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九章,我需要1點點光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新()”查找最新章節!

    出門時,林義小聲說,“那禎同志,我這鞭炮一放吧,估計嬸子想吃了我的心都有。”

    那禎笑瞇瞇地走在前頭,“老楊早就有這個心了,只是下不了手。”

    新年第一個去人家家里,不放鞭炮肯定不行的,只是總感覺有點怪異。

    噼里啪啦...

    大門處突然響起的炮竹聲把里邊正做菜的那祝三人嚇了一跳,天都還沒亮就有人來拜年了?

    不過三人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是女兒回來了。可是女兒都還沒嫁出去,歸家都要放鞭炮了,這一刻,三人說不出的心里堵。

    此時老村長離大門口最近,第一個出來迎接,咧著嘴一臉歡歡喜喜。

    兩人道一聲“新年好”,送上一個新年紅包。

    老村長人雖然老了,很多事情卻比兒子兒媳都看得開,一摸紅包這么厚,都有點詫異。不過看一眼身側的唯一孫女,也就接受了。

    那祝也聞聲出來了,面上看不出什么異樣,招呼林義的語氣比過往更熱情了幾分。

    其實人家心里也是苦,不熱情怎么辦?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了。

    正忙的楊龍慧稍后也從廚房過來,系個圍兜,手中還握著個菜鏟,眼睛第一時間就往禎寶面上掃。

    女兒紅光滿面、精神奕奕、燦爛如若桃花,身為過來人的楊龍慧一看心都稀巴碎。

    她以前總覺得禎寶是個有原則的,總覺得女兒在騙自己,就算睡一起、結婚前也會守住最后底線。

    可,今早這一眼,還有什么不能明白的,所有的僥幸都不再僥幸。

    楊龍慧心思復雜,目光翻涌。接過紅包的時候還不忘記在肚子里腹誹:這小王八蛋對禎寶還真是舍得,對自己家也確實大方。僅僅三個紅包就相當于三年收入了。

    把紅包揣圍兜里,不情愿也得情愿的鄰家嬸子趕忙招呼,“外面風大,別大門口杵著了,你們兩先去里邊坐,菜馬上好。”

    吃飯的時候,

    楊龍慧雖然不怎么說話,也不怎么理會兩人。但卻給林義同那禎一人準備了一個雞腿,赤剌剌地躺在碗里。

    這個小場面讓林義和那禎默契地相視一眼,會心一笑。

    大年初一誰最忙碌,林義最忙碌,整一上午都在抱著個座機打電話。

    外面風大,坐在小賣部窗口說電話很冷,那禎拿了一件她穿的大紅色毛絨外套給披上。

    那祝看他忙的不可開交,也是另找了個火盆,燒一通碳火放他腳邊。

    呼~,這下子舒服了。

    林義心想,該吃還是得吃啊,吃完那禎后自個的待遇就完全不一樣了。

    升了格。

    小晌午,林義打算動身去大伯家拜年。

    臨出門前問鄰家這姐姐,“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那禎想都沒想就拒絕了,“我還沒正式過門,這樣上趕著不好。”

    聽到這話,林義面上遺憾,心里卻松了一口氣。

    雖然開口前就知道她去的概率不大。但她是那禎,一切都充滿了不確定性,畢竟人家傲嬌的一下一個想法,一下一個想法。

    讓人摸不透,真的摸不透。

    其實兩人都明白,要是真跟去了,就相當于用另外一種方式對外正式宣布了。

    林義心想:自己有車有房這么矚目的一成功男人,肯定消息會到處傳,遲早要傳到下村,遲早要進鄒父鄒母耳朵里的。

    那時候自己可就老大難。

    好在那禎同志這回沒有不按套路出牌,自己還能繼續喘息一口氣。

    見女兒一如既往的冷靜、理智,楊龍慧也一樣松了一口氣。雖然知道禎寶在那小王八蛋家過夜的事情肯定瞞不過鄰里,但不巴著趕著順桿子,她內心總能好受一些。

    在一定程度上,楊龍慧是一個女兒奴,女兒是她的全部驕傲和信仰。

    “坐,來挨著大伯坐。”林義一進門,林家大伯就拉著他烤火。至于端茶倒水這些禮數,那肯定是家里娘們的事情了。

    林義喝一口水就問林凱,“你初幾去你舅舅家?”

    林凱說明天去,還抱怨舅舅太多了,就算流水線走也得一整天。

    大伯母抱著孫子問,“你建房子的大概預算是多少?”

