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八章,開年紅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新()”查找最新章節!

    開門,進門,關門。

    一氣呵成做完這些的林義轉身定定地望著這位鄰家,眼睛里的光輝也是越來越閃亮。

    那禎感受到了他的異樣,眉開眼笑問,“你在想什么?”

    林義眨巴眼,“那禎姐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

    “是嗎,你敢嗎?”

    “敢。”

    到了這一步,這位鄰家也一點不避諱,嫵媚地望著他,“小義,這可是姐姐的第一次。”

    “我知道。”林義受不了這記勾魂,甕聲甕氣地應一聲,迅猛地進逼兩步,直接把她按在了門板上。

    低頭吃點心。

    那禎也是微抬頭,迎面而上。

    水果完成拼盤,剛窒息過得女人推了推他,同時抬胳膊按壓住了在衣服里寒磣的大手,眼神灼灼地問,“真想要姐?”

    林義呼著粗氣嗯了一聲。

    那禎笑瞇瞇地說,“我的小義要,原則上姐姐是同意的,畢竟我也馬上25了。可你有安全措施的工具嗎?”

    林義想到背包里的避孕套,心說我還真有,但又不敢明講,更不敢拿出來。

    不然眼前這位一問你怎么隨身攜帶這東西?是不是和鄒艷霞發生過關系了?

    那怎么回答?

    不是明擺著的不打自招嗎?

    還有一點是他琢磨不定的,這位姐今晚是真的愿意和自己成就好事,還是利用這個機會詐唬自己?

    想到這里,林義就不淡定了,登時貼著她附耳說,“今年是大年夜,一年最好的時候,干嘛要那些東西添堵呢?”

    那禎也不反抗,抬頭望著他說:“嗯,我的小義說到姐心坎里去了,第一次肯定不想囫圇吞棗,那東西我也是抗拒的。

    ”

    聽到這話,老男人心里不自覺地打著寒顫。好險,剛才差一點就漏了馬腳。

    果然有詐!!!

    言語上被欺負了,那就行動上把面子找回來,林義如是想。

    一時間兩人都沒時間做聲,忙!

    不止兩人忙,外面的鞭炮聲也忙!

    門板也忙。

    休憩間隙,那禎認真說,“姐必須告訴你一件事。”

    見她這樣的形色,林義也是莊重地道,“你說。”

    “今天是排卵期。”

    “啊?”林義懵逼了,望著女人表情,一時也分不出真假。

    努力從前生的記憶力中抽絲剝繭,卻怎么也推測不出來。

    因為他記得這位姐說她心里周期有時候正常,有時候會慢幾天。那么多年月的推遲拖延,誰還能推斷出97過年時的生理規律?

    林義氣結了,又不能用安全措施。要是真的一次就懷孕了,這個時間節點懷孕了。

    那大長腿怎么辦?

    米珈怎么辦?

    能接受嗎?

    會不會因感情牽絆還沒到位而離開自己?

    這是個大問題,傷腦筋的問題。

    畢竟那禎可不是蘇溫,也不是工藤靜香這個意外。

    人家攻擊性十足,危險性也十足。

    懷孕了,她肯定就要奔著結婚的,而且還是在生孩子之前結婚的。

    能拒絕嗎?

    那肯定不能拒絕的。

    在這個點,她要結婚,就只能結婚。

    思緒到這里,林義好后悔,今晚該多喝點酒,醉了多好。

    同時心里好希望鄰家嬸子氣不過,現在拿根棍子闖進來,把自己敲暈多好。

    那后面就沒自己什么事了今夜能平安上岸。

    捕捉到他瞳孔深處的那一絲神情恍惚,那禎半瞇著眼睛,“怎么?我的小義不敢了?”

    聽到這突然變冷的語氣,林義打一個機靈,立馬回答:“敢,為什么不敢,有什么不敢的?我們遲早要走這一步的,早走和遲走又什么區別。”

    接著他又為自己剛才的沉默辯解,“我就是有點擔心。你不是說過完年就要走上教師崗位了嗎,要是工作的第一年頭就懷孕了,會不會影響到你。”

    那禎說,“你放心,導師把姐當半個女兒,這只是小事。”

    接著她又說,“不過你可要想好,我要是真的懷孕了,孩子出生前我們得結婚。你怕不怕?”

