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三章,你是不是腳踏2條船?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小說()”查找最新章節!

    熱熱鬧鬧吃火鍋,氣氛挺好。說好的大片牛肉,末了都被夾到火鍋里進行二次加工了。

    蘸著火鍋料,也一樣吃的不亦樂乎。

    吃飽喝足,準備出門走走,散散步。

    恰在這時候,廖墩頤提了兩個鋁桶來。一個桶裝滿了鯽魚、鯉魚和塘泥小魚,成千上萬的魚頭浮在水面,甚是壯觀。另一個桶子全是田螺和蚌。

    “這么多?”武榮兩眼放光,第一個出聲。

    “今年要鏟塘底的淤泥,大清掃了一遍,所以收獲比較多。你們先吃,不夠我給你們再拿。”廖墩頤表示田螺和蚌都扎堆扎堆擠滿塘底了,根本吃不完,好多鄰居都從他們家拿。

    想想也是,超過一畝半的魚塘,相當于一個小型水庫,田螺和小魚仔確實多如牛毛。所以林義也沒客氣,畢竟這些自己確實貪嘴,關鍵是那禎同志也非常喜歡吃。

    本想給錢,但權衡一番后,林義放棄了。這種東西按錢算值不了幾個銅板,可情誼重,人家能想著你這發小,給錢不僅難堪還會落了俗套。

    又在心里記了一筆人情賬。

    留下刀疤在家里處理牛肉,主要是用鹽腌制一下。

    而林義四人沿著小路,去了河灘,專挑那種奇形怪狀的冰渣子一起拍照。

    米珈的攝影技術是越來越好了,按林義的說法:你看你看,武榮這丑八怪都美成了八戒...

    日子一天一天,第四天起,云散云開,出太陽了,融雪了。

    一個上午,鄰家嬸子兩次叫林義接電話。

    第一個電話是林家大伯的,他問路上可以開車了沒,他們準備明天回家。讓他在鎮上開車接人。

    林義回答說,“鎮上早就通車了。而村里的路面上,雪還是比較多,不過也有貨車開始帶鏈子上路了,要不你們推遲一天吧,后天小車應該可以暢通無阻。”

    聽他這么說,林家大伯也以安全為重,于是約好后天鎮上見。

    第二個電話是葛律師的,說了兩件事。

    一件是珠海中級法庭下達了通知,明年正月十八開庭,對林義的父子關系進行宣判。

    另一件事是關于京城青年報的。

    葛律師說,“京城青年報的謝主編進里面去了。”

    這消息讓林義頓感氣順,狠狠地出了口惡氣。

    心想:讓你針對老夫,讓你針對步步高電子,讓你針對北極光微電子,真以為你是事業單位老夫就不敢起訴了?

    泥人還有三分火。

    心里雖然爽氣,不過還是問,“你用的什么理由送他進去的,這難度可不小吧?”

    葛律師直言,“無緣無故中傷者,要么有仇,要么為了名,要么為了利。可惜對方全沾了,根本經不起查。

    何況對方傻傻分不清形勢,還用老一套眼光看待改革開放大勢下的北極光微電子和步步高電子...”

    說了一通,葛律師末尾也講,這一趟艾先生暗中出了不少力。

    同時也誠實的感嘆,內地和香江不一樣,要是沒有艾先生最多只能把那謝主編拉下馬,可不一定送的進去。

    林義贊同他的話,兩世為人的自己,對這個生態體系可謂再清楚不過了。

    “辛苦你了,你也趕緊回去陪老婆孩子吧,過個好年。”

    機場候機的葛律師苦笑一聲,掛了電話。

    農歷1997年,12月23。

    由于冰雪還未消融,景色沒法完全綻放,去茶葉山的計劃只能往后拖一拖。

    一大清早起來,匆匆洗漱完,大家早飯都顧不得吃,收拾一番就趕往下村。

    今天艷霞家水庫起魚,明天早上做糍粑,幾人也是不大不小的勞動力,當然更多的是湊熱鬧。

    刀疤走了,約定好送米珈回岳陽老家的日子后,回自個家忙去了。

    人山人海。

    林義四人趕往水庫邊的時候,人山人海就堤壩上生動的畫面。

    不僅下村的人在,鎮上的人也是聞風而動。

    這些人大部分是為了買魚自個過年、或買給親朋送年貨,少部分是為了到水庫邊上趁機渾水摸魚一把小魚小蝦。當然了,看熱鬧的也不少,不過其中孩子居多。

    溜達了一上午,鄒父鄒母要和幾個合資者賣魚,根本沒空管他們。一日三餐就落到了大長腿身上,中間鄒老爺子心疼大孫女,一連串唉聲嘆氣后,自發的接管了廚房。

    晚上,喝了一口大孫女舀的鯽魚湯,鄒老爺子扯個褶皺眼袋問,“今天賣了多少錢?”

