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3章 定做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冰系靈力修為的人會被衣服上的火焰灼傷;火系靈力屬性的修行者則會被冰系所攻擊。

    兩者皆不是的,則是會被這兩種靈力屬性排斥,同時受到傷害。

    這也使得這件衣裙成為絕佳作品的原因——因為除了防御力驚人之外,它竟然同時因為靈力的相克,造成了云氏傳承上千年以來,衣物從不具備的主動攻擊力。

    少女感應到宋青小是冰系靈力修為的同時,一時意動將這件衣裙拿出來,說了衣裙來歷,竟忘了提醒宋青小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別以手去摸。

    她提醒的話音剛落,就見到宋青小的手已經碰到了那件衣服。

    衣物上縈繞的寒焰隨著她一碰觸,如同淡藍的霞霧般氤氳開來,緩緩將她的指掌吞沒。

    那兩股原本攻擊性極強的力量此時像是十分平和,并沒有傷害到這位客人的手,反而溫順異常的縈繞在她手掌之間,浮于她雪白的手腕處。

    少女預料中的驚呼慘叫聲并沒有響起,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位客人的修為已經足以抵御寒焰傷害的緣故,那只手很順利的將這件裝在匣子中的衣裙握在了掌心之中。

    “……”少女的瞳孔微微一縮,臉上的神色迅速變了,多了幾分凝重與恭敬之色。

    正如少女所言,衣服之中的冰與火的雙重屬性很快引起了宋青小體內靈力的共鳴。

    她身體之中原本被冰系力量所壓制的火焰之力,此時都隱隱像是活躍了數分。

    這件云錦寶衣坊陰差陽錯裁制出來,卻又遲遲沒有賣得出去的衣物,此時像是特意為她量身定做。

    宋青小摸了又摸,越看越是對這衣服勢在必得。

    “這個怎么賣?”

    她指尖摩挲著細膩柔軟的面料,一面轉頭去問此時已經目瞪口呆的少女。

    “啊?”少女很快因她的話而回過了神,面露難色。

    她也沒有想到這件衣服今日竟然陰差陽錯的遇到了買主,此時提到價格,少女強行壓下心中因為宋青小拿起了衣服的震驚,有些為難的抿了抿嘴角:

    “我也不知道……”

    這話一說完,她自己可能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又露出一絲歉疚的笑容,解釋道:

    “我需要詢問一下長輩。”

    這套衣裙出自云氏嫡系之手,無論從當初喂蠶、織帛還是后來剪裁成衣,都耗費了東秦、云氏極大的心血,并非一般之物。

    雖說后面成為了制作者不愿意提及的作品,從而一直留在了云氏。

    但它數十年都沒賣出去的原因,并非僅僅是因為它矛盾的屬性,還有它造價極其高昂的緣故。

    少女有些為難的拿出一個通訊用的儀器,不知對著另一面說了什么。

    “您先稍候片刻,我已經通知了我的母親,她會親自來跟您說。”

    宋青小點了點頭,又看了一會兒小閣之中的各式各樣的衣物。

    約摸一刻鐘以后,她的神識便感應到有一道氣息迅速往這邊過來了。

    不多時,只聞一陣香風襲來,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美貌女人撩起珠簾,進了閣中。

    那女人與少女面容有幾分相似,但神態之間不怒自威。

    從其透出的靈息看來,她的實力至少已經達到分神之境了。

    女人一進來后,目光一掃之下就將閣內的情形盡收眼中。

    情況少女提前已經跟她溝通過了,她的目光定定看了宋青小半晌,那雙眼睛中先是閃過一絲驚異,緊接著又變為慎重。

    “客人看中了這件衣服?”

    她露出笑容,溫聲問了宋青小一句。

    宋青小點了下頭,

    那女人臉上露出幾分為難之色。

    “我的女兒應該已經跟您說過,這件衣服出自我的大姑姐之手。”

    她一來之后,那先前與宋青小談話的少女頓時便站起了身,讓出了位置給母親坐。

    “她的脾氣有些倔強,未必肯將這件衣服輕易出手。”

    女人說到這里,不由瞪了少女一眼:

    “我的這個女兒不懂事,也沒跟家里長輩打聲招呼,就擅自拿出來了。”

    宋青小聽到這里,不由皺了下眉頭。

    那美貌的女人也極為識趣,似是看到了她的神色,很快又開口道:

    “不過客人既然看上了,也是有緣。”

    她說完這話,沉吟了片刻:“但是不瞞您說,這件衣裙當初所耗費的成本極高。”女人苦笑了一聲,“當然,我們也清楚,這件衣裙若是想要按照原本的成本賣出是不太現實的。”

