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6章 疑點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宋青小如朝陽,已經開始展露頭角。

    那被掩藏在她克制的平靜之下的,是即將綻放的光芒。

    蘇五可以想像得到,當她將來名動天外天的時候,會引起什么樣的轟動。

    興許是似他當初一樣,甚至更勝過他當年許多。

    而與她相比,他卻已經如日薄西山的黃昏,帶著一種即將逝去后的落幕。

    “其實,曾經我也試圖想要尋找過前往其他星域的路……”

    不過與宋青小渴望想要打開其他星域大門的原因是來自于她對于修行一途的無盡追求、野心勃勃不同,他的尋找之路,帶著一種狼狽不堪的躲避、退縮。

    也正因為兩人目的不同,他耗費了不少時間、精力,最終一無所獲。

    “希望你可以與我不一樣……”

    這是蘇五第一次在宋青小面前透露出對她以后的‘期許’,對于宋青小來說,算是一句變相的承諾。

    這個曾經屠滅了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一的古老長離氏的男人,令武道研究院頭疼,讓許多人為之傾倒,并又聞風喪膽的男人,此時終于低下高傲的頭。

    他的話代表著他對于未來的認命,仿佛已經接受了他無法再重生復活。

    事實上隨著兩人關系的越發融洽,他之于她來說,如師亦友,是陪伴在她身側,對她指點頗多,影響也很多的人物。

    而她對于蘇五來說,也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存在。

    她就像是蘇五的另一種傳承,在人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于武道研究院的圍剿時,這個世界上,唯有這個少女知道他還活著,可以跟他說話,聽他冷嘲熱諷。

    “前輩去不了,”蘇五妥協般的表態,既在宋青小的意料之外,可細想之下,卻又在情理之中。

    她頓了頓,彎了彎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我可以帶你去呀。”

    “……”蘇五一下怔住。

    少女說這話時神態自然,仿佛說出這樣的話再自然也不過。

    他突然間有些不知所措。

    蘇五自認為自己這一生也算經歷過大風大浪,無論是經歷家族重壓,經歷痛苦決擇;

    還是后來因為一時沖動,屠滅長離氏,最終導致鑄成無法挽回的大錯;

    以及后來遭到不少與長離氏交好的人報復,被武道研究院的人簽下通緝令,圍剿至死,他都沒有像此時一樣無措。

    他封閉的內心像是毫無防備的被她的話擊中,有那么一瞬間,蘇五感到自己本來應該隨著身體而死亡的心像是重新復活。

    她的話鑿擊他的內心,令他在經歷了極致的絕望之后,重新將一絲希望注入。

    “帶,帶我去?”

    巨大的驚訝之下,蘇五說話都顯得有些結巴了。

    “對啊。”宋青小點了下頭,“畢竟以前輩這樣的情況,也只有跟著我走了。”

    前一刻蘇五還像是徜徉在不知名的情緒里,下一秒迅速被她的話打入現實之中。

    “呵。”他的冷笑聲又有幾分之前那種桀驁無比的感覺了,什么不知所措一瞬間煙消云散:

    “你進九天城,也是因為有我指路!”

    她連進天外天的路都還不熟,要想打開傳說之中的星域大門,對她來說還是一個很遙遠的夢。

    “……”宋青小嘴角微微一抽。

    她不想和蘇五聊這個,索性轉移了話題:

    “云錦寶衣坊中,云蘇蘇所縫制的那件衣袍,就是你當年所穿的衣服?”

    其實以往兩人的相處里,關于蘇五的過去,以及那個女人,是屬于他的禁忌,是不愿被他提及的。

    “是。”他淡淡的應了一聲。

    經歷過先前短暫的失態之后,他像是已經緩過來了,再提起這件事時,語氣已經克制得十分平靜了。

    回答完宋青小的問題之后,他又說道:

    “我還以為以你的性格,一輩子不會好奇呢。”

