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40章 投票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云氏的人頂著很大的壓力,將當日宋青小交易的時候還拿了七階妖獸尸體一事隱瞞了下來。

    可就算是這樣,以武道研究院的能耐,依舊將宋青小的生平挖了出來不說,還將當日她與星空之海的異變相結合。

    “此人是時家的通緝犯。”

    那老者淡淡的出聲,說完這話,天外天的數位世族的代表都沒出聲,似是知道他會接著往下講一般。

    不需要他使眼色,數個服務于議會的低階武士就已經拿了魂玉上前,交于各個世族派來的子弟之手。

    魂玉之中有宋青小的事,包括她與帝國世族的結怨,以及兩年多前闖入時家殺人的畫面。

    當日裴四爺拿出梵音圣珠,召喚出虛空之境的佛影與之戰斗,最終卻被她斬破的影像也被記錄,并被神通廣大的武道研究院弄到了手中,發放到議會之上的每一個人手里。

    一開始的時候,這些世族的人還不以為意。

    但隨著畫面之中,那佛掌被斬開,劍氣透過神識,宛如實質一般的沖擊而來的時候,在場的人都像是感應到了這一劍的凜冽一般。

    在座的人之中,太康氏的那個男人與一個身穿僧袍的光頭僧人臉上都露出異常凝重之色。

    隔行如隔山!

    這一句話用在修行之人的身上可能不太準確,但不修此道的人,始終不能真正的懂宋青小這一劍的意味。

    影像保存的時間已經不短,當日收集并封印在影像之中的靈力可能也并不及真正戰斗之時的十分之一,可這些情況卻無損于那一劍之威,仿佛能撼動天地,將時空撕裂。

    太康氏以劍入道,族中每一個子弟都是玩劍的行家,自然能懂其中的精髓。

    而對于梵音世族的人來說,裴家的那串佛珠本來就出自他們世族之中,這佛影的威能他們自然也更加明白。

    能以分神之境,在虛空境級靈壓之下存活,并將佛掌劈開,梵音世家的人才知道這有多難。

    哪怕在場的人在兩年多前就已經聽說了帝國發生的此事,可當時的時候誰都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畢竟耳聽為虛,時家有可能失了臉面,才夸大其詞一般。

    雖說事后聽到武道研究院的回報,眾人知道此事屬實,但聽到時候的沖擊,遠不如此時親眼所見。

    “事發當日,星空之海出現了異變。”

    八階頂階的獸王離奇身死,星空之海的邊界之門消失。

    時家已經閉關五十的老祖突然出關,還恰好出現于星空之海。

    幾年前星空之海第一次異變的時候,就引起了武道研究院的警覺,因此再一次出現雷電靈力異常匯聚的時候,蟄伏于帝國之中的武道研究院的人手便迅速趕往星空之海,并與時秋吾打了照面。

    這個老不死的態度異常強悍,將當時武道研究院三名神級武士強行攔了下來。

    “可據幾人所說,時秋吾當日靈力消耗極多,像是剛經歷了一場大戰。”老者有條不紊,將事情一一道來:

    “所以并沒有與三人徹底撕破臉,而是與他們不緊不慢的交談,像是在有意的拖延時間。”

    雙方當時都有顧慮,武道研究院的三人雖說都達到了虛空之境,可他們的實力與已經半步入圣的時秋吾來說,始終不在一個層面。

    修為越到后面,初階、中階與頂階之間,便像是隔著天與地的差別。

    而時秋吾當時靈力消耗極多,面對三位虛空境的強者,就算修為高了一些,但也有顧慮存在。

    “之后皇城遇襲,佛影出現。

    ”老者的語氣意味深長了起來:

    “但從時家捕捉到的靈力余波,卻顯示曾經在星空之海出現。”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在座諸位一眼:

    “這意味著什么,我想大家都能明白。”

    闖皇城的人曾經在星空之海事發地出現,時家的人在此之前被星空之海的異變引走;

    時隔五十年后,閉關多年的時秋吾恰好在星空之海現身,靈力消耗大半,有意拖延時間——

    哪怕老者不說,在場眾人心中都清楚,宋青小當日應該先在星空之海出現,且時秋吾發現了她的存在,甚至到后來主動迎擊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三位虛空之境的大修士,興許就是為了她的遁逃爭取時間。

    可惜此女在從星空之海逃走之后,并沒有如他預料一般的隱匿,反倒闖進了時家之中,大鬧了一番,最終留下蛛絲馬跡。

    “時秋吾最后發出通緝令的原因,我猜可能跟獸王之死有關。”

    星空之海出現異變之后,帝國的世族對外號稱八階頂階的獸王已死。

    但至今為止,獸王尸身,以及星空之海到底在哪里,時家的人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老者說到這里,議會之中有數人的眼中光芒一閃,都不約而同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神色。

    “時家拒絕了向武道研究院提供星空之海密報的消息,看樣子,要想得到星空之海的下落,我們需要將這個女孩找出來。”

    老者的目光飛快與庭內的數人目光相碰,接著又若無其事的轉開:

    “皇城事件發生后,照估計來說,她可能會前往天外天。”

    但從帝國前往天外天的數個正常渠道都把控在各大世族的手里,若是這樣一個人物真的出現,那么不可能武道研究院會得不到她的消息。

    也就是說,宋青小前往天外天是通過不正常的渠道進入。

    ——隱界!

