一來恰巧就跟東秦世家的大小姐所需截然相反,自然是不行的。

    因此在定制衣服的時候,東秦世家自己拿出了無數與火系力量相符的藥材、寶物喂養雪蠶,云氏的人甚至不惜代價,耗費了不少心血,單獨建造了一座由火系靈材所打造的蠶房,專門喂養天蠶。

    經過數年精心侍候,無數靈藥化為靈氣源源不絕被送入雪蠶身體之中,所吐出的絲不負云氏所托,既是色澤絢麗,燦如星藍,絲中竟然也蘊含著靈力。

    細看之下,那靈力如同縈繞不絕的藍焰,絲成的時候無論是云家還是東秦氏都格外的滿意。

    “唉——”少女長長的嘆了口氣,臉上露出無奈又心痛的神情:

    “我姑母親手將其剪裁成衣,哪知衣成的時候,衣裙上那些藍焰卻在一夜之間轉為冰霧,衣服上的靈力屬性變為冰系。”

    這個變故驚呆了所有的人。

    冰火不融。當初云氏試圖改變這個法則,以火系靈力藥材、環境喂養雪蠶,以為可以使其逆轉屬性,卻哪知最終卻難以如意。

    雪蠶屬冰,其吐出的絲自然也是冰系屬性。

    事情發生之后,云氏的人慌了神,在試了許多種方法,發現這樣的結果無法違逆之后,通知了東秦氏。

    兩族之間想了許多辦法,卻仍不能改變這種自然法則。

    “最終以我們賠償了東秦氏損失,又答應替東秦家的大小姐重新定制一件衣服事情才平息。”

    只是這一件衣裙最終卻成為了令云氏頭疼無比的作品,在當年引起了不少人背地里的笑議。

    從衣裙成品看來,它是云氏嫡系的族人以心血相澆,其間耗費了不少時間,集兩家之力所喂養出的天蠶吐絲織成。

    無論顏色、絲帛,都是頂級的。

    最為難得的,是它蘊含的冰系力量之強,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鮮明,幾乎可以說是云氏一族傳承中難得一見的上佳之品。

    照理來說,這樣的衣服哪怕不賣東秦世家的大小姐,也會有許多冰系力量的女性修煉者為它打破頭的。

    可麻煩就麻煩在,云氏的人當初制作這件衣裙的原因,是為了東秦世家的大小姐。

    “衣裙上有火系靈力的存在。”

    宋青小在少女拿出了衣裙之后,神識就從這衣服上一掃而過,感應到了上面與冰系力量詭異相融的火系靈力。

    這種火焰力量受制于冰系力量,卻偏偏又存在,所以形成一種極為詭異的冰焰,兩者合二為一,在這衣裙之上并存。

    “是的。”

    少女點了點頭,神色也是有些無語。

    當初兩個世族的舉動,拿得這件衣裙屬性截然相反,卻又詭異并存。

    冰與焰的存在,令得這裙子既成為了珍品,同時也成為了沒人敢買的孤品。

    擁有火系力量的人不能穿它,因為會受到冰系力量的克制。

    同時修煉冰系力量的人也不愛它,衣裙上蘊含的火系力量會壓制冰系靈力的發揮。

    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矛盾屬性讓這本該極為出眾的衣服瞬間無人問津,哪怕它來歷稀奇,質量上乘。

    做出這樣一件衣裙的云氏族人本該因為這一件衣服而成為自己的代表作,將來變成云氏的傳說,也應該位列閣中一席。

    卻也是因為冰、火雙系的衣服無人可以駕馭,最終只能遺憾放棄。

    “其實這件衣服無論面料、做工以及靈力都是頂尖之物,一點不輸我那位姨祖母曾經制作的衣袍。”甚至因為其雙系屬性的原因,從衣服成品上來說,還略勝那件男袍幾分。

    少女指的是宋青小先前看到的那件令蘇五都動容不已的男袍,UU看書 .uukanshu.com 她又嘆了一聲:

    “可惜這兩種相悖的靈力屬性,使得它一直都找不到一個好的主人。”

    說到這里,少女抬頭看著宋青小:

    “我看客人也是修煉的冰系靈力,所以才斗膽拿出此物給您看看。”

    這樣一件舉世無雙的珍品,一直埋葬在儲物匣中數十年不見天日,甚至遭人非議不已。

    對于云家的人來說,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我的姑母這幾十年間,都以此衣為憾。”

    平日之間甚至大家提都不敢提起此事,深怕令她回憶起當年的情景。

    “算了。”少女說完這話,又有些心虛的苦笑了一聲:“您要不再看看,若是實在沒有合意的,我必定請出家族長輩,記下您的要求,到時盡量找出家族中現有的布帛材料,盡快為您趕制。”

    她可能因為推銷這條裙子,感到有些心虛,想要伸手去將那玉匣關上。

    只是她的手指才剛碰到玉匣的蓋子,還沒蓋上,就被一只纖長的手阻止。

    “不用了。”宋青小的聲音之中含著少見的熱情,她的眼珠亮得驚人,強忍著一絲驚喜,伸手去摸那衣裳:

    “就這件了。”

    “小心……”少女見到她的舉動,不由微張了小嘴,驚呼著出聲提醒。

    她先前說了半天,忘了提醒宋青小,這衣裳裁成之后,上面的冰火靈力越發濃郁,到了后來一般人輕易不敢沾身。

    兩種相克的靈力形成了較強的攻擊性,使得全無準備就碰觸到衣服的人會受到這股靈力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