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二章,好的?還是壞的?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小說()”查找最新章節!

    方方面面的和那祝一家子商議一番。

    林義不追求外表只講究里面舒適、奢華、低調的想法得到了認可,最后決定建個兩層的小別墅。

    這個小別墅打算走日韓的精致路線,外表可以平凡,但內飾一定要講究,不為別的,只為自己住著舒服。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

    米珈三人正在打毛線活,兩女人緊挨著探討如何織花紋;而武榮卻在一邊默默地滾毛線球。

    至于刀疤,人家離得稍微遠了一點。此刻正圍著火爐子看小說,一本厚厚的古龍全集。這是林義那便宜父親留下來的“遺產”。

    晚間睡覺。刀疤和武榮很有眼力見地去了林義爺爺的老宅子過夜,他也沒讓攔著,畢竟木房子不大,住五個人晚間上廁所都不方便。

    而家里有米珈這樣的絕色在,木房子又不一定安全,所以林義自己就選擇在堂屋的竹床上休息,把被子鋪得厚厚的,一點不覺得冷,暖和。

    半夜時分,林義醒了,被米珈搖醒的。

    迷糊著用雙手抻床,半坐起來問床邊的人,“上廁所?”

    “嗯。”米珈輕嗯了一聲,大長腿睡得比較沉,她不忍心喊。可又不敢去后院,畢竟后門一開就能看到后面的群山,人生地不熟的有些害怕。

    簡單攏件外套,林義拉開燈,又拿了個手電筒,一馬當先。

    來到后院,林義問,“這個廁所比不得艷霞家的,習慣嗎?”

    女人說還好,小時候他爺爺奶奶家的就是這樣的,不存在心里障礙。

    門關,一個在里邊,一個在后院中間賞雪。

    出來了。

    怕她冷,林義拿過熱水瓶倒了些熱水放臉盆里,試了試手溫,有點燙,又加了小半瓢冷水。再試一次,感覺差不多了。

    “可以了。”林義把熱水瓶的木塞堵上,示意她洗手。

    米珈彎腰洗手的時候,知道身邊這人在安靜地望著自己。

    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優勢和本錢在哪,而他今天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隱藏著不同以往的情動,幾乎不用猜,就仿佛曉得他此刻已經到了蠢蠢欲動的邊緣。

    這個手、洗的有點磨蹭,思想斗爭一番,米珈最后還是小聲說,“這紅衣外套我已經穿兩天了,明天打算洗。”

    心有靈犀,老男人林義幾乎是秒懂。米珈早就知道自己有點迷戀她穿紅衣服的樣子,而此刻提示紅衣服明天就要洗了,有些東西不言而喻。

    她說這話的潛在意思是:你別傻站著了,想抱就抱吧。

    老男人心情有些開懷,得到允許也就不再拘謹,從后面貼了過去,緊緊懷抱住她。

    感受到后面的異樣,米珈也不再假裝洗手了。順過旁邊的干發毛巾擦干手,立起身子頓了頓,接著往后緩緩靠了過去,直到兩人親密無間才不再動,隨后慢慢閉上眼睛,把頭枕在了他的脖子里。

    那個豬頭一直在頭發上慢慢的嗅,當溫熱來到耳際膩歪、接著又不滿足地含著耳垂的時候,米珈睜開了眸子,望一眼房門處,就在他懷里轉過身,盯著他的眼睛足足看了有半分鐘。

    祈求說,“以后好嗎?”

    四目相對,被這雙純凈的眼睛注視著,林義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種久違的壓迫感,沒有意外,身子骨里的欲望也慢慢消退了。

    心想眼前這人果然“紅顏禍水”,能讓自己瞬間升起想法的是她,讓自己剎那間變得沉靜無比的還是她。

    林義感嘆道,“還好你是我的。”

    聞言,懂男人意思的米珈好看地對他笑了,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他,以示慰藉,好一會兒,才說:“我們應該睡覺了。”

    “好。”林義應了一聲,低頭在她嘴角親昵一口就松開了她。

    “晚安~”

    “嗯,晚安~”

    ...

    次日,吃過早飯,刀疤說要回去一趟,他們家明天要殺黃牛,而家里只有老人、女人和孩子,得回去幫忙。

    四個人洗完衣服,又拍了會照,林義從后院的雜貨間拿出兩把鋤頭對武榮說,“大家都在后山挖冬筍,我們也去吧。”

    武榮求之不得,后山竹林那么大,早就想去過癮了。

    林義雖然生在竹林下,長在竹林中,但對挖筍沒什么訣竅,死笨死笨的,運道不好的話,可能半天都挖不到一條。

    當然了,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懶。為了偷懶,什么借口都找的出,運道不好就是最有利的脫罪理由。

    而踏實的武榮就不一樣了。吭哧吭哧揮舞著鋤頭忙的不亦樂乎,三小時下來挖了不下四十根,把跟著看熱鬧的兩女人可高興壞了。

    其中讓人羨慕的是,在一根竹鞭上竟然挨著挖了12根冬筍,激動的是個頭還挺大,每根分量足有半斤重。

    下午要去喝酒席,按習俗一個份子錢可以去兩人,林義看向三人,“你們誰陪我去?”

