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8章 懷疑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議會因為時秋吾這一番話而沉默了半晌,好一會兒后,才有人出聲打破了這種尷尬的沉默——

    “可是三爺——”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有些不服的開口:

    “我們都知道,武道研究院發出的指令之中,之所以給了十年的時間,完全是因為看在您的面上——”

    如果時秋吾擺出一副置之事外的態度,豈不是要將自己與世族割裂,繼而單獨以個人的名義,站到了時家的身后?

    沒有了他的帝國世族聯盟,根本不可能是武道研究院的對手,他這樣做也未免太過于自私了。

    時秋吾聽出了他話中的抗議,不由轉過了頭去看他。

    這人約摸五十來歲,身材清瘦。

    但興許是他的年紀太大,又閉關太久,世族之中更新換代的人太多,他一眼竟然認不出這人身份,臉上露出一絲茫然之色。

    從宋青小闖皇城事件之后,修為被廢的時七便一直跟在他的身側,親自替他打理衣食住行,如同貼身服務的小廝,同時也受這位時家的老祖宗指點重修。

    此時一見時秋吾不說話,時七頓時就知道這位大人恐怕臉盲癥犯了,認不出說話的人是誰。

    雖然以時秋吾的身份,認不出小輩對方也不能奈他何,但畢竟太不給世族臉面,到時也會引起對方不滿。

    想到這里,時七悄悄邁了半步上前,輕聲在時秋吾身后道:

    “裴家的三爺,裴如泠。”

    他雖然僥幸保住了性命,可畢竟修為廢了,神識也不再管用。

    這會兒雖說小聲提醒,但卻被其他人一一聽進耳中。

    那裴如泠的臉色瞬間脹得通紅,既惱且羞,偏偏這種怒火是不能對時秋吾展示出來的,只好打掉了牙吞進肚中。

    “帝國與天外天之間本身是兩個獨立的存在,我們與他們是合作者,不是受其支配者!”

    時秋吾有些任性的雙手一握,置于身前:

    “我看顧家的小丫頭說的就挺好,武道研究院是什么星域之主嗎?為什么要聽他們的?有些人真是小心翼翼了太久,連頭都抬不起。”

    議會之中的眾人被他一番話訓得抬不起頭,都敢怒不敢言,沒有人敢頂著時秋吾的重壓出聲。

    良久之后,十一叔才在眾人注目之下,試探著開口發問:

    “那按照三叔的意思,這‘指令’我們就置之不理?”

    可問題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這些年網羅的強者如云,行事也越發霸道。

    武道研究院早就已經對帝國虎視眈眈,如今已經發了指令,若帝國不聽從,不知會不會引來他們的制裁。

    “三爺,武道研究院不就是想要一個星空之海的報告嗎?”

    議會之中,一個面目陰沉的中年男人緩緩出聲:

    “據我所知,星空之海當日出現異樣的時候,三爺恰好就在那里,還跟武道研究院的人打了個照面。”

    他盯著時秋吾:

    “星空之海發生了什么事,您應該是最清楚的。”

    武道研究院如今發出的‘指令’,擺明就是想要借世族逼迫時秋吾開口而已。

    只要他一說話,這一樁麻煩自然便會輕易消彌。

    “您出面說一聲,又何必令我們為難呢?”

    那男人話音一落,議會之中頓時一片死寂。

    時秋吾的身體慵懶的往后面靠去,目光似笑非笑的盯著說話的人。

    他并沒有華服加身,也沒有厲聲厲色的喝斥,可那種無形的威壓卻隨著他的目光彌漫在這間密閣之內。

    很快的,那男人的面色變為強作鎮定,目光也開始飄忽挪移。

    額頭之上汗珠一點一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沁出,

    匯聚為溪流順著他的臉頰往下滴。

    密閣之中其他不出聲的人都開始覺得有些不安,所有聚集在此的世族代表,此時在半步入圣境級的強者威壓之下,都感到忐忑心驚。

    ‘咔嚓——’

    那以特殊礦石所提煉、鑄造的桌面在這股懾人的威壓下開裂,發出清脆又刺耳的響聲。

    頭頂的天花板,地面的石階,都裂開條條縱橫交錯的裂紋。

    所有人的身體像是被泰山壓住,沉得喘不過氣。

    一股死亡所形成的陰影籠罩在眾人的頭上,令得眾人體內的靈力開始翻騰,甚至開始逆向沖擊筋脈。

    “三叔……”

