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7章 會議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你屠滅了長離氏,打破了天外天一向由九大世族把持的格局,使得九大世族變為如今的八大世族,這中間又有沒有人推波助瀾?最后又是有誰得利?”

    傳承了數千年的世族,所占據的資源、材料是難以預估的,一旦格局被打破,那么利益自然需要重新分配,必然會有人吃下長離氏當年占據的東西。

    宋青小一連拋出兩個疑問:

    “湘江一氏提到過,武道研究院的人在數百年前就在重啟混沌珠的計劃,而太康氏對此一無所知。”

    蘇五當時與云蘇蘇的這樁遺憾的往事,與這件事又有沒有關聯呢?

    當年的蘇五痛失所愛,又眼睜睜看著云蘇蘇嫁別人為妻,最終很快死去。

    她的死亡對他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當時年少而暴怒的男人憑借滿腔怨恨,血洗長離。

    事后這個太康氏最有前途的核心嫡系傳人犯下大錯,而遭宗族驅離,最終被武道研究院圍剿至死。

    從這里可以看出,這件事情中,太康、長離二氏都沒有得到好結局。

    一個全軍覆沒,一個則是痛失嫡系傳人,可以說是雙輸。

    在進入天外天之前,宋青小已經聽到過了關于武道研究院的不少傳說。

    當日星空之海出現異變之后,武道研究院迅速派來人,最后將原本想要殺她的時秋吾調離。

    由此可見,武道研究院除了天外天之外,還有插手帝國諸事的野心。

    也就是說,在時秋吾這樣一個強者心中,相較于吞噬了星空之海的混沌珠,以及宋青小手中的玄天級靈寶等,都比不過武道研究院帶給他的壓迫力。

    而宋青小從隱界之中進入天外天雖說才短短一天的時間,但她已經發現武道研究院格外的強勢。

    在天外天里,他們集九大世族之力而組建成。

    成立的初衷是為了服務于世族,更好的管理天外天,可實際上在數千年的時光長河中,武道研究院其實早就已經成了名義上雖然附屬于世家,但隱隱已經有獨立于世家之外,不受其鉗制的一股龐大勢力。

    他們制作了獵魂玉,打通了神獄試煉者與普通修煉者之間的隔閡,使得普通人也可以借此分享積分,擁有在神獄之中兌換的資格。

    這對于天外天許多人來說,應該已經是個十分重要且無法拋棄的便捷交易方式。

    他們成立臨時租住的房舍,招攬神獄試煉者,甚至創造出一種新型的特屬于天外天的某種流通靈玉——

    無論從哪個方面看來,這已經是一個掌控帝國的權利機構雛形。

    只是天外天這樣的機構比較特殊,因為名義之上,世族的存在對他們有一定的壓制。

    當一股力量經過幾千年的發展,已經茁壯成長,未必還愿意受制于人。

    “你的意思,這其中有隱秘?”

    蘇五悟出她未完之語中隱含的提示,沉默了半晌之后,陰鷙出聲。

    “我不知道。”她搖了搖頭,眼中卻閃過一絲暗芒:

    “不過我會在突破虛空之境前,去一趟太康氏,告知他們混沌珠的事。”

    她早就已經答應過蘇五要替他前往太康氏通風報信,只是這會兒才確定了要前往太康氏的時機。

    雖說她如今才突破合道之境,距離突破虛空之境好像遙遙無期。

    不過天外天的這個局太過混亂,宋青小孤身一人,身后既沒有庇護又沒有依侍,自然只能自己小心行事。

    當年已經半步入圣的蘇五在武道研究院的圍剿之下都死于非命,宋青小若是不小心謀劃,可能也會步上這位如今僅剩一縷殘魂的‘前輩’后塵。

    至于蘇五跟長離氏當年的糾葛是不是如同她猜測的這樣,那就只能由太康氏的人自己去摸索查清。

    “好。”他應了一句,末了又像是有些別扭:

    “你要小心。”

    宋青小點了點頭,這句話不用蘇五吩咐,她自然也會三思而后行。

    興許是這樣關心人的話語太過別扭,蘇五說完之后也覺得有些不大適應,說完這話之后,又問道:

    “那天一道門呢?”