    林義心說,我還沒到22周歲呢,法定年齡得到要98年下半年去了,要是今夜懷孕了,孩子出生前肯定沒法結婚的。

    不過他不敢說,也不能說。要是再打馬虎眼,這位成精的鄰家可就不會那么好說話了的。

    當即斬釘截鐵地道,“不怕,懷孕了就結婚吧,能娶到姐,是我三生修來的福氣。”

    那禎又恢復了笑容,“心里話?”

    林義嗯了一聲,“生活明朗,萬物可愛。人間值得,有那禎姐未來可期。”

    聽到這利索的胡言亂語,那禎開懷地伸出雙手,攬著他的脖子主動親吻了他一口。

    又是親昵一番。

    鄰家捧著他的臉蛋,親切的說,“你去燒水吧,把水燒熱一點,等會完事了好洗澡。”

    林義啄了一下她的手掌心,“我就擔心把水燒開了都不頂事,到時候怕又涼了。”

    那禎樂了,一臉懷疑,一臉不信。

    老男人也不多說,因為多說就會露餡。這姐可不是一般的姐,心思太巧了。

    她就算有時候愿意裝糊涂,可面子上的東西還是要圓的過去才行,不然這位鄰家肯定是容不得沙子的。

    女人進房間整理床鋪去了,林義來到了廚房。

    準備用以前奶奶烤酒用的特大號鍋燒水,燒足夠兩個人洗澡用的水。

    還好大過年的,為了象征興旺,今夜灶膛會一直保持著碳火通紅,很容易就把火點著了。

    倒四鋁桶水進鍋,蓋好鍋蓋,開始添柴。

    呆望著灶里的火嚕嚕,林義有些哭笑不得。以前嘛,自己很想拿到這位鄰家的身子,可現在卻怕了。

    是真的怕了!

    如果她沒說謊,有排卵期在等著自己,那中招的概率會有多大?自己也搞不清。

    反正就覺得很大,反正一想就腦殼疼,反正自己提心吊膽。

    這世界上最有味道的情事,此刻的自己應該是最想退卻的吧。

    哎...,想得又不想得。

    他心里還在琢磨,這位那禎同志以前總強調:要等自己大學畢業才看情況給自己的。

    前生她也是這么說,確實也做到了。兩人的第一次結合還真的發生在畢業后。

    可現在整整提前了兩年多!

    她為什么會突然打亂她自己的計劃?為什么要提前?

    林義明白,問題出現在上次元旦,她到羊城書店三樓走一圈,還有什么不清楚的?

    估計她就是那時候下定的決心吧,不吵也不鬧,先把自己緊握在手心再說。

    還有一點,林義剛回來時覺得鄰家嬸子的“搶先造成既定事實的假象”已經很可怕了。

    但現在,他發現鄰家嬸子是那么的可愛,是的,和這個笑面虎女兒比,簡直太實誠了點。

    這位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就是沒有退路的絕招,自己無法退卻的絕招。

    她都表明心思了,你還敢不接?不是找死?難道你還真的看她離開自己?

    不要懷疑,自己今晚敢傷她的心,她就會在今后的日子里敢折磨死自己。

    思緒到這,林義又添了一塊柴,看了眼房門方向,腦子里瞬間多了個古怪念頭:要不假裝摔一跤,把自己的腳踝扭一下?

    扭腫!

    相比不讓大長腿和米珈為難,不讓自己的路更難走,其實、貌似、可以摔一跤的。

    越想越對,越想性價比越高。

    林義站起身,比劃了下腳,想著怎么樣摔下去才是正確的形勢?

    醞釀了半天,林義說辭都想好了,卻慫了。

    怕痛!

    怕造成不可控的傷勢。

    畢竟摔輕了沒效果,摔重了容易骨折。

    大過年的,看自己窩囊的,林義自己都看不下眼了。

    正當他滿懷憂愁的時候,那禎出來了,進到廚房就問,“你腳怎么了,剛才在地上劃來劃去?”

