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六十七章,做1個告別

從1994開始
     下車的鄒母第一時間發現女兒異樣,就問,“怎么了,你認識她們?”

    聞言,林義和米珈也是順著大長腿視線看了過去,隨即都沉默了。

    葉青和謝雅芳,都是快在記憶中消散了的人,卻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了。

    一家餃子店,葉青懷抱著一個嬰兒,正和謝雅芳有說有笑,顯然是討論一個有趣的話題。

    當林義一行人看向她們時,這兩人也把目光移到了幾人身上。

    沒辦法,鎮上突然進來了兩輛小轎車,而且還停在不遠處,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鄒艷霞說,“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順便吃碗混沌。”

    米珈同意了。

    林義也同意了。這根本就沒得選,大家即是初中同班同學,也是高中校友,都這樣面對面碰到了,怎么著也得打個招呼不是。

    鄒母招呼鄒父買零碎東西去了。到了自家鎮上,刀疤也不再那么擔心林義的安全,就開著車打算先送自家婆娘和吳芳芳回隔壁鎮。

    走過去,林義率先開口,“好久不見啊老同學,你們怎么在這?”

    葉青趕忙把孩子遞給后面的一個中年婦女,熱情招待幾人就坐,發出清脆的桑音說:

    “孩子有些不舒服,來你們鎮看老中醫,剛好這家餃子店是我家那位的姨媽開的,就暫時到這里落腳了。”

    這話林義是相信的。

    鎮上的歐陽老中醫遠近聞名,不論是上面的小沙鎮,還是下面縣城里的人,時不時有慕名而來看病的。

    正是因為有這位老中醫在,鎮上的衛生院差不多天天人滿為患。有時候遇到病發集中的季節,沒點關系還看不到病。

    “孩子怎么樣了,病好了嗎?”米珈低頭好奇的打量著孩子。

    “老中醫說沒大事,吃點藥,洗幾個藥水澡就能好。”葉青張羅著給幾人倒溫開水。

    葉青說孩子不大,才三個月,但經常小病不斷,有點折騰人。

    圍著火爐子坐好,幾人也各自聊了一些往事。

    葉青自己講,他老公姓袁,大家平日里都叫他袁大頭,是湖南大學的同屆校友。

    一進大學,袁大頭就看上了葉青,開始了鍥而不舍的追求。本來葉青是沒看上他的,心里更屬意追求自己的方征。

    可是天意弄人。在一次學校社團組織的遠足旅游中,袁大頭用金錢開路,“賄賂”了其他人。一個禮拜下來,在周邊人特意制造的各種機會下,葉青一時沒把握住,當了“愛情俘虜”。

    沒想到僅一次就中招了,后面的事葉青不愿意多談,但從她的言語里,可以肯定袁大頭耍了一些手段,把她徹徹底底給拿下了。

    大長腿小心問,“那你和方征還有聯系嗎?”

    葉青搖搖頭,平靜的臉色還是露出了一絲黯淡,說沒聯系了。

    發生這事后,不僅方征不再理會她,連經常一起玩的鄒湘乾也跟她斷了往來。

    她們昔日的小圈子,如今也就謝雅芳寒假來看看她。對于葉青來說,這是一段錯誤的緣,平行線亂入相交線的愛,她現在只寄希望于錯上加錯的路上,得到正確的答案。

    提到謝雅芳,氣氛忽的有些詭異。

    一時間里,不論是大長腿,還是米珈,以及葉青,都把視線投放到了林義和謝雅芳身上。

    林義暗戀人家好些年,這對三女來說,是公開的秘密。

    瞟一眼近在咫尺、且兩世暗戀過的人,林義內心的驕傲部分在瘋狂不滿,你們三個這樣看著我干嗎?時過境遷,老夫還會在乎嗎?

    當然,這也是一瞬間的念想。畢竟曾經兩世都暗戀過,而且中途也沒有因為什么特別理由而嫌棄對方了。

    僅僅是因為時間和空間的關系而淡化了那一絲年少的愛慕。

    但就算林義已經今非昔比,卻還是那么的在乎結局。

    為了圓滿兩世的暗戀,對曾經的青春年少畫一個美滿的符號。林義覺得形式感是如此的重要,要莊重點兒,不是為了虛榮心,也不是為了表示什么,只是為了曾經的自己。

    林義對謝雅芳說,“可以和我出去走走嗎?”

    這個要求,謝雅芳有些意外,她第一時間就看向了鄒艷霞,因為她從別人的嘴中得知兩人正在戀愛。

    視線在大長腿身上停留幾秒,又極快的掠過米珈和葉青一眼,謝雅芳靜靜地思索了下,最后還是大大方方的同意了。

    一前一后,兩人默默地穿過了這老條街,去了市場對面的拱橋。

    杵在橋上,憑欄看會了清澈的河水,林義說,“我以前經常對著學校外面的那條河流發呆,想一個人。”

    謝雅芳看了眼他,目視遠方,“謝謝你。”

    林義本想再說點什么,可心里一下子滿是酸澀的溫柔,UU看書 www.uukanshu.com并不是說想要追求人家,或發生點什么。

    而是腦子里此時有一個聲音在清晰地告訴曾經的自己:再見了呀。

    暮靄沉沉的天空,河水流經開闊的盆地,匯入海闊天空。兩人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初戀的尾聲平淡無奇,甚至乏善可陳。

    卻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可愛,不虛偽,不假裝,沒有占為己有的惡念擋道,善良,真誠。

    末了,林義也虔誠的回了句謝謝。

    老天待自己不薄。

    ...

    可能是錯覺,這年頭的混沌還是兒時的味道,就是比后世的好吃。

    回到車上,鄒父鄒母還沒回來,等候的林義打開車載音樂放了一首歌,張雨生的《大海》:

    從那遙遠海邊

    慢慢消失的你

    本來模糊的臉

    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什么

    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

    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戀

    就讓它隨風飄遠

    ...

    這首歌在這年代很火,閉著眼睛聽完的林義也是暗道一聲,就讓謝雅芳的影子隨風飄散吧。

    要是做不到,就把她藏在心底,帶到棺材里去。

    車內平和,歌聲響徹。從始至終,剛才和謝雅芳出去的事情,林義只字未提,現在、或者將來,也不打算做出任何解釋。

    大長腿和米珈也不問,心有靈犀,一切都在不言中。

    ............

    ps:這一章早就想寫了,總想對暗戀做個告別,可總是詞不達意。

    既然如此,還是一起唱大海吧。

    求一波世界波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