    十一叔這會兒顧不得在長輩面前放肆,已經施展出自己的力量抵抗這股壓力,同時大聲的喊時秋吾:

    “請您息怒。”

    “嗤。”

    時秋吾發出一聲‘嗤’笑,這笑聲一落,密閣之中的靈壓頓時泄去。

    原本瀕死的眾人心中剎時一松,那種受到制裁之后無法遁離的感覺瞬間消失,卻留下余悸。

    最初面露不滿的陰沉男人感受最深。

    時秋吾明明沒有動手,可那一刻他卻覺得自己離死亡很近。

    他的心臟‘呯呯’亂跳,半晌回不過神。

    在半步入圣境的強者面前,他根本毫無還擊之力,竟連絲毫反抗的意念也不敢產生。

    “你在教我做事啊?”時秋吾問了一聲。

    “不敢。”這一次男人不敢再頂撞,惶恐不安的起身。

    “這議會暫時擱置。”十一叔看了眾人一眼,經過時秋吾先前發火之后,恐怕已經鎮服了這些不安份的世族中人,重新奠定了世族之中,時家第一的位置。

    大家已經沒有心思再討論,恐懼感作祟之下,使得眾人在面對這位帝國第一強者的時候,都感到膽顫心驚。

    十一叔的話說完之后,眾人很快接二連三的散去,唯有時家的嫡系留了下來。

    裴家的那位三爺走在最后,他似是有話要說,欲言又止,但最終卻什么也沒說,選擇了出去。

    等人一走之后,十一叔就道:

    “我看范家的人恐怕已經心生反意。”

    先前說話的人就是范氏的代表范溪洋,實力已經達到了合道之境,是范氏之中除了那位已經號稱半僵之體的范氏老祖之外,修為最高的強者。

    范氏族內競爭極大,范氏的人不擇手段力爭上游,這種狼性般的宗族子弟互拼之下,使得范家的實力發展得很快,一躍成為帝國之中甚至隱隱直逼時家的宗族。

    尤其時秋吾閉關幾十年不出,外界傳言他早就已經身亡的情況下,范家的人更是囂張無比,甚至不大將世族之首的時家放在眼里。

    但不知為何,近些年來,范氏接連像是走了霉運。

    先是族中一個年輕有為的子弟在神獄之中身死,僅留下魂體,迫于無奈轉向鬼修之路。

    緊接著在星空之海的異變中,又有不少本來極有潛質的子弟死于宋青小的屠殺之中。

    不止是弟子被殺,甚至連范氏的一個養尸的聚陰之地、陰符鋪子,接連被人搗毀。

    死傷之慘重,雖說大多只是化嬰境的血脈,但也引起了范家的警惕。

    這么多本來潛力無窮的范家未來中流砥柱接連折損之后,范家的人也痛如剜心。

    而這一切的兇手直指宋青小,當日她闖進皇城,隨后又大搖大擺離去,這在范家人看來,簡直像是時家在給她開了后門。

    畢竟當日大戰之中,無論是裴家、楚家還是魏家、范家都有人死去,唯獨時家,僅有兩人受傷而已。

    “他們怨恨當日皇城中沒有將宋青小留下來。”

    十一叔并沒有見過這個少女。

    事實上在皇城事件發生之前,他壓根兒沒有將這樣一個女孩放進心里,直到星空之海出事當日,她借著時家強者被引走的時機,闖入皇城,殺了大批人又飄然離去,至今仍不見影蹤,才令整個帝國的世族震驚。

    “雖說有您的發話,可他們仍然不信,私下仍在武道研究院中又額外發布了追輯令。”

    說到這話的時候,十一叔有些氣憤。

    “隨他們去。”

    時秋吾冷笑了一聲,露出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總要給他們一個教訓才行。”

    “教訓?”十一叔有些不理解時秋吾話中的意思,他問完這話,就見這位帝國第一強者饒有興致的道:

    “那姓宋的小丫頭簡直像是行走的范氏血脈的收割機,范家不知好歹還要惹她,我看最后能不能將那位以身入僵道,埋進土里的范家老先人給拉出來。”

    范家的那位祖宗的修為據說已經達到了虛空之境,他壽元已至,為避開天地法則,延續自己的壽命,以肉身修成半僵之體,并在數十年前將自己埋入養尸之地,一心修行,是范家最為厲害的頂階存在。

    “啊?”

