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別了,4方酒樓

美食從和面開始
     “美食從和面開始 ()”查找最新章節!

    老爺子很識貨,看了一眼徐拙做的蜜三刀便笑著說道:“這蜜三刀做得很不錯,比街上那些點心鋪賣的強一截。

    不過這種小吃,賣相只是一方面,最終還是靠味道來決定一切。”

    說完,他捏起一塊蜜三刀拿在手中,輕輕一掰,頓時里面那些幾乎已經凝結成固體的糖汁,就扯出了非常多的細絲出現在了幾人面前。

    老爺子輕輕一拉,這些糖絲也跟著變長,一點也沒斷開。

    這扯絲的糖汁配上半透明的酥料,再加上上面點綴著的白芝麻,讓人瞬間有了想吃的念頭。

    這種念頭不光是單純的想吃,而是看到之后,腦子里就不自覺的開始幻想等會兒該怎么吃,是大口咀嚼還是細細品味。

    反正就是很想享受這份美味,甚至這份美味帶來的那種愉悅的心情。

    “真不錯,不光賣相好,這糖熬的也非常到位,看來老季把壓箱底兒的工夫都教給你了啊。”

    說完,老爺子把掰開的半塊蜜三刀送進嘴里,小口咀嚼幾下,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精彩起來。

    原本他以為已經高估了這蜜三刀的口感和味道,但是真正吃到嘴里的時候才發現,這蜜三刀的味道居然是如此的完美。

    甜味和香味完美的結合在一起,而且這香味兒中還包含有面香、油香以及芝麻香。

    而口感方面也非常突出,在嘴里慢慢融化開來形成爆漿效果的糖汁,酥軟香甜的酥料以及帶著少許筋道口感的皮料,匯聚在一起,使得整個口腔仿佛享受了一次特別的按摩一般。

    好吃。

    真的好吃。

    老爺子把手中的蜜三刀吃完后,不停的開始夸獎徐拙。

    作為一個魯菜師傅,這種點心老爺子自然也會做,不過他的經驗卻不太豐富,因為做的次數不多。

    大廚嘛,而且還是一個菜系有數的大廚,自然不可能把精力全都放在小小的點心上。

    所以相對于那些硬菜大菜,老爺子做點心的手法很一般。

    充其量,也就比徐拙的手藝強那么一點點,大概就是B-的水平。

    但是老爺子吃過的點心卻很多,對點心也有足夠的了解,畢竟作為一個國宴主廚,后廚是不缺點心師傅的,他們當年在后廚也沒少品嘗那些各種樣式的點心。

    所以老爺子一嘗,就知道徐拙做的蜜三刀不簡單,遠超他的預料。

    吃完了蜜三刀之后,老爺子又嘗了一下炸灌腸和江米條,然后就再次被震驚了。

    做之前,徐拙覺得菜品升級的獎勵還挺多的,所以就把這兩樣小吃也升到了C級,這讓老爺子一度懷疑,季文軒在京城是不是把護國寺的小吃給承包了。

    這味道也太別致了。

    老爺子和老太太美美的吃著徐拙做的小吃,而熊仔大概也知道徐拙要走了,所以這會兒趴在徐拙腿上,懶洋洋的享受著徐拙的按摩。

    老爺子吃了兩塊炸灌腸之后看著徐拙問道:“準備啥時候走啊?”

    徐拙笑了笑說道:“明天,買了明天上午的高鐵票,等會兒吃過飯我得再去店里一趟,今天曉穎姐從京城回來跟店里把賬目做一個分割,我得過去簽字。”

    賬目分割比較復雜,不光要把之前的利潤什么的全都理清,更重要的是,店里有些產品是曹坤所在的鹵肉廠給弄的,所以這些賬目得弄清,同時還要把下一步合作的事兒給敲定了,比如價格什么的。

    不能因為換了老板里面的產品就撤掉,不光徐拙不同意,袁康他們也不會答應,畢竟這些鹵味和產品賣得好好的,

    肯定要繼續賣的。

    這個時候,就能看出來,當時徐拙把網店以及鹵肉廠這些全部從酒樓獨立出來有多明智了。

    要是還捆綁在一起的話,那將會更加復雜。

    徐拙在老太太家吃了頓午飯之后,便開車來到四方酒樓。

    他剛下車,就見到了同樣過來談下一步合作的陳桂芳。

    徐拙來的時候特意給陳桂芳帶了兩盒做好的蜜三刀和江米條,這會兒拿出來遞了過去:“嘗嘗,我今天上午新做的,可以的話回頭會在網上上新。”

    陳桂芳的表情有些猶豫:“熱量太高了,絕對一口胖十斤,京城那么多小吃你不做,偏偏做這兩種。”

    徐拙還以為她不要呢,便說道:“你不吃給我,等會兒讓他們嘗嘗。”

    陳桂芳趕緊向后一躲:“你想得美,好不容易吃你點東西,居然還想拿走。”

    說完她把手中的兩個盒子舉起來,另一只手拿著手機拍了張照片,直接發到了朋友圈里。

    “寶貝兒子剛剛給我做的好吃的,味道真的太棒了,比世上任何美食吃起來都香甜……”

    徐拙撇了撇嘴:“密封條都還沒撕呢,做戲能不能做全了?”

    陳桂芳推了他一把:“去去去,少在這嘰嘰歪歪。對了,你把我那公司賬上的現金全都抽走了,京城新店的供貨就鞭長莫及了,UU看書 www.uukanshu 你先跟季家合作吧,用他們的供應商,等以后我這邊喘過氣了再去京城發展。”

    陳桂芳明顯沒打算就此罷手,不過這樣也好。

    雖然做生意挺辛苦的,但是真要啥也不做在家呆著,怕也會無聊。

    聊完這些之后,陳桂芳拿著徐拙給的點心就開車走人,她剛剛已經跟袁康簽訂了新的供貨合同,剛剛在這是專門等徐拙的。

    等陳桂芳開車離開,徐拙邁步走進了四方酒樓,不,確切的說應該叫魏家酒樓才行,這會兒雖然門頭還沒換,但是營業執照上的名字已經改過了。

    徐拙來到辦公室,大家已經在等著了。

    他在唐曉穎的指引下簽了一系列合約和協議,處理完這些之后,便獨自離開辦公室,在四方酒樓里面隨意的走著。

    這會兒店里還處于午高峰,但是在徐拙眼中,卻好像空無一人一樣。

    這家店從無到有,全都是徐拙的心血在里面。

    這會兒冷不丁要告別了,心里還真有些舍不得。

    他之前跟四方面館做了告別,現在又面臨著和四方酒樓告別。

    不知道京城新店的名字會叫什么,他只是希望,狗系統別再折騰了,因為這種告別,雖然看似灑脫,也拿到了很多錢。

    但心里真的不舒服。

    莫名有種把自己孩子賣了的感覺。

    在店里轉了一圈之后,徐拙走到門口,拿手機拍了張四方酒樓的正面照,然后發在了朋友圈中,配上了這么一句話。

    “別了,四方酒樓。”

    ——————

    本卷結束,下一卷開始寫京城的新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