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48章 講述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喂大哥的孫子?”

    宋青小又突然出聲。

    她在眾人之中年紀最小,在場的人中又有宋道長在,照理來說無論如何也輪不到她開口問話。

    可宋道長出于對自己這個最小徒弟的偏愛,聽到她打斷吳嬸的敘說時,卻并沒有開口責備,只是無奈的瞪了她一眼。

    “是啊……”

    吳嬸本來十分篤定的話,此時被宋青小一打斷,又覺得有些迷糊了起來。

    “吳嬸你的年紀不小了吧?你大哥多少歲了?”

    被她盯住的吳嬸隱約感到有些不安,仿佛在她的那雙眼睛下,她整個人都有種無所遁形之感。

    她心中有些發毛,忐忑異常的看了宋道長一眼,卻見他并沒有阻止,只好換了個坐姿。

    但這些細碎的小動作并沒有減緩她的不安,在宋青小注視下,她雖說不懂宋青小為什么會提出這樣的疑問,仍是老實的回答道:

    “我大哥今年六十有三——”她說完這話,又補了一句:“我大哥大我十一歲,從小照顧我如父親一般……”

    “你大哥六十三,那你父母至少七十多將近八十了。”宋青小說完這話,吳嬸便點了點頭,就見她道:

    “這么大歲數,還能給你大哥孫子喂飯?”

    “啊!”

    吳嬸聽到這里,終于發出一聲驚惶不安的慘叫聲來。

    她終于是想起哪里不對勁兒了,所有一切都如撥開了云霧,被屏蔽的記憶瞬間與現實相連接,讓她清醒了過來。

    “我……我……啊啊啊……”她叫聲極其凄然,聽得牛車上其他幾個同村人都汗毛倒立,不由自主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來。

    “我娘十幾年前就去世了!”她聲音抖得十分厲害,說話的時候喘得好像破舊的風箱一般,喉間發出‘呼哧、呼哧’的可怕響聲。

    吳嬸當日回娘家看到的情景,事實上是很多年前,她娘還在世的時候的場景。

    “那會兒我大哥的孫子茂財才將滿六歲,虎頭虎腦的,可是茂財今年已經虛歲二十五了,兒子都生了。”

    她上下牙齒瘋狂撞擊,發出‘咔咔咔’的響聲來。

    這種撞鬼的經驗細想起來,比她先前遭鬼附身的時候還要可怕。

    畢竟當時她一無所知,發現不對勁兒的時候,很快就被宋道長出手解決。

    相反之下,她回了娘家一趟,卻像是鬼迷了心竅,如果不是此時被宋青小一語點醒夢中人,她甚至根本沒察覺自己撞了鬼,進了鬼的圈套!

    宋道長神色一凜,與宋長青相互對視了一眼,眉心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鬼打墻。”

    吳嬸回到沈莊的娘家之后,沈莊已經出事了,所以她也受到了里面濃濃的怨魂、厲鬼的影響,使得她的認知受到了蒙蔽,繼而中邪,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區別。

    這也是吳嬸先前提到回沈莊的時候,雖說映入她眼簾之中的盡皆是繁華的景象,可她卻又覺得不對勁兒,有種像在看皮影戲的感覺了。

    那是因為她的神魂受到了蒙蔽,但身體卻已經受到了陰氣所形成的強大磁場的影響,人的生存本能令她感到了危機,在提醒著她趕緊逃離的信號。

    ‘嘶——’

    馬車內其他的人在初時聽到吳嬸提及她母親去世的時候,本身就已經感覺后背發毛了,再一聽宋道長提到‘鬼打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安的跺了跺雙腳,仿佛想借此來宣泄內心深處的恐慌。

    車廂內的木板被踩得‘咚咚’作響,眾人不約而同的舉止使得整個車廂都開始輕輕的晃蕩。

    吳嬸在意識到自己當日回娘家見到的一幕可能是活生生見了鬼后,

    整個人都不好了,抖得像是篩糠。

    “然后呢?”

    這個時候能夠出面安撫她的,就是剛剛顯露了一手神通的宋道長。

    他看起來不苛言笑的表情帶給了吳嬸極大的安全感,問出口的話讓先前還在瑟瑟發抖的吳嬸平靜了不少。

    “然后?”吳嬸吞了口唾沫,脖子上的肉都跟著她的動作滑動了一下,她有些不明就里的去看宋道長,就聽他解釋道:

    “看到你爹娘之后呢?”

