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39章 追查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哪怕就是當年號稱星域之內的天賦第一人的蘇五,也是在太康氏這樣的強大世族無盡資源的供養下,才能在百年之后突破至合道之境。

    一個無依無靠的試煉者,哪怕天賦驚人,但沒有世族作為依仗,又怎么可能在不到三年的時間中,突破一整層境界。

    “更何況那雷劫共有六道,且當日被殺死的人中,有兩名合道之境的強者。”

    同為合道之境的修為,十一叔自己也心里清楚,憑他的寶物、秘法,同階修士之中,他難有對手。

    可如果以一敵二,那么必定就不敢托大了。

    而隱界之內渡劫的人如果僅只是剛晉入合道之境,抵抗過雷劫之后身體正是虛弱的時候。

    再加上隱界之中靈力的稀薄,若得不到快速的靈力補充,在兩股勢力圍剿之下,是必死無疑的。

    除非渡劫的人境界已經力壓合道,才能說得通為何渡劫之后還有余力斬殺不懷好意者。

    時秋吾看著一臉激動之色反駁的晚輩,淡淡的說道:

    “當日時越體內的靈力,被她吸走了不少吧?”

    十一叔聽他這樣一說,愣了一愣,還沒開口,時秋吾就笑了笑:

    “還有裴家手上那串梵音圣珠,里面封印的可是梵音世家已經坐化的高僧殘魂,力量不弱。”

    時越雖說沒有提過,可當日在場的人不少,都親眼看到那被召喚出來的強大佛影大半的力量都被他‘吞’了。

    當年帝國與天外天的合作,時越是唯一的存活者。

    這些年時家耗費在他身上的心血不知凡幾,體內的力量也積累了許多。

    而在當日宋青小闖進皇城之后,這些積攢的力量卻足足被她吸了一小部分走。

    這些力量之強橫,遠超一般人的想像。

    宋青小的肉身如果能容納這股力量的沖擊,并將之轉化為自身靈力,哪怕是在隱界之中,修為突破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之事。

    再加上時秋吾曾與宋青小短暫打過交道,知道她的真正實力。

    當時在星空之海內,這小丫頭能在他與獸王眼皮底下蟄伏,并出手偷襲,最終‘拿’走了混沌珠,沒有一點兒實力可不是能辦到的。

    “更何況,”時秋吾的語氣一頓,轉頭看了十一叔一眼:

    “她闖皇城那日,時七、裴家、魏氏等數家聯合,甚至裴家還拿出了當年在天外天獲得的寶貝,召喚出了那尊佛影。”

    佛影一出,其力量輻照帝京。

    十一叔當時就算遠在星空之海,可也感受到了那股來自于虛空之境的強大壓迫力。

    “憑心而論,若換成你,在這樣的情況下,能不能做得比她更好呢?”

    時秋吾似笑非笑的問。

    十一叔頓時啞口無言,發不出聲。

    他皺了皺眉,腦海之中也在想時秋吾問出的這個問題。

    若將宋青小當日的處境換成是他,以他合道之境的修為,在周圍分神境修士的圍攻之下,要想瀟灑逃離并不是什么難事。

    可如果裴家拿出梵音圣珠,召喚出虛空境的強大佛影,那他能不能在這佛掌一擊之下斬碎掌印也未可知。

    雖說事后據其他人的回報,時越的舉動打破了佛影,他體內的靈力風暴將佛影的金身撼動,將其力量分解了一部分。

    但照在場人的預估,那殘余的掌印至少也達到了合道之境的力量。

    從星空之海當年雷電異象分析,宋青小剛升入分神之境不久,境界不過才剛鞏固,卻能在那佛影一掌擊落之下不死。

    事后多名圍觀者更親口承認,她以劍氣橫掃掌印,

    從中脫困,重創時越、時七,殺死知行先生、和香夫人等。

    十一叔細想之下,哪怕就是自己在當時的情況下,也未必會做的比宋青小更加出色。

    而要是圍剿他的人達到了與他同等階的修為,他則根本沒有逃命的生機。

    想到這里,十一叔頓時緘默不語。

    “這姓宋的丫頭可實在了不起。”在場的都沒有外人,時秋吾并沒有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語:

    “至少世族新一代中,我沒有看到比她更出色的晚輩。可惜——”

    可惜不肖的子孫們沒能將這樣一個人才留住,還與其結下仇怨。

    “她當日那把玄天級靈寶,你也看到了吧?”他問了時七一句,時七點了點頭。

    “玄都世家的神榜之上,可沒有這件法寶的記載,從你們所說星空之海兩次雷劫的異樣看來,極有可能這件寶物,是她自己親自鑄造的。”

    所以當日那寶物靈性非凡,且與她情感極深,關鍵時刻竟能發動自動護主的功能,令得時秋吾這樣一個帝國第一強者都眼紅不已。

    “算了,我看這件東西,我是拿不到了。”

    他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如果隱界中渡劫的人真的是宋青小,那么無論她沖擊境界的力量是不是來自于時越,都證明她的運氣、天賦非同于一般人,將來的成就恐怕是無法限量的。

    “我們暫時不要再招惹她。”他以手托住下顎,若有所思:

    “小女生的記仇心很深,讓范家去折騰。”

    說到這里,他又問:

    “她的父親,有沒有查出來是什么人?”