    但若是以廉價的價格賣出去,云氏的人也是很不甘心的。

    “以前也是有人試圖以積分換取過,不過我的那位大姑姐卻拒絕了。”

    這條衣裙拋開其自相矛盾的屬性之外,可以說是制作者生平得意之作,雖說最終給她帶來的并不是掌聲與夸贊,反而引來了嘲弄與譏諷,但裁衣的人卻并不甘心將自己的這件衣服僅僅以積分就換購了。

    女人說到這里,也覺得有些尷尬。

    她不由又恨恨的看了已經知道惹禍的少女一眼,見她低下頭后,才無可奈何的看向宋青小:

    “事到如今,這件衣裙我也不知道該以什么價格來賣。”

    這話一說完,她緊接著又道:

    “不知道客人有什么稀有的材料沒有?”

    女人話中的意思透露出這件衣服雖說不準備賣,但卻可以用材料來交換。

    云錦寶衣坊在天外天立足多年,應該是不缺財物。

    此時不要錢財,提出交換,這換的東西應該也不能是普通之物。

    果不其然,女人又說道:

    “若是兩者都沒有的話,就當我們云錦寶衣坊欠您一個人情,稍后留下您的要求,我們族中的人愿意免費為您再裁一件衣服,以當作您今日白跑一趟的補償。”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女人自認為事情已經可以圓滿解決了。

    但她卻沒料到,在她提出衣服不賣只換的時候,宋青小卻悄悄松了一大口氣。

    說到錢財,她初來天外天,倒真的不多。

    積分雖有,但那點兒積分在這件衣裙面前,也未必夠用。

    可要是材料,那她就有了。

    女人本來以為自己這樣一說之后,大家應該皆大歡喜,卻沒料到自己話音一落,就見到客人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妖獸的皮、骨、爪、角之類的,可以嗎?”

    “啊?”女人愣了一下,等到反應過來,眼中閃過一絲為難之色:

    “一般的妖獸應該……”

    她話沒說完,宋青小手腕一翻之間,一具龐大的妖獸尸體便憑空出現,‘呯’的落到了小閣之中。

    女人驚得站立而起,那少女也嚇得不輕,躲到了女人身后。

    “這是,”初時的震驚之后,女人很快反應了過來:

    “七階上的妖獸?”

    地上擺著的妖獸頭似獅虎,形體壯碩如小山,哪怕已經死了,可七階以上的妖獸殘留的強大氣息依舊令這女人面露驚懼之色。

    當年星空之海一疫之后,妖獸受到了約束,星空之海的大門關上,外界已經很難再看到六階以上的妖獸,更別提七階的妖獸了。

    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十分面生的少女,一來竟拿出了一具七階妖獸的尸身。

    從妖獸尸身看來,它的皮、爪、骨、角都維持得很好,并沒有被大面積的損毀。

    也就是說,這一場斬妖之戰,至少殺死此妖的人力量對它是輾壓的,所以很輕易的就結束了戰斗。

    七階以上的妖獸實力非凡,不下于合道之境下的強者。

    且妖獸狂暴之時,力量更會大量增幅,其強橫的肉身,以及天賦血脈的力量都能給人類修士造成極大的麻煩。

    能這樣順利輾壓,除非是高出這妖獸修為數階以上,要么就是妖獸之間的爭斗。

    女人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小心翼翼的蹲下身摸了摸那頭妖獸的尸身。

    妖獸尸身保存得很好,里面殘留著靈力豐沛的血肉。

    她手腕一翻之間,那妖獸龐大如山的尸體便輕易的被她憑空翻了個身,只見它脖子之下有一道致命的傷口,幾乎切斷了它半個頭顱。

    宋青小先前將它拿出來的時候,這妖獸尸體垂下了頭,恰好將這致命傷擋住。

    那傷痕處留下了爪掌的痕跡,一看就是同樣身為強橫的大妖出手,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兩妖相斗,這尸體卻落到了眼前的少女手中。

    妖獸體內的妖丹已經消失,但這樣的好東西就算是在天外天,也極為罕見的。

    若是落到玄都世家手中,流入拍賣閣,必定也會掀起一股風浪,引無數世家出手。

    女人見到七階妖獸尸體的剎那,已經十分心動了。

    七階妖獸渾身都是寶,其血肉中蘊含的靈力對于族中眾人來說也是大有益處。

    更別提妖獸的皮、爪、骨以及角等,更是制作衣袍之時不可或缺之物。

    云錦寶衣坊的一些衣服之中,有些客人本身就要求要在衣袍之上裝點一些妖獸皮毛以加強防御性,云氏的人也收藏了一些妖獸皮、爪等物,不過大多都是以五階為主,六階也有,但已經十分稀少了。