    “差不多萬把來塊,我們家分了三千五百多點。”鄒母很滿意今天的進項,一個勁說今年的魚好生養,死的比往年少很多,出了根子的同時還有的賺。

    至于賺多賺少,就要看后面幾天的收成了。

    “你們怎么做這么多糍粑?”次日,林義看到三籮筐糯米,嚇了一跳,這是有生之年系列了吧。

    不得七八百個?不得做一上午?

    鄒艷霞柔聲解釋說,“我幾個姨媽打電話過來說要一些。

    另外我還打算帶一些出去,送一些給米珈。你大伯和大姑父那邊呢,要不要拿點?”

    望著這個善解人意的女人,林義一時間有些心緒難愁,自己從來沒帶她光明正大地見過親戚,這“傻”女人卻主動為自己安排好了。

    立在原地內疚了一番,卻又拿不出什么硬氣的承諾,只得說,“他們是喜歡吃糍粑的,不過大伯今天要回來了,先看他們自己做不做吧,到時候再說。”

    “嗯。”女人輕輕應了一聲,洗個手就去幫著忙活了。

    攥糍粑,攥成一個圓圓的糍粑,這是一個需要勞動力的活計。五個人攥粑,兩人木刻印花,一個人點日本紅。

    這樣子,一大堆勞動力就緊滿緊滿的給安排了。

    鄒母問,“小義,你們拿出去吃的要不要點日本紅?”

    林義看了眼大長腿,直接拒絕說,“我們自己吃的就不點了,我更喜歡顏色純粹一些的。”

    “好。”鄒母也是知道他的干凈性子,所以才有此一問。

    一堆人有說有笑忙到10點過,林凱的電話打了進來,說還有20分鐘可以到鎮上,要他早點去接,怕兩歲的孩子吹風感冒。

    “叔,阿姨,那我先撤了。”林義拿過車鑰匙,打著招呼。

    “去吧,一定要開慢點,路上注意安全。”不愛言語的鄒父只是笑著送他到門外,倒是鄒母細心叮囑了一番。九餅中文

    今年林旋一家沒回來過年,就只有林家大伯五口人。

    林義開車到鎮上的時候,等了十多分鐘才接到人。

    一見面林凱就發牢騷,“沒個小車不行,冬天太不方便了。”

    林義幫著提東西,笑著打趣,“你不是有摩托車和三輪車么,要知足。要是在農村里,有這樣的牌面,什么樣的媳婦娶不到。”

    聞言,林凱反將一軍,“這彩禮能娶到那禎?”

    林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表示,“我和那禎相好的時候還一窮二白,你說呢?”

    林凱本來想給他散支煙的,聽到這話直接郁悶地又把煙收了回去,不岔道:“別站著說話不腰疼,這么大的風,這么冷的天,你去開摩托車試試。”

    林義正準備回嘴,沒想到大伯母這時候從后面插了過來,探頭問,“什么那禎?”

    林義白了林凱一眼,就打哈哈遮掩說,“沒什么,我們在選村花。”

    “選你個頭,你當我好欺騙。”大伯母當老師慣了,順手就給林義敲了一手指,認真說,“聽你旋姐講,現在的女朋友不是米珈嗎?難道你還沒和那禎分手的?”

    林凱順口就來,“他為什么要和那禎分手。”

    林義臉一黑,直接踢了這無良的哥一腳,你說話能不能經過腦子。

    大伯母瞬間皺眉,“幾個意思,林義你說說這是什么意思?沒分手?你是不是學你那爸,腳踏兩條船?”

    見自己母親認真了,意識到失言的林凱也是連忙收起了玩笑,趕緊打岔,“別聽風就是雨,人家又沒結婚,您老管他呢。”

    “沒你事,一邊去。”聞言,大伯母罕見地pia個臉訓了親兒子一頓。

    “是沒我事,可也沒您事啊。現在法律講究婚姻自由,您老這么生硬的干涉老弟個人感情,就是您的不對了,您還老師呢,不要知法犯法。”關鍵時刻,林凱發揮了兄弟默契,拼命打掩護。

    這話大伯母聽著來氣,直接伸手給了親兒子一記響指,“知法犯法是吧,行,法律還規定兒子要給父母養老。我和你爸現在都退休了,那你以后每個月給我們多少生活費?”