    十一叔先是應了一句,緊接著聽到他的問題,又頭皮一緊:

    “沒有。”

    他的表情逐漸嚴肅,顯得也十分困惑的樣子:

    “從上次事情之后,時家的暗部就已經開始查詢。”

    在暗部運作之下,宋青小的生平被挖得一干二凈,甚至連學生時代的一些表現、成績都被人找了出來——歷史久遠到可以追溯至她小學時期的作業本,都已經被呈到了時家里。

    與她曾經有過交集的人,無論是西郊的原住民,還是后來的同學、警衛廳的同事、后備隊的那些故人,都被一一詢問。

    她母親的下落,以及羅五的來歷,時家都已經弄得很清楚。

    不過說來也奇怪,無論時家怎么發力,就是查不出她的父親生平。

    “真的很奇怪。”

    這個事情已經古怪到連十一叔都忍不住又嘆了一句,以表達自己感到不可思議的強烈情緒。

    在這樣一個時代,時家可以說是手眼通天的代表,將修為與高速發展的科技相結合,并運用到了極致,但都查不出她父親的一點兒信息。

    就算是時家中需要保密的成員,也不可能在這樣一個時代中沒有留下半分蛛絲馬跡。

    但宋青小的父親,除了檔案之中粗暴而簡單的記載之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訊息。

    暗部的成員認真的排查了他的生平記錄,找到了當年登記此項記錄的工作人員,再三搜查確認過,可無論用盡了一切方法,都找不出關于此人的半點兒記憶。

    他出身于什么家庭,來自哪里,多少歲,干過什么工作,接觸過哪些人……統統沒有印記。

    西郊那些曾經號稱曾是他昔日債主的,事實上根本說不出關于宋青小父親的任何一個來路。

    也就是說,在西郊里,竟然除了宋青小母女之外,竟然沒有一個人有關于此人的印象存在。

    時家也曾透過羅五找到了她的母親唐云,這個曾經與那個神秘男人有過糾葛的唯一見證者。

    “但她的神經被酒精嚴重損害,竟然也想不起來了,卻堅持有這么一個人的存在。”

    時家耗費了不少心血,卻得到了這么一個似是而非的結果。

    “三叔……”十一步講到此處,不由也感到有些疑惑:“您說這樣一個人,是真的存在嗎?”

    只要曾經存在過,不可能半點兒痕跡都不留。

    哪怕是虛無飄渺的鬼物,路過的地方陰氣也一定會重,有靈力的殘留。

    但宋青小記錄之中的父親卻半點兒印記也沒有,仿佛這世間曾經有這么一個‘人’的存在,最終卻被人以特殊的方式將他的痕跡一點一點的擦拭去了。

    但十一叔不免會感到懷疑,這世間真有如此大能耐的人么?

    能左右人的記憶,將所有與之接觸的一切都一一消除,除了神之外,十一叔想不通還有什么存在能做到這一切了。

    時秋吾的眉頭皺了皺,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這樣的結果不止是令十一叔感到奇怪,事實上他也感到有些不對頭。

    “有沒有武道研究院插手過的痕跡?”武道研究院的有一幫老怪物們喜歡研究一些非人類的東西,這些老怪物的力量修為非同一般,如果有他們插手,這些晚輩查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可是時秋吾問完這話,又覺得有些不對頭。

    如果武道研究院真的插手過此事,依他們的極端變_態的性格,不可能會放過針對宋青小的監控。

    但從宋青小的生長歷程來看,又不太可能——

    畢竟在進入神獄之前,她的一切都太過普通。

    而進入神獄之后,她修煉進階的速度又太過逆天,若是知道她的存在,天外天的人是不會放過她的。

    “神獄呢?”時秋吾又問了一聲。

    十一叔的表情便啞然了。

    “算了。”時秋吾看他的神色,也知道自己這樣的問題是在為難他了。

    “從一千多年前起,這個星域之中,已經沒有再出現過摸到乾坤之境門檻的強者,也喪失了與神獄交談的資格。”

    時秋吾話中透露出來的信息令十一叔瞪大了雙目,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時秋吾看了他一眼,又道:

    “一千多年前,天外天東秦氏不世出的絕世天才東秦務觀以儒悟道,僥幸進入大道之境,是五千年來,星域之中公認的第一強者。”

    提到這位曾經名動星域的大道之境的強者,時秋吾那雙平靜如水的眼中也罕見的露出幾分激動之色:

    “他是所有人公認最有可能摸到傳言之中神之境——乾坤領域的最強者。”

    進入了大道之境,便已經是最為接近神的存在了,找到了可以與神溝通的資格。

    在當年的東秦務觀的引領之下,才有了后來武道研究院研制獵魂玉,作交易積分所用。

    而在此次事件不久,東秦務觀不知是不是找到了傳言之中前往其他星域的路途,不到百年的時間中,便已經從這個世界之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的存在是這個星域之內,五六千年以來,第一位達到大道之境的強者,整個世界都曾為之轟動。