    七階以上的妖獸更是鳳毛鱗角,也不知道眼前年輕的客人從哪里弄來的。

    她幾乎已經壓制不住眼里的驚喜,甚至不顧妖獸身體上沾染的污血,戀戀不舍的再三撫摸。

    但不知為何,她摸了數下之后,竟逐漸將內心深處的貪戀壓制住了。

    宋青小一看她恢復了平靜的表情,心中暗叫不妙,抿了抿嘴角,想了半晌,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了,又手腕一翻,掌心之中頓時出現了幾枚漆黑如墨的鱗甲。

    那鱗甲共有三片,每片約摸有巴掌大小。

    雖說是通體呈漆黑色,但那黑色卻仿佛流動的水波,隨著宋青小手掌一動間,光華流轉,似是涌出一層淡淡的黑霧。

    一股強大至極的妖氣從那鱗甲之上透出,瞬間甚至壓制過了地面那頭擺放著的七階妖獸尸身,盈滿了整個內閣。

    閣內以聚靈陣所呈現出來的那些女子影像、杰作受到了這股妖氣的沖擊,開始微微晃動,呈現出不穩的架勢。

    “這是什么?”

    女人本來已經平靜的面容,在感應到這鱗片的氣息的時候,又再一次變了,驚呼出口。

    “三枚鱗甲,不知道是什么妖獸所有,我在神獄之中獲得的。”宋青小半真半假的將這話說出口,并沒有提到遠古大妖、真龍之鱗等字樣,但想必云錦寶衣坊這位負責人應該已經看出一些端倪了。

    因為她的表情變得十分凝重,甚至比起先前看到七階妖獸的時候還要激動。

    這三枚鱗甲,都出自當日玉侖虛境的試煉之中,九龍合一之后的龍王所有。

    當時的龍王雖說新生,可畢竟身懷大妖血脈,其鱗甲也帶了真龍之氣,是極為不凡之物。

    小龍當時將其吞噬之后,將鱗甲、爪、角等物都帶了回來,落進了宋青小的手中。

    這樣的鱗甲她還有一大堆,應有盡有。

    可對于其他人來說,這樣的東西無異于已經絕跡于世間的稀世寶物,一片都難得。

    財不露白的道理她懂,尤其是她初來天外天,更是應該行事慎重。

    若不是這件衣服之中所蘊含的冰與火的屬性恰好與她相符,她也不會輕易拿出此物。

    不過宋青小再三思索之后,仍只拿了三片出來,以免引起別人矚目。

    這樣的鱗甲雖好,但三片不多,就算云氏的人有所懷疑,但結合她的修為,在神獄之中獲得此物也并不是絕無可能的。

    神獄之中包羅萬千,若是運氣登峰造極,也有可能獲得一些現實世界本來已經絕跡的東西——例如眼前這已經滅絕的遠古大妖之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用這三枚鱗甲,以及這頭妖獸尸體和你交換。”

    宋青小裝出心痛不舍的樣子,像是猶豫不定般的看了那婦人一眼:

    “若是實在不行……”

    她深呼了一口氣,像是掏出了最后的家底一般,一咬牙,從乾坤囊中拿出了數株藥材:

    “我只有這些了。”

    那藥材是當初女媧補天任務時,殺死了紫眸童子后所繳納的乾坤囊中所得,適應于化嬰之境的修為煉丹所用,對如今的她來說并沒有多大作用。

    女人掃了這幾株藥材一眼,神情不變,顯然對這幾株藥材也并不看得上眼。

    “不行嗎?”宋青小看她表情,仿佛十分失望一般,準備將手一握:

    “不行就算了……”

    她如同有些遺憾一般,正要將這鱗甲再度收起,女人則輕喝了一聲:

    “等下。”

    她深怕喊慢了一步,宋青小就要反悔不交易了。

    事實上宋青小在拿出七階妖獸的時候,女人就已經十分心動了,更別提她后來拿出了那三枚鱗甲,就更讓她意動。

    “我跟您交換了。”

    女人果斷的道,一面將那玉匣往宋青小的方向一推,也不再提起衣裙制作者的大姑姐同不同意了,還像是怕晚了一步宋青小不舍得,主動將地面那只七階妖獸的尸體收入了自己的乾坤袋中后,才笑著對宋青小道:

    “這藥材就不用了。”

    她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手上的那三枚黑甲之上,露出忐忑不安又期待無比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