    林義見她舊事重提,心里一動,“我建別墅沒預算的,直到如我意了為止。您老是不是也想老家翻修房子?”

    這時林家大伯接過了話茬,“落葉歸根,落葉歸根,人老了想的最多的就是小時候的光景。

    我兩這輩子南下去過越南,北上去過內蒙,本以為會在部隊里呆到退休,沒想到中途我脾氣沒收住被迫轉業。

    年輕的時候不覺著,但老了就有點厭倦外面的世界。昨天得知你要建房,回到家我和你伯母商量了下,打算就著你的施工隊一起弄一套兩層磚瓦房,用來養老。”

    林義聽了直接說,“弄什么樓房呀,也建個小別墅吧。”

    老兩口互相看了看,有點不好接話。

    倒是林凱這個混不吝的開口,“別墅就算了。他倆雖然退休工資還可以,但也不能全部扔在這上面。”

    林義勸說林凱,“要不了幾個錢,工程隊是我公司的,還能收你工錢不成。我算了算,你只要補貼一點地皮錢給鄰居,再做幾頓飯別餓著做工的,其他的我反正也要開石料運沙子水泥的,就一起了。”

    林家大伯表示這不行,“不能沾你這么大便宜。”

    林義說了一通沒太大效果,后面只得拿起座機打給了在京城的林旋,讓她去做思想工作。

    這老兩口最聽這女兒的話了。

    果不其然,經過半小時的扯皮,房子的事情終于搞定。一起弄。

    接著林義又給蘇溫掛了個電話,讓她把室內家具多備一套齊全的,一起運回來。

    中飯幾人都只是意思意思,喝了點飲料、喝了點酒、吃點菜,沒辦法,不餓,但也要吃點。

    下午,這里接二連三來客人了。

    林義被抓著去打牌,運氣還不錯,一下午過來贏了三塊錢。大年初一沒輸錢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滿足。

    吃過晚飯又呆了段時間,說好一大家子初三來自己家聚餐后,林義也回了家。

    前腳剛進門,那禎后腳就跟了來。

    林義好奇問,“你家來這么多親戚,你不陪的?”

    那禎伸個懶腰漫不經心地說,“我一直在陪啊,陪的累。我來這除了偷會懶,還是要告訴你,家里親戚多,沒地方睡,所以今晚和你將就下。”

    聽到這話,林義心直突突,要不要這樣,能不能讓人活?本來大概率就要懷孕了,再來增大概率不是把人往絕路上逼嗎!!!

    見他不回話,那禎側頭笑瞇瞇地問,“你不愿意?”

    林義垂頭喪氣的表示,“那禎同志,昨天沒休息好,我只是想好好困覺。”

    女人慢慢湊過來,陰惻惻地道:“姐就這么沒魅力?第一天就要被人掃地出門?”

    林義白了眼,“你就怎么這么沒遠見呢,這么干是涸澤而漁、殺雞取卵。”

    “姐才懶得管那管這,我想就行。”那禎伸個慵懶的小手,拍了拍他肩膀,似笑非笑地走了。

    晚上事實證明,老男人說的話都是白費口水。

    這位鄰家有的是辦法涸澤而漁,偏偏林義還痛并快樂著。

    如此,一直到深夜。

    后來他也想開了,死就死吧,與其提心吊膽的這么茍著,還不如快馬恩仇來得暢快。

    心態發生變化,形式直接逆轉。

    那禎后來澡都沒洗,就沉沉睡了過去。

    ...

    次日,外邊的天氣有點糟糕。

    林義醒來后聽著刮風下雨,也有點后知后覺,后知后怕。就那樣直直地盯著那禎的小腹,心情同天氣一樣,糟糕極了。

    實事求是地講,從心境的角度考慮,和米珈在一起是最輕松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過了那禎和大長腿。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大長腿和那禎,米珈絕對是自己最想結婚的人。