    隨后他的消失也曾引起東秦世族、武道研究院的重視,試圖找出這位老祖宗的下落,可是許多年的時間過去了,卻再也沒有找到過。

    原本以為東秦務觀的出現是這個世界上的修行者的一種希望,在他之后,大道之境的強者總會再次出現的。

    可哪知在他之后一千多年的時間里,這個位面之中再也沒有出現過大道之境的強者——東秦務觀當年的存在,便成為六千年以來最后一位大道境的大修士了。

    在他之后,沒有人再有能感應到神獄,并與之聯絡的資格。

    所以時秋吾在因為宋青小的父親而聯想到神獄的時候,自己都覺得自己昏了頭。

    “武道研究院現在搞的這么多小動作,無非也就是為了爭權奪利,以掌控更多資源,好妄想人為的創造出強者,與神獄分權罷了。”

    到了時秋吾這樣的地步,修為越高,看的就越透。

    他曾經掌控過時家,也曾令帝國世族臣服,對于權勢掌握過、也試圖放下過,武道研究院的那些人的想法,他十分清楚。

    “可是折騰到如今,連真正邁入神獄的大門都不能辦到,試圖與神獄分權,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一般的幻想罷了……”

    他十分平靜的說出這話,但話中的意思卻令十一叔聽得寒毛都立起來了。

    如果想與神獄對抗只是一種不自理力的舉動,那么當年世族與天外天的合作又算什么?

    時越的存在,又是為了什么?

    到了如今,從時秋吾的表現看來,他并不像是要完全放棄時越的意圖,那么他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許多疑問在十一叔的腦海之中翻滾,可看到長輩凝重而又像是感到失落的神色時,這些話便再也說不出口了。

    他不愿意打擾長輩的沉思,緩緩與時家的其他人安靜的退出了這間小閣。

    ……

    宋青小并不知道此時帝都之內時家眾人關于自己的討論,也不知道她記載之中的父親已經引起了時秋吾的關注。

    她準備趁著在天外天的這一段時間,好好鞏固自己的實力修為。

    在此之前,她索性利用手中的那塊獵魂玉,一口氣再次支付了兩年的‘房租’。

    看著自己的積分一下被扣除了4萬,僅剩了9.6萬之后,宋青小也不由有些心痛。

    這幾年之內,她準備專心修煉,并不輕易外出。

    這也就意味著,這幾年之中,若是沒有得到神獄的召喚,她就沒有任何的積分收入。

    坐吃山空的后果宋青小懂,她暗暗決定,等到她修為穩固,亦或是青冥令進化之后,她得想個辦法再撈些油水了——隱界就是個很好的選擇。

    靈力彌補了身體對于能量的需求,一心一意沉浸在修練之中,時間便過得異常的迅速。

    轉眼之間,兩年半的時間便過去了。

    在兩個月以前,云錦寶衣坊拿到了三枚龍鱗之事,已經迅速的傳遍整個天外天了。

    曾經已經絕跡于這個世界的遠古真龍之鱗竟然再度現世,令得整個世界都為之轟動。

    在武道研究院的壓制之下,云錦寶衣坊忍著壓力,拖了半個月的時間,終于頂不住了,將當日拿出三枚龍鱗的少女在云氏發生的一切都一一說出。

    武道研究院中,再次召開了一次議會。

    這一次參與議會的,除了武道研究院內長老級別修為的強者之外,天外天世族都各自派了族中代表前往參加了。

    寬敞明亮的議會大廳之內,各家圍著寬大而冰冷的靈玉桌而坐。UU看書 www.uukanshu

    為首的是個穿了一身白袍,長發束冠的清瘦老者。

    “想必這一次議會的目的,大家都已經聽說。”

    武道研究院成立的初衷原本就是為了更好的為世族服務,各家在這里都有自己的耳目。

    兩個月以前,云錦寶衣坊拿到了傳說之中的真龍之鱗,世族的人早就已經收到消息了。

    “雖然龍鱗的現世確實稀罕,但神獄之中拿到,也并非不可能,為什么值得議會這一次大費周折,召喚了我們所有人?”

    說話的是個身穿武士袍的青年,他腰掛一柄長劍,說話也大大咧咧,語氣之中毫不掩飾的透出自己的不快。

    其他人看了一眼,都不吭聲。

    說話的人是太康氏的血脈,從當年蘇五死于武道研究院之手后,太康氏雖說礙于影響,不便出面阻攔,可自此之后,卻表現出一副與武道研究院割裂的架勢來。

    議會若有召喚,必須三催四請才來,來了也語氣不善,說話十分不客套,顯然對蘇五當年之死心生不滿。

    “如果只是龍鱗,自然用不著如此大費周折。”

    老者這些年與太康氏的人打交道,早已經知道他們心中的埋怨,聞聽這話也不動氣。

    說話的功夫間,他掌心一攤,兩片巴掌大的黑色龍鱗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那龍鱗之上透出,在場眾人都感應了出來。

    同一時刻,老者手指一彈,靈石桌的上方,頓時出現一個高達三米的少女影像出來。

    “這是當日以龍鱗交換衣物的人,你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