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41章 狐疑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哼!”太康武臭著臉按劍離去,像是將此地當成了腌臜之所,一刻也不愿多呆的樣子,令還沒離開的人都面露不滿之色。

    其他世族的人接二連三的離開,唯獨留下議會的人,與那老者目光相碰,露出意味深長的神色。

    “看樣子,這些年來的舉動,確實引起一些人逆反了。”

    一個須發花白的老頭嘆息了一聲,他也看到了先前議會之上的情景。

    揖捕一個區區名不見經傳的女孩兒,照理來說對武道研究院不算什么大事,可剩余的八大世族,竟然有四家都投了反對!

    兵藏、神農氏也就算了,一個鑄器,一個煉藥,都不是以戰斗見長。

    可太康、天一道門也跟著反對,那么就不得不令人感到重視了。

    “無所謂了。”主持議會的老者聽到這話,微微的瞇了瞇眼睛,下意識的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

    “到了現在,我們的準備已經很充分了,這樣的投票表決權,在將來的某一天,遲早也會廢除——”

    這里已經沒有了旁人,他不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一絲淡淡的鋒芒從他眼中一閃而過:

    “先找到這個姓宋的女孩再說……”

    武道研究院這些年來一直沒有放棄過混沌珠的實驗,所以星空之海的消失,令他第一時間就察覺出了不對頭。

    要將這樣一個位面完全隱匿卻不留半分痕跡,這樣的力量,哪怕就是大道之境的強者也未必做得到。

    唯獨有一種東西可以辦到——神機一族當年發明的混沌珠。

    經歷了多年的時光,珠子的下落已經不再好追查了,但除了武道研究院、世族所分到的那些有記載的珠子之外,還有一顆一直下落不明。

    若沒有星空之海的消失,老者恐怕不敢篤定,但此時他卻有七八分的把握,這曾經遺失的珠子,怕是落到了時秋吾的手中。

    他不知以什么樣的方法說服了星空之海的那頭獸王,幾十年前時家與星空之海的那一場戰役,興許只是蒙蔽天外天的耳目,私下雙方已經達成了合作。

    同為掌權者,時秋吾心中的打算老人一清二楚。

    甚至他的想法與武道研究院當年準備借湘江一氏的御獸之術的方法有異曲同功之妙,無外乎就是借星空之海的力量助獸王晉階,繼而再將獸王當成時家真正的獵物。

    以九階獸王的力量,助時秋吾突破入圣之境,他很有可能是這么打算的。

    可不知后來發生了什么事,使得獸王渡劫失敗,最終身死——時秋吾的計劃看樣子應該也是失敗了。

    這個關鍵點極有可能是在那個當日出現在星空之海的意外身上!

    也就是說,宋青小的出現,導致時秋吾計劃失敗。

    從時秋吾當時寧愿放走此女,攔住天外天的人,以及事后發言,宣布如果誰能提供宋青小準確的位置所在,便承諾欠此人一個人情看來,說不定這顆裝載了整個星空之海力量的混沌珠還在,還落到了宋青小的手中!

    如此一來,這個人就十分可怖了。

    吸收了整個星空之海的力量之后,混沌珠內的力量簡直浩瀚無窮。

    若是這股浩瀚無窮的力量再被宋青小吸收,簡直足以將她送入一個難以想像的境界之中。

    這一點,老者并沒有在先前的議會之中提及。

    此時的宋青小并不單純的只是一個分神境的修士,事實上擁有混沌珠的她,已經不亞于一個虛空之境的強者那般恐怖,不可輕易忽視的。

    從隱界之中渡劫的傳言也可以看出這一點,以及那些被斬殺的合道之境的修士,

    都說明此女的殺傷力不能等閑視之。

    “傳議會的命令,一找到此女下落,要求各家必須派出五名以上的人員協助,不得推脫!”