    有這種想法并不是說自己不愛那禎和艷霞。只是每次跟其中一個相處時,心中或多或少會想著另一個的影子,有意識的無意識的總想著一碗水端平。

    有時候就會覺得累。

    不過就算累,卻也是甘之如飴的累。她們在任何時候都是最特殊的,這個世界上對于林義來說,一切都可拋棄,一切皆可無情,唯獨她倆是沒法割舍、也不能割舍的存在。

    其實他知道,一切的錯都在自己。要是自己能專一一點,這三人哪個都是結婚過日子的上上之選。

    選擇艷霞,就是最平凡最樸實的幸福,能保證一輩子都不會變質。人越長大越到最后,就會愈發覺得這份沉甸感情的偉大和難得。

    身邊這位那禎呢?跟她在一起,生活在可以預見的軌道里,總會有小調皮和小驚喜,永遠都不會一成不變,永遠都有新鮮。

    至于米珈,她無需多言無需證明,一路走來帶走了太多男生的整個青春。

    就算老男人林義在她面前也無法免俗,她的美麗、優雅、淡然和理性,總讓人孜孜不倦,在欲望與純凈中交替。

    從某個角度衡量,兩個人在精神上是獨立的,在靈魂上是平等的,一言一行都能心靈共鳴。僅僅洞庭湖上一記纏綿的吻,兩人就感覺品嘗到了人世間的最美,完美的靈肉合一。

    她是人世中最飽滿、最難得紅顏知己,可遇不可求,轉身都是幸福。

    而蘇溫,如果前生里能提前碰到,她還沒結婚,她看得上自己,那就沒有如果了,也沒有后來了。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講,男人都沒法拒絕。

    她就像一團水,生活里能最大限度的溫潤人,在工作上也能拓寬人的眼見、學識和緯度。

    既像有情人,也像人生的導師,還像生活的伴侶。

    就像她最動情時曾說過的一句話:遇到你,我愿望做一棵樹。一半長在地上為你遮風擋雨,一半扎根地底,從不尋找,從不依靠,也從不離去。你得意時,放你高飛;落魄了,靜靜等你歸來。

    ...

    早餐是在小賣部吃的。

    吃完后,楊龍慧一家三口要回娘家,留老村長守家。

    老男人不用吩咐,屁顛屁顛地就當起了司機。路不遠,就在小鎮下面的村子,大概9里路。

    楊龍慧坐在車子的右后方,斜著剛好可以看到開車的林義。此刻她心里要比昨天好點了,想到有車子接送回娘家,不情不愿中也暗自覺得倍兒有面子。

    把人送到目的地,林義轉身走了,打算晚上再來接。

    那禎也沒挽留,理由和她沒去林凱家一樣,畢竟還沒正式結婚。

    回到鎮上,林義去買了一些禮品,買一團鞭炮,開車直奔水庫而去。

    不知道為什么,沒當想到那禎有可能會懷孕,以致懷孕后帶來的后果,他就有種內疚和虧欠。

    按他的計劃,怎么得也要大學畢業五六個年頭才考慮結婚的。到時候大長腿也好,米珈也罷,都跟了自己那么多年了。彼此的關系根深蒂固后,很多事情都能有商有量。

    可天不遂人愿。

    那禎第一次出手就把自己逼到了絕路,退無可退。

    “你是沒睡好嗎?”大長腿看他眼眶深陷,滿臉憔悴,心疼的要命。

    林義有苦說不出,只想拉著她往房里走,門一關就一把抱住女人不舍的松手。

    “你到底怎么了?”鄒艷霞被他緊抱在懷里,也沒掙扎,反而抬頭關心地問。

    “沒什么,就是想你了。”抱了會,直接把她扔床頭半坐著,整個人也躺下去,枕著她的大腿想要好好睡一覺。

    大長腿見他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也不敢亂動,生怕驚醒了他。拉床被子替他蓋好,盯著這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看了會,靠著床頭也慢慢地睡了過去。

    大年初二上午,UU看書www.uukanshu 鄒家陸陸續續來了好幾波客人,大長腿也被鞭炮聲連續吵醒了好幾次,可看林義在自己腿上睡的沉,硬是忍著沒下去打招呼。

    中午飯點,鄒老爺子親手炒完最后一個菜,就對一旁的孫子說,“去,喊你姐下來吃飯。”

    屁孩沒動身,搖搖頭說,“我不敢去。”

    鄒老爺子塞一塊東坡肉放孫子嘴里,滋個煙熏黃牙問,“為什么不敢?怕挨揍?”

    屁孩看一眼外邊,靠近幾步小聲說,“我剛才去我姐房間偷巧克力吃,發現我姐不在她自己房間,遇到這種情況,媽媽曾告訴我,就不要去打擾姐姐姐夫了的。”

    ps:這書再過一月就一年了,徘徊中掙扎了一年,也差不多白費了一年光陰。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65章 ,我需要一點點光)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