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二章,交流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新()”查找最新章節!

    林義看了眼旁邊標標致致的男生,笑問:“不介紹下你男朋友?”

    “還不是。”含糊應答一聲,金妍明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反而隨口問,“你呢?你怎么在這里?”

    林義笑著和男生簡單打過招呼,后者也出乎意料的有涵養,跟金妍說一聲外邊等就出去了。

    瞅著幾步幾步出了門的影子,林義就一臉意味的問,“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

    金妍發現自己把自己給繞進去了,于是說,“你這樣的人不是應該忙于應酬嗎?或者忙于漂亮女人。”

    林義咧了咧嘴,“就算是應酬,也不能天天應酬;而女人就別提了,現在見到就怕。”

    金妍聽了,啞然失笑:“你是眼光高吧,一般人入不了眼;入了你眼的女人...”

    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女人也不久呆,麻麻利利打算繞過林義走人。

    瞧著她這動作,老男人好生無語,“你這是把我當瘟神?”

    金妍無聲笑了笑,一副擺明車馬要離你遠一點的樣子,走了。

    ...

    袁軍開車,老男人坐在副駕駛。

    林義問他,過年沒回家,第一次呆這邊過年有什么感覺?

    袁軍說還好,就是覺得大城市沒老家那種過年的氛圍,心有點空落落的,像少活了一年,少了一樣東西。

    林義特有感觸說,“習慣了就好,等新世紀來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種嫌棄的規矩也會越來越多,全國各地慢慢都會變成這樣的,沒了年味。”

    袁軍木訥地點點頭,開了一段路才反應過來講:“過年的時候我閑著看了一本書,上面一句話讓我記憶很深刻。”

    林義好奇,“哦,什么話說來聽聽。”

    袁軍張望了一番左右行車,扭扭捏捏措辭道:“書上是這么說的:走南闖北看完了一生,很想說幾句不中聽的話,

    人性最大的劣根在于: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認為自己沒有經歷過的,別人就一定在撒謊。”

    林義有點驚訝,沒想到這大老粗嘴里還能說出這樣一番話。

    不過他對這話深表認同。

    大多數人明明很普通,卻硬要把自己打扮成金絲雀,喜愛藏在茅草屋里對外面的大千世界指指點點。

    尤其是后世互聯網興盛的時候,一些庸人在網上非常樂意用僅有的淺薄見識去指點江山。用一城之隅的生活經歷去辨識天下。

    殊不知時間分古今、世界分東西、地分南北,連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的淺顯道理都不懂,還有何臉出來談論江山呢?

    要談也可以,安安靜靜自娛自樂,不犯人又愚己,豈不美哉?

    ...

    林義先到的網易公司,外面冷風實在太大,刮得人生疼,就沒等馬復制了。

    丁三石一身嚴嚴實實的黑色外套,把他熱情引到辦公室就問,“茶,還是咖啡?”

    林義掃了一眼簡陋的辦公室,找個位置坐下就說,“隨便,熱的就行。”

    丁三石看了眼木架子上的咖啡看了眼茶,最后還是選擇泡茶。

    林義瞅著他的沖茶動作,想了想問,“前段日子,我聽王欣說羊城電信局要購買你的免費郵箱?”

    丁三石張口就說,“我原本不打算賣。”

    林義看出了他的言不由衷,就笑說,“可是你的靈感來源Hotmail都被微軟3.5億美元收購了,你心里真的就一點不慌張?”

    丁三石抬起頭看向他,“這事你也聽說了?”

    林義翹起二郎腿,慢慢悠悠地點頭,“聽說了。我在對岸有專門的投資公司,買了微軟大量股票,自然要關注的。”

    提到這事,丁三石非常沮喪,“前些日子,我拿著免費郵箱的可行性分析四處尋求合作,結果遇到最多的質疑就是“這個項目什么時候可以賺錢?”

    可我老實地告訴人家“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賺錢,但我知道這個項目很有前途。”這樣的回答不能讓人滿意,不能立即賺錢的項目沒有多少人關心。

    全國各地跑了一圈沒有結果,我不得不折回頭再和羊城電信局談合作。”

    林義心知肚明地問,“成了沒?”