    大長腿先說,“我留在家吧,我能自己做火鍋吃。”

    沒有意外,米珈也選擇留下。

    出門的時候,林義對武榮玩笑道,“等會多吃點,按他們的說法一定要吃夠本。”

    武榮忍不住笑出了豬叫聲,面紅耳赤地有點不好意思:“這樣、這樣做會招人狠的,壞的也是你的名聲。”

    流水席菜倒是豐富,12個大碗,分量也許足。

    味道其實不錯,可林義不愛吃,總覺著八雙陌生的筷子在一個碗里戳來戳去,口水多,不衛生。

    武榮就沒這么多想法,別個怎么吃他怎么吃,筷子不搶不過界,但也不拘束。

    滿嘴流油。

    在酒席上,林義又體驗了一把成功帶來的煩惱,被七大嬸八大媽逮著問個不停。

    話題來來回回就三:聽說你掙錢了;有人說你和那禎處對象了是不是真的啊;你家里來的那個紅衣女娃子是你同學嗎?是你女朋友嗎?

    問多了,林義有點惱,但又不能端架子,不然這些長舌婦轉眼就能把你說的比狗屎還臭。

    武榮有心想幫忙茬話題,可還沒張嘴,就被口吃給難住了。

    最后還是不知什么時候趕來的廖墩頤救了急。

    冒死擠出人群,林義心有戚戚焉地接過廖墩頤的煙,點燃深吸一口,就問,“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回來有十多天了。昨天聽說你回來,還本想去你家找你玩的,但門口見有客人在你家,我又打道回府了。”廖墩頤如實說。

    “你們在深城的生意怎么樣?陽雅跟你一起回來了嗎?”

    “生意還挺好的。”口里說生意好,但這發小臉上并沒有開心的表情,吞云吐霧幾口,才意興闌珊地道,“陽雅不愿意回來,她在深城忙。”

    林義察覺到到了異樣,“你們之間出問題了?”

    廖墩頤悶悶不語,一邊吸煙,一邊用腳不停地踢地上的磨刀石,好一會才說了原委。

    陽雅由于家庭原因不想再嫁回老家了,所以拒絕了他。

    而為了讓廖墩頤早點死心,不耽誤他。陽雅不僅把生意做了分割,還轉身接受了一個深城本地男人的求愛。

    “你過年還去深城嗎?”

    “去,我打算另外開一家打字復印店。”

    “那你恨陽雅嗎?她可是把你當做過墻梯了。”林義問。樂看小說

    廖墩頤黯淡地搖搖頭,“不恨,我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我當初只是想盡力試一試,試一試不后悔,不試一試我怕今后腸子悔青了。”

    林義贊同地點點頭,“這樣挺好,你想的開就好。這事她雖然做的有點不仁義,卻也有苦衷,你要理解。

    我想,她會為有你這樣的朋友感到幸運的。”

    “嘿,是吧...”廖墩頤苦笑一聲,接著也不再說這事,反而轉身說起了魚塘的事情,“明天我們放塘捉魚,你也來一起湊個熱鬧。”

    “哎...,你知道我的,從小就懶。”

    “可那禎姐喜歡吃小魚小蝦啊。”

    林義用指甲撮了撮煙灰,“你也聽說了?”

    “聽說了,這么大的事能不聽說嗎。傳你和那禎姐買了車、買了房,本來之前大家都在猜測你和那禎姐走到哪一步了,是不是畢業就要打算結婚。

    可你倒好,昨天帶回來兩個女的,村里一下又有不同聲音了。”廖墩頤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刻意也沒假裝,真情流露出了羨慕和無力。

    羨慕是連那禎這樣的姐都搞定了,這可是他們這一代人的偶像,貫穿整個兒時的“別人家的孩子”。

    況且昨天那個穿紅衣服的女生他今早在馬路上也遠遠見到了,感覺比電視里的明星還好看。

    讓人自行慚穢,至少他是沒勇氣和這樣的女生說話的。這也是為什么到了林義家門口又打道回府的原因,覺得不去丟人獻丑的好。

    為這事,廖墩頤是真心有點羨慕林義的好命。哪怕就算不是那種關系,能和這樣的女人做朋友,還能帶回家的朋友,太長臉太長臉了。

    無力是由于陽雅的事情,廖墩頤本身也被各種謠言中傷,是流言蠻語的受害者。

    ...