    一個吸納了星空之海力量的女孩,簡直就是武道研究院這些年來夢寐以求的最佳實驗體了。

    有了她的存在,之前的那些殘次品甚至都不算什么。

    能在三年的時間內快速晉階,可見她應該是將混沌珠的力量吸納了,不知道此時的她已經進階到什么樣的地步——

    “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找到此女下落了。”

    老者喃喃出聲,又再次吩咐:

    “徹查兩年半前天外天的每個城鎮進出的每一個人的記錄,找出這幾年無論是明面上還是私下租賃住所,只要是這三年時間內有交易行為的,無論大小,一律必須上報武道研究院中。”

    他一連發布了數道命令,其他人都一一應從。

    ……

    而這會兒九天城內一處宅院之中,宋青小還不知道一場針對自己的風暴已經來臨了。

    這每年所花兩萬積分租住的房屋之中設有聚靈陣,靈力十分濃郁,宋青小開始還覺得有些貴,可在此地呆了一段時間后,卻又覺得物超所值。

    兩年半的閉關修行,令她不止是徹底將合道境的境界穩固,同時靈力修為還有所提升。

    只是要想再一次進行突破,僅依靠打坐修煉,所需要的時間難以估計。

    她手里的積分已經不多,最多能再支撐她租住三年時間而已,而如果沒有意外收獲,這三年的時間并不足以完全令她突破至合道境中階。

    思來想去之后,宋青小決定趁著這一段時間,先前往隱界一行。

    在并不能確認自己下一次進入神獄的確切時間的情況下,隱界之中的試煉者無疑會提供豐厚的油水。

    再加上兩年多前初到天外天的時候,她曾聽到有人提及隱界之中三股宗族力量被剿滅,她也準備回一趟湘江氏。

    想到這里,宋青小不由將當日湘四送給自己的那只六翼飛甲蟲取了出來。

    那玉盒一拿出來的時候,就令宋青小吃了一驚。

    只見那玉盒邊沿已經出現了不少裂痕,其中有幾道異常深,幾乎將這個玉盒撕裂。

    玉盒表面彌漫著寒霜之印,散發著懾人的寒氣。

    湘四當日送她這認路的六翼飛甲的時候,就裝在這巴掌大的玉盒之內。

    而宋青小在將此蟲血契之后,也原封不動的將這蟲子裝進了玉盒中,放進了自己的乾坤囊里。

    這兩年多的時間里,她一直忙于鞏固修為,并沒有將這一件小事記掛在心,卻沒料到兩年多的時間,盒子會出現這樣的變異。

    作為湘江氏裝靈蟲的盒子,盒上布有微弱的禁制,照理來說不可能平白無故會裂開。

    她想起當日那蟲子吸食了那一滴自己的血液之后出現的異變,心中不由一動,以五指一捏——

    ‘哐!’

    脆響聲中,那盒子應聲而碎。

    一大堆蛻下的空蟲殼如同雪花般飄落下來,同一時刻,‘嗡嗡’的聲響之下,里面蟄伏的一點藍影趁勢而飛。

    那藍影扇動著翅膀,在她面前繞了一圈,最終隨著她攤開一只手,乖巧的往她掌心飛落了下來。

    它展開的翅膀收回,溫順的匍匐在她手心里。

    這是一只至少雞蛋大小的甲蟲,只是與當年湘四送她的時候相比,短短兩年的時間內,這蟲子發生了巨大的變異。

    原本姜黃色的甲翅此時已經完全轉化,變為半透明的藍色,看上去十分美麗。

    兩年多的時間中,它的身體長大了一倍,氣息也遠比之前顯得更加猙獰,竟已經透出幾分殺機,半點兒看不出當年僅只能用以帶路的樣子。

    如果說湘四當時送她此蟲的時候,這蟲子實力半點兒不入流,這會兒至少已經有兩階妖獸的氣息。

    宋青小沒料到自己無意中的舉動會使得這蟲子的異變這樣大,倒令她有些驚喜。

    她心念一動間,只見那蟲子的身體表面流光一閃,身體中的藍色竟迅速褪去,一會兒功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隱匿得異常徹底。

