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47章 回憶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宋道長以一身道門純陽功力將她身上的陰邪之氣暫時克制,令她僥幸揀回了一條性命,并短暫的恢復了清明,但只片刻的功夫,她竟像是半點兒都記不得先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也像是記不得了她之前迎接宋道長三人,以及他曾提出過的問題。

    當著三人的面,她身上的陰魂竟然如此膽大,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動手不說,竟趁著她說話的時候要害人,擺明了是要封她的嘴。

    “孽障!膽敢害人性命,我留不得你!”

    宋道長厲喝了一聲,打消了原本想要從她口中打聽出附身在她身上陰魂來歷之后再動手的念頭,當即出手如電,往她眉心之處重重點了過去。

    ‘啪’的聲響中,他并攏的食指與中指敲擊到吳嬸的印堂之上,靈力透指而出,直斬她的眉心黑氣。

    “啊——”

    一道尖厲沙啞的慘叫聲從吳嬸的口中響起,但與她本人聲音又截然相反,仿佛比她老了十來歲,聽得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只見彌漫在吳嬸眉心之間的黑氣被兩指重重推開,宋道長指尖之下,出現一道金色的符影,映蓋在她印堂正中處。

    “啊……”

    那尖厲高亢的叫聲越發凄然,吳嬸的表情扭曲猙獰,她身上的黑氣宛如活物一般蠕動起來,最終緩緩在她頭頂上方,逐漸形成一個瘦小老太的影子。

    老太面色泛著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黃,嘴唇發青,一雙吊梢眼,幾乎看不到眼白,看人時份外嚇人。

    她雙手搭在吳嬸的肩頭,后背如弓般高高弓起,半個身體都架在她的身上,濃郁至極的鬼氣從這老太身上散逸開來,冷冷的睇視著周圍的人。

    吳嬸駝了這么一個物,卻像是半點兒感應不到般,只是沉甸甸的壓力之下,她的后背更彎了些,低垂的下巴幾乎要戳到她自己的肚子。

    “宋,宋道長……”

    她看不到自己后背上的情景,可先前宋道長的隨意一指卻直透她的三魂七魄,令她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聯想最近她數次失神像是中了邪的樣子,再聽到自己不受控制般發出的尖叫,吳嬸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恐怕招了邪祟,當即發出哀求之聲。

    “天地有正道,萬物俱有靈!五界三行有正氣,不容妖鬼橫行!”

    宋道長飛快的念咒,話音一落之后,指力用力一點——

    一道光符飛涌而出,化為一張巨大的金印往那老鬼婆當頭封落下去。

    “啊……啊……臭道士……臭道士……壞我好事……”

    隨著這老鬼婆的怒罵,吳嬸聽到了這聲響,也發出駭得肝膽俱裂的慘叫聲:

    “啊啊啊……”

    兩道凄厲的慘叫此起彼伏,那老鬼婆探出兩只按壓在吳嬸肩頭上的漆黑鬼爪,不顧一切的往宋道長抓了過來。

    但不等她鬼爪抓到,那符光已經落到鬼婆身上。

    金光照耀之下,黑氣如同遇到天然克星,開始迅速消融。

    鬼婆的口中發出的尖叫與吳嬸尖駭的叫聲相混合,形成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音調,直沖人的耳膜。

    符影蓋落到鬼婆的臉上,她的身體如清晨陽光下的清霧,頃刻之間變得稀薄。

    “臭……道士……壞……”

    話沒說完,慘叫聲中,金光灼燒著黑氣,一下將其洞穿了。

    鬼婆的身體瞬間被符影擊穿,鬼影化為一灘濃稠的黑水,‘滴滴答答’的落到吳嬸的后腦勺及肩頭處。

    “啊啊啊……”

    留下吳嬸還維持著弓背的動作放聲慘叫,震得人耳膜一陣一陣的刺痛。

    “別吵了。

    ”

    宋長青被她吵得頭都大了,大喝一聲:

    “吳嬸,已經沒事了!”

    他的喊聲里也同樣蘊含了道家正氣,但論修為來說,他遠比宋道長要弱了許多。

    吳嬸在極度驚恐之下,壓根兒聽不到他的喊話,宋長青無可奈何,不由一個箭步上前,伸手重重一拍她肩頭:

    “吳嬸!”

    這一下再度厲喝加他的拍打,令得陷入歇斯底里狀態的吳嬸胖碩的身體頓時如同一個彈簧般一下蹦了起來,那手用力揮打而出,閉著眼睛吼:

    “別碰我!”