    “哦,然后……”

    興許是再度想到了當時的情景,吳嬸臉上露出了明顯害怕的神色,接著說道:

    “然后,我娘就板著臉,問我為什么回去了?”

    沈莊經濟發達,相對來說并沒有特別嚴重的重男輕女的現象。

    其實從吳嬸胖碩的身材就看得出來,她嫁人之后日子過得也不差。

    “我爹娘從小就疼我,出嫁的時候還給我裝了厚厚的嫁妝。”

    娘家經濟寬裕,也不缺給她的這點兒添妝。

    家中關系和睦,哥哥嫂嫂們也并不計較。

    “我嫁的也不算遠,每年總要回去幾趟。”

    以往回去的時候,爹娘總是歡歡喜喜的,見到閨女難免噓寒問暖,兄嫂也一再留她多住幾天,侄兒女們也都聽話乖巧。

    “可當日回去,我爹娘的表情都不大好。”

    她說到這里,伸手抹了把額頭嚇出的虛汗:

    “我說接到了家里的家書,說家中出大事了,讓我趕緊回去一趟……”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吳嬸的眼中露出一絲心悸之意,下意識的往身側宋青小的方向靠了靠。

    這是她完全本能的舉動,甚至她自己都沒有留意到。

    “可是我娘當即卻大怒,將我大罵一通,說是家中壓根兒沒有托人傳書……”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那雙昏黃的眼中竟然涌出了水光:

    “她罵我恐怕是想要回娘家打秋風,想要從娘家拿錢補貼夫家罷了,還趕緊轟我走,一刻都不準再留,讓我將來都不準再踏進沈家大門一步——”

    話沒說完,她就發出一聲哽咽的哭聲,顯然是被母親這話傷到了。

    吳嬸低頭以袖子壓了壓眼角,甕聲甕氣的道:

    “想必是那邪物幻化成我娘,故意想要害我……”

    “應該不是。”

    坐在她身旁的宋青小再度開口,吳嬸抬起頭,眼角還有些泛紅,一臉訝然不解之色:

    “宋姑娘……”

    “你母親這話,恐怕是在提醒你,趕緊走。”宋青小在她盯視之下,淡然開口道。

    宋道長挑了挑眉梢,有些詫異的看了這個小徒弟一眼,沉吟了片刻之后,才點點頭:

    “青小說的不錯。”他解釋著:

    “沈莊如今的情況已經很厲害了。”

    從吳嬸的敘述之中可以得知,哪怕是青天白日,已經有鬼物出沒。

    “鬼屬陰,避陽光、正氣。”沈莊因為當年出過事的緣故,就連宋道長這樣生長于山野之間的道士都曾聽說過,七八十年前沈莊再度開啟的時候,曾花了大價錢,請人做過一場法事的。

    這法事包括鎮壓當年那些殺人之后被困死在沈莊內的那隊軍閥惡魂,同時請了和尚、道士將無辜被屠的百姓超度。

    甚至挑選風水寶地,安葬這些被殺的居民尸首。

    城中的布局也重新排置過,大至基本的房舍位置,小到城中的水渠、花草樹木,都請了專人一一校看過,確認形成了最好的風水局,未來不會再出事故。

    而之后幾十年的時間,也正如當年那些最初再度進入沈莊的人預料一般,一直都平平安安的。

    直到七八十年之后,開始鬧鬼了!

    照理來說,沈莊經濟發達,經過七八十年的繁榮發育之后,幾乎已經快要恢復百年之前的盛況了。

    人口越多,陽氣越足。

    陽盛則陰衰,所以一般來說,越是繁榮的地方魑魅魍魎則應該更少許多。

    鬼有鬼道,人有人路,人死之后不能長時間在陽間逗留,順應輪回,進入陰曹地府等待投胎轉世才是正途。

    否則陰陽相克,一味留戀人世,等到天明到來,力量不夠的鬼魂會在陽光底下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

    偏偏沈莊里的鬧鬼事件實在古怪得很,一座繁榮發達的城鎮,突然之間開始鬧起了鬼來。

    情況甚至嚴重到了,在青天白日,進去的人都能活見鬼了。

    “可想而知,里面的怨氣已經重到沖散了陽氣。”陰盛則陽衰,自然昔日繁榮的沈莊,就會有陰鬼出沒。

    吳嬸聽到這里,不由怔住了。

    “道長的意思,是我娘在救我?”

