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系統挖的坑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打算先跟謝海龍聊聊這事兒,畢竟得先把他這邊的工作做通,然后才能去跟烹飪學院這邊洽談。

    要是謝海龍死活不同意來教學,只想趕緊換個工作掙錢,那就沒有聊下去的必要了。

    畢竟他不同意,自己也不能把他綁來不是。

    徐拙打給謝海龍之后,笑著問道:“謝叔叔,聽說您現在準備找工作?打算做什么啊?”

    他一副閑聊的架勢,謝海龍當即說道:“能當你新店行政總廚就行啊。”

    說完,自己先笑了起來。

    顯然,他這是在跟徐拙開玩笑。

    徐拙笑著說道:“沒問題啊,等賀伯伯到了京城之后我跟他商量一下,在店里弄兩個行政總廚的職位。”

    謝海龍對賀國安挺服氣的:“賀師傅的水平比我高多了,我只配給他打下手,要是能有個地方讓我靜下心來好好沉淀沉淀,說不定也能達到賀師傅那種沉著內斂的性格。”

    賀國安因為歲數有點大,加上做菜的時候話不多,所以在網上被粉絲們稱為人狠話不多的代表。

    對于這種知名度,謝海龍其實挺眼紅的。

    因為在網上,不怕你平庸,就怕你沒有特點。

    不管什么水平的廚藝,只要能有自己的特點,就能火起來。

    最怕的是那種各方面都不錯,但各方面都不太突出的廚師,水平比不上那些國宴大廚,騷話又不多,說話也不風趣,還不擅長講解步驟。

    這樣的廚師真的很難闖出名頭。

    而謝海龍,就是這種廚師。

    謝海龍的話讓徐拙眼前一亮:“謝叔叔,我這邊有個好去處,假如你現在沒有什么好的職位的話,我覺得挺適合你沉淀的。”

    謝海龍愣了一下說道:“你該不會是替省城大學的烹飪專業找廚藝老師吧?那里你就不用操心了,好多廚師一大早就去面試,就想遠離油煙,我這個粵菜廚師,就不跟中原菜廚師搶飯碗了。”

    從他的話語中能夠聽出來,對教學還是挺向往的。

    只不過因為他是粵菜廚師,而省城大學烹飪專業是中原菜的大本營,所以他雖然有點心動,但還是選擇了拒絕。

    畢竟不是一個菜系,雖然教基礎的沒問題,但對學生來說,一些理論方面的知識,多少還是有些沖突的。

    比如中原菜跟魯菜一樣,比較擅長吊湯。

    而粵菜卻講究清鮮,講究食物本真的味道。

    這兩者,在烹飪中有點南轅北轍的感覺,對于專業廚師來說理解起來沒啥難度,但對于初學者,這兩個觀點很容易讓他們迷糊。

    所以,謝海龍沒有去湊那個熱鬧。

    徐拙笑著說道:“揚州大學烹飪學院這邊缺一個頂梁柱類型的教師,原本是賀伯伯在這,但是我那京城新店還得賀伯伯去主持大局,所以這邊會有空缺,要是謝叔叔有意的話,我可以幫您牽這條線。”

    原本是徐拙準備讓謝海龍幫忙的。

    但是換一種說法卻成了在幫謝海龍的忙。

    這就是談話的技巧。

    謝海龍心動了。

    他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真的……真的可以嗎?”

    徐拙說道:“應該問題不大吧,具體的我這邊還得再幫你運作一下,正好你趁著在烹飪學院這段時間好好沉淀一下,讓自己的廚藝進一步升華,這樣以后再想找工作,就能再往上奔一下了。”

    現在謝海龍只能在一些中大型飯店當個廚師長,但要是有烹飪學院的履歷的話,那么以后不管去哪,都能競爭一下行政總廚這個位置。

    因為到了一定層次之后,廚藝已經不是工作職位的第一考慮因素了,

    反而是名譽和管理方面,會被更加看重。

    謝海龍也知道這些,所以在徐拙說出烹飪學院的時候,他就激動了起來。

    跟別人比,他現在最差的就是履歷這一塊兒,假如能在烹飪學院鍍鍍金的話,哪怕不開工資他也愿意。

    畢竟從學院出來之后,身價就會成倍的增加。

    而且在烹飪學院的時候,還可以靜下心來好好打磨自己的名氣,這無形中,也是一種財富。

    謝海龍這邊談妥后,徐拙掛斷電話,對于培庸和鄭光耀說道:“謝叔叔這邊是挺心動的,就看學院領導什么態度了。”

    于培庸跟鄭光耀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趁著午休的時候找學院的院長聊聊這事兒。

    要是可以的話,這事兒基本上就成了。

    兩人走后,徐拙把鄭光耀宿舍的門鎖上,溜達著去了賀國安的宿舍。

    賀國安的宿舍跟鄭光耀的一樣,都是兩室一廳的布局。

    徐拙敲敲門,屋里很快傳來了賀國安的聲音,接著門開了,賀國安那愁眉苦臉的模樣,出現在了徐拙面前。

    京城新店已經進入了裝修環節,他作為行政總廚,按理說得去那邊盯著,特別是后廚那塊兒,所有設備的安裝都需要進行調試才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樣正式運營后,使用起來才更加得心應手。

    但烹飪學院這邊死活不放人,甚至還特意拿出了他去年入職時候簽訂的協議。

    要是賀國安非要走人的話,那就支付天價違約金,不給的話就對薄公堂。

    反正學院這邊的態度很惡劣,讓原本心情不爽的賀國安,變得更加郁悶了。

    所以他中午也沒去食堂吃飯,而獨自喝了一小瓶牛二,打算下午跟學院領導好好理論一下。

    結果他正喝悶酒的時候,徐拙居然來了。

    這讓賀國安很是意外。

    剛開門,徐拙就聞到了賀國安身上那濃烈的酒味兒了,他好奇的問道:“咋了?因為這事兒還郁悶上了不成?”

    賀國安苦笑一聲,錯身讓徐拙進來,然后把門關上,準備好好跟徐拙抱怨一下這個官僚作風極其嚴重的烹飪學院。

    剛來的時候覺得哪都是好的,但時間長了才發現,大家的心思,并沒有全都放在教學上。

    聽著賀國安的抱怨,徐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昨天看任務的時候,任務時限給的是一星期。

    但今天要是自己不來的話,喝多了的賀國安很有可能會在學院大鬧一場,然后雙方不歡而散。

    而自己這個中間人,勢必會受到牽連,客座教授得名譽,說不定就這么丟了。

    嘖,狗系統的騷操作實在是……

    要不是自己覺得這事兒比較難辦,說不定會在京城待兩天才過來,那會兒怕是黃花菜都涼了。

    果然連系統也開始給拖延癥挖坑了是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