    這個技能屬于湘江氏培育的時候就有,也是這蟲子本身自帶的。

    可當日它僅能隱匿身形,卻無法完全屏蔽神識。

    但隨著它的進化,宋青小發現它不止是身體完全透明化,甚至連它的神識也能隱匿,以它如今的氣息,至少可以瞞得過丹境期的修士神識。

    若加以時日,說不定它再度進化之后,這項天賦技能還能再進一步提升。

    這個發現令宋青小十分滿意,她將手一召,那蟲子再度出現,她在發現這蟲子的用處之后,索性像蘊養銀狼一樣,將它收進了丹田之內。

    將蟲子收好之后,她站起了身,腳步微微一晃之間,‘前’字令發動,她人已經消失在這間屋子之內。

    在準備前往隱界之前,她先是放出神識往某個地方一掃——

    那是兩年半前,曾為她服務的那個青年所在之地。

    此人不過是個凝神境的小修士,若沒有幸運的進入試煉,哪怕他得到了什么好處,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有所進益。

    在此之前兩年半的時間內,宋青小偶爾在修煉之余,也會確定此人位置,從沒有搬移。

    但這一次一掃之下,宋青小的神識卻撲了個空,并沒有感應到此人的存在。

    莫非此人有什么要事,暫時離開了此地?

    她心中閃過一絲狐疑,但又暫時將其壓下。

    畢竟此人只是天外天一個不起眼的小修士,在這樣的環境中若是意外身死或是出現什么變故之類的也不是奇事。

    最重要的,她當日雖然受到帝國通緝,但以時秋吾的性格,涉及混沌珠、誅天劍的存在,想必他根本不會跟天外天的人提起,否則當日的他就不會寧愿放走自己,也要先將武道研究院的人引離。

    想到這里,宋青小心中暫時一定,不過此人失蹤對她來說不算一件小事,畢竟當日她租賃房屋是由他幫忙跑腿。

    等到她從隱界之中出來之后,得要想個辦法追查此事。

    宋青小打定主意,這才身形一閃,離開了此地。

    雖說暫時按捺下這件事,但心中生疑之后,宋青小的舉止卻越發謹慎,一路避開其他人,花了兩天的功夫,再度潛入隱界。

    這一次再進隱界,宋青小就不再像上一次闖進隱界時找不到方向的情景。

    她心念一轉間,那只六翼飛蟲被她召喚了出來,抖了抖翅膀之后隨即飛起。

    宋青小跟著飛蟲的方向,一路往湘江氏的方向趕去。

    而此時九天城的另一端,武道研究院中派出的兩名神武士,在花費了兩天的時間后,來到了宋青小租住的屋子。

    屋外的禁制在虛空之境的強者面前形同虛設,很快被他們以強大的力量廢去,露出里面真實的院落情景。

    兩人的神念一掃之間,并沒有捕捉到屋子中有人的存在。

    二人飛快的交換了個眼色,UU看書 .uukanshu.com 隨即閃身進了院子。

    一番搜查之后,兩人的表情有些陰沉的再度出來,冷聲道:

    “不在這里。”

    “哼!”太康武臭著臉按劍離去,像是將此地當成了腌臜之所,一刻也不愿多呆的樣子,令還沒離開的人都面露不滿之色。

    其他世族的人接二連三的離開,唯獨留下議會的人,與那老者目光相碰,露出意味深長的神色。

    “看樣子,這些年來的舉動,確實引起一些人逆反了。”

    一個須發花白的老頭嘆息了一聲,他也看到了先前議會之上的情景。

    揖捕一個區區名不見經傳的女孩兒,照理來說對武道研究院不算什么大事,可剩余的八大世族,竟然有四家都投了反對!

    兵藏、神農氏也就算了,一個鑄器,一個煉藥,都不是以戰斗見長。

    可太康、天一道門也跟著反對,那么就不得不令人感到重視了。

    “無所謂了。”主持議會的老者聽到這話,微微的瞇了瞇眼睛,下意識的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

    “到了現在,我們的準備已經很充分了,這樣的投票表決權,在將來的某一天,遲早也會廢除——”

    這里已經沒有了旁人,他不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一絲淡淡的鋒芒從他眼中一閃而過:

    “先找到這個姓宋的女孩再說……”

    武道研究院這些年來一直沒有放棄過混沌珠的實驗,所以星空之海的消失,令他第一時間就察覺出了不對頭。

    要將這樣一個位面完全隱匿卻不留半分痕跡,這樣的力量,哪怕就是大道之境的強者也未必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