    她克制而又謹慎。

    興許是試煉的血腥與殘酷,壓抑了她天性之中的好奇之心,讓她從不對蘇五的過往追根究底。

    兩人相伴相處的幾十年時間里,哪怕蘇五言談之間其實已經泄露了不少端倪,可卻仍能保持著自己的秘密,沒有被人試圖強行觸碰并揭開過。

    雖說這樣的原因來自于她的天性,可蘇五卻仍覺得十分安心。

    “為什么?”宋青小聽到蘇五這樣一說,倒是有些奇怪,不由問了一句。

    她好像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蘇五自然不可能將真實的緣由說出來,因而主動將自己歪了的話題拉回:

    “那是我得到過的一件特殊的禮物。”

    可惜年少的時候他懂了這份禮物的珍貴,卻不能明白送禮物的人在制作禮物時的那種心情。

    等到他明白過來的時候,卻已經物是人非。

    她早就已經死去,而他僅剩一縷殘魂,借著宋青小的手,才能感應到她當年縫制衣服時所包藏的愛意,遠比她當初展現出來的更多、更深。

    就算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當他以殘存的魂識,握住那虛無縹緲的衣袍之影的時候,仍被那衣袍之上所蘊藏的情感所震。

    “當年我的母親與云氏當時的當家主母曾是閨中舊友,沒出嫁的時候,就往來密切。”

    興許是白天的時候在云錦寶衣坊中的所見、所聞、所感刺激,蘇五急需要一個發泄口,向人訴說當年的一些往事。

    眼前的宋青小是最好的人選,可以安靜的聆聽。

    “兩人先后出嫁,也差不多的時候懷孕。”

    兩位關系親密的手帕交,在先后懷上孩子的時候,曾在某一次往來之中,如同玩笑一般說過將來指腹為婚的話。

    可惜隨著云蘇蘇的出世,這種約定自然便不了了之。

    云氏有規定,云氏的女孩是不能外嫁的,就算是結婚,將來生下孩子也需要繼承云氏的姓氏。

    而蘇五的母親嫁的是太康氏,無論生的是不是兒子,身為天外天強大的九大世族之一,自然不可能以自己的嫡系血脈拱手讓人。

    所以當年的那些玩笑話自然沒有人再當真,雙方再次笑言,若蘇五的母親生了女兒,那么將來兩人便可以結為至交好友,維系兩人的友情;而她若是生下兒子,則也會成為姐弟,他會保護姐姐一生。

    宋青小聽到這里,若有所思。

    可想而知,后面云蘇蘇跟蘇五之間的發展,并沒有如同兩位關系親密的母親原本預料的一般,只是成為姐弟。

    從她取心頭精血喂蠶,再到滿懷愛意的織衣,就已經可以預料到結局。

    而云家的規定注定了他們有緣無份,太康氏的嫡系血脈繼承人,不可能入贅云氏。

    只是那時兩個年少而純真的年輕人順從本心,沒有人去考慮到沉重的現實。

    這也許是蘇五所說的,犯下的第一個大錯。

    中間的事情他并沒有提及,只是開口道:

    “一百多年前,她嫁進了長離氏,可惜不到十年的時間,她就死于長離氏。”

    他以一種極度克制的語氣,說出這件事,驗證了宋青小所有的猜測。

    如果云蘇蘇之死,是他屠殺長離氏的原因,那么宋青小可以想像得到,他不知經歷了多少,才可以壓抑著自己的心情,以十分平靜的口吻說出當年的往事。

    “她是你屠殺長離氏的原因嗎?”

    “……”蘇五沉默了許久,接著才應道:“是。”

    宋青小感覺有些怪怪的。

    興許蘇五在她心里一直以來高傲得如同日月,像是與情愛絕緣的樣子,“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多情種子。”

    蘇五當場就想打死她!

    本來沉重的氣氛被她這話沖淡,他再想要尋找當初惆悵的心境,卻發現被她這句話毀得根本難以尋覓。

    “你閉嘴。”他有些惱羞成怒一樣的低喝。

    如果說這些年來他一直沉溺于過往,最終造成致命的影響,使他抱憾終生——

    那么此時蘇五最后悔的,就是將這件事情講給宋青小聽!