    “兩年多前,隱界之中有三股力量被剿除——”

    “哼!”先前頂撞老者的太康氏的男人,這會兒聽到這里,不由發出一聲冷笑來。

    老者像是沒聽出他的嘲諷,神色自若的道:

    “猜測跟此女有關。”

    “興許是因為龍鱗的緣故,云錦寶衣坊的人并沒有將她當年進入天外天的事透露出來,選擇了隱瞞,如今要找出她的下落,還需要花一些時間。”

    他說到這里,目光在議會之中環視了眾人一眼:

    “所以需要聯合各族力量,將此女找出。”

    老者話音一落,太康氏的男人就道: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武道研究院的人查不出來、辦不到的事。”

    他說完這話,就一臉冷漠的道:

    “從東秦長老的話可以聽出,這小丫頭并沒有犯什么錯,隱界之中殺人,本來就是那里自主存在的規則,輪不到天外天的人插手。”

    不等老者說話,他又接著開口:

    “自從進入天外天以來,人家并沒有違反武道研究院的規則,如今議會的權力已經大到隨意對普通的人下手了?”

    議會之中坐著的數十人聽到他的話,都各自露出不同的神色。

    老者的目光飛快從眾人身上掃過,一絲陰鷙從他眼中一閃而過,隨即又化為平和。

    “諸位。”他大聲開口,這聲音之中已經蘊含了一絲靈力威壓,一股虛空之境的力量剎時充盈于議會之中。

    在靈壓沖擊之下,議會之內宋青小的影像微微閃動。

    不過僅只是片刻功夫,那老者就將身上的靈息收起來了。

    在座的諸人畢竟都是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中的精銳,議會之內有資格參與這一場會議的,修為也不弱,虛空之境的強者也多,他的這一絲靈力意在引起眾人關注,并不是像之前帝國議會時,時秋吾展現出強悍的實力輾壓各族的不服。

    因此點到為止之后,老者趁著眾人翻臉的一瞬,再度出聲道:

    “從六千多年前,武道研究院成立之后,一直秉持初衷——”他語氣一頓,加重了音量:“守護天外天!”

    “這幾千年以來,武道研究院從未忘記當年成立的諾言,一直為了維護天外天而付出了許多。”

    他這話一說,那名叫太康武的男人臉上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

    老者視而不見:

    “一旦出現有不穩定的因素,武道研究院有義務去弄清楚她對于天外天有沒有危險,這也同樣有利于各大世族,當年成立的協議之中,是由幾大世族的祖宗長輩親自簽約!”

    他這話說得擲地有聲,其他人就算有所不滿,但抬出了老祖宗的存在之后,便也沒有人再開口。

    “至此,我宣布,此女來歷不明,且信息不全,涉及星空之海的消失以及獸王之死,還有她在隱界之中屠滅三門展現出來的殺意,我認為此人會給天外天帶來一定的沖擊,所以提議將其找出,確認她的危險程度!”

    老者說完這話,大聲的道:

    “我的話已經說完了,現在請諸位代表發表意見。”

    “贊同!”

    “贊同!”

    “贊同!”

    ……

    接連不斷的‘贊同’聲中,老者的臉上露出若隱若現的笑容。

    議會之內的大部分人已經發聲,但唯獨還有幾位世族的代表還沒有開口。

    “太康世族呢?”

    該表態的都已經說完了,剩下還沒有開口的人已經不多了。

    老者的目光轉到了太康武的身上,從蘇五死后,太康氏對于武道研究院的議會越來越不愛參加了。

    按照以往不成文的規定,這樣重大的議會,每家應該派出三到五名代表才對。

    可近些年來,太康氏每年減少參與會議的人數,直到今年,甚至幾次議會都推脫不參加。

    這一次也是因為推脫不過,才派了一個人來罷了。

    此時老者一點了名,就見太康武懶洋洋的抓著手中的那枚魂玉,將其當成了一個把玩之物,嘴角邊噙著一絲諷刺的笑容:

    “我可比不過玄妙先生,年紀大了,心境也穩固,能將這樣不要臉的話,如此理直氣壯的說出,半點兒都不見心虛之色。”

    若說先前他只是表現的‘陰陽怪氣’,但話里還有所克制,這會兒說出口的話,敵意就很重了。

    “太康武,你說話小心一點!”老者本族——東秦氏的代表大聲的喝斥。

    其他與老者交好,先前也投了贊同票的人此時感覺也被太康武的話冒犯到了,紛紛出口指責:

    “這也是為了天外天!”

    “一群已經達到虛空之境修為的人,卻將一個分神境的小丫頭當成了危險人物,恕我直言,各位真的膽小如鼠呢!”