    她的眼眶逐漸就紅了,表情也從初時的害怕化為一種復雜至極的神色。

    這話說完不久,她突然伸出雙手將自己的臉捂住,‘嗚嗚’的哭:

    “我娘原來不是真的怪我,而是心疼我,娘啊——”

    她哭得極為大聲,像是要將這些日子以來受到娘家人斥罵之后的委屈、不解以及遇鬼的恐懼都借著哭聲宣泄而出。

    車廂內的人沒有人打斷她的哭聲,就連宋道長也眉頭緊皺,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隔了一會兒,吳嬸像是終于哭夠了,這才重新抬起了頭,從袖口中抽出一條帕子,側身開始擦她的臉了。

    半晌后,她才回過神來。

    興許是哭了一場,將身體中積累的一些負面情緒借此機會全發泄出來了,吳嬸的臉色看起來比之前好了許多。

    除了她一雙眼睛紅腫得十分嚇人之外,她的臉頰竟然出現了少許血色,讓她與之前臘黃中透著一股青氣相比,一下多了幾分生氣的感覺。

    “對不住了宋道長。”

    她還帶著些鼻音,那腫脹的眼皮上的肉堆擠著幾乎要將眼睛擠成一條縫。

    “我那日被我娘一通罵了之后,就回了家,也不知怎么的,這幾天渾渾噩噩的,感覺人也沒了盼頭。”

    說到這里,她又捏著帕子擦了下眼角:

    “越想越覺得惶恐,夜里也睡不好了,還夢到了我那死去多年的婆婆。”

    她以為自己的母親真的怪她這些年來掏空娘家補貼婆家,被一通大罵之后又愧又羞,當時強撐著離開沈莊,回家之后整個人都覺得不行了。

    總覺得脖子上沉甸甸的,后背處像是壓了座五行山似的,讓她時常氣都喘不出。

    無論白天夜里,她總感覺已經死去多年的婆婆好像又回來了,還說要把她帶走。

    直到這會兒宋青小說的話,才一下將她點醒了。

    沈莊現在出了大事,她死了十多年的老母親罵她的那一通并不是要責備她,也不是真的怪她拿取沈家財物,只是死了的至親想要保她性命,才催她快走。

    只是當日她雖然有陰魂庇護,暫時離開了,卻因為進了沈莊一趟,恐怕沾染了怨氣的緣故,使得臟東西附在了她身體上。

    宋道長點了點頭:

    “人的身上有三把火,UU看書 ..com 身強體壯運勢好的人,身上的生氣、陽氣就會越重,按常理來說,鬼物一般是近不了身的。”

    吳嬸長年累月與云虎山的人打交道,每隔一段時間便要按照宋道長所托,與她的丈夫送些瓜果米糧等物以供他的小弟子使用。

    雖說她年齡不小了,云虎山又陡峭,近幾年這種事情已經交給她的兒女接手。

    可上次她上山求助的時候,宋道長分明看過,她肩頭、眉心處的那三味火正濃,但此次再見她的時候,那身上的‘火氣’都感應不到了。

    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如此輕易著道。

    若非這一次宋道長出手,恐怕用不了兩日功夫,她便定會一命呼嗚。

    “只是進了沈莊一趟,都會令人身上的陽氣大減,而令附身的鬼物如此兇惡……”

    宋道長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之中帶著一絲隱憂:

    “已經好幾天時間過去了,不知如今的沈莊又是什么樣子了。”

    他說這話的同時,下意識的抬頭去看自己的兩個徒弟,一臉憂心忡忡。

    “我爹娘雖死,可是我哥哥嫂嫂們還在沈莊之中。”

    上次回去,死人、活人同處一屋,大家神色如常,半點兒沒看出異樣之處。

    這才是使得吳嬸半點兒沒有察覺的原因,因為當時她娘家里頭,大家相處的其樂融融,除了已經死去的爹娘再生,且侄孫的年紀對不上外,半點兒都沒有不正常之處。

    哥哥嫂嫂們一如既往,像是根本沒發現爹娘早死了,大家同居一屋,她回去的時候還親熱的跟自己的大嫂打過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