    她牙齒撞得‘咯咯’作響,一張臉青黃交錯,眼睛死死閉著,臉上松垮的肥肉還在陣陣顫抖。

    吳嬸揮出的手臂‘啪’的打到了宋長青的前臂上,撞到了實物之后,她渾身一抖,半晌才像是反應了過來般:

    “咦?”

    她順手捏了兩下:

    “溫熱的?不是鬼?”說完這話,她試探著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就聽到宋長青‘哇’的一聲將手臂從她掌中抽了回去:

    “男女授受不清啊,吳嬸。”

    “你這臭小子……”被他這話一打岔,吳嬸下意識的啐了他一口。

    沒有見到自己想像中可怕的場景,她的臉色好了許多,話沒說完,她像是意識到什么一般,直起了身體:

    “嘿,好了。”

    她扭了扭自己的肩膀,又轉了轉自己的脖子:

    “沒事了。”

    先前她走路的時候,不止彎腰駝背得厲害,且身體也又沉又冷的,時常感覺喘不過氣來,仿佛有一雙無形的手將她脖子掐住。

    夜里睡不香,白天起不來,而這一會兒功夫則是如同拋下了背負的大山,所有癥狀全都消失,瞬間便好了起來。

    “宋道長,真是多謝您剛剛救了我,您真是神人啊道長!”

    吳嬸一反應過來,便隨即想到了自己口中先前發出的詭異慘叫,再聯想到宋道長之前喝斥的話,以及他打出的符影。

    雖說她因為受制于鬼的原因,而沒有抬頭,并沒有看到先前宋道長的符斬滅鬼婆的那一幕,但不妨礙她明白宋道長先前救了她一命的事實。

    在此之前,吳嬸嫁進村落之中,與云虎山上的道觀師徒打交道也好些年了,彼此也算熟悉。

    但她從來沒想到過,宋道長竟然是有如此真本事的,當下只恨不能跪下向宋道長叩個響頭,以謝他救命之恩才好。

    “我剛剛,那是怎么了?”

    “你招惹了一個臟東西,我師傅已經把她‘送’走了。”

    宋長青有些得意的話,緊接著轉手看到了自己掌心里的東西,不由一臉厭惡:

    “這是什么?”

    他的掌心里殘留了一些深褐色的半干粘液,看上去極為醒目。

    宋長青不由將手掌湊到鼻端聞了一口,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好臭!”

    那臭氣像是凝凍之后腐爛的血水,被鬼氣滋養之后,更是散發出一股令人不適的陰寒刺鼻的惡臭,夾雜著死人與厲鬼的怨念,讓人難以忍耐。

    “吳嬸身上,那厲鬼留下來的!”

    他想起自己先前為了將嚇得半死的吳嬸喚醒,伸手拍了她肩膀,此時定睛一看,果然就見到吳嬸的肩頭、腦袋上還殘留著這種粘糊的褐色膏狀液體,有數滴掛在她發絲之間,正要滴不滴的掛著。

    宋長青的話將好不容易平靜了下來的吳嬸又嚇得不輕,她忙不迭伸手一摸自己的肩膀、頭發處,果然摸到了一手黏糊糊的感覺。

    手指尖被染成了深褐色,她湊到鼻端一聞,頓時發出一聲激烈的干嘔:

    “嘔——”

    這味道有些像腐爛已久的尸體,還夾雜著一種古怪的味道,有些像是死人身上所涂抹的防腐劑的味道。

    她指掌間的黏液像是半干的漿糊,一碰之下一股寒意直沖人的血脈之中,帶著森然惡意與怨毒。

    說來也奇怪,先前宋長青沒有提醒的時候,她半點兒沒有聞到這股味道。

    偏偏此時一提醒后,她便覺得那股臭氣縈繞在她鼻端,讓她一刻都無法忍受。

    吳嬸顧不得再道謝,立即取了帕子擦拭自己的手掌、肩頭,甚至頭發,但無論她怎么擦,那股惡臭卻一直縈繞在她鼻端,根本無法擦脫。

    一想到宋長青說這東西是厲鬼留下來的,她邊擦邊抖,又嚇得像是要口吐白沫。

    宋道長瞪了一眼大徒弟,一面從自己橫挎在腰側的青布口袋中掏出了一張黃符紙來。

    靈力透過他指尖化為真火將符紙點燃,宋道長挾著這團燃燒的符紙,飛快的從吳嬸的肩膀、腦后以及她揚起的手中一掃而過。

    ‘嗤!’