    面對眾人的指責,太康武并不退縮,反倒大聲的回擊:

    “我以太康氏的代表的名義建議,下次這樣的議會,一定要將其錄入,把這樣的場景公布于天下,讓大家好好看看武道研究院的這群人是如何商議要將一個小人物拿捏于掌心之中。”

    “太康武,你太過份了!”

    “不就氣憤于當日太康氏那個叛徒之死嗎?”

    “為了一個已經叛出族群的血脈,卻分不清大局。”

    “……”

    眾人議論紛紛,面露敵色。

    “好了!”處于討論風暴中心的老人卻緩緩開口,他像是感應不到此時的這一場風波與他有關一般,也像是并沒有因為太康武的挑釁而動怒。

    他依舊是一派云淡風輕的樣子,溫和的道:

    “大家沒必要將話題扯遠了,當務之急,是各家代表投票,再決定要不要暫時揖捕這個女修。”

    太康武的臉上露出憤怒之色,但隨著他目光與老者平靜的視線相碰,他的這一絲怒火卻如同一拳打進了棉花之中,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再一次升上了他的心頭。

    當年決定是否揖捕蘇五的時候,太康氏顧不得避嫌,曾一反以往議會最多五名世族成員參與的規則,足足來了十人,投了反對票。

    可就算是這樣,也沒能阻止武道研究院的動作。

    太康氏的一票否決權,在大環境之下,顯得那么無助。

    如今同樣的感覺又一次來了,只是這些年下來,這種感覺太康氏參與過議會的人都曾品償過。

    所以如今議會相召,太康氏的人都不愿意來,且一拖再拖。

    太康武心中罵罵咧咧——今年他不走運,抽到了下下簽,逼于無奈過來,又受氣了。

    “我代表太康氏,選擇棄權。”

    反對沒有用,贊成是不可能贊成的,武道研究院的任何決定,太康氏無條件的不贊同。

    在這樣的情況下,太康氏只好選擇棄權。

    他的決定并不稀奇,老者見解決了這件事,又將目光轉向了下一處:

    “天一道門呢?”

    提到天一道門的時候,他的語氣溫和了許多,甚至像完全沒受到太康武先前那一出的影響,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天一道門過來的人是個身穿青色道袍,面色嚴肅的中年男人。

    如果宋青小在這里,她一定能認出來這中年男人的樣貌極為熟悉,與銅錢劍內封印的其中一縷道魂長相相同。

    他梳了與純潔之心試煉里道士相同的發髻——甚至細看之下,兩人的面目之間還帶著幾分相似之處。

    這道士留了齊整的胡須,顯得相貌堂堂,眉眼之間帶著浩然正氣,令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此人靈壓并不外露,可從周圍人看他的神色之中帶著幾分忌憚之色就能看出,他的修為十分恐怖,有可能不在老者之下。

    被老者提到了宗門之后,這名道士皺了下眉頭:

    “我與太康道友的想法一樣,我代表天一道門,同樣選擇棄權。”

    棄權也是隱含反對的另一種表達,他的話份量可比太康武這樣一個晚輩要重得多。

    他這話一說出口后,先前還笑意吟吟的老者也不免皺了下眉頭。

    其他人相互對視,臉上都露出一絲尷尬之色,眾人沉默了片刻。

    之后兵藏世家、神農氏的代表也相繼發話,一一代表家族選擇棄權。

    這樣的結果令人大吃了一驚,就連那老者也沉默了片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總共九大世族,除開已經被屠殺的長離氏外,四家選擇贊同,四家選擇棄權。”

    這一場議會,竟然形成一種詭異的平局。

    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怪異,緊接著老者緩緩開口:

    “雖然我出身東秦氏,可我在進入議會的時候,就已經代表的不再是世族。”他說到這里,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抬起了手:

    “我以武道研究院議會長老的身份,贊同揖捕此女,確定她的危險程度!”

    當年的議會決議權中,除了九大世族的話語權外,武道研究院本身也保留了權益。

    只是這些年來,許多時候光是九大世族投票就已經夠了,所以武道研究院的這一項權益很少有展現于人前的時候。

    這會兒老者話音一落,議會之中眾人或是不滿,或是輕松。

    “我宣布,除開長離氏之外,總共的九票之中,四份棄權,五份贊同!”

    老者大聲的道:

    “即刻起,世族必須配合武道研究院,提供宋青小的下落。”

    “若有發現此女下落者,不得隱瞞,否則視為有危害天外天的舉動。”他頓了片刻,又道:

    “武道研究院會派出神武士抓捕此女,必要時候,世族也必須配合同時出手!”

    太康武的臉上露出既是憤怒又是無奈的神情,但大局已定,他就是氣得半死,也依舊無可奈何。

    老者又說了一番關于武道研究院的一些行政措施以及如今院內的情況的話,末了才道:

    “此次議會到此結束,大家可以自行離開了。有新的消息,我會及時通知各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