    小謊話張口就來,“活動活動,等會要運動。”

    那禎偏頭注視了他一會兒,顯然不怎么信。

    不過她也傲嬌的懶得追究,走過來就推他坐在柴凳上,然后半躺在他懷里,“別活動了,抱姐姐烤會火。”

    烤火,大半夜的確實是個好烤火的時辰,把兩人自己都烤熱了。

    深呼吸一口氣,那禎伸手擰他耳朵打斷他說,“周邊鄰居都在守歲,這里不安全。”

    “現在去房里。”

    那禎很異動,但還是說:“灶膛里還有明火,不守著燃完,我不放心。”

    這確實是個問題,要是大過年的,因為一時貪戀把房子點著了,那絕對會上“世界百大失敗案例”。

    林義透過木窗子看了眼外面的燈火通明,“要不我把廚房的燈熄了。”

    鄰家躍躍欲試,本想說火苗子印在臉上也不完全靠譜,但最后還是松了環著他脖子的手,示意去熄燈。

    十分鐘后,兩人很有默契了。

    這時候柴火也慢慢燃燼了,明火也縮到碳火里去了。

    那禎整理下衣服看了看外邊,輕聲說,“用灰把火炭蓋住,我們去休息吧。”

    嗯,是該該好好休息,還不休息都要心火焚身了。

    細心地用鐵鉗子把火炭埋進灰里,又清理一下灶前的柴草。

    一切就緒后,林義一個轉身,橫抱著這位鄰家去了房間。

    就算在這短暫的幾步路上,兩人都不想浪費時間,親吻在了一起。

    ...

    這個夜,是個過年夜。

    當小賣部的電視里,傳來春晚凌晨守歲的倒計時,那禎在這個新舊年份交接的節點,也完成了人生最華麗的蛻變。

    少女變女人。

    “那禎姐。”

    “嗯。”

    “那禎姐。”

    “嗯。”

    “我的女人。”

    “嗯。”

    “那...”林義充滿異樣的還貼著她臉。

    “新年準點見紅,這是姐送給你的禮物,希望我的小義這輩子永遠紅紅火火。”那禎心滿意足地打斷了他的春情,這一刻她化成了繞指柔。

    ...

    凌晨一點過,兩人起來洗澡。

    ...

    凌晨四點左右,外面已經有鞭炮聲了,林義被驚醒了卻還想睡。

    那禎推了推他,“小義,醒醒。”

    林義迷糊著說,“做飯還早,再睡半個小時。”

    那禎鉆進他懷里,親他一口就笑瞇瞇暗示道,“別睡了,這半個小時我征用了。”

    老男人腿一抖,好想跑。

    并不是說他不喜歡這事,有情人做快樂事誰不喜歡?

    而是兩人沒有采取措施,多一次感情相容,就多一分懷孕的危險。

    低頭搭著那雙黑中帶亮的眼睛,林義暗暗哀嚎一聲“最毒婦人心吶”,也是隨了她意。

    其實,拋開懷孕的恐懼,他還會是非常喜歡和這位鄰家在一起的。

    超時了,兩人直到清晨5:20才洗漱完畢。

    用干發毛巾擦了擦剛洗完的頭發,那禎湊過來親他一口就鼓勵道:“打起精神好好做飯,晚上姐再獎勵你。”

    林義好生無語,“謝謝您吶,求放過。”

    那禎笑著又親了他一口,然后帶好藍色頭箍說,“現在做飯剛剛好,到時候一邊吃一邊天亮。”

    林義嗯了一聲,不想說話,現在要珍惜每一份力氣。

    時間確實不算慢,飯好的時候天還沒亮,不過主要還是菜昨天已經初步加工過了的,今早只要下鍋炒一下,容易做。

    新年第一餐,林義吃得特別賣力,不賣力不行,消耗太大。

    雖然對那禎前生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不過感覺今生好像重新來過一樣,滿滿地都是驚喜。

    只是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必須戰略性撤退,不然一個不好,路就要走窄了。

    其實他還是忐忑,先后幾次纏綿,總感覺會懷孕一樣,弄得他心像被線懸吊起來一樣,緊張莫名。

    飯吃飯一半,突然整個上村都亮了,天空中的五顏六色把村子里的所有小孩都“牽”到了門外。

    兩人不用看都知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是林凱在騷包。

    林義說,“等十字路口的木房子翻新了,到時候我們也放它半小時煙花。”

    “那時候估計我們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那禎覺得這有點遙遠,十個手指并不是一樣長,附近這么多木房子,誰曉得要到哪一年去了。

    吃過飯,林義封了三個紅包,每個紅包一萬,“你真不要一個?”

    鄰家女人笑說,“不稀罕這點,我所圖甚大。”

    老男人不搭理她,提著行李和一團鞭炮,兩人一前一后去了對門小賣部。

    ps:最近訂閱下滑的厲害...

    為數不多了。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64章 ,開年紅)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