    火光碰到那褐色的黏液的瞬間,隨即化為陰測測的綠色,迸出一股奇臭無比的焦糊味道來。

    殘余的火光碰到她手中的帕子,只見那帕子‘轟’的化為火焰燃燒起來,嚇得吳嬸忙不迭將手松開。

    宋道長動作快如閃電,又迅速的收了回來,最終將這一團綠色的火用力的壓進了宋長青的掌心里面。

    ‘嗞——’

    宋長青手掌握成拳,只見火光在他掌心內跳躍,頃刻功夫,化為一陣黑煙從他指縫之間逸了出來。

    等到他再度將手攤開時,那手掌心里干干凈凈的,既沒有符灰留下,也沒有傷痕出現。

    就連宋長青先前沾染到的那些不干凈的東西,也一下被收拾得干干凈凈,實在是神奇非凡。

    他修為不夠,那厲鬼又厲害非凡,哪怕死后也殘留了怨氣下來,并粘映到了他心里面。

    若不設法除去,這陰氣容易再招惹一些陰魂邪祟前來,到時又徒增麻煩。

    宋青小也不是第一次見人使用靈符,范家的人最愛御符,但大多是以符御鬼,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以符紙清理陰氣的手段,不由多看了宋長青手掌心一眼。

    吳嬸先前見到火光還有些害怕,只是宋道長動作很快,那火光還沒令她感到受到傷害,就已經消失不見。

    直到看到宋長青掌心里的臟污印記消失之后,她這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只見那掌心之中原本無論怎么擦拭都沒辦法弄掉的污痕已經消失得一干二凈,她湊到鼻端聞了聞,那種惡臭的味道已經消失不見。

    吳嬸又壯著膽子去摸自己的肩頭、頭發等地方,濕漉漉的發絲以及肩膀處沾到濃稠黏液的地方已經全都變得干爽。

    “宋道長,您真是神仙下凡!”

    那股縈繞在她鼻端的臭氣已經消失,同時那種令她不寒而栗的陰冷感,以及最近一直困擾著她的種種森然感覺隨著那符光一掃,盡數都消失了。

    冰冷的身體好像事隔多日之后再度開始感到溫暖,僵冷的手掌、腳底感應到了更多知覺,吳嬸拍了拍自己的臉:

    “我真是好多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宋道長問了一聲。

    吳嬸比了個手勢,恭敬道:

    “我們邊走邊談。”

    她所指的方向停了一輛牛車,牛車旁還停了七八名男女,此時一副仿佛大夢初醒般的神色,有些茫然的望著宋青小三人看,像是竟然完全不知道三人何時到來的一般。

    宋道長看她眼中殘余的余悸以及驚懼,UU看書 .uukanshu.點了點頭,率先大步跟了上前。

    眾人相繼上了牛車,車內頗寬,十余人并擠著坐下之后,吳嬸才打了個寒顫,開始訴說了起來:

    “約五日前,我娘家那邊托人送了封信來,催我趕緊回去一趟,說是沈莊的情況越發艱難。”

    收到娘家的信件之后,吳嬸心急如焚,連忙收拾了行囊先回了娘家一趟,準備跟他們說已經請了云虎山三位道士前去沈莊的事,以安父母的心。

    但回了娘家之后,吳嬸卻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兒。

    昔日富饒的沈莊,雖說仍是人來人往,看起來熱鬧非凡,可卻給吳嬸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那種熱鬧……”

    她偏了一下腦袋,絞盡腦汁想了半晌,卻又像是說不出個所以然,最終憋了一句:

    “感覺就像是,就像是……看的是皮影戲里的人影一般。”

    “像是在夢境一樣,沒有真實感?”宋青小問了一句。

    “對對對!”吳嬸重重一拍大腿,連聲的點頭:“就是這樣,像是在做夢一樣。”

    她說完這話,不知是不是回想到了當時的情景,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又說道:

    “我回了娘家,爹娘都好端端的,見我回去,都很意外。”吳嬸不自在的拍了拍自己的后腦勺,她的袖子落了下來,露出手臂上鉆出的雞皮疙瘩。

    “我娘正端著碗,在喂我大哥的孫子吃飯……”

    這些場景明明是她曾經經歷過的,當時不覺得有什么古怪,不知為什么,這會兒再在幾人面前重復的時候,卻令吳嬸說不出的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