    從酒席上回來,大長腿和那禎也開吃了。

    腳邊有木炭火爐子,上面擺滿了配菜,中間是一個羊肉刷鍋。里面已經肉香浮動,熟了。

    兩女人問林義和武榮還要不要一起吃點。武榮慌張地搖搖手,表示剛才吃了三碗飯,肚子吃撐了。

    而林義可就不客氣了,掀開火爐帷幔坐下就訴苦說:“你們不知道,我被一群男女老少圍著問七問八,口水濺得我滿臉都是,還怎么吃?根本沒怎么吃好不好...”

    聽林義一五一十的慢慢說叨,三人都開心地笑抽了。

    樂不可支的大長腿肩膀一起一伏晃動著,起身給他拿了碗筷。

    米珈帶著微笑的眼睛看向他,“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你這么好干凈的人,根本不適合這樣的流水席。除非一桌都是非常熟的人。”

    顫顫驚驚過了一天,那禎竟然沒回來。他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為明天緊張了起來,心說,那禎同志,你別回來啊,可別這么早回來。

    為了這事,林義晚間還特意跑去小賣部打探情報。

    那祝告訴他,她姨媽的孩子還沒回家,那禎在等表姐表弟一起過來。

    林義問,“大概要多久?”

    那祝回答說,“還得幾天吧,也說不準,什么時候通車了,什么時候就會回來了。”

    聽到這話,林義差點喜極而泣。老天開眼啊,給我這老男人留了一片天。

    第二天下午,刀疤過來了,一起扛來的還有個麻布袋,里面裝有五十斤上好牛肉。

    林義有點小驚訝,“30里路,你扛這么多不累?”

    刀疤傻樂呵,表示他力氣大,這點重量不算個事。

    林義又問,“一共多少錢?”

    刀疤連忙擺手,閉口不提錢,只說這黃牛是他自己家喂養的,是他的一點心意。

    相處久了,林義也知道這人的脾氣,只認人,認準了就是很有義氣的一漢子。索性也不過多推諉,以免傷了感情,大不了以后在其他地方多份償還人家就是。

    再說了,從另一個角度講,五十斤牛肉也不算多。

    武榮家送五斤,大長腿家送五斤,對門小賣部也五斤,這就去了15斤。

    其他35斤,同要回老家過年的林家大伯一分,剛剛好。

    提著五斤牛肉去對門,那祝兩口子說太多了,想要給錢。但林義一句“我送給那禎姐吃的”,立馬讓兩人住口不言,默契地收下了。

    晚上吃牛肉,大長腿說要變著花樣吃,做個鐵板牛肉,還做個水煮大片牛肉。

    大家當然樂意了,又不要自己做,哪有不贊成的。

    “小義,電話。”準備菜的時候,楊龍慧突然出現在了廚房,暗暗觀察了一番切菜洗菜的大長腿和米珈后,就說有人電話找他。

    “嬸,誰找我?”林義解開圍裙,手還在上面揩了幾下。

    “一個女孩子。”楊龍慧說這話的語氣有點點怪。

    林義也識趣的不敢再問。

    ......

    ......

    “喂,”

    “林義嗎?”

    “李伊萊?”林義看了眼電話聽筒,有點不敢置信,兩人有差不多兩年沒聯系了吧。

    “是我,”電話那頭的李伊萊盤坐在沙發上,“你最近怎么樣?”

    “挺好。”許久不見不聯系,林義一時間都忘了怎么和她相處了。

    “哦,挺好就好。艷霞和米珈在你那吧?”

    “在。”

    “幫我叫下,謝謝。”

    林義心里沒來由一酸,不由說:“客氣,你等下。”

    放下電話,林義心情有些堵,曾經的時光終究回不去了,不過他也知道自個情況,沒資格問心。那就干脆不管不顧吧。

    依然如兩年來一樣,蠻好。

    這個電話足足打了一個小時有余,米珈、大長腿和武榮輪番接。

    武榮興奮地說,“好消息,伊萊他父親升了。”

    林義洗著蒜頭,UU看書 .uukanshu.com 不動聲色地問,“升哪了,什么職位?”

    “還是蘇省,三把手。”

    果然如此,林義感嘆歷史軌跡的可怕,他知道這還不是人家的終點,最多算第二步臺階吧。

    誒,高光時刻啊,多少人孜孜不倦、夢寐以求。可也是...

    ps:快150萬字了,其實要是不屏蔽,早就過了150萬字了。

    三月7月份時曾說過,150萬字是個坎,到時候看成績決定后面的長度。

    這個月會努力維持日更4000字,做個沒有全勤的全勤吧,有始有終。

    另:還是不厭其煩要支持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58章 ,好的?還是壞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