    甚至這會兒這種后悔的情緒占據了上風,將他生平所有的憂傷全部掃蕩了個一干二凈。

    “好吧。”宋青小應了一聲:

    “那你接著說。”

    “我不會再說了!”他冷冷的開口,宋青小又嘆了口氣:

    “好吧。”

    “……”他又覺得有些不高興了。

    “哼!”許久之后,他長長的哼了一聲,以昭示他此時內心十分不爽的心情,末了才道:

    “可惜那件衣服。”

    帶著云蘇蘇的心意而生,卻最終隨著他一死去之后,落入了武道研究院的手里。

    “武道研究院的那批人,可不配擁有我的東西。”

    他先前被宋青小打岔之后稍緩了些的心情,提到武道研究院的那一撥人之后,又一下落入了谷底,語氣變得有些冷厲。

    “等著。”宋青小安撫他:

    “等我將來替你取回來就是了。”

    她的語氣像是在安撫一個暴跳如雷的孩子,輕輕細細,并不像是真的。

    可不知為何,蘇五在聽到她這樣一說之后,卻又是愣了一愣。

    他這一生性格極端,自小便展露出非凡的天賦。

    從成年之后,在長輩的呵護之下,他的實力突飛猛進。

    在太康氏中,他是不世出的天才,飛揚明媚,如同太陽一般,受人仰望。

    而叛出太康氏后,他以虛空之境的強橫實力縱橫天外天,令人聞風喪膽。

    他生于太康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生平唯獨有一件事不如意,最終鑄成大錯,而使得他之后的人生不再像先前那樣順利。

    但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都很少有人以這樣的語氣來哄他。

    蘇五初時覺得有些怪異,但后面細細一品,又覺得這種感覺并不排斥。

    再者說,以他如今的情況,就算是想要將自己的舊物取回,也是有心無力,也唯有依靠宋青小而已。

    可心中雖然覺得不錯,卻仍是嘴硬:

    “你可答應我太多事了。”

    他又傲嬌的冷哼了一聲:

    “又是說要去其他星域,又說要拿回我的舊衣……”

    末了,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道:“你可要動作快點,不然我可等不急。”

    不知是不是提到了他曾經的過往,打開了他的心防,他說話的語氣不再像先前一樣帶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離。

    宋青小笑了笑,答應他道:

    “好。”

    兩人都沉默了片刻,沒有出聲。

    過了半晌。

    宋青小的目光閃了一閃,狀似不經意的問:

    “對了,云蘇蘇當年跟你的關系,為什么最后卻嫁進了長離氏?”

    她話題突然又轉回到了云蘇蘇的身上,剎時打破了蘇五好不容易才平靜的心境。

    “按照云氏的規則,云氏的女兒并不外嫁,尤其云蘇蘇出身嫡系,宗族對她要求會比一般云氏的女孩更加苛刻。”

    蘇五沒有說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宋青小也不以為意,自顧自的道:“可最終她與長離引章卻能成婚,這其間有沒有發生過什么事?”

    “你的意思……”蘇五很快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不由語氣一凝:“是其間有人插手此事?”

    “若沒有人從中穿針引線,這樁婚事不可能成。”

    雖說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舊事,當年牽扯進這樁事件中的幾人如今都一一離世,可宋青小憑借著敏銳的直覺,卻仍感應到了其中的不對勁兒。

    無論是今夜與蘇五的閑聊,聽他提起曾經的過往,哪怕他再三克制,依舊可以感覺得出他與云蘇蘇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

    還是她今日碰到的那件衣袍,沾到那輕紗的一角,感應到的那位嫻雅的女子的滿腔心意。

    宋青小都不覺得,在當時因為世宗繁重規則而被迫分開的女子,會在后來以那樣的姿態嫁進長離氏。

    尤其是她在不到十年的時間中很快離世,這對于修煉者來說,是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

    “你曾說過,長離氏的血脈有問題,所以想出尋求特殊血脈的人聯姻,以試圖逆天改命。”

    宋青小問道:

    “可是天外天之中,有血脈天賦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就算有些人并非出自宗族,也不是生來就有,但試煉之中總會有無數機會,可以使得長離氏的血脈得以稀釋。

    云氏的血脈特殊之處,不過在于喂養天蠶而已,與長離氏這樣以戰斗血脈傳承的宗族聽來完全背道而馳。

    怎么會那么巧合,長離世家的嫡系傳承,最終娶了并不算最優選擇的云氏嫡系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