    他其實已經逐漸改變態度,在關注她一些事情。

    純潔之心試煉之中,天一道門的那道士臨分開時請她幫的忙,蘇五自然也是聽進了心里。

    “那柄長劍我準備暫時借用。”

    雖說對道士的印象不錯,但宋青小并不了解天一道門,因此也準備看看再說。

    “天一道門一向名聲不錯。”蘇五提醒了她一句,不過經過當年舊事的糾葛后,他總覺得自己當年一心陷入情緣之中,卻根本沒有留意身邊的一些事。

    權利的交迭,世族的暗流,武道研究院的野心,他竟然統統都忽視了。

    如今再想到這些,回憶起家族之中長輩的臉,不免又感覺一種無力之感涌了上來,令他再度想要躲避。

    兩人沒有再說話,蘇五是說得太多,回憶起當初的過往,又從宋青小的反饋之中得到了一些新的訊息,需要再度去回憶過往的事,并需要一些安靜的時間重新消化這些情緒。

    而宋青小也需要將這一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整理一遍,沉淀自己的心境。

    她以神識掃視丹田,銀狼的幻影依舊被包圍在一團紅霧之中,意識沒有回應。

    令她有些頭大的,是她發現神魂之中,青冥令也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宋青小的神識在掃過那青冥令時,令中的魔魂并沒有像以往一樣發出‘桀桀’的回應。

    她皺了皺眉,平時聽不慣它這樣笑,但一旦它沒有再像這樣笑后,宋青小又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將青冥令召喚了出來后,宋青小只見令牌被一團黑氣包裹住,安靜的躺在她手心之中,沒有半點兒反應。

    深淵領地之中的那些魔煞之氣太濃,使得青冥令雖說將其吸收了,可卻一時半會兒不能將它們完全消化,因此這會兒的‘沉睡’,應該是它即將實力提升的一個標志。

    看樣子,這段時間青冥令也不能再使用,這無疑證明她的整體實力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這令宋青小有些警惕。

    她伸手指點了點令牌,發出清脆的響聲。

    不知是不是魔魂對她的本能畏懼,她在點到令牌的時候,那令牌上縈繞的黑霧蠕動了兩下,上面的‘青’字也流轉過一絲光華。

    這情景看得宋青小眼睛一亮,看樣子青冥令沉睡的程度并沒有銀狼那么深,蘇醒的時間應該也要比銀狼快一些。

    她將令牌收回了體內,這才開始調整自己的靈息,很快將意識沉入了修煉之內。

    ……

    此時的帝國時家之內,帝國各大世族之中的核心族人已經齊聚于皇城。

    “武道研究院的人要求我們上交一份星空之海的調查說明,并規定了時間限制。”

    說話的人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年輕男人,穿了一身銀色的松軟古袍,坐在議會的一側,神情冰冷。

    從他的外表看來,他年紀不超過三十歲,可他透出的氣息卻已經達到合道之境的修為,帶著強大的精神壓制。

    他說話的同時,拿出一塊松綠色的魂玉,往桌面一擱——

    那魂玉在他神識控制之下,緩緩往坐在最上方的時秋吾飛移而去。

    星空之海一役之后,消失于帝國多年的時秋吾再度重現人世,將一干別有用心的世族又鎮壓了下去。

    魏家、范家、裴家等眾多世族的代表都坐在議會之中,因為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一道傳遞過來的‘消息’而在此齊聚。

    時秋吾并沒有伸手去接,而是以神念一掃,便已經知道魂玉之中傳遞的大概消息。

    事實上他比在座的諸人更早預料到這樣的情況,因為他早就已經知道武道研究院的心思,這道傳遞而來的‘指令’,不過是一個試探而已。

    “他們要求在十年之內,對于星空之海、獸王的消失,都需要給出一個說明。”

    那男人見時秋吾沒有伸手去接,以為他對此不感興趣,不由出聲說明。

    “哼。武道研究院的人太霸道了,我們又不是他們的下屬,星空之海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都屬于帝國的領地,與他們天外天又有什么關系?”