    丁三石又嘆了口氣,“哎,不提還好,提了就郁悶。我拋出了“合作經營,不讓電信局出一分錢,軟硬件全由網易投入,而利潤6∶4分成的方案。他們電信得6,我得4”。沒想到這么個優惠方案提醒了羊城電信局。他們提出要購買網易的免費郵箱,你說氣不氣人?”

    林義笑著不評價,反而問,“你不缺錢吧,上次才從我這里搞了一百多萬。”

    丁三石搖搖頭,“缺,哪有不缺的。我一個技術員出身,沒經營管理經驗,鋪子開大了,雖然公司的bbs和個人主頁很熱鬧,但錢花出去了就沒見聲響,我開公司圖的是掙錢。說句老實話,我看起來風光,走出去也有面,可要不是從你這里翹了一筆錢,我日子都難以為繼了。”

    林義聽了忽的有些后悔。

    看來自己的記憶出現盲點了,要是早知道對面這人有這么個坎,去年說什么也不買他的郵箱,熬一熬他,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雖然想是這么想,但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靜,“那你怎么考慮?”

    丁三石直接說,“說句實話,我的性格有時候比較保守,不愿意負債經營,因為風險很大,是否能成功,我也不敢肯定。”

    林義能理解,現在國內做互聯網的雖然對外口號喊得賊溜賊響,其實都在摸著石頭過河,心里打鼓得緊。

    于是問,“所以你這是打算賣了?”

    丁三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公司這個情況也瞞不住有心人。這一賣,我也知道里面的價值含量有多少。

    羊城電信建,連硬件投資只用了100多萬元,其中的硬件和數據庫系統占整個投入的75%,我們稅后利潤很少,但網易的發展需要資金注入,需要平臺幫助,不得不為之。”

    林義晃了晃二郎腿,接過茶抿一口就打趣說,“你看看對面,看看對面是不是坐著一個財神爺,要資金可以找我啊。”

    丁三石也是聰明人,早就意會到了林義的想法,但還是婉拒說,“我現在考慮同電信合作,其實不光只是看中資金,主要是他們的平臺能幫助網易發展。

    其他不說,就像現在我們公司的服務器都放在電信局,一個月幾乎不怎么交錢。”

    不過丁三石也把話說死,開始給林義畫餅,“以后吧,我的目標是把公司做上市,到時候我們有合作機會的。”

    前生就聽說這人把公司股份看得比命還重,林義也沒想一步登天直接摳出來一點,笑著應聲后也識趣地不再提,反而交流起了互聯網的看法。

    見他沒死咬著不放,丁三石心里松了一口大氣,這樣的牛逼人物他現在非常想要交好的,不到情非得已,絕對不愿意得罪。于是主動的、熱情的說起了國內互聯網目前的局勢。

    半個鐘頭后,馬復制來了,就他一個人。

    林義問,“劉志西呢?”

    馬復制把傘放一邊,自來熟地挨著坐下就道,“他走肚子。”

    丁三石遞一杯茶給他,“很嚴重?連門都不能出了?”

    馬復制一臉笑,“一下午跑廁所六次,來之前喝了點鹽水,我順帶把他丟一診所了。”

    三人大笑。

    幾人聊了會家常,說了各自的經歷。

    比如林義怎么開超市賣保健品起家,比如丁三石三次跳槽后自立門戶,比如馬復制的各種奇葩嘗試。

    接著丁三石當向導,幾人在不大的網易公司逛了一圈。老丁同志很樂于學習,同林義請教了管理經驗,也同馬復制進行了技術交流。

    吃火鍋。

    晚上九點過,三人驅車來到了一家比較正規的重慶火鍋店。

    林義坐下問,“你們能吃辣?”

    丁三石說,“這個天,吃點辣好下酒,暖身子。”

    馬復制明顯不擅長吃辣,但還是將就著吃,為了解辣,酒可沒少喝。

    飯后,喝了啤酒的林義還好,喝了白酒的丁三石有點醉了,倒是與之對拼的馬復制沒點事。

    叫袁軍搭把手把丁三石送回住處,林義問馬復制,“你呢,是住一晚上再走,還是開車回去?還能開車么?”

    馬復制看了看不遠處的袁軍,就說,“我找你有點事?”