    十一叔沒有想到,時秋吾對于宋青小的評價竟然高得如此驚人。

    “她雖說有些能耐,可也不過是個才突破分神之境的人……”

    不要說已經號稱達到虛空之境的那位范氏老祖,就連先前出去的范溪洋,也足以高出宋青小一個境界。

    更何況——

    “您不是討厭她嗎?”

    時秋吾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

    “我什么時候討厭她了?”

    十一叔有些吃驚:

    “您不討厭她,為什么親口說過,如果有人提供她準確位置所在的消息,您就欠此人一個人情嗎?”

    這樣的舉動在十一叔看來,分明是因為宋青小闖了皇城之故,令時秋吾感到十分氣憤,如受到冒犯,不惜千里追擊,也要取她性命。

    “我是想要她的東西……”時秋吾有些無語,接著看在場幾位時家的晚輩臉上一副吃驚不已的神情,不由也感到有些尷尬,揮了揮手:

    “算了。”

    他一個堂堂半步入圣之境的強者,怎么好意思當著晚輩的面,說出當日在星空之海的時候,自己的混沌珠被她的那頭銀狼吞噬,以及想要她身上的那柄玄天級靈寶的長劍呢?

    “總而言之,這姓宋的小丫頭可非一般人。”

    說到正事,時秋吾的表情變得嚴肅了些。

    當日皇城事件爆發之后,時家的人早就已經將事情查出來龍去脈,并將其一一呈報至時秋吾處。

    宋青小出身微末,畢業之后直接進入警衛隊。

    在她進入神獄之前,一直都是個十分普通的女孩,沒有什么過人之處,唯一值得人注意到的,興許是她異于懦弱、膽小的性格,使她可以在西郊那樣的地方,順利的長大成人。

    可正是這樣一個普通得十一叔都挑不出什么優點的女孩,因為裴紅茵的緣故進了神獄之后,卻開始大放異彩。

    沒有注意到她的履歷之前,時家的人還不覺得有什么。

    但越是了解她生平之后,就越令人震驚。

    她很快在試煉之中得到了好處,踏入了修行界的大門,在帝國一個姓安的退役時家私衛的幫助下,進入了后備隊。

    最終因為闖過皇城,而第一次引起了別人的注意,留下了馬腳,中途甚至有過斬殺范氏叔侄的經歷,曝露出她手中的龍牙武器。

    其后因后備隊中有人舉報,使得武道研究院派出了人圍剿她。

    這件事距離她當年闖皇城的時間并不長,可在這短短的時間之中,她的實力再一次飛速提升,最終殺死了圍捕她的武士。

    并在魏芝、楚逸兩位化嬰境的高手圍攻之下,自爆金丹,傷到兩位遠勝她一個境界的修士,遁入邊界之門。

    本來以為她就算不死于邊界之門的獸王分魂絞殺之下,以她當時的狀態也應該死于血腥兇殘的星空之海中。

    誰都沒有想到,她不止沒死,最終還在不到十年的時間中,以自爆金丹之后的殘破身軀,UU看書 .uukanshu.com重新修行。

    不僅止是再度聚丹,且還一躍突破至分神之境。

    這簡直是個神跡!

    至此,十一叔看到這樣的資料的時候,也不由想罵裴家那個惹禍精,也怪自己當時沒有識人之明。

    這樣一個人才,本來已經進了時家的隊伍,卻最終沒能化干戈為玉帛,又被硬生生的推了出去,成為了敵人。

    “隱界之中最近有人渡劫。”

    時秋吾以手指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敲擊了兩下,話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您的意思……”十一叔微微一怔,反應過來之后面色一變,斬釘截鐵的道:

    “這不可能!”

    隱界之中發生的事情,隨著隱界里潛伏的三股勢力被圍剿之后,已經傳進了該知道的人的耳朵里。

    包括隱界之中有人渡劫,據說雷劫極為恐怖,足足有六道之多。

    蒼鶴、藍家兩位合道之境的強者都死在了那里,同時折損在那里的,還有一些兩家子弟。

    這件事情傳揚開來之后,早就有人在猜測渡劫之人的身份,不知道是哪位強者。

    而此時時秋吾話中所透露出來的意思,像是認為這渡劫之人就是宋青小。

    若星空之海當年出現的異常雷電天象是因為她渡分神之境的劫,那么算算時間,她從晉入分神之境到現在,才不過勉強三年左右的時間而已,不可能會如此神速又突破至合道之境。

    如果真是她,這樣的修行速度,簡直千萬年來聞所未聞,屬于逆天之人。

    十一叔說完這話,又搖了搖頭,肯定似的答了一句:

    “絕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