    在座之中唯一年紀是真的小,實力也是最弱的顧春行不由冷哼出聲。

    雖說顧氏已經沒落,但只要她還活著,便是顧家唯一的傳人。

    看在當年她的祖輩皆死于星空之海一疫,對于世族聯盟曾立下過大功,世族沒有將顧氏剔除,一旦有世族聯盟聚會,自然此地也有她一席。

    她的話其實說中了在場一部分人心中隱藏的意思,但卻有一部分年長者看不慣她的張揚,又礙于自己身份,不愿拉低了地位接她的話。

    “這幾年,武道研究院越來越張揚。”時家之中,那十一叔也參與了此次議會,他開口說道:

    “據我所知,天外天的世族之中,隨著蘇五一死之后,太康氏已經宣布不大管理這些事務,專注于培養族中子弟。”

    天一道門的人性情冷傲,各個以追求突破天道為主,除了格外護短的名聲之外,相比起梵音世家,更像是一群不理‘凡塵俗事’的方外之人。

    除此之外,兵藏、神農都以煉丹、器為本,整體實力在九大世族之中偏弱,對于武道研究院的事務很少插手,時間一長便變相的相當于放棄了一部分話語權。

    在一部分人態度不明,另一部分人悶不吭聲的情況下,缺少了壓制的武道研究院便飛快發展,如今已經不容小覷了。

    沒有了天外天世族合力彈壓,如今的武道研究院的力量,令得帝國的世族也不得不忌憚了。

    唯一能與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相抗衡的,應該就是時家里唯一一位已經半步入圣的時秋吾。

    依武道研究院的強勢,之所以此次發布過來的‘指令’給了帝國的世族十年的時間限制,想必應該是想要試探時秋吾的緣故。

    雖說他的外表看起來依舊年輕,但相比起他的修為,時秋吾的年紀已經不小了。

    如果他不能在年限之內突破,隨著時間的流逝,人的壽數終歸是有盡的時候。

    到了那時,沒有了時秋吾坐鎮的時家、世族,又該拿什么抗衡武道研究院毫不掩飾的吞并野心呢?

    十一叔說到這里,下意識的轉頭去看這位族中的老祖宗。

    卻見他仰靠在椅子之上,不知在想什么,像是已經神魂出竅,不知還在聽眾人說話沒有。

    “三叔……”

    十一叔硬著頭皮喚了一聲:

    “您認為此事應該怎么辦呢?”

    時秋吾皺了皺眉頭。

    他露出一副被人打擾之后的不快,當著眾人的面,哪怕說話的是時家的后裔,他也半點兒臉面都沒有給。UU看書www.uukanshu

    “時越的情況怎么樣了?”他沒有回答十一叔的問題,反倒問起了時家一個晚輩。

    “真的是老糊涂了!”

    在此坐著的世族之中,有數人見到時秋吾的表現之后,心里都不由閃過這樣的念頭。

    “有了您的出手之后,已經穩定多了。”十一叔也怔了怔,但卻仍忍耐下內心的焦急,恭敬開口:

    “至少目前性命是保住了。”

    不過當時他主動誘發了體內的靈力風暴,本身已經打破了平衡,再加上宋青小的那一劍將他穿透。

    如果不是他體質的特殊性,使得他這些年來對于靈力所帶來的巨大破壞性已經有一定的‘免役力’,當日那凌厲的劍氣就足以將他送走——

    至少同樣挨了宋青小一劍的時七,至今情況比他還要惡劣得多。

    時秋吾聽到這里,眼中閃過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三叔,三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想要知道星空之海發生的情況……”

    “帝國的內政我本來就已經不再負責,他們的‘指令’之中,找的也是帝國的負責人罷了。”時秋吾被他再度打斷了腦海里的思緒,有些不高興了:

    “如今時家暗部的負責人是你,所以他們找的也是你,這種問題你問我干什么?”

    他早就已經卸任時家的暗部負責人,如今只是時家的一員罷了。

    “若是有什么吩咐,只管讓我去做,但十一,你應該學會怎么肩負起承擔世族的重任了,不能有什么事都找老年人出頭。”

    “……”

    十一叔被他一番教訓,不由啞口無言,連話都說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