    林義點點頭,遂邀請他去了樓經理開的酒樓。

    一進門林義就對樓經理說,“在外邊喝了點酒,幫我來一份清淡點的魚湯吧。”

    把兩人送到包間,樓經理趕忙去后廚了。

    見包廂門關閉,馬復制告訴他,準備出來創業了。

    林義一點也不意外,假裝問,“什么項目?”

    “無線網絡尋呼系統。”

    林義聽了心里直翻白眼,這可是一個糟糕的產品。

    它之所以糟糕,不是因為技術上不成熟,而是它違背了一條非常簡單卻不易被察覺的競爭原則:在一個缺乏成長性的產業里,任何創新都很難獲得等值的回報,因而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做這個產品的發展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人們繼續使用尋呼機。

    可現在的手機市場正在起勢,而98年更是手機蓬勃發展的關鍵性信一年。

    這創業不失敗,天理難容。

    擁有上帝視角,林義雖然目前和馬復制交情匪淺,但也不打算明說。

    因為這幾年是橫空出世的信息產業在國內興旺發展的元年。

    互聯網創業者如雨后春筍,他們沒有自然資源、權貴關系可以憑借,也無須與政府進行任何的尋租博弈,而且一開始,他們就把陳腐而霸道的國有企業集團逐出了競爭圈。

    因此,這是天生的全球化一代,是在陽光下創業的一代,是天使投資最璀璨光明的時刻。

    林義從一開始就想好了,他要分一杯羹。利用先知先覺凌駕別人之前劃分好地盤。

    而他最計劃里最期待的“羹”就是眼前這人。要是因為自己的話而生出波瀾,讓馬復制少走了該走的路,少經歷了該經歷的軌跡,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挫折里面往往孕育了許許多多成功的品質,需要他們去親身體會。

    不過林義也不能什么都不說。很明顯對方是來取經的,是向自己這尊他們眼里的大神獲取信心來源的。沒看見人家不敢和丁三石提么,因為他們是同行。

    既然來取經,自己肯定的說一些有價值的東西,要在人家面前顯示出自己的真才實學。

    于是問,“你們幾個人?”

    馬復制回答說,“四五個,也不確定,目前還在確定。”

    “辦公地點呢?”

    “我認識一位叫陶法的香江商人,是做尋呼機業務的,他一直想拉我過去做,我說要自己創業。他在科技園正好有一間空著的辦公室,就免費借給我用幾個月。”

    “那挺好。想來你炒股賺了一筆,資金也不缺。”林義思慮一番就說,“可是你考慮過一個問題沒?”

    馬復制緊著問,“什么問題?”

    林義措辭一陣,盡量簡單粗暴且模棱兩可:“我是做手機的,對通訊這一行有很深的研究。

    我個人推斷:隨著移動手機的興起和日漸普及,尋呼機注定會成為一個被遺棄的、落伍的通信商品。你有沒有發現現階段全國幾乎所有的尋呼臺都停止了擴張和投入。”

    馬復制一下慌張了。但僅僅十來秒功夫,正沉浸在創業激情中的人家沒有重視林義這話的分量,也沒有充分察覺到他自己的危險處境。

    而是辯駁說,“國內人口這么多,尋呼機目前是普及率最高的移動通訊產品,我相信市場很大,有可為。”

    四目相對,好一會兒林義才問,“你確定想好了?”

    “我想試試。”馬復制最近半年確實被刺激到了,看著身邊這些朋友一個比一個牛逼,內心急著想走出創業這一步。

    老男人林義當然明白他的心思,UU看書www..com 也認可這個理,走出去比永遠龜縮著徘徊不前更有實際意義。

    本意也沒想多勸阻,于是點到為止,也不再多說。

    “你看好了就行,放手去做吧。中間要是資金不夠,來找我。”林義笑說:

    “你也知道,我在美國的投資公司專注高科技和互聯網投資,在這領域說一句非常專業也不為過。而咱們是朋友,肯定給你最優惠的待遇。”

    馬復制要的就是這話,要的就是這份被人肯定的信心,連勝應好。

    ps:本書和大佬們講究循環漸進,不講究一來就折服對方

    另:再說一次,要進全訂群的同學先進簡介里的普通群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68章 ,交流)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