    這招可真狠,大伯母抓住這個月光族兒子的弱點直接一記燜棍過去,完美爆扣。

    不過林義也不傻,趁兩母子斗嘴的功夫,早溜了。

    接近年尾,今天開始趕連場了。街道兩邊賣東西的多,買東西的人更多。

    “老鼠藥啊,老鼠藥啊,老鼠換藥啊...”

    “日本紅啊,日本紅啊,只要兩毛錢一包...”

    ...

    一路過去,各種小商販的叫賣聲不絕于耳,肩膀挨著肩膀有點擠。

    “你什么意思?”忽然,林家大伯伸出手,一耳光打在猛擠林義的中年大漢臉上。

    見是個老頭子,中年大漢本能的想反抗,沒想到不出三秒就被掀翻在地,緊著又挨了兩耳光,然后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就跑了。

    “你看看,東西有沒有丟?”見扒手跑了,林家大伯擔心問。

    林義檢查一番說:“沒有丟。我身上就一個手機,錢包在車里,大伯母和嫂子在看著的。”

    林家大伯囑咐道,“那就好。要過年了,這些野路子都出來搞東搞西,你得注意點。”

    “不怕,我有一位軍人大伯。”林義臭不要臉地拍了一記馬屁。

    直接把這禿頂老頭子給逗笑了。

    見林家大伯要買牛肉,林義直接說:“牛肉不用買,刀疤拿了好多放我那。”

    林家大伯問,“是什么品種的牛肉?”

    “他們家喂養的黃牛肉。”

    “那不錯。”

    買了對聯,又買了一些香紙和其他雜七雜八的。

    開小車,鎮上到村里小賣部只花了8分鐘。

    看到林義一家子下車,很多閑人圍觀,七嘴八舌說果真發財了,果真有車。

    說什么的都有,是鬼是人都在說。

    面對這群長舌婦,林義在酒席上吃了第一次虧,肯定不愿意吃第二次。匆忙把車停在那禎家的后院,就直接躲回了家。

    聽了大半天傳聞,大伯母現在有點確定,這自己最喜愛的子侄果真走上了先輩們的老路,變成了花心蘿卜。

    晚飯是一起吃的。

    大伯母直接要求,“那禎在家嗎?你把那禎叫過來一起吃飯,我都好幾年沒見過她本人了,看看現在長什么樣,想來也不差。”

    林義搖搖頭,“她走親戚去了,得過幾天才能回來。”

    大伯母又問,“那米珈呢?是不是在水庫,去,你去開車把她接來,讓我看看這到底又是個怎樣的天仙,你旋姐在電話里說的那么好。”

    “胡鬧,把米珈接來,你讓那禎的面子往哪擱?”面對自家婆娘,林家大伯在感情上一直有自知之明,幾乎不怎么搭腔的,但這回卻罕見的發話了。

    “你什么意思?想護著他?他小小年紀能做初一,我為什么不能做十五?”一句話,大伯母就把火氣指向了林家大伯。

    林義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并沒有松多久,大伯母再一次把火力覆蓋了過來,這次林家三男人一起倒霉,連帶林家先輩男丁都被批判了。

    理由嘛,按大伯母的說法就是:都是風流人物,沒一個身子干凈的。

    大伯母雖然氣歸氣,但到底也是個知識分子,指責的語氣一直不高,翻來覆去也就那么幾句現的,罵到人身上也不痛不癢。

    尤其是林義死皮賴臉的一句“真不是我故意花心。我家大業大的,不多找幾個女人多生幾個崽,以后出了意外咋辦?”。

    大伯母被氣的,她深深感覺到了無力,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說你們林家男人有一個算一個,就沒有規規矩矩的。

    林義當然不干,“您老在外邊可把我們夸的天花亂墜,地上無雙,天下少有。怎么在家里就這么埋汰人呢。”

    大伯母氣笑了,“你也知道那是在外邊。我夸你們是維護面子,你們一個個什么樣的真沒數嗎?”

    快樂又憂傷地斗了回嘴...

    后來還是林凱想了辦法,示意媳婦說好話安慰的同時,又偷偷掐了一把兒子。

    聽到寶貝孫子突的“哇哇哇...”大哭,這個平時慈祥的老太婆話也懶得說了,飯也顧不得吃了,急匆匆走過去抱起大孫子耐心哄著,又變成了慈祥的模樣。

    ps: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59章 ,你是不是腳踏兩條船?)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